大理巍山6旬老人勇救落水男孩!事件背后,藏着一位父亲29年的人间大爱

一群顽皮孩童的冒失举动,让两个特殊的家庭走进人们的视线。由此,也引出了一份坚守近30年的人间大爱。

危急时刻,他纵身一跃,从死神手里抢下鲜活的生命,用双手拯救了一个家庭最后的希望;艰难岁月里他执着坚守,30年如一日照顾脑瘫女儿,用肩膀扛起了生活的一切苦难。伤残退伍老兵邓明忠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什么是军人担当,什么是父爱如山。

危急时刻

他纵身而下奋力托起鲜活的生命

事情发生在9月5日,云南南涧县县城,巍山河(国际性河流红河的源头,发源于巍山,流入南涧后当地人称巍山河)得胜桥旁。

中午时分,南涧县城小学10岁的四年级学生陈李辉和3名小伙伴一起骑车外出游玩。来到离家不远处的巍山河边,调皮的孩子们忘记了家长和老师的教诲,跳进河里嬉戏。当时的巍山河,由于连日的大雨初歇,使得河水暴涨,陈李辉不会游泳,一不小心脚下一滑,瞬间就被汹涌的河水吞没了。

李惠子:

不经意地一瞥,见证了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快到下午两点了,28岁的南涧县扶贫办女干部李惠子,因为周末有事加班从家里赶往单位。

李惠子家住南涧镇得胜村委会坡脚村,村里通往县城的公路要经过巍山河上的一座桥,那座桥就叫得胜桥。李惠子骑着摩托车来到桥上停下,正等着大路上来往的车辆少些时,好穿行到对面。这时她不经意一扭头,恰好看见桥下的河里有一名小孩似乎溺水了,旁边的小孩试图拉他,但溺水小孩伸出水面的手向上抓了几下就不见了。李惠子连忙骑着摩托车赶往河边,看见路边一名男子正在休息,就拉着他跑下公路来到河边。

李惠子拉着男子跑到河边时,溺水的孩子已经被湍急河水从桥下冲了下来,在河水里时隐时现。男子见状,二话没说蹬掉鞋子就跳进了河里。

邓明忠:

“娃娃哼了一声,我的心才放了下来”

62岁的邓明忠事家住巍山县庙街镇盟石村,平日里在家经营糖果加工小作坊,生产一些软糖,经常往返于弥渡、南涧等地送货。

当天邓明忠带着女儿到弥渡送完货,返回途中路过南涧县城,感觉到有点疲倦,就买了一袋包子在河岸上面的公路边休息。这时李惠子跑过来说有个娃娃溺水了。邓明忠跑到河边,只见湍急浑浊的河水里有个人忽隐忽现,顺水漂浮。邓明忠没多想,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跳进了河里,奋力游向落水者。

“下去后我没有想到水有那么深,脚都落不到底。我游到他旁边想去揪他的头发,这个娃娃头发短,只得硬着头皮闷下水去,抓着他的下巴,托着头抬出水面。”

经过一番努力,邓明忠终于托起落水者的头游到了岸边。河岸很高很滑,在附近好心人的合力帮助下,最终把落水者救上了岸。

此时,落水者已经全身青紫,皮肤呈现猪肝色,没有了生命迹象。邓明忠赶快把他放到一旁的沙堆上,双膝跪地用手臂托着他进行急救。经过紧张抢救,落水者终于哼出了声。随后,救护车也及时赶到,把孩子送到了医院,最终脱离了危险。

蒋国相:

“他全身都是湿的,跟他要电话号码时,他说不消了”

65岁的蒋国相是南涧县凤凰公司聘请的河道管理员,当天他正在巍山河下游工作,发现上游有人聚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跑到事发地,刚好看到溺水孩子被抬上了南涧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那几天河水很大,起码有两米多深。救人的那个人回到面包车上一身子都是湿的,看上去又累又饿,还拿着已经冷了的包子吃。我就跟他说,让他留下个电话号码,要是以后孩子的家长要感谢的话也可以联系,他说他是当过兵的,不消了。”

茶世美:

“没有他的及时抢救,也许这个娃娃就没命了”

茶世美是南涧县医院急诊科主任,当天到现场的120医生。“当天接到电话我们及时赶到,河边已经围了不少人。我看见这个娃娃侧睡在一个垫子上,身上有比较多的淤泥,我们查看以后,娃娃生命体征还可以,神智清楚。应该说抢救是比较到位。没有他当时的抢救,也许这个娃娃不一定有生命了。途中,娃娃比较清醒,他是南涧小学学生,我们在路上就给他奶奶打了电话。”

王周祥:

“起初,他还不愿承认自己做的好事”

68岁的王周祥是巍山县血吸虫病防治站退休干部,也是一位退伍老兵。正是由于老王的热心找寻,才使得邓明忠勇救落水儿童的事迹得以公之于众。

一个偶然的场合,王周祥听到南涧县有人在打听一个救人不留名的好人,“说这个人60岁左右,戴副眼镜,开一辆面包车,车上总是带着一个残疾的孩子。”“这不就是巍山的退伍老兵邓明忠吗?!”老王眼前一亮,第一时间和邓明忠通了电话。

“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也是一名老兵应该做的事情。”邓忠明起初不愿承认这件事情。后来听说被救的孩子是个孤儿、和奶奶相依为命以及家境困难时,邓明忠才承认救人的事,并约着老王一起,带着自家生产的糖果,还特意买了水果糕点,开车到南涧看望了陈李辉和奶奶。

陈李辉和他的奶奶

9月14日,当邓明忠出现在早已经康复的陈李辉面前时,这个顽皮的孩子一眼就认出了苦苦寻找一个多星期的救命恩人。邓明忠告诉孩子,“要吸取教训,在家要听奶奶的话,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以后不能再到河里玩水,过马路记得到处看看,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苦难岁月

迎难而上默默撑起蔚蓝的天空

邓明忠,1958年3月28日出生,现年62岁。1978年4月1日应征入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在铁一师二团服役。

在部队服役期间,曾多次受到营连嘉奖。在修建白南公路期间,在施工时左腿骨负伤骨折,被评为“八级乙等”伤残。1984年4月1日部队集体转业到铁道部,组建成立铁道部第十一工程局,邓明忠在退伍二处五队做电工。1989年由铁道部第十一工程局二处调回巍山县庙街酒厂,后来被调入燃料公司从事燃煤调运工作。1998年国企改制撤消燃料公司,下岗回家从事自由职业至今。

邓明忠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大女儿听话乖巧。1991年6月,一对孪生女儿的降生再次给家里带来了欢乐。然而,孪生妹妹半岁时因为一次生病造成了脑瘫,使这个幸福家庭突遭晴天霹雳。

孪生姐姐从记事那天起,就习惯了妹妹的与众不同,也习惯了父亲日复一日的辛勤付出。脑瘫的女儿不仅智力发育为零,还伴随有严重的癫痫,有时候成天成夜24小时不睡觉,只会“嘟嘟”地吹嘴。为了治好女儿的病,邓明忠四处求医问药,耗尽了财力物力,最终也没能迎来希望。

1999年,夫妻俩分道扬镳。此时,邓明忠已成为下岗工人。一方面是婚姻家庭的解体,一方面是经济来源的失去,在那样的关口,邓明忠选择让妻子带走了两个健康的女儿,而这个艰难的决定,也就决定了随后几十年的艰难。

女儿的病注定她一生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即使只是简单的吃喝拉撒、站立行走、穿衣洗脸,一切都需要别人的照顾。

在铁道兵的军旅生涯中,邓明忠在部队是电工,后来自己又学会了木工、车工,家里什么活计都会做。他亲自动手把女儿的床进行了改造防止她夜里翻身掉下来。每天晚上给女儿擦洗完毕,垫上纸尿裤,盖上被子并固定好四个角才能在旁边的床上躺下。

邓明忠一方面自己买来医学书籍自学相关知识,一方面坚持不懈四处就医,先后给女儿做了3次手术。慢慢地,女儿学会了走路,白天想要大小便的时候还会拉紧父亲的手。照顾好女儿,成了邓明忠生活的全部,给女儿换洗衣服、喂饭、擦洗、带女儿看病、散心……邓明忠专门买了一辆后排空间较大的面包车,把女儿的坐便器、纸尿裤、换洗衣服等日常用品放在后排,到哪里都带着她。

转眼间,女儿已经快30岁了,在父亲用肩膀为她撑起的蓝天下走向而立之年,老邓的头发也日渐斑白。30年的辛劳,邓明忠一直默默承受着。

如今,女儿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长得白白胖胖,已经有120多斤的体重,让邓明忠照顾起来感到些吃力。谈到以后的打算,邓明忠眼圈发红,“女儿的病能好到这种程度,我已经很知足了。过一天就好好照顾她一天,尽量地多苦多做,创造一点财富留给她。尽力而为吧。”

村民徐叶祖告诉记者:“老邓真的不容易,招呼娃娃几十年了,大小便要帮她整,要帮她洗澡,还要照顾家里86岁的老母亲。”邻居李小红发自内心地感慨:“生活就是在磨难中不断前行,岁月流转真情不变,29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邓明忠用行动证明了那句名言——父爱如山。”

邓明忠告诉记者,救人和抚养女儿都是自己份内的事。几年前他缴纳了社保,如今每月有着4500元的退休工资,还有1500元的伤残军人生活补助,加上家里开了个小作坊,加工一些糖果补贴家用,过得很知足。

在邓明忠家客厅茶几上,摆着几本他平时看的书,有自学的医药书籍,还有《感恩生活》《感谢折磨你的人》。封面上有老邓写下的几行字:“想开了就是幸福,想不开就是痛苦。”

采访中,邓明忠的言语中总能透露出一种淡定、豁达,虽然历经困难,但对待社会依然充满感恩之心,对生活也从未放弃。“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未来会越来越好,我会继续照顾好女儿。我在,女儿在;女儿在,家就还是完整的!”说这话时,邓明忠的眼睛里一直在闪着光。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秦蒙琳 通讯员 阿世刚 左希义 摄影报道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开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