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警方带走4天后身亡:检察院曾出具调查报告后来说找不到了

划重点:

  • 110月13日,临邑县检察院相关负责人称,《调查报告》原件找不到了,对于吴世祥家属反映“请求立案侦查临邑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一事,德州市检察院表示不予立案,原因是“吴世祥的死亡不存在公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 2吴世祥的老婆王爱华表示,从吴世祥死后的照片可以明显发现,其头面部伤痕明显,另有多处异常伤,当时医院的病情记录也显示其舌尖有血痕。而调查报告和尸检报告均未提及。
  • 3记者从多方面证实,《调查报告》中提及安排民警办案的时任临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夏祥华,已在今年因抑郁自杀。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上游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05年12月15日,山东德州市临邑县临南镇闫家村村民吴世祥,被临邑县公安从家中带走。同年12月17日,吴世祥在临邑县人民医院体检时未见异常;12月19日下午,50岁的吴世祥在临邑县公安局“发病”后死亡。

随后,临邑县检察院出具的《吴世祥死亡事件调查报告》(以下称《调查报告》)和《检验鉴定文书》中称“未发现侦查人员对吴世祥进行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吴世祥系在较重冠心病基础上,急性心肌梗死发作致心力衰竭而死亡”。

对上述报告,吴世祥家属并不认可,要求查明事实真相,公开警方讯问全程录音录像,并要求追究相关办案人员的责任,但均遭到“不予立案”的通知。

2020年10月15日,吴世祥家属的代理律师徐建国表示:临邑县公安局称有吴世祥涉嫌猥亵儿童的相关案卷,但不能对家属和律师公开;公安机关办案程序没有问题,如果有异议可找临邑县检察院和德州市检察院。

10月13日,临邑县检察院相关负责人称,《调查报告》原件找不到了,对于吴世祥家属反映“请求立案侦查临邑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一事,德州市检察院表示不予立案,原因是“吴世祥的死亡不存在公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吴世祥生前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目击者称警方未出示传唤证将人带走

2005年12月15日,德州市临邑县闫家村已进入寒冬,没有农活的村民多数在家休息。当天中午,吴世祥吃完饭没多久,同村的王某禄、王某文、牛某贵、阎某峰来到吴家打牌娱乐。

吴世祥的老婆王爱华近日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当天下午3点左右,家里来了7名穿着警服的民警,进屋后没有出示相关证件便问“谁是吴世祥”,并叫其出去“谈点事情”。她想着天冷出去谈容易冻着,便起身张罗众人在屋里谈,结果被3名民警拉住并说:“没你的事,你坐着别动。”

几分钟后,挡住王爱华的3名民警松手离开。她走出大门发现,带着丈夫的警车已经没有了踪影。王爱华觉得,丈夫和自己在村子里人缘比较好,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警方带走了解什么事情后,可能很快就会将他送回来。

她在家等丈夫,一等就是4天。12月19日下午5点多,王爱华接到村支书通知:“出大事了,公安叫你赶紧去趟临邑县人民医院。”

王爱华赶到医院时,丈夫一动不动地躺在救护床上,两只鞋子扣在脚上,棉裤和秋裤的裆部湿了一片,头部面部两侧呈现黑紫色,其舌尖还有血痕。医院大夫告诉她,人已经死了。

王爱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丈夫身体壮实,从未有心血管方面病史,没有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丈夫饭量也不错,一顿饭基本上都能吃2个馒头;因为从事粮食加工,一天通常要抱起几十袋每袋八九十斤的粮食。被警方带走时是一个健康的人,而4天后却阴阳相隔,甚至一句话还没来及说,就死了。

王爱华向临邑县公安局讨要说法,公安局让她去找检察院。她去找检察院,临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说:“吴世祥的案件公安没有移送给我们,你们去找公安!”

吴世祥死亡7天后,即2005年12月25日,临邑县警方补填了一份临公刑传字(2005)640号传唤通知书。

当时在吴世祥家的4位村民证实,当天临邑县警方未作任何解释,直接到吴家将他带走,其家属被挡在屋里。整个过程,警方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但穿着警服。

▲目击证人称警方当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吴世祥带走。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法医鉴定死因系急性心梗,调查称未刑讯逼供

吴世祥的儿子吴玉立称,2006年1月,在律师介入下,时任临邑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谭泽杰告知家属有《调查报告》,律师和家属明确表示要复印留存,但谭泽杰告知不能复印。律师问能不能抄下来,谭答复:“可以手抄,他签字”。

随后,吴玉立依照《调查报告》及《检验鉴定文书》,并在律师见证下对原文进行了抄录,抄录后由谭泽杰签字。

《调查报告》显示,2005年8月30日,临南镇闫家村多位家长陪同女儿到临邑县刑警二中队报警,控告吴世祥猥亵儿童。临邑县公安局当日立案侦查。

2005年12月15日15时许,经临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夏祥华批示后,刑警大队队员王增某、侦查员林玉某到吴世祥家,将其“书面传唤”至临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讯问室进行讯问。16日凌晨3时许,宣布对吴世祥刑事拘留,并由王增某、林玉某二人全面负责对吴世祥的讯问、看管和饮食起居。17日上午9时许,王增某、林玉某二人对吴世祥家进行搜查,由刘崇某、夏祥某二人临时看守吴世祥2小时。17日晚7时许,王增某、林玉某等人送吴世祥到临邑县人民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经做耳鼻喉会诊、胸透、上腹CT、心电图、血压等项检查,均未见异常,随后回一中队继续审讯。

12月19日下午4时30分许,刑警大队大队长陈长某安排吴世祥送临邑县看守所羁押;在办公室院内准备上车时,吴世祥突然蹲在地上,脸色苍白,小便失禁。王、林二人会同在场的侦察员司机用车将吴世祥立即送往临邑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抢救。急救中心主任接诊时,吴世祥已经停止了呼吸、心跳,瞳孔散大固定;当时立即行胸外心脏按压、气管插管、建立静脉通道后予以静脉注射肾上腺素等急救措施。经30分钟抢救,心电图无示波,于17时许临床死亡。

调查结论认为,吴世祥被传唤到死亡,调查中未发现侦查人员对其进行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其死亡直接原因非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所致。另外,对于吴世祥涉嫌猥亵儿童案属于临邑县公安局管辖,立案程序、事实依据合法。

吴世祥于212月15日15时至16日3时被传唤,传唤手续完备齐全、程序合法,符合法律规定传唤时限。

另据《法医学鉴定书》中称,“吴世祥系在较重冠心病基础上,急性心肌梗死发作致心力衰竭而死亡。”

▲法医鉴定显示吴世祥系在较重冠心病基础上,急性心肌梗死发作致心力衰竭而死亡。手抄件上有时任临邑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谭泽杰的签字。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警方办案被指传唤违法

对于临邑县检察院出具的《调查报告》及《检验鉴定文书》,吴世祥的家属、代理律师并不认同。

王爱华委托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建国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县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只有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对需要拘传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填写呈请拘传报告书,并附有关材料,报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但吴世祥家属在法定期间没有收到关于吴世祥涉嫌何种罪名、被釆取何种措施、羁押于何处所的书面甚至口头通知。

另外,我国《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及《刑事诉讼法》均有明确规定: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看守所羁押。根据《检验鉴定文书》记载:“2005年12月19日14时,在送往看守所途中,吴世祥突然面色苍白,手握前胸,小便失禁,急送医抢救无效死亡”,这表明临邑县公安局于2005年12月15日至19日期间有违法超期羁押的行为。吴世祥在这期间都在公安机关的审讯室(据《调查报告》),这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不排除这期间受到暴力审讯,造成当事人死亡的严重后果。

王爱华表示,从吴世祥死后的照片可以明显发现,其头面部伤痕明显,另有多处异常伤,当时医院的病情记录也显示其舌尖有血痕。而调查报告和尸检报告均未提及。

此外,吴世祥在12月17日的检查也表明,其心肺及心电图正常,而19日却告知心梗死亡。家属认为,急性心梗病人通常在发病前数天就会有前兆,这种前兆尤其会表现在心电图上。19日即因心梗在半小时内迅速死亡,吴世祥死于心梗,这与医学常识不符。

▲临邑县检察院出具的《吴世祥死亡事件调查报告》中称,未发现侦查人员对吴世祥进行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家属申请调查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检方不予立案

王爱华表示,就申请调查临邑县公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一事,2019年2月18日,临邑县检察院接收了相关申请材料。4月1日,临邑检察院传达德州市检察院答复,不予受理。4月9日,家属去德州市检察院索要书面告知书,对方拒绝出具书面材料,答复是:一、不受理;二、不出具不予受理的书面材料,理由是等检察机关机构改革完成后再说。

2020年10月13日,临邑县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向王爱华的代理律师表示,经调查,没有发现临邑县公安人员在侦查吴世祥时存在刑讯逼供。对于临邑县检察院前副检察长谭泽杰签字的《调查报告》中所称吴世祥涉嫌强奸、猥亵幼女一事,该副检察长表示,检察院没有相关案卷材料。对于《调查报告》原件,该副检察长表示“找不到了”;对于《检验鉴定文书》,他则表示“在德州市检察院”。

10月13日下午,德州市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早在2019年初,针对“申请调查临邑县公安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一事,该院就已经口头通知吴世祥家属“不予立案”。对于为何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单,该工作人员表示,法律允许口头通知。

另外,临邑县公安局督查室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案件情况他们不负责。

10月15日,王爱华的代理律师徐建国称,临邑县公安局负责人当天向他表示,该局有吴世祥猥亵儿童的相关案卷,但不能对家属和律师公开。公安机关办案程序没有问题,如果有异议,可以找临邑县检察院和德州市检察院。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方面证实,《调查报告》中提及安排民警办案的时任临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夏祥华,已在今年因抑郁自杀。

徐建国律师表示,吴世祥去世后,这15年来,其妻子、儿子、女儿一直在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相关部门应该调查吴世祥是否涉嫌强奸、猥亵儿童罪?如果查无实据,要求追究举报人诬告陷害罪的刑事责任。另外,从2005年12月15日15时至19日下午4时30分,在这95个小时里,应该公开临邑警方讯问吴世祥的全程录音录像,回应家属质疑。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