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部悬疑夯实12集短剧概念,五元文化又开长剧新赛道|网剧裂变时代(4)

2020年10月18日|总第2297期

谈起网剧,五元文化是一家绕不过的公司。原因有三:

其一,相比其他类型,悬疑剧更加符合观众对于网剧的想象,它是一种在叙事、节奏、审美等方面很明显和传统电视剧做出区隔的类型。而成立5年,五元文化用十来部作品,强化了自家厂牌上的“悬疑”标签。

其二,五元文化是一家与长视频行业共生的内容公司,核心成员五百、王伟的创作轨迹,甚至可以追溯到网剧爆发前的“微电影”时代——这是一家为互联网而生的内容公司。

其三,五元文化从成立至今,一直处于行业的中心地带,与其他核心公司、平台共同重塑了国产网剧的公共形象,参与并见证了网剧发展的关键节点。

2020年是五元文化的爆发之年,公司先后有5部作品播出,几乎是过去四年的总和。短剧热潮方兴未艾,五元文化却播出了第一部上星长剧——《瞄准》。人们发现,江山易主背景下的城市反暗杀剧,竟然可以拍得如此惊心动魄。

在《瞄准》开播前,影视独舌采访了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剧本故事中心总监谷峪,复盘既往,展望将来。

三部作品,一个简史

如果要为五元文化写一个简史,那么有3部作品——《心理罪》《白夜追凶》《十日游戏》是非常重要的。

《心理罪》虽然是五元文化的“史前史”,但对于这个团队意义重大。从《心理罪》那批剧目开始,长视频平台有了“超级网剧”(也就是后来的S级项目)的概念,网剧创作逐步开始正规化。

在五百执导的《心理罪》中,王伟担任了B组导演。这部剧也是后来被网友称为“中国哥谭”——绿藤市的原点。而参演过《心理罪》的王泷正、付美、吴国华、韩烨洲等演员,也成为以后五元作品的“御用班底”。

在《心理罪》的后期阶段,马李灵珊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五百。他们很快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和年轻导演一起成长。于是,两人共同创立了五元文化,公司的第一部作品其实是五百、杨苗联合执导的《灭罪师》。

《白夜追凶》毫无疑问是五元文化最重要的代表作。它与《无证之罪》《河神》一起,成为2017年中国网剧走向成熟化的三部标志性作品。虽然《白夜追凶》是唯一的一部“长剧”,却也是最有观众缘的一部悬疑剧。

有意思的是,3年后,三部作品的青年导演都有了续作。田里以“不是升级,而是换代”的死磕精神做出了《河神2》,继续在视听美术中大胆创新;吕行则用《平凡的荣耀》为国产职场剧正名;而王伟执导的民国年代剧《隐秘而伟大》也将不久后与观众见面。

《白夜追凶》一度是国产悬疑剧在口碑和社会传播力上的巅峰之作,至今还有不少网友对《白夜追凶2》孜孜以求。马李灵珊则表示,“如果大家到今天还在提《白夜追凶》,说明我们还在原地踏步,我的人生永远向前看。”

以《十日游戏》打头阵,五元文化用4部作品(《十日游戏》《非常目击》《在劫难逃》《白色月光》)夯实并普及了“12集短剧”的标准与模式。短剧的成批出现,并且某种程度上成为国剧品质的执牛耳者,是网剧进入裂变时代的重要标志。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除了已经播出的四部剧之外,《致命愿望》《迷雾追踪》也都是12集短剧,这还不包括已经确定要做的《白色月光2》《在劫难逃2》。可以说,五元文化是12集短剧最极致的践行者。

在开发《在劫难逃》这个项目时,五元文化正式成立了剧本故事中心。“前几年我们对流程化或者工业化没有那么多具象的想象,但是在做剧本的过程中,我觉得把开发、策划、剧本融成一个团队,会比较有利于前期的项目开发,所以就跟五百提了这个想法。”剧本中心总监谷峪讲到。

“我们做原创比较多,今年播出的几个剧有褒有贬,也看到原创带来的一些问题,有时候可能比较吃亏,但是我们还会继续坚持做下去。”马李灵珊说,“我们在和别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路和启发。”

只存在“剧”这个概念,但剧分观众

2020年,短剧这把火从视频网站一直烧到了电视台。不久前,湖南卫视在招商会上透露了将在2021年以“季风计划”孵化出的短剧独播剧场取代周播剧场的消息。

就在不少内容公司准备布局短剧之时,五元文化却成为“逆行者”——播出了一部传统电视剧《瞄准》。事实上,五元文化储备的长剧还有《荣耀乒乓》《盛装》《隐秘而伟大》《人生若如初见》。

作为五元文化的灵魂人物,五百一直发挥着“传帮带”的作用,不少青年导演的首部长片,他都会做联合导演。比如,《画江湖之不良人》《灭罪师》《古董局中局》《在劫难逃》《瞄准》,莫不如此。

五百

作为五元另一位成熟导演,王伟在过去3年中却没有紧追短剧的时髦,反而沉下心来拍了两部偏传统题材的长剧——《隐秘而伟大》与《人生若如初见》。

《白夜追凶》大火之后,摆在王伟面前的剧本非常多,他为什么会选《隐秘而伟大》?

马李灵珊介绍,王伟虽然是个青年导演,但是非常喜欢历史与阅读。他的审美取向,偏好“正”且“沉”的东西。“上海电影节期间,他在看‘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传记;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能不能帮他买《万历十五年》的版权。他喜欢的都是这些东西。”

《隐秘而伟大》的海报slogan写道——“人,要忠于自己年轻时的梦想。”王伟这一次,“本本分分地讲了一个既贴近生活又有宏大叙事的历史进程中的小人物的故事,真的是‘隐秘而伟大’。”

《人生若如初见》的编剧是江奇涛,他以往的作品如《少帅》《人间正道是沧桑》《汉武大帝》都是经典的历史正剧。前几年,正剧在不少人看来不是一个好的市场选择。然而,王伟在做《隐秘而伟大》后期时看了这个剧本,决定接下这部戏。

从犯罪悬疑到年代历史,王伟的创作转了很大一个弯。那些更加沉稳的题材,在网生代青年导演手中,究竟会焕发怎样的光彩?这着实令人好奇。目前,热播中的《瞄准》正在接纳各方反馈。

“不是说网剧年轻化,而是互联网的传播介质与渠道,让年轻人变得比较容易接触到它。”马李灵珊认为,“网剧是个伪概念,只存在剧这个概念,但是剧是分观众的。”

马李灵珊

中国社会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剧变,不同时代出生的人的精神世界和审美取向是非常不一样的。中国人口基数又非常大,分化很严重。“众口难调,传播渠道先天会帮你做一个区分。”

《白色月光》在做的时候目标受众就很明确,这是一个针对一二线城市女性的作品;而《隐秘而伟大》的故事有穿透人心的力量,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网剧,也不是之前看到的电视剧,从8到80岁,都能欣赏这个故事。

“我不会拿电视剧和网剧来区分一个作品。”马李灵珊说,“如果一部戏要上电视台,在创作上主要会考虑故事会不会更大众,更下沉,更普世。仅此而已。”

探路原创季播剧,只为成就伟大工业

“友谊不是相互取暖,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这是弧光联盟的口号。在五元文化播出的剧集片头,弧光联盟成员的名字背后,都加上了A.L.U的标签。

在公开的宣传中,弧光联盟是五百发起的一个影视行业人才聚集组织,旨在将行业内人才聚集起来,为其提供资源、团队、营销、资金等全产业链服务。马李灵珊认为,“弧光联盟”更接近一份荣誉,是青年影视人构建身份认同感的一个想象共同体。

五元文化是一家非常重视工业化流程的公司。马李灵珊谈到,在五元文化的创作中,没有绝对的导演中心制,也没有绝对的制片人中心制。所有生产过程剥离,群策群力,剧本生产阶段由剧本中心负责,制作阶段由制片人负责,艺术创作方面由导演负责,后期有些项目的剪辑也完全由剪辑中心负责。

没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是中心,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中心。“我不太信赖个体的力量,最终考虑用一个流程来控制你的产品不被人的情绪所左右,同时让整个生产流程更加有序。”

剧本故事中心是五元文化重视工业化在组织机构上的一个体现,内设策划部和创作部。即便在剧本中心内部,分工也是非常明确的。以《在劫难逃》为例,它的原创故事是甄福群提出来的,他在片头有“原创故事”的署名;而如何完善整个剧本,则是由中心的两位编剧完成的。

在剧本中心之外,五元文化还设有品控委员会。一个项目最后到品控都会面临严格的筛选。第一要打分,第二提出意见和建议,第三大家统一说一说直观的感受。“当大部分人都觉得好看的时候,这个故事应该就是好的。品控委员会都是专业人员,有编剧、制片人、导演以及策划。”谷峪介绍到。

除了前期的相关工作,每一部作品上线后,剧本中心还会按日对舆情进行监测。“我会特别在意两星以下的评价,关心人家说的不好的点在哪。我们会专门做一个意见表,选取有价值的批评意见分门别类。总结完之后,看哪些问题是以后可以避免的。大部分情况下观众说的都是对的。”

谷峪也对《在劫难逃》进行了一次复盘。“我觉得还是有点着急,就是急于把世界观先抛出来,让观众觉得在12集过后有一个升级感。如果踏踏实实就做这个体系里一个现实层面的故事,结尾留一个扣子,第二季再延展未来世界观,观众接受起来可能会更自然。”

从今年悬疑剧整体情况来讲,相比起改编作品,原创面临的挑战确实更大。马李灵珊用打游戏做了个比方,“IP就是已经有地图的迷宫,你知道走位很容易就绕过去了;原创就像有些游戏,没有固定地图,每次进来都是随机生成,当然也有路,但是比较曲折复杂,不是说你掌握某个逻辑就可以顺利走下去。”

五元文化不仅坚定地要做原创,而且还要做原创季播剧,这在国内也开风气之先。不管是《鬼吹灯》这样的系列网剧,还是《欢乐颂》《大江大河》这样的季播电视剧,这些热门剧集都有原著,但《白色月光》和《在劫难逃》都是原创。

《白色月光2》还是会接着第一季的故事往下发展,但是到了第三季第四季,可能会换一组人物和故事,类似美剧中《冰血暴》《真探》这样的诗选剧。谷峪说,“《白色月光》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意象化的名字,我们没有框死在一个类型中,核心就是借这四个字讲女性。”

谈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马李灵珊总结道,“我们还是一个很有理想的公司,《圣经》里面有个’应许之地’,五元是一个有’应许之地’的公司。我们不会太在意一部剧的成败得失,就像五百也在说,关键是怎么做才能让行业一直往前走。”

【文/杨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