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故事|FM:较量

资料图

在鲁西南巨野县城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话:“12345,有事找老唐”。而这老唐可不是什么善良的热心人,而是赫赫有名的“当地一霸”。说起他,就让人“谈虎色变”。

早在1998年,他就曾领着几个人当街砍人,从此“一战成名”。后来,自诩“师父”的他慢慢纠集了一群臭味相投的“徒弟”一起为非作歹,逐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的开展,该组织于2018年5月被侦查机关立案侦查。鉴于该案涉案人员众多、跨越时间长、犯罪行为相互交叉……菏泽市牡丹区检察院迅速成立以检察长为组长的“5.21”专案组,他们提前介入引导侦查,从冗杂的犯罪线索中抽丝剥茧,最终出庭公诉,对这伙恶霸实现精准指控,让黑恶势力无处遁形。

1

2018年6月,当地公安机关商请菏泽牡丹区检察院对一起涉黑恶势力的案件提前介入侦查。

提前介入制度是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的一种重要手段,在办理重大疑难案件时,检察官的提前介入,可以提前引导公安机关搜查证据,为下一步工作打牢基础。

接到商请后,该院第一时间指派业务骨干检察官马永刚提前介入侦查。

随着案件办理逐渐推进,这伙黑恶势力的罪行也逐渐浮出水面。

资料图

唐某,时年47岁,1992年被分配到巨野县基层工商所工作,工作之余混迹于社会,以教授“梅花拳”为名广收徒弟。

十余年间,他携带一众徒弟先后经营迪吧、俱乐部、洗浴中心、运输公司,并通过开设赌场、贩卖毒品、收取挂靠车辆费用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通过殴打、活埋等暴力手段,扰乱群众正常生产生活。

为确保办案效果,菏泽牡丹区检察院成立了检察长、分管检察长、一部主任及办案人组成的7人公诉团。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 马永刚

检察官 马永刚:初见唐某,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涉黑,态度强硬。他说自己就是“好逞个能”,还放言:“谁要说他是‘黑社会’,他就得跟谁好好论论。”

虽然唐某等人是以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立案侦查的,但在提前介入过程中,马永刚发现根据目前的情况,尚不能认定唐某等人涉黑。

检察官 马永刚:该组织有固定的成员,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危害当地经济、社会生活,但现有证据认定唐某等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还有欠缺。专案组经过讨论,认为应该严把证据标准,因此我们不拔高、不凑数,先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唐某等人批准逮捕,引导公安机关继续补充侦查证据。

2

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需要同时符合四个特征,即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缺一不可。

检察官 马永刚:我们都认为该组织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证据不够扎实,最大的问题是组织特征、经济特征不明显。

唐某律师提出,唐某2007年因非法持有毒品罪入狱,2014年出狱,因此入狱的七年间组织活动是中断的。

组织活动中断意味着没有延续性,而认定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必须要具备延续性。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时维建

检察长 时维建:没有延续性就意味着该组织不符合组织特征,可能只能追究其出狱后所犯的罪行,入狱前的很多事就有可能过了诉讼时效,可能逃脱法律制裁。

时间有限,检察官争分夺秒。

“听说他在监狱里还收了徒弟。”

在数量庞大的证人证言中,这样一句“不起眼”的话引起了检察官的注意。狱中还在收徒,组织何来中断?

办案检察官赵艳婕立即建议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唐某狱中服刑情况。经过详细侦查,办案人员发现唐某在狱中存在收徒数人、笼络人心、常有徒弟来探监等情况。

3

目前为止,组织特征缺失的关键链条已经严丝合缝,可唐某仍拒不开口,经济特征的短板如何补齐?

检察长 时维建:经济特征是指该团伙有组织的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当时唐某拒不认罪,他的徒弟也一一翻供,致使经济特征取证困难。为了撬开掩盖证据的铁板,我们着实打了一场“硬仗”。

只要存在利益纠纷,总会有蛛丝马迹。

检察官和公安机关决定从唐某“徒弟”入手,逐个击破。掌握了大量证据后,检察官再次提审唐某。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 赵艳婕

检察官 赵艳婕:审查起诉期间,为防止串供,唐某前后被关押在三个看守所,我们共提审了他三次。唐某认罪态度一直很差,后两次讯问是我们分管副检察长房灵国和我一起去的,在法律政策和证据体系面前,唐某对部分事实也松了口。

房灵国有着多年反贪工作经验,在讯问唐某时,他以“拉家常”的口吻,从扫黑除恶大形势,讲到认罪悔罪可以从轻处罚,他表示检察官不会偏听偏信,唐某的态度渐渐缓和。

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房灵国

副检察长 房灵国:讯问犯人要有方法。你要让他相信你,让他卸下心防,他才会愿意说实话,而不是抵抗到底。

讯问需要技巧,阅卷更要心细,有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就能挖出来一块大宝藏。检察官赵艳婕对40余本卷宗察微析疑,在厚厚的卷宗中,一张巴掌大、字迹模糊的小纸条上记录着建材公司的巨额流水。

赵艳婕针对经济特征证据短板列出详细补查提纲,从歌城、渣土车、讨债公司、建材公司四条线出发,进一步引导公安机关固定、完善证据,共形成补充侦查卷宗60余册,查出唐某在娱乐行业、基建行业、运输行业、金融行业采用非法手段干扰、破坏他人生产生活,打击竞争对手,达到以商养黑的非法事实。

至此,判定唐某等24人系黑社会性质组织已是不争的事实。

4

网络图

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一次又一次实地调查,反复确认侦查线索和方向,逐渐深入了解案件更加隐秘的角落。

2004年,唐某和朱某等人在当地医院护士站殴打汪某,汪某同村民警亮出警官证后,被摔倒在地骑在身上殴打。汪某二人报警后案件被搁置。

此后,唐某两次组织人持械斗殴,一次50余辆车100余人,一次80余人,事后仅有几名徒弟被行政拘留,案件被“降格处理”。

……

仅凭唐某一人之力,断不可能混得如此如鱼得水,到底其背后有着怎样一股势力在推波助澜?

办案人员发现,他们要实现这种局面,一定与某种权利有所勾结。针对办案过程中发现的保护伞线索,专案组及时移送有关部门处理,向该县公安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公安机关第一时间给予回复,相关人员被立案批准逮捕1人,纪律处分7人。

2018年9月26日,唐某等人因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移送审查起诉。

5

唐某等24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庭审现场

2019年10月22日至10月25日,由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唐某等24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一审开庭。

开庭时,7人公诉团队根据“一事一证”的原则,对该组织的特征证据、每一起犯罪事实的证据逐一展示,用扎实的证据链让法官及旁听人员直观了解每一起犯罪事实的来龙去脉,并揭示了在这个组织中,唐某作为组织、领导者,在背后所起到的策划、指使作用。

公诉人指控犯罪

7人公诉团队根据庭审预案,合理分工、紧密配合,针对每天的庭审实况随时总结,及时调整庭审策略,高水平完成了庭审工作。

“混社会当‘大哥’,听起来风光无比,但挥霍的是自己的黄金岁月,伤害的是亲人朋友,带来的是自由尽失,与铁窗相伴。”在发表公诉意见时,房灵国表示,对已经化解矛盾、认罪悔罪的被告人,法律将给予从轻处罚,希望被告人拿出改过的勇气,完成道德和良知的救赎,争取宽大处理,为将来树立全新的人生目标,回头是岸,永远不晚。

最后的庭审时刻,多名被告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听到身后“徒弟们”哽咽的声音,一直昂着头的唐某略微低下了头……

2020年初,菏泽第一场暴雪时,24名涉黑成员收到了他们的判决结果,菏泽市牡丹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贩卖毒品罪等十项罪名,判处唐某有期徒刑25年,其余23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十二年不等。

唐某等人不服,提出上诉。8月20日,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铲除黑恶势力、伸张公平正义,检察机关责无旁贷。今年是扫黑除恶决胜年,山东检察机关将严格按照上级院要求,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由全面撒网向循线深挖拓展、由面上打击向深度打透推进、由治标为主向标本兼治转化,为夺取专项斗争全面胜利贡献检察力量。

(文中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除检察官外均为化名,

感谢菏泽检察机关提供支持)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按以上格式在文内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