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乱象:欠薪普遍,单票收入创新低,四成加盟商亏损

一位快递行业财务工作人员透露,“现在派件的基数在0.6元到1.4元不等,收件则拿快递费的10%。”收件可以为快递员增加收入,但这几乎是痴人说梦,“派件都派不完,现在都要求送到家,不然就投诉,哪有时间收件?”

文 | AI财经社 邵蓝洁

编 | 游勇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快递行业欠薪,导致网点停摆的新闻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近日,有网友爆料称,韵达、中通等快递公司在福建三明、吉林长春、江苏苏州等地的站点出现停摆,快件积压无人派送。

看到这样的新闻,韵达快递员老严想到了自己。他干快递六年,但去年的工资还没有结清,从今年二、三月份开始,工资基本就没发过,“实在没钱了问老板要,每次微信转个500元,有时候转1000元。”老严对AI财经社说。

然而,大半年没正常发工资,这并不是老严一个人的遭遇,已经成为快递行业的普遍现象。

派件费一再降低

老严配送的小区位于北京西三环,这里居住密集,高峰期每天配送近400单快递,按照公司“一票一块钱”的制度,老严每个月工资差不多有六七千块钱,但是从今年2月份起,工资就没正常发放过,但他并不没有太过着急,甚至有点习以为常。

三年前,正是由于拖欠工资,他从百世快递辞职,放弃了1万多元的欠薪,转投到韵达快递。

当时韵达吸引老严的除了薪资按时发放,更重要的是更高的派件费,这是快递员工资的来源。“当时百世的派件费是1元,韵达是1.2元,但是去年也已经降成1元,大家都在降,据我了解,我们这片区的申通也降到了1元,中通可能高点,现在1.1元。”

其实,快递公司的派件费用在各个地区的差异非常明显。在河南中西部一个县城,拥有三个申通快递站点的赵强向AI财经社透露,“派件费用一直很低,一票八毛钱,今年已经掉到了七毛钱,收件价格透明,成本八块,以前寄出去要15块,现在掉到了十块,顶多赚两块钱,不过现在大部分情况不让快递员收件,有专门收件的人员。”

一位快递行业财务工作人员透露,“现在派件的基数在0.6元到1.4元不等,收件则拿快递费的10%。”收件可以为快递员增加收入,但这几乎是痴人说梦,“派件都派不完,现在都要求送到家,不然就投诉,哪有时间收件?”老严几乎从来不收件,每天只求派件完成且无人投诉,一旦有人投诉,罚款的钱几百甚至上千元。

但从百世转到韵达的老严没想到,当初奔着更高的派件费,而现在依然遭遇欠薪的难题。

“快递哪家都这样,天下乌鸦一般黑。”老严感慨。除了老严所在的北京站点,其他地方也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据相关媒体报道,湖南长沙韵达快递观沙岭服务站,因为经营不善,与二级代理点无法结清账目,导致二级商拖欠投递员工资,不少快递员从4月份至今只拿到5000元工资。

而此前两个月,一位年轻员工因为欠薪把网点加盟商告到了劳动局,但是并没有明确的下文,“我们都没有签合同,怎么去告呢?就算是罢工了,钱就能发给我们了吗?都走到这一步了,只能继续干着了。”老严说。

四成加盟商亏损,单票收入创历史新低

不难发现,每次爆出问题的快递网点,以“三通一达”、百世快递、天天快递等快递公司为主。这也与快递公司自身的商业模式相关。

上述企业实行的都是加盟模式,总部负责建立体系和规则,提供品牌、快递单和结算系统,同时负责建立转运中心,进行中转和分拣,而毛细血管般的最后一公里派送通常由一级加盟商和他们发展的二级加盟商完成。因此,末端配送的时效和服务质量往往与该地区的加盟商经营情况直接相关。

快递加盟网点的收入包含收件和派件两个方面,这几年快递企业还在不断的打价格战抢占市场份额,价格战降低了源头的收件价,面单收入、中转费、运输费用基本固定,最终会使剩余的派件费相应减少。

根据各快递公司的财报显示,今年8月份,圆通快递单票收入2.11元,同比降22.57%;韵达快递服务单票收入达2.12元,同比下降33.75%;申通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11元,同比下降23.55%。根据申万宏源的统计数据,8月份快递行业平均单票收入为10.05元,再创历史新低,同比下跌13.6%,环比下跌3.7%,较上月跌幅持续扩大。

有调查显示,加盟式快递企业中,40%加盟商是亏损,50%加盟商盈亏刚好,只有10%赚钱。相当于90%的快递加盟商是不赚钱的。加盟商的生存艰难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而且这个现象短期内并没有缓解的趋势。

今年9月份,中通在港二次上市,提交的招股书中明确表示,为了保持具有竞争力的定价并提高利润率,必须不断控制成本。“我们过往的派送服务市场价格有所下降,未来可能会继续面临定价下降的压力。”

以价换市几乎是所有快递企业的通用战略。快递专家赵小敏认为,价格战的出现与拼多多、一元店等新的商业模式兴起相关,那些本来就很便宜的东西还要包邮,只能往下压榨,但是快递企业并没有深入觉察到经济变动的趋势,只有价格,没有产品概念,他们过去十几年的成功是建立在廉价劳动力、大众强烈的购买力和经济快速发展之上,没有及时进行网络管控的提升,产业升级等等,现在矛盾集中爆发。赵晓敏预计,类似快递网点罢工、跑路等事情将在未来10个月内成为常态。

欠薪、积压被曝光的快递网点从三四年前开始,越来越频繁。2017年,有报道称北京圆通花园桥站点倒闭,数万件快递被积压,无人派送,报道提到,有圆通工作人员声称,圆通公司已拖欠8、9万元的员工工资。最后,由于消费者投诉过多,此事由国家邮政局出面发文得以解决。

在老严看来,国家邮政局是为消费者解决问题,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和管理单位来解决快递员的问题,“新闻里的湖南韵达罢工之后,他们的工资拿到了吗?”老严关心的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赵小敏认为,从品牌和上市公司的责任来看,快递企业总部应该对此类事件无条件兜底,不管他们和网点之间怎么谈判,快递员不应该受到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