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带母上大学的他,毕业后又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格局真大!

“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布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他曾睡猪圈带母求学,毕业后决定做一个“守梦人”》,读来颇令人感动。

文章的主人公叫刘秀祥,目前在贵州望谟县实验高中任副校长。读到他的经历,我不禁想起了哲学家尼采说的一句话:“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

刘秀祥幼年丧父,4岁时父亲便因病去世。母亲伤心过度,患上间歇性精神失常,从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这无异于雪上加霜!而刘秀祥的几个哥哥姐姐实在受不了家庭的苦难,相继离家出走之后,只剩下刘秀祥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而此时,刘秀祥年仅10岁!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当生活的巨大压力压到这个十龄童肩上的时候,他没有退缩,而是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这个贫弱的家庭。刘秀祥捡废品、打零工,跟村里的大人们一起上山采药。在此种困境下,年幼的刘秀祥仍然坚守着心里的梦想,他一直没有辍学,而是坚持上学。

当然,他也遇到了好心人。在他交不起学费的时候,一位老师给他垫付了学习费用,一句“你来读书就好”,在刘秀祥心里埋下了善良的种子。

小升初,刘秀祥的成绩是全县第三名。三年初中生涯,刘秀祥一边刻苦攻读,一边捡废品,周末打零工,维持着母子二人的生活。

初升高,刘秀祥考入的安龙县一中。暑假打工挣的钱交完学费后所剩无几,在人生地不熟的安龙县,刘秀祥无法可想,最后租了一间闲置的猪圈,处理之后作为了母子二人的栖身之所。

然而,苦难的日子还没有到头。刘秀祥遭遇了人生的又一只黑天鹅,高考前一周,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他,病倒了。虽然撑着上了考场,仍然以6分之差落了榜。

写到这里,我们来介绍一下塔勒布提出的著名的“黑天鹅理论”:

“非常不可能发生和无法预测的事件,存在于世界上每一种事物之中。”

概括起来,“黑天鹅”事件具有三大特点:

意外性。

破坏性。

事后可以解释,但事前难以预测。

回过头来看,刘秀祥经历的黑天鹅事件是一桩接一桩的。

幼年丧父是第一桩,母亲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是第二桩,哥哥姐姐相继离家第三桩,熬了这么久,高考前病倒落榜又是一桩。

这些意外都是事前难以预测到的,但是对刘秀祥而言全都带来了巨大的破坏性影响。于是,整个童年、少年、到开始成年的时期里,刘秀祥过的是一种什么苦痛的日子啊!

高考落榜后,刘秀祥一度绝望地想要轻生,但日记本里的一句话,又鼓舞他站了起来。

“当你抱怨没有鞋穿的时候,你回头一看,发现别人竟然没有脚。”

刘秀祥这时候想到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们,比起他们,自己至少还有一个妈妈在,有一个家,有一份牵挂。

之后,为了生计,刘秀祥去洗浴中心当过搓澡工,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想要的生活只有靠读书才能得到,于是,他重新回到了校园。2008年,第二次高考,刘秀祥考上了山东临沂师范学院。

“千里背母上大学”让刘秀祥成了当地报纸的头版人物,但这也不是他想要的。

大学里,刘秀祥勤工俭学,一边给母亲治病,一部分收入还寄回贵州资助三个当年捡废品时认识的弟弟妹妹上学。而其中一个妹妹在他大学毕业时打来电话,说不想读书了,让刘秀祥作出了一个决定,回到家乡当老师,教育脱贫才是硬核。

刘秀祥在望谟县当老师已经8年多了,几乎跑遍了全县各个乡镇,骑坏了8辆摩托车,他不断地宣讲着自己的故事,劝当地的人们重视教育,让孩子上学读书。

而8年来,他自己资助或对接资助的学生有1900多人。截至2020年9月,他为101名今年考上大学的学生对接了资助,资助金额共计290多万元。

刘秀祥最高兴的是,望谟县的家长、学生被唤醒了,他们认识到了读书的重要性。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再来看塔勒布提出的著名的“反脆弱理论”:

“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

也就是说,当黑天鹅来袭时,事物在它面前会表现出三种状态:

脆弱的,会受到损伤。

坚固的,会保持原样。

反脆弱的,会变得更强大。

毫无疑问,刘秀祥遇到黑天鹅事件时,也脆弱过,但他并没有被脆弱击倒,随后他变得坚固起来,而最后他更是走到了反脆弱的程度,那些打不垮他的,统统成了让他更加强大的东西!

从维持自己的一个家庭到唤醒更多的家庭,刘秀祥的格局在不断地变大,令人感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