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绕是临夏——陶斯亮情系东乡教育事业侧记

魂牵梦绕是临夏

陶斯亮情系东乡教育事业侧记

陶斯亮

50年来,她对曾经生活了3年多的临夏念念不忘;近20年来,她8次来东乡县开展扶贫助学活动。

2020年9月15日,现任北京爱尔公益基金会创会会长、中国市长协会顾问的陶斯亮又一次来到临夏,为东乡县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献上爱心。

现年79岁的陶斯亮,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陶铸和曾志的女儿。1941年出生于延安,1968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文革”时期,她曾在临夏的解放军临夏七院度过了3年难忘的岁月,当时她写的纪念父亲的文章《一封未发出的信》入选学校课本。这3年也是她人生的转折点,从此她一直牵挂临夏、关心临夏,为临夏人民默默奉献。10多年前,民族日报社记者采访她时,她深情地说:“临夏是我梦里经常出现的地方,我的两个孩子就出生在临夏,我对临夏的印象很深。”

一直以来,陶斯亮把对临夏的深情倾注到知识改变命运的教育上,她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这样记录了第一次到东乡县扶贫的故事:“2001年,当时国家还没有实行学费减免,国家特级贫困县东乡县有大量孩子辍学,特别是女孩子普遍上不了学。当年我就拉上北大著名的中文系教授袁行霈及夫人杨鹤松教授,以及社会影响力很大的吴青(作家冰心的女儿,英语教授),实地去东乡考察了一次。2002年6月底,我们又准备去东乡,我一个电话打给了张百发(北京市原副市长)……”

自此以后,她多方奔走,积极呼吁一些退休的社会名流和开国元勋后代以及中国市长协会女市长分会组织女市长、企业家、社会热心人士,在东乡县龙泉、坪庄等学校,开展“一对一”扶贫助学活动,建设多媒体电脑教室,培训山区教师等。她认为,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大家都是平等的,孩子们通过电脑可以享受到和大城市一样的学习内容,在电脑面前,大山里的孩子也可以与世界同行。

20个年头已过去,让我们再细述她为东乡教育付出的心血:

2001—2004年,通过联系她先后一对一资助了150多名学生,援建了龙泉和坪庄学校2个多媒体教室。先后3次组织54名教师到北京、上海参加培训,邀请北京优秀教师校长到东乡县开展培训;

2005年,组织东乡县200名优秀小学生到兰州开展“庆六一走出大山”活动;

2007年,通过她的协调帮助,安排东乡少年艺术团20名师生在北京开展了为期15天的演出活动,并参加了民族博览园东乡族馆的开馆仪式和56个民族庆祝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活动;

……

2017年8月17日,东乡县遭受洪涝灾害,她看到资助过的一名东乡族女孩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的捐款倡议,立即委托这位女孩给受灾群众捐款1000元;

2018年重返东乡,孩子们的教学条件得到了根本的改善。(图片来源:天道和圣)

从2017年开始,她创办的北京爱尔公益基金会继续在东乡县开展捐资助学活动,为唐汪镇和达板镇的所有学校、龙泉镇天桥小学、东乡县幸福小学捐赠爱尔班级公益图书角,价值达70余万元;

2020年,公益基金会为东乡县捐赠图书角30个、校服500套价值近25万元,捐赠书包、文具500套价值3万元,并为东乡县民族中学,东乡二中、三中等30个中小学捐赠美术、体育用品价值近9万元。

陶斯亮从对临夏的持续关注中,看到了东乡县民族教育事业的快速发展,也见证了一个贫困民族地区从极度贫困走向小康的历程。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朵花开可以绽放出春天的笑脸。她在《我曾为西部山区的老乡一哭》一文中写到:“由于国家实行了九年义务教育,再也没有儿童失学现象。最让我惊讶的是,凡是适龄幼儿,政府全包,一律进政府办的幼儿园,幼儿园漂亮得让人难以置信这是东乡,最主要的是全部免费,老乡们不用花一分钱。”

“我见证了中国大地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中国人的生活与40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我清楚国家花了多大的力量来改变贫困地区面貌,我更了解‘脱贫’是中国对世界多么伟大的一个承诺。”这就是年近八旬的陶斯亮对临夏这片土地的深深眷恋。 (逸民)

来源:民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