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正县级领导怎么一步步沦为黑老大的“保护伞”?

披着“企业家”“慈善家”外衣的朱历军横行陕西省西乡县十余年,不仅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还非法持有枪支弹药。

今年7月底,“黑老大”朱历军等39人在城固公开审判,满屏尽是“大快人心”“严查保护伞”等评论。而朱历军团伙背后的“保护伞”都是谁,有没有被打掉?一直颇受外界关注。

近日,汉中市政协原党组成员、秘书长卢兴成判决出来了,这个正县级领导,正是“黑老大”朱历军的“保护伞”。

“围猎”易如反掌

刚认识就收钱替“黑老大”办事

朱历军何许人也?西乡县公安局发布公告中提到,自2003年起,以朱历军为首的团伙在西乡以及周边县市多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非法采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违法犯罪活动,长期垄断西乡砂石和城区商砼市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已成社会毒瘤。

该黑社会组织性质组织“以黑护商”,以朱历军的组织领导下,多次采取违法犯罪手段,为组织谋取非法利益,扩大其组织规模和经济利益。

2015年6月20日,采取堵路、恐吓的手段,迫使西乡大道商砼公司接受其一方认定的砂石、商砼交易价格,数额2285304元。

2017年1月27日,采取扎势、示威的手段,滋扰茶叶小镇正常施工,强拿硬要砂石121000方,价值1173700元。

2017年3月,采取阻扰施工的手段,强行给西乡县民政局综合楼工程供应商砼,交易价值548290元。

2017年5月,采取强迫交易的手段,强行给西乡县某建设工程供应商砼,交易价值20241563.53元。

......

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商养黑”,利用获取的经济利益来供养组织成员,寻求非法保护,维系组织存续,壮大组织发展。例如,纪检监察机关还挖出为朱历军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帮助、庇护的汉中市政协原主席王隆庆和汉中市委常委、秘书长牟晓非等“关键人物”。而卢兴成收的“黑钱”,也源自于此。

从正县级干部到“黑老大”的“小跟班”,卢兴成并没有做过多地挣扎,而是刚认识就收钱办事。

经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1月,时任汉中市政协党组成员、秘书长卢兴成与西乡县通运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省市政协委员朱历军,因同时参加陕西省政协会议而相互认识。会议期间,朱历军为了和卢兴成认识并搞好关系,以便通过卢兴成了解市政协领导行踪,方便找政协领导办事,在陕西宾馆卢兴成所住房间送给卢兴成现金1万元,卢兴成予以收受。

“围猎”卢兴成一蹴而就。随后,这个政协秘书长就开启了为“黑老大”打探涉黑案情和领导行踪的不归路。

2018年10月的一天,朱历军为进一步和卢兴成搞好关系,在西安市爵乐府酒店大厅,以送给卢兴成长女见面礼为名,送给卢兴成现金1万元,他予以收受。之后,卢兴成多次向朱历军告知了市政协领导行程、市政协工作和会议安排。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汉中市政协成立爱心济困协会,朱历军担任该协会会长,卢兴成在中间使了不少力,不仅在该协会成立过程中协调机构人员、资金捐赠等问题,使爱心济困协会能顺利成立,还协调协会办公场所。一月间,收受朱历军“黑钱”两次,共计5万元。

卢兴成当起了“中介”。2019年3月的一天,卢兴成接受朱历军请托,邀请汉中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扫黑办主任王雨团,参加朱历军在汉台区汉艺酒店组织的宴请,以帮助朱历军向王雨团打听公安机关调查朱历军的情况。席间,朱历军授意妻子巩惠将装有现金1万元的红包送给卢兴成的妻子李莉,李莉转交给卢兴成。

目前,王雨团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接受他人请托,为相关公司和个人在案件办理、公司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经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宝鸡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朱历军的“打赏”方式也花样繁多。不仅邀请卢兴成妻子李莉到欧洲旅游,支付了1.83万元的旅行团费及2万元的“购物资金”,还以打牌名义送给卢兴成现金1万元。

2019年4月16日,朱历军因涉嫌犯罪被调查,被告人卢兴成担心事情败露,于同年5月22日委托他人退给朱历军儿子朱炫7万元。

大事小事来者不拒

亲戚的钱也照收不误

想上名校怎么办?找卢兴成安排!

2014年上半年,陕西东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股东张世衡,请卢兴成帮忙将其女儿安排到汉师附小上学,卢兴成请时任市政协主席李怀生帮忙办理。随后,汉师附小校长彭文柱根据李怀生安排,将张世衡女儿纳入新生入学名单。2014年9月,张世衡女儿进入汉师附小读书。2015年春节前的一天,张世衡为感谢卢兴成的帮助,在卢兴成办公室送给现金1万元。

想升职从政怎么办?找卢兴成推荐!

吃到了上次安排学校的甜头后,张世衡动起了给自己升职“进步”的想法。2016年底的一天,张世衡请卢兴成帮助其担任汉中市政协委员,以1万元现金作为“厚礼”。随后,卢兴成向李怀生建议将张世衡纳入新一届政协委员推荐人员名单,李怀生同意后,卢兴成将张世衡的名字加入第五届政协委员推荐名单,后分别报至汉中市委组织部、市委统战部进入考察程序。

庆幸的是,组织能精准考察识别干部。2017年1月19日,汉中市委统战部对市五届政协委员初步入选张世衡进行考察,因有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行为,张世衡最终未通过考察。

大事小事,来者不拒。卢兴成拿钱办事也毫不“不含糊”,是亲戚也照收不误。帮表哥儿子调工作,收受现金6万元;帮妹夫女儿调工作,收受5万元。每“单”的收受金额,竟比“黑老大”的还高出几倍。

收受陕西万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汉中市政协委员何祥3万元,向汉中市政协委员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打招呼,推荐其参加汉中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各类资政建言活动。

收受汉中市荣丰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妙荣1万元,向汉中市政协原主席王隆庆推荐了高妙荣,王隆庆同意后,卢兴成将高妙荣列入汉中市政协增补委员名单,后报送至市委统战部。

案发后,卢兴成向汉中市监察委员会退缴赃款29.83万元。在调查期间,卢兴成主动揭发他人贪污公款12万元的犯罪事实,经查属实。

“打伞破网”

扫黑除恶没有暂停键

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最为关键的是以安全感为前提。黑恶势力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社会毒瘤,隐藏在背后的“保护伞”更是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

卢兴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担任汉中市政协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秘书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9.83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

黑恶势力之所以长期称霸一方,往往源于公权失守,本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公权力机关不作为甚至乱作为,成了侵害群众利益的帮凶。在汉中,被查处的以朱历军为首的涉黑组织,曾长期称霸一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个别党员干部甘于被“围猎”,为其坐大成势提供帮助、充当“保护伞”,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平有序的社会环境。

从朱历军的案例中可发现,黑社会性质犯罪势力壮大的地方,也是腐败频发且党组织软弱涣散的地方。这就要求,扫黑除恶必须与反腐败斗争、基层“拍蝇”紧密结合起来。纪检监察机关对每一起黑恶犯罪都要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

扫黑除恶的关键是“打伞破网”,铲除了“伞”和“网”的庇护,才能实现釜底抽薪、正本清源的效果。纪检监察机关必须始终把打击锋芒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行业领域,坚决拔掉滋扰人民群众安宁生活的祸根,做到伞网清除、行业清源。同时,要准确把握导致形成“伞”和“网”的内因和外因、治标和治本的辩证关系,把惩治、制度和教育贯通起来,推进从深挖根治迈向长效常治。

目前,中央政法委在政法系统开展教育整顿,来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刀刃向内,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彻查像王雨团这样的黑恶势力“保护伞”等,彻底割除毒瘤,清除害群之马,确保政法队伍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一系列深挖彻查的雷霆举措,猛药去疴,让黑恶势力无处遁形,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正加快形成,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但扫黑除恶没有暂停键,“打伞破网”依然任重道远。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