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赏菊来| 太行人

茶马古道赏菊来

太行人

在又一个秋分,又一个丰收节到来之际,我随民协同仁一同来到茶店,来到茶马古道,共同祝贺安阳市2020年中国农民丰收节暨茶店镇第五届菊花文化旅游节的举行。站立一处高岗,瞭望原野,那一块块一片片视野所及的田野无不盛开着白如雪,黄如金的菊花。它们一簇簇、一丛丛,像锦缎缠在山腰下的地里,像长裙飘落到山脚下的田间……远远看去,如繁星,如瀑布,在太阳光的映照下,闪着一片片、一圈圈辉煌夺目的光斑,活像一扇扇开屏之孔雀般艳丽动人。

秋天是菊花的季节,阳光将所有的温暖凝成菊花瓣上的灿烂。

如果说春天万紫千红的花朵无论是盛开或者是飘零,都有一个沉甸甸、金灿灿、芬芳四溢的秋天作为期待,那么,秋天,看瑰丽飘逸的菊花,不必期待什么或设想什么,赏菊,欣赏的是淡泊的美丽,是一种坦然的豁达!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菊花开过,一年的花事也进入了尾声。春花、秋花在四季轮回中点缀着不同的风景。看春天的花朵,感受的是生命的灿烂热烈,感知的是大自然中生命力的沸腾。看菊,在菊花清新淡雅的气韵中,感受的是久远沉积的沧桑和岁月磨砺的坚韧,感受的是这个季节淡如菊花的美丽和心灵与大自然和谐亲切的细语。

当我们走进菊园。那一地一地的浓艳,那一片一片耀眼的金黄,那一垄一垄如玉、如银,如霜、如雪似的白……真所谓“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每一朵菊花都蕴藏着自己带着泥土温暖的故事,有着相同的形状不同的风姿,使这个仲秋的村落到处都流溢着一种热烈中的冷艳。更兼田间地头菊影的婆娑里穿行着风姿绰约的美眉的身姿,金黄的缝隙里闪烁着相机的光影,使浅绿里托出的金黄、银白更增添了一些斑斓多姿的色彩……

在这菊园由菊铺呈的白、黄二色,真可谓“冷艳幽香,深黄浅白,占断西风里”。

先说那白,因为白菊之白,白得高洁,白得素雅,白得烂漫无邪,明亮得跟和氏璧似的。你看那一垄垄白菊穿插在铺天盖地的黄菊里,一朵朵如玉珠玑般盈盈浅笑,养眼又可心矣!难怪李清照有“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荼縻。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的咏叹了。

再说那黄。“黄花芬芬绝世奇,重阳错把配萸技。开迟愈见凌霜操,堪笑儿童道过时”(元好问《赋十月菊》)。你看那满地的金黄,在太阳光的泻流里,菊花金黄中泛着银白,其色泽岂不像霜么?菊花那孤傲的品性就此被秋风展开,这是怎样的一幅图画?难怪苏轼有“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了。

菊花的香,是那种含着草本味的幽幽的、淡淡的、似从空气里溢出来的那种味道。蹲在菊花丛中,菊花特殊的带着些中药气息的香味,便会浓浓的包围上来。这时候,满眼都是洁白无瑕的菊花,令人目不暇接。难怪关汉卿会有“题红叶清流御沟,赏黄花人醉歌楼”呢!菊花盛开时那一缕入鼻、入心、又入肺的幽幽暗香,很远很远便令赏菊人微醺心地、颐养神情。

绕到菊园的顶端,往四处一打望,这时的菊园,就像一张蓝天下的五彩地毯般美丽、柔和。远处,几朵淡淡的白云映衬着宽博的蓝天,就越显出它的清高和幽远。我的思绪不由千种万种:当玫瑰失色、莲蓬颓败之时,菊的世界,就成了秋的庆典。秋菊,你是季节推崇的秋的代言人、是秋之精灵与升华者的统一体。你盛开的每一团秋色,在拒绝着回忆,也拒绝了相思。你绽放的笑靥,从不捎带一点点岁月的因果。因为你兑现了与秋的诺言。你以秋的使者的身份,把这个季

节的生命力,全然释放。

“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菊花带着清淡的冷香丝丝绽开瓣瓣飞过,百年千年弹指而过。细读古人、今人的菊花诗句,一丛丛一朵朵菊花在秋风中摇曳,一个个鲜活灵动的心灵世界五彩缤纷。

菊,这种花卉,天地肇始,自然所生。对它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在《诗经》里。延至战国,当屈原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在他的《楚辞》里唱出了“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时候,菊就不再是一种普通的花卉了,而成了一种蕴含“高风亮节”寓意的文化物象。

由此,菊,在后来的各代文人墨客的诗文里,便成为了一种抒情言志的托物,被赋予了多种文化精神内涵。

走近菊花,我就走进了诗里。郑谷的“路湿秋香满池岸,由来不羡瓦松高”突出了诗人不慕名利的高洁品质;朱淑贞的“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激励了多少后人的脚步;白居易的“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更是歌颂了秋菊不畏严寒的精神,也是诗人自况言志的经典名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表现的则是诗人完美的生活情趣,他把一种隐逸清远的生命情态赋予了它。“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这是杜甫心中带着霜痕秋意的花,“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苏轼笔下的菊花温柔秀美,“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秋满篱根始见花,却从冷淡遇繁华”,沾染着中国传统文人情趣的菊花清高淡泊。而岑参的 “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的句子,使赏心悦目的菊花,染上惊心动魄的感慨!

宋代诗人郑思肖吟着“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把一种坚贞不屈的品格赋予了它。而宋时的女词人李清照吟着“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候,又把一种伤感的意蕴赋予了它。尤其是当那个唐末的农民起义军领袖黄巢高吟起“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尽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时候,更是把一种高昂的英雄精神赋予了它。

历史终归是循环式递进,蜿曲式向上、向前的。现今,人们因健康意识的觉醒及科技的进步,菊花的药理功效渐渐被现代人重视。如菊花的有效成分对革兰氏阳性菌、结核杆菌、流感病毒及皮肤真菌都有抑制作用,并有降压、扩张冠状动脉血管,增强毛细血管弹性的作用。对中老年高血脂、高血压及动脉硬化等都有良好的治疗效果。于是菊花又重新回归到草根本性,人们除常用菊花泡茶、制作汤剂、酿酒外,还将其制作成菊花火锅,灌装成菊花枕,制作成洗眼方,浴足方等,使其造福于人类健康。如今,在茶店,在茶马古道,种菊、烘烤、销售菊、制售菊花酒逐渐成为产业化、规模化经营。于是我们便看到茶店深秋霜风劲,遍地菊花黄的情景。

此外,精心培植于旅游观光园里的千姿百态的菊花还是茶店乡村旅游景点主打的观光项目,成为这个深秋季节里茶店全域旅游的一道十分靓丽的风景线。

菊花从草根走向文人雅士再又重新回归普通百姓,不正说明: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有当他被百姓认可,并植根于百姓,造福于百姓,她的价值才能真正彰显;否则她充其量也就只是躺在象牙塔里供那些精英贵族们赏玩的尤物而已。如今,茶店山地,菊花的美丽,已经美到百姓的心坎儿里了。

每年看菊,烂漫的菊花总是随着对生命的不同体验纷呈着不同的意蕴。

感动着这感动,在深秋的夜晚,把记忆中清香萦绕的菊花收集成册,让这象征美丽与永恒的花朵,在回忆的目光中再度绽放。

作者简介

张长贵,笔名太行人,男,林州市人。本科学历,高级审计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阳市作协会员,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

本人热爱生活,喜欢交友,爱好新闻信息写作和文艺创作,曾先后在《中国审计报》《审计月刊》《党的生活》《理财》《财税与会计》等刊物报纸上发表信息科研论文数十篇,并多次获河南省科研论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