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饭没煮熟,68岁老人遭儿子暴打!事发长丰县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因为水放少了饭没煮熟,长丰县杨庙镇68 岁老人何萍(化名)又被儿子甄强(化名)打了。她记不清被儿子打过多少次,但她清楚这次自己伤得最重。然而,当警方介入处理此事时,何萍却为儿子求情,她自责没把活干好,儿子压力大才动手打她。何萍又一次原谅了儿子,不过镇村干部仍不放心,表示将对甄强加强监督教育,并给予何萍更多关照。

被儿子打的事已经过去好几天,老人的手还是肿的。

因为煮了生饭,母亲被儿子打得鼻青脸肿

在长丰县杨庙镇一个老旧居民区,何萍和30 岁的儿子甄强、8 岁的孙子小刚(化名)租住在由彩钢瓦搭建的房子里。今年9 月,他们从老家大程村搬到这里,目的是为了让小刚能在镇上上学。

10 月21 日,记者见到何萍时,她坐在房屋门口一言不发。她被儿子殴打的事情已经过去3 天,她的脸部瘀青明显,眼睛几乎睁不开,双手肿得像馒头。

“那天下午,我看到他(甄强)在屋子里用塑料水管打他母亲,全身到处都打,打得还狠。”一名男邻居告诉记者,老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实在看不下去就过去阻止,把甄强拉开。但甄强还是不依不饶,“这是我家的事情,不用你们管。”

“哎哟,他妈妈被打得血顺着脸往下流,打的时候还不给他妈出声。”一位邻家老奶奶为何萍叫屈,“她人挺好的,就是被打得太可怜了。”

甄强为什么殴打母亲?在记者的宽慰下,何萍终于开口说话,是因为饭做生了,“我眼睛不好,看不见,烧饭水放少了。他干活回到家,饿了,心里也急,揭开锅盖发现饭是生的,就拿起自来水管打我,浑身打。”

“我干活很累,回家也没饭吃。我讲过很多次做饭要放多少水,她就是不听。今年以来,经常吃生饭。”21 日中午,甄强说着流下了泪,“前几天她上卫生间摔了一跤,右边脸肿和腿伤是摔的,不是我打的。当时,我也没想到打得那么重。”

曾多次被殴打,母亲不怪儿子称其压力大

其实,这并非何萍第一次被儿子殴打。仅搬到杨庙镇这处老旧居民区2 个月不到,邻居们就知道何萍多次被打的事情。

“我经常去她家拉家常,有时还帮着剥玉米,一来二往就熟悉了。”一名邻居说。何萍曾告诉过她,儿子经常揪她的耳朵,用手掐她,甚至还拿塑料水管抽她,“有一次因为水没烧开,他对着他母亲就是一顿打。三天两头打,门关起来打,已经形成习惯了。”

“他不孬也不傻,也不是好吃懒做的人,见人也知道打招呼,也知道照顾小孩,可能就是压力太大了。”另一名邻居说。

何萍自称曾经多次被儿子殴打,“他不如意就打,有时是巴掌打,有时用毛巾打,有时是扯耳朵。”但她从没有报过警,也没有向邻居求助过。面对记者采访时,她非但不怪儿子,还不停地解释是自己活没干好,儿子压力太大了。

“小时候他老实得很,人家小孩欺负他,他不敢还手,还跑、哭。”何萍说,“后来他老婆走了,两个人过不到一块,离婚了,他心情不好。家里活又多,种稻、养鸡。”

“我还没生病的时候,家里面活我都干。”何萍告诉记者,但是2018 年她患脑梗住院,不仅欠下几万元债,如今她眼睛看不清东西,干不了多少活,只能在家做家务。儿子性格变坏就从这时候开始,“家里就他一个劳力,他白天干水电工,晚上还要回老房子里喂鸡,压力太大了。”

村里多次调解,母亲就是不愿和儿子分开

不仅是在租住的房子里,在甄强老家——杨庙镇大程村,很多村民都知道他殴打母亲的事情。大程村司法调解员程龙有说,2018 年至今,村里至少调解过3 次,但那时打得轻。当面说好了,事后甄强又会打他母亲。

“我和他父亲关系很好,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程龙有告诉记者,原本甄家还比较富裕,何萍38 岁生下甄强,从小十分娇惯。后来甄强父亲去世,何萍带着儿子生活。孙子出生不久,儿子和媳妇离婚。甄家生活困难,现在是低保家庭。

“我38 岁才生下这儿子,你说可喜欢?什么好吃的都给他,自己舍不得都要给他搞。”何萍说,如今儿子在外面为人处世好得很,但是回到家对她和小刚态度却不好,“他也打小孩,我家孙子在家刷锅洗碗、扫地倒垃圾,什么都干,都是他叫小孩干的。”

甄强的姐姐曾经劝说过弟弟,原本还想让母亲搬过去跟她生活一段时间,但母亲和弟弟都不同意。“我不跟他一起过,那小孩怎么办?他在这租房子,喊我来带小孩。小孩中午在学校吃饭,但每天早晚要吃饭啊。”何萍说。

警方镇村介入,母亲原谅儿子称改了就好18 日下午,见甄强殴打母亲,邻居报了警,杨庙派出所民警立刻来到现场。然而面对民警,何萍却为儿子求情。当天考虑其家庭情况特殊,民警对甄强予以警告,并责令甄强向母亲道歉,带母亲到医院看病治疗。民警表示将加强走访调查,若发现甄强再殴打老人,绝不姑息。

“他给我下跪道歉了,讲‘妈,我对不起你,我道歉,我错了’,我讲‘不要这样子,打不也打了吗?错了知道,改了就好’。”何萍说,医生开了活血化瘀的药,这几天她一直在吃。

20 日,甄强姐姐过来看望母亲,并给她做饭烧菜。这两天因为何萍手臂和腿都肿了,邻居们纷纷提供帮助,有的帮忙给她穿衣服,有的帮忙洗衣做饭。

21 日,多名杨庙镇政府、大程村干部前去看望何萍,并对甄强进行批评教育。杨庙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宋家胜表示,镇、村以及甄强租住地的社区工作者将密切关注何萍的情况,不定期到甄强家进行走访,合力对甄强加强监督教育,并给予老人关心照顾。

【对话】

母亲何萍:我想他会变好的

记者:这两天儿子对你态度怎么样?

何萍:这两天态度还好,今天他还问我可吃药了。

记者:以前他关心你吗?

何萍:以前他给我钱,还跟我讲“你买什么就跟我讲,我帮你买”,后来就讲“我看见你就够了”,讲是我给他带来了灾难。他老婆跑了,他也怪我。

记者:他打你,你想过反抗吗?

何萍:反抗不了,他个子又高力气又大,没办法。

记者:为什么不报警?

何萍:报警,对他不好,对我也不好。他没面子,我也没面子。

记者:你心里恨他吗?

何萍:自己生的儿子,恨他能怎么搞呢?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

何萍:以后他变好了就行,我想他会变好的。派出所(民警)跟他讲没有下次了,下次就拘留了。

儿子甄强:以后对她好一点

记者:为什么打你母亲?

甄强:我干活很累,回家也没饭吃。我讲过很多次做饭要放多少水,她就是不听。我问她饭好了没,她说好了。但其实没好,是生饭,我最讨厌撒谎。

记者:那以前为什么打母亲呢?

甄强:(不说话)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殴打母亲,会给她带来很大的伤害?

甄强:(沉默了一会)我没想到打这么重。

记者:你现在看到母亲的伤,会心疼吗?

甄强:会,后悔。

记者:以后你打算怎么做?

甄强:对她好一点,把孩子带好,好好生活。

殷志强 丁家瑶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钟虹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