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400亿!摄像头违章收入,盈利远超上市公司……

太嚣张!为罚而罚,这些地方终于受到整治!

近日,国务院督查组揭发多地违规限高,其中山东聊城某县,违规限高设施达155个!目前,违规设置点已被拆除。

督察组揭多地违规限高

近来,督察组通过实地暗访发现,在河北石家庄,货车司机为保物流时效,甚至需要花“买路钱”找黄牛进城;在蔬菜大县山东聊城莘县,违规限高设施达155个,当地大型运菜货车根本无法驶入高速;在河南安阳,由于花式限高,进城送货只能靠三轮车“蚂蚁搬家”。

督查组认为,河北、河南、山东部分地区为了局部利益和考核指标,一味限高限行搞一刀切,增加了货运企业和货车司机不合理负担。经实地督促,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已对违法违规设置的限高设施和检查卡点进行拆除。

简直大快人心,毕竟,天下苦“违章创收”久矣。

2016年,河南南阳两名警察“抢活儿”就上了新闻热搜。一个警员只认地盘界限,其他人不能“撬活”,另一警员说“你开你的,我开我的,谁能拦住是谁的本事,谁也不影响谁,都把任务完成了。”视频曝光,舆论哗然。

今年7月份,又一则交警“做任务”的新闻被广泛关注。一货车司机称自己驾驶大货车,不到一个小时,在同一路段被开4张罚单。当司机告知交警自己已被开过罚单时,交警却回复:任务下来了,在做任务。

类似的经历让许多车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毕竟,执法者代表一切。

所以,真的有任务吗?

前两年有媒体对18679位车主做了一个联合调查,平均每个车主,每年违章3.65次,罚款上面花费550块钱。

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数据,截至2019年6月,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4亿辆,汽车保有量达2.5亿辆,私家车达1.98亿辆,仅算汽车每年就能产生近1400亿元的违章罚款。

还有数据显示,沈海高速3374公里处摄像头,每年拍摄交通违章超过12万起,年创收2500万,盈利能力超过许多上市公司。

那么,这些罚款都去哪儿了?

在我国,行政机关的经费来源主要有三种形式:

全额拨款,即完全由国家财政拨款;

差额拨款,即国家财政给一部分钱,单位的经营获得一部分上交财政,一部分用于单位支出;

自收自支,即单位自己挣钱养自己。

也就是说,交警部门收缴交通违章罚款所得,一部分上缴财政,其余部分则用于维持自身经营。而维持自身经营的部分,除用于交通管理设施的建设和维护、一般行政支出、工资发放等,还包含个人奖金等。

所以,交管部门可以从违章罚款“分成”,这是有法律依据的。有分成,那是不是得实施个“业绩考核”呢?你猜猜。

抓违章没错,错的是违法执法

可能有人会说,只要你不违法,就抓不到你。

抓违章固然没错,但为罚而罚的违法执法就大有问题了。

就如前面提到的,地方交警违规限高设卡,这些不合法的规定都会加大违法的概率,甚至是在引诱群众违法。

6月份,一外卖小哥因电动车走机动车道被处罚500元。然而,在违法现场,这段道路在设计时,并没有设置合理的电动车道,而人行道尚在施工中。据当时媒体报道,平时电动车走机动车道通行,并不处罚,这次处罚是突然之间的事情。

外卖小哥就表示,“他这个抓车没什么规定的。”可能抓,可能不抓,这样的随性执法,如何让人信服?明明就没有电动车可以走的路,却要开出“不走电动车道”的罚单,执法者可以掩耳盗铃,但旁人却看得一清二楚。

地位不平等给了执法者操弄空间,他们可以选择严苛,也可以无视;他们甚至可以私下设置不合理的规定。

抓违章没有错,错的是违法执法、为罚而罚。如果执法者本身不守法,那么,何来“安全”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