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历史文化街区之古潭街与西文庙坪

古潭街

◆古潭街口

古潭街位于天心区西湖桥地段湘江之滨,南起西湖路、湘江路口,北止人民西路(原樊西巷),包括古潭街、学官门正街和下黎家坡,三街连成一线,全长480米,宽5.1米。2004年6月开始整治改造,是长沙市第一条动工改造的历史街巷。

◆下黎家坡西陵里

古潭街因地处唐代古潭州碧湘门的进城之处而得名,是长沙老城区历史风貌保存较好的街区。过去古潭街北街口有一条横街名“古楼门”,疑即古潭州碧湘门的遗址。古楼门外西湖桥码头,为新建杜甫江阁所在地。古潭街一线两厢小巷众多,白鹤巷、豆豉园、孝友里、石井巷、唐家湾、狮子巷、凤栖园、望岳园、师敬湾、熊祠巷、古井巷、西陵里、德厚里、宇仁里等等,各具特色。其原始的石库门、青砖墙、四合院、过街楼、回楼护栏,可窥清代里巷骨架格局。

◆下黎家坡宇仁里

里巷内古井遍布,如遐龄井、白鹤井、泉嘶井等,有的至今水质清洌,仍可作生活用水。古潭街一带古迹繁多,府学官、学政衙门、登瀛桥、韩玄墓、白鹤观、陶侃射蟒台、黄香井、娘娘庙、天妃宫、屈子祠、华光庙、德厚堂等等,为古街增添几分神秘色彩。师敬湾系由“司禁湾”雅化而来,古为司狱所在,民国后改为陆军监狱,革命烈士杨开慧曾关押于此。1927年著名地质学家刘基磐在下黎家坡创建湖南地质调查所。学宫门有著名的“净行林”素菜馆。

从西湖路至西文庙坪的古潭街规划保护范围4800平方米,从西文庙坪至人民西路的学宫门正街及下黎家坡面积14000平方米,未列入规划保护范围,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下黎家坡至学宫门正街两厢为金外滩项目,实施难度较大。”在“金外滩项目”尚无动静的情况下,天心区政府果断决定将三街整体进行改造,保护三街两厢的街巷格局和文化古迹,具体方法是通过粉刷墙壁和翻新屋檐,达到建筑物青墙、青砖、青瓦的仿古效果;给老街铺上麻石路面,街两头出口处立青石碑,街内建记录古街历史、民间传说的石刻文化墙;老街沿线建筑统一制作有湖湘特色的木屋檐、木制遮雨棚和木制仿古招牌,把清末民初建筑风格重新“搬回”21世纪的现代都市。

——史迹寻踪——

【西湖桥】

◆西湖桥新建茶楼

古潭街南出口西湖路与湘江路交汇的地片,旧称西湖桥,今公交车站站名仍叫西湖桥。明崇祯《长沙府志》载,西湖桥为碧湘门外便河(即护城河)上一座石桥。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直隶宁国府人翟台出任长沙府司理(即推官),翟台见湘江平刷直下,往来船只无处湾泊,便主持疏浚南湖港,并看准西湖桥的有利地形新辟港湾。于是拆掉石桥,改建成大木桥,从桥下往里疏浚便河道,开成一套,套内可停泊众多舟楫。商民为感谢翟推官的功德,将港湾取名为“翟公套”。明万历间,兵备道李天植将木桥再改为石桥。清代周应遇《西湖桥访旧》诗云:

散发沧浪外,狂歌绿水旁。

荷风初扇暑,梅雨乍生凉。

堞雉皆趋席,桥虹半饮塘。

几人池上影,能共鹭鸥翔。

咸丰年间,太平军攻打长沙,石桥被炸毁。战后,众姓修复石桥,民国初年犹存。后来,拆城墙修环城马路,便河被填塞,西湖桥的套湾随之消失,只留下西湖桥、西湖码头、西湖路等地名。

【杜甫江阁】

◆杜甫江阁

杜甫江阁坐落于长沙湘江风光带西湖桥段,正对古潭街的街口。杜甫江阁为仿唐风格的纪念性建筑。2004年5月动工兴建,2005年10月1日竣工对外开放,江阁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为亭、廊、阁一体的建筑群,南北长100多米,主楼四层,一层为杜甫纪念馆,二层为陈列展览,三、四层则为诗书画所。杜甫江阁匠心独运的地方是,无论是从湘江上,还是从古潭街口观看,江阁都是正面朝向,建筑无所谓正反。亭廊之间点缀杜诗天然石刻,书法作品均邀请全国著名书法家书写。

唐大历三年(768)晚秋,杜甫从蜀中远赴湖南,准备投奔旧日好友、正待调任潭州刺史的韦之晋。不料杜甫赶到长沙之日,韦却不幸在此前暴卒。贫病交加的杜甫因此在长沙度过了人生最后两个年头,在长作诗50余首,不仅留下了“夜醉长沙酒,晓行湘水春”,“不见定王城1日处,长怀贾傅井依然”,“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等名句,而且留下了杜甫江阁等史迹。

◆学宫门正街老式阁楼

杜甫初来长沙时寄居舟中,船常停在南湖港。因而南湖港附近的长沙驿楼便成了杜甫送别友人的地方。杜甫两次送别刘判官,写下了“杜陵老翁秋系船,扶病相识长沙驿”和“他日临江待,长沙旧驿楼”的诗句。

后来杜甫移居湘江边租佃的楼房,杜自称为“江阁”。《江阁对雨有怀》诗云:“层阁凭雷殷,长空面水文”,说明楼房中可正面俯视江中波涛。江阁在何处?杜《雨》云:“山雨不作泥,江云薄为雾。晴飞半岭鹤,风乱平沙树。明灭洲景微,隐见岩姿露。”可见,江阁面对湘江,云掩薄雾,鹤舞白沙,橘洲景色忽明忽灭,麓山岩姿若隐若现,其位置与民间传说的小西门至西湖桥一带十分吻合。杜甫《江阁卧病走笔》诗中的“客子庖厨薄,江楼枕席清”之句,把江阎的简陋、诗人的潦倒刻画得入木三分。所幸的是,杜甫在江阁中有两次欣喜的友人之会,一位是官至御史、“佐湖南幕”的苏涣,两人在阁中饮酒品茗,谈诗论文,极为融洽。杜甫描写潭州的名句“茅斋定王城郭门,药物楚老渔商市”就出自他《呈苏涣待御》的诗。另一位是大音乐家李龟年,杜甫少年时在洛阳多次听过李龟年的歌唱,没想到在长沙江阁旁又能相遇。杜甫写下了他最后一首七绝: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白鹤观与射蟒台】

◆白鹤观巷

白鹤观位于古潭街西侧,今观不存,仅留“白鹤观”街名。长沙有多则关于白鹤的传说,其中一说为清陈运溶《湘城遗事记》所载:“明初礼部主事俞允谪判长沙,病暴卒,七日后,一江湖医生将青囊一粒放入俞允口中,顷而俞允竟开口讲话,死得复生。”这位江湖医生就是白鹤大仙。另据《岳麓志》载:晋时德润门外有白鹤观,观有高楼与岳麓山抱黄洞相对。此高楼乃陶侃射杀岳麓山噬人恶蟒的射蟒台。抱黄洞即今人所称蟒蛇洞。传说虽不可信,但射蟒台却成了后代文人墨客登临之处。明诗人陆相《射蟒台》诗云:

烧丹人去但空崖,古洞年深锁绿苔。

我有强弓无用处,春风闲上射蛟台。

陶侃(257-333),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的曾祖父,晋代名将,字士行,鄱阳(今江西波阳)人,以军功封为长沙郡公,拜大将军。陶侃雄毅明断,勤于吏职,深为长沙百姓爱戴。

古潭街往南400米左右有一条老街名沙河街。沙河街东段原名礼贤街。相传陶侃年轻时居于此。一日,陶侃的朋友范逵来访。其时,陶家境贫寒,其母恐怠慢了儿子的朋友,遂把自己的长发剪下,换来酒菜款待客人。这便是“截发留宾”典故的由来。人们为了纪念陶侃母子,就在相传他们住过的地方修建了一座贤母祠,后改为陶公祠,这条街也称之为礼贤街。明嘉靖四年(1525)善化县知县吕廷爵将祠改建成书院,名“惜阴书院”。以后书院屡兴屡废,但陶公祠则一直在礼贤街上延存至“文夕大火”前。

【黄香井与孝顺坊】

◆孝友里

古潭街西侧东起唐家湾,北止石门坎(今人民西路)的一条老巷,名为“孝友里”。旧志载,这里原有“黄香井”和“孝顺坊”两个地名,孝友里极可能由其演化而来。明崇祯《长沙府志》云:“黄香井,府左孝顺坊。通志载,黄香取水养亲处。”“府左”即长沙府治的西侧,正好是今孝友里的位置。黄香,字文强,东汉江夏安陆人,以孝道闻名于世。他九岁失母,便“思慕憔悴,殆不免丧。”事父至孝,暑扇床枕,寒以身温席。博学经典,能文善诗。官至尚书令。黄香何时、何事来长沙,无考。但有资料云,黄兴为黄香的后裔。

◆ 学宫门正街

“孝友”意为孝顺父母和友爱兄弟,出自《诗·小雅·六月》:“侯谁在矣,张仲孝友。”长沙以孝著称的历史人物颇多。据《后汉书》载,东汉建武时,孝子古初居长沙,父丧未葬,邻家失火,以身护柩,火乃灭。长沙太守郅恽以孝廉举之。元代又有孝女翊剌氏,相传在黄香井旁割股救母。明代这里树起一座牌坊,即孝顺坊,即为表彰翊剌氏的孝道而立。到清末,孝顺坊字迹剥落.渐就倾圮。宣统元年(1909),居民争买坊下地基,终为粮商贺久悌所得。贺将坊石撬倒,欲在此建房,街邻不服,与他展开诉讼。拖到宣统三年,善化县衙才断定坊地仍归地方公有,罚贺出钱若干,又捐得若干,新建一坊耸立街旁边,到民国中期犹有新色。

【遐龄井】

◆下黎家坡德厚里

遐龄井位于下黎家坡德厚里附近古井巷口,双眼,原为古遐龄庵水井。遐龄庵建于清康熙年间,光绪年间盐道熊某重修。庙外有铺屋3间,均以庙墙为界。遐龄庵在麻子霸有香火田5石,册名僧惠先。遐龄井至今水质尚好,古井巷居民仍用作洗涤用水。2004年天心区政府将井修复,护栏泐石,井四周重铺旧麻石,百姓无不叫好。

◆遐龄古井

遐龄,高龄、长寿之意。梁朝慧皎著《高僧传》载《释慧远答王谧书》曰:“古人不爱尺璧而重寸阴,观其所存,似不在长年耳。檀越既履顺而游性,乘佛理以御心,因此而推,复何羡于遐龄?”长沙星是颗寿星,遐龄井是口寿井,故星沙又称“寿沙”。

【泉嘶井】

◆泉嘶井

泉嘶井今为街名,南起西文庙坪,北止上黎家坡。此地原有古井,传说晚间井中发出嘶鸣之声,故名泉嘶井。

清同治《长沙县志》载,雍正八年(1730)长沙府学博段海生掘泉嘶井,得一鼎,鼎系“范铜为之,高四尺馀,三足两耳,质素无款识,重二百馀肋”。

◆望岳园愉园旧址

原彭六安公馆位于此街。彭六安(1912-1991),长沙航运业巨头,创办长湘轮船公司。1944年长沙沦陷,为防止船只落入敌手,毅然将所有船驳沉于江底。抗日战争胜利后,重振旗鼓,创办复华轮船股份有限公司,任总经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省工商联名誉主席。

有副街名趣对,把“泉嘶”嵌入联内,下联仅11字,就道出了6口井。联曰:

东西红木四牌楼,楼中走马;

彭左陈洪伍家井,井内泉嘶。

【司禁湾】

◆司禁湾(今师敬湾)

司禁湾今名师敬湾,南起上黎家坡,北止成仁街。清嘉庆《善化县志》载,臬司狱、府司狱均位于此,因而得名。民国后改为陆军监狱,仍名司禁湾,1930年革命烈士杨开慧曾关押于此。杨在狱中受尽折磨,坚贞不屈,英勇就义于浏阳门外识字岭。因为长郡中学与此街相毗邻,后取谐音雅化为师敬湾。

【梅公馆】

◆梅公馆

学宫门正街23号(新21号)为一栋清水墙百年老屋,建筑面积约600平方米。青砖,蓝瓦,二层楼房,屋顶一侧有砌着透风栏杆的凉台。从砖砌门框大门进入是一个小型的厅堂,被3间大房间围住,一角为木制的盘旋楼梯。楼梯间的墙面上开着几个圆形的通风窗。老屋顶边内檐,水泥制作的水槽一直延伸到二楼的凉台上。老屋为清末一梅姓大商人在此修建,人称“梅公馆”,建筑手法融入了许多西式风格。

【坡子街】

◆ 今日坡子街

从古潭街北出口穿过路边井街便是著名老街坡子街。坡子街东起黄兴南路,西至湘江路,以地势坡度大而名。

◆坡子街百年木构老屋

坡子街素以商业繁华著称,清同治《长沙县志》载:“北客西陕,其货毡毛之属,南客苏杭,其货绫罗古玩之属,繁华垄断,由南关至果署前,及上下坡子街为盛。”创立于清顺治六年(1649)的玉和酱园,开设于康熙初年(1662)的劳九芝堂药号和始建于乾隆十二年(1747)的火宫殿都位于坡子街。清代还建有上元会馆和山陕会馆。自清末起坡子街是金融业、药材业集中的地带。光绪十年(1884)钱业同业组织财神会设于坡子街护国寺财神殿,光绪二十二年(1896)财神庙建成,改称福禄宫。1934年登记注册的钱庄有14家。中央银行长沙分行(今省财贸职工医院)、大陆银行、聚兴城银行、农工银行、实业银行、金城银行、余太华银楼、西协盛药号、同德泰药号、福芝堂药号、寿芝堂药号、信记永乐药号等也设在此街。坡子街还有与北京“荣宝斋”齐名的“师古斋”书画店,清代书画家粟谷青题《师古斋》联云:

师竹友梅多乐趣;

古书名画发奇香。

1938年全街焚毁,战后重建,今辟长沙民俗美食一条街。

【古潭街简介碑刻】

◆古潭街简介碑刻

古潭街,现全长480米,宽5.1米,含原下黎家坡、学宫门正街、古潭街,是长沙市历史文化街巷之一。

熊祠巷、西陵里、德厚里、宇仁里,其原始的石库门、青砖墙壁、四合院、回楼护栏、古朴石井,可一窥清代街巷骨架格局的风貌;学院衙门、长沙府学,“贤关”石坊、登瀛魁星,能一望宋代文庙官学的昌运;娘娘庙、天妃宫、白鹤观的历史传说,使老街愈显神奇;更有韩玄古墓、杜甫江阁、陶侃射台、梅公老屋、百花愉园镶嵌街区,一里老街,古迹繁多,诉说老城旧事,陈展古街风韵。

二OO四年,长沙市人民政府、天心区人民政府为建设和保护历史文化街巷,铺石路、竖石碑、雕石刻,仿清末街巷风格改造两厢,聚民思虑,历经数月,终克告成,立碑以志。

◆长沙县志省城图

清同治十年(1871)《长沙县志》

【古潭街地区古迹碑刻】

◆古潭街地区古迹碑刻

师敬湾

昔名司禁湾,为清湖南臬司监狱、长沙府监狱所在地,因而得名。民国后改为陆军监狱,革命烈士杨开慧曾关押于此。

登仁桥

原名登瀛桥,为湖南学政署附属建筑之一,石桥可通往学政衙门,喻学士登瀛洲之意。民国年间废弃,今为地名,改称登仁桥。

清湖南学政署

清康熙四十七年(一七零八)湖南学政署(俗称学院)设立,为全省科举院试场所,内设考棚,规模宏大,学院街因而得名。道光年间湖南学政岳镇南题学院联云:衡岳之高,洞庭之深,惟地有灵,淑气必钟奇杰;左徒以文,濂溪以理,斯人不朽,精神常在胶庠。

天妃宫

昔名玉泉寺,建于明初。天妃即南海女神惠灵夫人,因护海运有奇应,加封天妃神号。寺毁于文夕大火。一九八八年重建,宫门刻联:大干世界,不二法门。

泉嘶井

泉嘶井,为长沙著名古井,位于泉嘶井街。传说此井晚间常发出嘶鸣之声,故名。古有街名趣对:东西红木四牌楼,楼中走马;彭左陈洪伍家井,井内泉嘶。

◆因清湖南学院而名的学院巷

西文庙

叉名长沙府学宫,始建于宋,北宋年间改庙学为州学,王安石欣然作《潭州新学》诗以贺,是为长沙府学之始。清雍正年间,府学宫是长沙报考举人的考场。此处今存“贤关”石坊一座,高约十米,宽约六米,所刻图案,栩栩如生。

杜甫江阁

唐大历四年,杜甫乘一叶扁舟至长沙,曾租佃湘江边阁楼居住。写诗云:层阁凭雷殷,长空面水文。杜甫在长沙遇李龟年,写下了他最后一首七绝《江南逢李龟年》。

陶侃射蟒台

位于白鹤观,传说为东晋名将陶侃设台射蟒处。古时长沙岳麓山有一巨蟒,常浮悬空中,双眼为灯,舌为桥,吞食生民。陶侃镇长沙时,乃于白鹤观筑台,操弓射灯,杀死蛇妖。

东汉韩玄墓

韩玄,东汉长沙太守。相传刘备战长沙,韩玄降于刘备,死后葬此,其冢首竖石碑,阴刻碑文“汉忠臣韩玄之墓”。清光绪三十三年,李芸青题联云:汉代当年一杯土;郡庠今日满园花。曾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娘娘庙

相传为秦孝烈女祠。相传烈女之父罗均赴任武陵令,经城陵矾,舟覆,女与弟投江觅父尸,三日后抱父尸出水面,士人葬之而立祠。

【陶侃射蟒台纪念碑】

◆陶侃射蟒台纪念碑(设计图)

《岳麓志》载,古潭街白鹤观中有高楼,与岳麓山抱黄洞相对而望,是古代传说中陶侃射杀噬人恶蟒的射蟒台。陶侃系晋代名将,因军功封为长沙郡公,官至太尉,拜大将军。相传当时岳麓山有恶蟒,每逢七月十五夜吐舌为桥,横跨湘江,诱骗百姓登桥、上天成仙。大胆上桥的人,都落入恶蟒腹中。陶侃在长沙时,识破恶蟒阴谋,决心为民除害。于是在当年七月十五日夜,登上江边高台,待“天桥”出现时,操起弓箭,朝着桥上的灯射去,顿时天灯熄灭,“天桥”也缩了回去。陶侃断定是射中了恶蟒的眼睛,立即传令全城药店,如有烂眼道士来买眼药,一概不卖真药,而卖毒药。后来,巨蟒敷了药店出售的药后,全身发烂,终于死在岳麓山。

长沙市人民政府立

【坡子街记】

◆ 坡子街记碑刻

坡子街,乃湖南省城商业老街,西起小西门,东至南正街,全长六百四十米,以踞坡而上得名。唐时已为城南市易之所,杜工部诗谓:药物楚老渔商市,郭南抱瓮亦隐几。迄有清一代,更为繁富之区,北客山陕,南客苏杭,汇聚于斯。火神、财神、老郎,三会斗胜;餐饮、药号、钱庄,百业争雄。其间牌记最久者,如火宫殿、玉和、劳九芝堂、西协盛、师古斋、余太华等,远者三百余载,近亦百数十年。时人云:小西门外,两岸居人,竹篱茅舍,远近舟楫,无不入画;小西门内,商贾辐辏,店铺栉比,货物云屯,贸迁有无。其街市之繁华,民物之丰阜,京城而外,无过于此也。

讵料日寇侵华,大难突至。一九三八年“文夕大火”,全街建筑大半毁于一旦,百年老店,顿成废墟。火后复建,然旧貌已不存矣。

二OO二年,市府议决重建商街,而火神庙、伍厚德堂、鸿记钱庄诸古旧殿堂得以保全,乃增其旧制,饰其新容,以再现其百年繁华。“青和”、“大韵”脱颖而出,毅然担负振兴商街之大任。

运筹擘画,殚精尽力,规划十易其稿,居户数百动迁。历三年之艰辛,中华商街巍然而起。占地七十余亩,跻身“五一”之商圈。汇百货奇珍于一街,集吃玩逛购为一体。粉墙黛瓦,曲廊飞檐,尽显湖湘之特色。星月楼、湘韵阁、云锦街、火神舫,街中连街,店内设店,明暗相通,纵横而错杂。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老店与新商互比高低。火宫殿亦乘势而上,重塑火神之像,恢复古戏之楼,踵事增华,重光旧貌。漫步商街,沐春光秋色,采日精月华,焉不能心旷神怡,满载而归。

湘水浩荡,云蒸霞蔚。湘城有幸,名街多情。觅湘楚之古韵,尝天下之佳肴,品新世之时尚,是为商街之大观也。

陈先枢

二OO五年八月八日

西文庙坪

◆西文庙坪

西文庙坪位于天心区古潭街东侧,西起学宫门正街,东止南墙湾,呈“口”字型。西文庙坪及其相邻的学宫门正街、修文街、登瀛桥、西学巷等街巷均由长沙府学宫位于此而得名。西文庙坪主巷全长约220米,宽3-5米,东段多高层建筑,西段保持较好的低层街巷格局,色彩沉重,空间尺度亲切宜人。

西文庙,即长沙府学宫,为宋以来长沙的最高学府。1938年学宫毁于“文夕大火”,仅存“道冠古今”石坊。文庙与学宫,历来是彰显一座城市教化水平的标识建筑。对先师孔子的祭祀崇仰与对众生学子的灌输教育,在官学领域,往往并作一处,“左庙右学”之制由此产生。老百姓习惯把学官称为文庙。

◆西文庙坪街口

北宋治平元年(1064),潭州知州吴仲复在长沙城东南大兴土木,建设学宫,将庙学改为州学,开长沙府学之端。长沙府学宫即后人所称的西文庙,当年五月落成时,倡导教育改革的王安石闻讯写下《潭州新学诗并序》。

近千年来,西文庙随长沙城变,跌宕起伏,数度毁弃,又为历代官员勉力重修扩建。从清光绪《善化县志》“长沙府学宫图”可窥视当时学官的恢宏。

◆西文庙坪民居

西文庙坪规划保护范围9200平方米,重点修复“道冠古今”石坊和整治改造西段街巷店铺。对石坊周边的11户民居进行了拆迁,牌坊周边地面铺设旧麻石。牌坊广场东侧新建文化墙一面,左侧刻有宋代真德秀的《潭州大成殿记》、明代刘弘化的《长沙府修学记》。“长沙府学宫图”和“长沙府学宫遗址”碑刻居中。“学宫图”再现了同治年间学宫的风貌。学官图两侧镶有朱熹手书的“忠孝廉节”四大字,圣迹岿然,儒音宛在。广场北面设仿古半亭,前置拜台,内立按唐代吴道子所画孔子像而雕刻的孔子浅浮雕像,令人敬仰。

两厢民居进行了仿古改造,所有墙面均贴上原木板或仿古墙砖,窗户改为仿古式木制窗,屋顶盖青瓦,宅门则改造成富有明清时代风味的门。改造后的西文庙坪整旧如旧,建新如旧,古意盎然,达到了“历史沧桑,记忆犹存”的效果,再现了古长沙历史街巷风采,给广大市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学习、休闲、陶冶性情场所,也给古城长沙增添了一处旅游观光景点。

——史迹寻踪——

【长沙府学宫】

◆长沙府学宫大成殿(老照片)

西文庙坪为明清长沙府学宫所在地,今存“道冠古今”石坊和文庙坪小学内石象、石狮各一尊,均为长沙府学宫遗物。

北宋治平元年(1064),潭州知州吴仲复改筑庙学为州学,王安石欣然作《潭州新学》诗以贺,是为长沙府学之始。宋代州学多次扩修,规模最大的一次在绍定元年(1288),由知州、资政阁学士曾孝序主持,曾任荆湖南路安抚使的大理学家真德秀为之作记。记曰:“彻其陪厦,敞为新宫,凡二十有六楹,昔之暗郁,倏焉亢爽,列戟之门,学匾揭焉。”

◆修文街残存长沙府学宫麻石宫墙墙脚

宋末元军屠城,学宫荡毁。元至元十三年(1276),平章阿里海牙镇潭州,以西山先生(即真德秀)祠旧址重建,改为天临路学,并碑刻《天临路学先贤祠记》。明洪武(1368-1398)年间,改为长沙府学,兵马指挥使邱广增建明伦堂,长沙府知府刘清扩建庙庑斋舍,教授王褒复建射圃,学宫规模初具。天顺六年(1462),知府钱澍又建尊经阁(藏书楼)于明伦堂后,诗人李东阳为之作记。嘉靖至万历间,知府孙存、潘镒、周标、吴道行等又先后修建棂星门、敬一亭、司祭所和泮池,修复大成殿。明代200多年长沙府学未曾中断。天启三年(1623)的修缮工程更为浩大,知府谢宗泽“念学宫殿庑,尤鼎革一大机务,遂捐俸纠工”,“建尊经堂以培龙气,广辟水池以澄秀颖,耸文星阁以峙巽峰”,巍然之盛举矣。明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率大西军!攻陷长沙,将学宫付之一炬。

到学宫深造是古代学子科举入仕之路的必经之道,从长沙府学宫走出去的进士举不胜举。北宋有长沙县举人王世则中进士第一.南宋有宁乡县举人易祓中状元。明代,“科举必由学校”,因此,求功名的长沙士人齐集于西文庙,大批学人士子从此而出。明代长沙府各属,中进士者有77人之多,其中官至尚书大学士的有夏原吉、李东阳、张治等人。学校以“四书”、“五经”为教材,生员专治一经,以礼、乐、射、御、书、数六艺设科分教,并学作八股文以备科考。明代官学实际上已成为科举的附庸。

◆文庙坪小学内残存长沙府学宫石象、石狮

清顺治四年(1647),知府张宏猷修缮大殿和斋舍,重建崇圣祠、敬一亭,东西两庑筑墙植树,始复旧观。从康熙至道光间,湖南巡抚赵申乔、陈宏谋、吴荣光等又多次扩修学宫。清代学宫也曾两次荒废。一次是康熙十三年(1674)吴三桂叛军攻占长沙,文庙四周成了马栏。另一次在咸丰二年(1852),太平军攻城,将学宫的魁星楼作炮轰目标,半桷无存。太平军退走后,长沙、善化、湘阴三县士民捐银io万两,学宫恢复如初。史载长沙府学宫最后一次大修在同治五年(1866),由巡抚李瀚章主持,规模较昔更为宏敞。正殿五进,依次为棂星门、大成殿、御碑亭、崇圣祠和尊经阁,西面为训导署、名宦祠、乡贤祠、射圃等,东面为教授署、明伦堂、文昌阁、屈子祠等,东南角上高耸魁星楼,可俯瞰城墙内外。清光绪《湖南通志·人物志》按县以上官吏,学术有所成就,忠孝气节闻名于当世”为标准,收入湘籍进士179人,其中长沙府52人,占去近30%。

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科举,学宫乃停止使用。民国后长沙府学宫被省政府征用,30年代省政府主席何键还在此举行过大规模祭孔典礼。1938年,学宫旧址毁于“文夕大火”。

【“道冠古今”石坊】

◆“道冠古今”石坊

“道冠古今”石坊位于西文庙坪中部,为长沙府学宫留下的惟一建筑,由花岗石砌成,高约10米,宽约6米。石坊始建于明代,清同治五年(1866)重建。石坊东面原有一座“德配天地”石坊,规制与今存石坊完全相同,惜于“文革”时为作“四旧”拆除。因“道冠古今”石坊的两端被民房卡住,而未拆成,故能幸存至今。

◆石坊上精美浮雕

古石坊共分三层,最下面的石廊上面有两头凸出的半米高的石狮子,中间有石绣球。第二层雕刻的是石竹、花草。第三层是镂空的石窗,有两条一米来长的鲤鱼。“道冠古今”和“贤关”坊额的上下为“二龙戏珠”镂空浮雕,盘龙错杂,宝珠为飞舞的“中国结”所缠绕,甚为精美。石坊两面的“道冠古今”四字和“贤关”二字完好如初,只是“贤关”二字上“文革”时所划上的红叉还依稀可辨。2005年长沙府学宫石坊公布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

【西山先生祠】

◆西文庙坪仿西山先生祠山墙

西山先生祠位于西文庙坪东侧,为祭祀南宋理学家真德秀的祠堂。民国时改为小学校。据在该校读过书的台湾学者左舜生回忆,西山先生祠进门经天井为一大厅,可容学生五十人休息、体操。天井右边为厨房,厅两侧即教员书房兼卧室。厅对面为讲堂,祀有西山先生神位,神龛遮以竹帘。神龛上有一块“立三不朽”四个大字的横匾。两天井中隔以甬道,长可丈余,宽七八尺,为进入讲堂的通路。讲堂正面有门十余扇,槅门大开,空气光线充足,花香朴鼻,颇益人神智。旧址毁于1938年长沙大火。

◆曾在西山先生祠就学的台湾学者左舜生

直德秀(1178-1235),字景元,后改景希,人称西山先生。建州蒲城(今属福建)人。早年从游朱熹弟子詹体仁。庆元进士,端平元年(1234)拜参知政事。在学术上尊崇朱熹,自谓“尝私淑而有得”,是南宋后期重要的理学家。有《西山集》等行世。嘉定十五年(1222)以宝谟阁待制、荆湖南路安抚使知潭州,在官以“律己以廉、抚民以仁、存心以公、莅事以勤”自勉,锐意革除积弊,推行“罢榷酤,免和粜”,以苏民困。又立惠民仓,设社仓,储谷达9.5万石。

◆西文庙坪民房

真德秀居湘10余年,所作《湘亭谕属诗》,至今传诵不绝,诗曰:

从来官吏与斯民,本是同胞一体亲。

既以脂膏供尔禄,须知痛瘁切吾身。

此邦自号唐朝古,我辈当如汉吏循。

今日湘亭一杯酒,敢烦散作十分春。

其体现“务求有用之实”教育思想的名篇《潭州劝学文》也作于潭州任上。在长沙还著《星沙集志》一书,惜已失传。湘城士民感佩其作为立生祠以祀。祠南城墙上嵌刻有《西山碑记》。碑记留题云:

举世知公不爱名,湘人苦欲置丹青。

西方又出一生佛,南极今添两寿星。

几百年方钟间气,八千春愿祝修龄。

不须更作生祠祀,四海苍生口是铭。

◆西文庙坪民房

明末清初西山祠已荒废,光绪《善化县志》载,嘉庆八年(1803),“着天妃宫僧侍奉香火”,浏阳张自灿捐银250两,善化王澍捐银150两,别建西山先生祠于路边井李忠节公(李芾)祠旁。光绪元年(1875)藩宪涂某请复建西山祠于天妃宫侧。清人张先骏有诗咏《西山先生祠》:

斜日荒烟认古祠,何人不读谕僚诗。

流风此后谁兴起,湘水重摩德政碑。

可见,盼其“德政”,是士民建祠的初衷。

【湖南学政衙门】

◆ 学院街

西文庙坪北侧的学院街,因清代湖南学政衙门(俗称学院)位于此而得名。学政衙门原为明代长沙府署旧址。明增设湖南提学道,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改为学政衙门,街因而得名。学院为管理全省科举考试的机构,内设考棚,供府试和院考之用。道光年间湖南学政岳镇南题学院联云:

衡岳之高,洞庭之深,惟地有灵,淑气必钟奇杰;

左徒以文,濂溪以理,新人不朽,精神常在胶庠。

◆学院街

清同治五年(1866),湖南巡抚李瀚章在学院街西修缮长沙府学宫,因而学院街又称文星街。清末废科举,学政衙门改为提学使衙门。清末刊印《湘城访古录》、《湘城遗事记》的著名刻书社“萃文堂”亦设在学院街。民国初,省教育司、官书报局等先后设在学院旧址,1930年湖南省政府曾一度驻此。学院建筑全部毁于1938年“文夕大火”,学院遗物仅存2只大铁镬。学院原有铁镬6只,明崇祯《长沙府志》云:“约可蓄水数十担,当是积水备灾之用。”20世纪50年代在学院旧址上建文化电影院,连仅存的2只铁镬也不见了。今日连文化电影院也难觅踪影了。

【登仁桥】

◆登仁桥与南墙湾

◆今日复建的登瀛桥

登仁桥位于西文庙坪东侧,南起南墙湾,北止学院街。原名登瀛桥,因此街有小石桥从长沙府学宫通往湖南学政衙门,故仿唐太宗李世民十八学士登瀛洲之意,取名为登瀛桥。据考古专家推断,此桥原为唐代护城河上的桥。1971年将天妃宫街并入,并改名登仁桥。登仁桥原有西山先生祠,毁于1938年“文夕大火”。2001年因扩建黄兴南路商业步行街,登仁桥东侧房屋已拆除,但西侧房屋仍保持着原有的风貌。

◆迁建于登仁桥的老字号“黄春和”粉店

【二府坪与三府坪】

◆三府坪南端

二府坪、三府坪均位于西文庙坪学院街北侧。今存三府坪,二府坪因长郡中学扩建而被拆除。据民国李抱一《湖南省城古迹今释》载,学政衙门左边有一清军厅,原系同知署,同知称二府;学政衙门右边有一粮捕厅,原系通判署,通判称三府。

◆三府坪北端

1904年创立的长沙府中学堂位于二府坪,1912年改名为长郡中学。《长沙地名赋》云:

游人接贵,学士登瀛;

三台并驾,二府连衡。

【韩玄墓】

◆韩玄墓

韩玄墓位于学院街长郡中学内。旧有墓庐和韩公祠,今不存。墓坐西朝东,长2.4米,宽1.7米,高1米,土冢呈长方形,冢首竖花岗石墓碑。碑高1.3米,宽0.34米,阴刻楷书碑文“汉忠臣韩玄之墓”。

韩玄,《后汉书》、《三国志》均无传记,惟《蜀志·先主传》载:“(先主)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清光绪三十年(1904),这里建起了长沙府中学堂。李芸青题韩玄墓联云:

汉代当年一杯土;

郡庠今日满国花。

【天妃宫】

◆天妃宫(老照片)

天妃宫位于西文庙坪东侧登仁桥。清光绪《善化县志》载:“天妃宫在府学宫左,昔名玉泉寺,建自明初,雍正九年(1731)藩宪张创修,改名天妃宫。乾隆五十四年(1789)众姓重修,四抵均以墙基为界。嘉道年间(1796-1850)屡有修造。咸丰二年(1852)兵燹。复修。光绪三年(1877)柱栋被蚁,众复捐建,轮奂一新。”“府学宫”即今西文庙坪”;“藩宪张”即清雍正年间湖广布政使张凤仪。“天妃”即南海女神惠灵夫人,元至元(1336-1340)中以护海运有奇应,加封天妃神号。

◆清乾隆年间天妃宫【功德碑】(老照片)

1922年长沙绅商合办的“慈善救火会”救火第三队设天妃宫内,有队员30人,是长沙最早的消防队伍之一。1938年天妃宫毁于“文夕大火”。火后重建,宫院中有石碑一通,上刻“乾隆五十八年接修起至六十年止各处工程功德碑”以及捐善款者名单。2004年10月因登仁桥街拓路的需要,天妃宫被拆除,拟于金盆岭重建。

【长沙府学宫遗址纪念碑】

◆长沙府学宫遗址纪念碑

长沙府学宫为长沙府辖12个县州的最高学府。北宋治平元年(1064),潭州知州吴仲复改庙学为州学,王安石欣然作《潭州新学》以贺,为长沙府学之始。古代文庙是供奉孔子之所,文庙与官学结合,行“左庙右学”之制,故百姓习惯称学宫为文庙。宋代州学曾多次扩修,规模最大的一次在绍定元年(1228),由知州、资政阁学士曾孝序主持,曾任荆湖南路安抚使的大理学家真德秀作记。后经元、明、清朝,学宫数次遭战火所毁,之后又复修、增建。清同治五年(1866),由湖南巡抚李瀚章主持大修。从清光绪《善化县志》“长沙府学宫图”可窥当时学宫的恢宏气势。民国后学宫被省政府征用,上世纪30年代省政府主席何键在此举行大规模祭孔典礼。1938年,学宫毁于“文夕大火”,仅存“道冠古今”石坊。

长沙市人民政府立

二OO五年十二月

◆长沙府学宫图

清光绪三年(1877)《善化县志》

【西文庙坪牌坊文物保护碑】

◆西文庙坪牌坊文物保护碑

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

西文庙坪牌坊

长沙市人民政府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日公布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政府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立

◆西文庙坪牌坊文物保护碑

西文庙坪牌坊系长沙府学宫遗址,始建于明代,清同治五年(1866),湖南巡抚李瀚章修缮学宫时重建。牌坊为石结构,透雕工艺精美,横额镌刻“贤关”、“道冠古今”。长沙市境内三处清代学宫建筑均毁于1938年大火,仅存此碑坊。

保护范围:以牌坊为中心四向各至20米处。

建设控制地带:四向各至保护范围外50米处。

【潭州大成殿记】

◆《潭州大成殿记》、《长沙府修学记》碑刻

宋朝 真德秀

资政殿学士清源曾公,以庙廊之旧作牧于星沙。厚重镇俗如岳之弗摇,清明鉴物如湘之不波。岁及期而百度修,众志服环,九郡五十城帖然无事,思所以驱其人于礼义之域。顾黉宫先师之位在焉,而庙殿规模殆类浮屠氏,公为蹙然,弗宁彻其陪厦,敞为新官,凡二十有六楹。昔日暗郁,倏焉亢爽;列戟之门,学扁揭焉。骶礼弗协,别为大门,扁其上,于是宫墙外内巍然焕然,应图合法。既又斥其赢财,甓旧路,复射圃。起宝庆三年冬,明年夏月告成。

州学正迪功郎钟景仁谂曰:“自侯之莅吾土也,尝一新其学矣,而斯独未之及意者,其有待乎?原有以识之。”德秀于是窃有感焉,而又以自愧也,故不复辞而书其事。

斯举也,徒以儒者之宫而杂浮屠之制,犹思所以正之。况今之世儒名而墨习者,滔滔皆是,其可熟视而莫之救乎?推公之志,使一日尽行其学于天下,必将息邪距设,而杨墨贼仁义、无君父之教不得骋也;必将尊王黜霸,而管、商、申、韩骛权智、骛功利之说不得施也。儒者之功必至于是,而后有以为天常人纪之重。非公其孰任之?若夫学于斯学者,亦日审其所趋之涂,谨其所择之术,使粹然一出于正而已。呜呼!屏翳彻而虚明出,岂徒斯学为然哉。人之一心,广大如天地、清明如日月者,其本体也。而或弗然者,物有以障之也。去其障,则本者复矣。夫问铸金得铸人,杨雄氏所以为善启发也。因缮修之事而告之以修身之法,非余所望于学者乎?内外一源也,精粗一致也。善学者虚其心以体天下之物,何往非吾进德之地,又岂独是乎哉!诸君幸以为然,则愿告于公而刻之。

公以庆元抡魁,常陪辅先帝大政,令名淑德,荐绅宗之。其治潭之政多可书,今皆不书,独书所以幸乎潭之士者。

【长沙府修学记】

◆西文庙坪新建祭孔台

明朝 刘弘化

《传》有之:建国治民,无先教学。故鲁僖以泮宫发颂,《郑风》以《子衿》刺废,可覆按焉。秦汉以还,政与教分途,师帅者惟簿书期会是征,致以俗吏蒙讥。仅鲁恭、文翁、倪若水建学兴贤,遂赫然著声,要以化民维俗。

原本宫墙能无失古先王风厉至意,故足述耳。长沙称文献奥区,湘兰岳秀,从习故然。惟是学宫创自国初,递修递废迄于今,颓靡漫漶,不无待于发灵振采其人。司理林公自农桑谳决,以及消弭备御之举,蔑弗殚虑;更念学宫殿庑,尤鼎革一大机务,遂捐俸纠工匠、庀木譬,彻而新之。始事癸亥二月,毕工十二月。复审形度势,建尊经堂以培龙气,广璧水池以澄秀颖,耸文星阁以峙巽峰。猗欤!此一役也,费不捐国,役不疲民,文令不烦邮移,而巍然规千百年之盛举矣!诸文学弟子佩公嘉美,图所以昭示来兹者,乃介绍吴生愉属余文之。

余起家本庠,又夙徼好于公,欣兹盛举。窃谓贤才骏发视学校,学校废兴视师帅,师帅之神情融结于此,将山川之精华、章缝之采藻,亦转移于此。

今兹表著在望,肃雍在庭,俎豆在列矣!诸人士将无临璧水而有洋洋观海之思,入宗庙而有巍巍泰山之仰,聆钟鼓丝竹之音而有和邦国、谐宇宙之远念乎?

升堂入室,敬业乐群,知类通达。气若增而扬,文若增而绚,所为把吾道之旌旄,振声华于南国。炳炳煷煷,蔚为国器。岂非公之大有造于多士哉?诸人士其尚力学敦行,以骏发为公报,俾千百世知郡痒之中兴自公始,公之显名鸿发自吾郡始,尤不朽异数哉!

公讳正亨,闯之福清人,己未进士。太守二兑谢公宗泽,雅意文学,亦捐助,例应特书。

【孔子语录碑刻】

◆孔子语录碑刻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整治后的西文庙坪街道

【西文庙坪对联十二副】

◆嵌有对联的西文庙坪过街门洞

气备四时,与天地鬼神日月合其德;

教垂万世,继尧舜禹汤文武作之师。

德冠生民溯,地辟天开,咸尊首出;

道隆群圣统,金声玉振,共仰大成。

圣迹岿然,仰正高山如阙里:

津声宛在,依稀流水即洙源。

考古证今,致用要关天下事;

先忧后乐,存心须在秀才时。

忠孝传家久;

诗书继世长。

学求正人心自淑;

教化行风俗斯美。

日月两轮天地眼;

读书万卷圣贤心。

苦心人天不负;

有志者事竞成。

景仰思贤,此地同山川显胜;

悟机述教,本心与宇宙交辉。

◆西文庙坪门联

文可润身崇大雅;

学能寿世养和平。

雅量含高远;

清言见古今。

读书对圣贤,当知所学何事;

立志在天地,须求无愧于心。

原载:2006年8月《长沙历史街巷寻踪》陈先枢 撰稿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