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和毛主席第一次芥蒂:彭部错杀袁、王,失去人心丢掉井冈山

我们阅尽铅华,只为呈现不一样的历史。

1930年2月21日,袁文才和王佐在永新县被红军自己人枪杀,他们死时都是32岁,如果二人不死,开国时级别肯定不低。他们二人是毛主席第一次结交的绿林好友,毛主席对他们二人的感情很深,在他们二人的协助下毛主席建立了井冈山根据地,还学会了山大王打游击的本事。

二人在井冈山的群众基础很好,二人被杀后当地的群众对红军十分冷漠,特别是对彭老总领导的红五军很反感,直接指责是红五军反水。最终他们二人的部下上井冈山举白旗,直接武装起来与红军为敌。从此,井冈山根据地彻底丧失。

袁文才和王佐的死不是彭德怀亲手杀的,但是和彭老总有关系。

“没有理由杀袁、王”这句话,毛主席念叨了几十年,提过无数次。这二人的死也是两位巨人的感情第一次发生波折,错杀袁、王也许是两位伟人之间最初的芥蒂吧!

结缘袁文才和王佐,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袁文才出生于江西宁岗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反抗土豪劣绅的压迫,参加了当地的马刀队,担任参谋长。1926年秋,马刀队被改编为宁岗县保卫团,袁文才任团总。同年9月,在中共宁岗县支部的领导下,率领部队暴动,建立农民自卫军,担任总指挥。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他还保护了县委负责人王怀、贺子珍、刘珍等转移。与敌打游击战,出没无常,拖垮了国民党的围剿部队。

王佐出生于井冈山下的一个村庄,裁缝出身。1923年参加了绿林武装,1925年,被地方政府收编为新遂边陲保卫团,担任副团长、团长,后来为了躲避地方豪绅的追杀,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部队。1927年在农民协会的帮助下,将部队改编为农民自卫军,支持农民运动。

1927年9月,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受到挫折之后,决定放弃攻打大城市,率领部队向井冈山地区转移。9月30日,部队来到了江西永新县三湾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造”。同时写信给袁文才,表达了工农革命军要在井冈山一带建立根据地,请袁文才和王佐大力协助。

1927年10月6日,经过宁岗县委书记的介绍,毛主席和袁文才在大仓村第一次见面,两人见面后互有好感,最后毛主席送了100多支枪给袁文才。毛主席的诚恳合作打动了袁文才,当场送给毛主席1000大洋,解决了部队的经费问题,并且表示欢迎毛主席率领部队到他的大本营。第二天,袁文才就亲自带领部队和当地群众欢迎毛主席和工农革命军进驻他的大本营茅坪。袁文才还筹集了上万斤粮食和一批布送给毛主席领导的部队。还资助队伍建立了医院和留守处。

这对于毛主席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这份恩情不可谓不重。在袁文才的帮助下,毛主席领导的工农革命军终于在井冈山安了家。

在袁文才的影响和说服下,王佐也对毛主席打消了疑虑。在1927年10月下旬邀请毛主席和工农革命军上山。24日,毛主席率领部队抵达大井,王佐杀猪宰羊款待,还送了500担稻谷作为军粮。王佐还通过大土豪的途径,筹集了大笔资金和财务,解决了工农革命军经费的问题。

在毛主席的影响和改造下,他们二人的部队很快就有了质的变化,他二人也成为毛主席的亲密好友和忠诚的部下。有他二人的帮助,井冈山根据地才得以顺利开展,也可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没有他们也就没有井冈山根据地。他们是建立井冈山根据地不可抹杀的功臣。

二人含冤被杀

1928年底,国民党调集三万多的部队对井冈山实施围困战术,加之那年冬天来得早,经济上十分困难。1929年1月7日,毛主席和朱老总等人召开了柏露会议,商议来个围魏救赵,带领主力部队南下,由彭德怀和黄公略等率领红五军留守井冈山。

柏露会议结束,王佐和袁文才不在时,毛主席把收到中央的一份文件,当着来参加会议众人读了起来,里面是关于中央和土匪的关系。毛主席心情沉重地说:“要是老袁、老王晓得了,还不知道有啥事?你们几个议一议,该咋办?”

王怀和龙超清最先表示要执行中央的指示,对土匪要坚决歼除。

陈毅和朱德则强烈反对,认为他们不是土匪,是被逼上梁山的,不能过河撤桥,老袁和老王早就是革命同志了。

听到朱德和陈毅二位老总的话,王怀和龙超清也不再争辩,毛主席心里宽慰了许多。但是这一文件却给袁王二人的死埋下了伏笔。

给袁、王二人的定性,让个别的人看他二人时是戴着有色眼镜的。

1930年1月,中央的特派员彭清泉来到永新县,因为朱昌偕对他们二人有过一些误会,就向中央特派员汇报了他们二人的情况。1月18日,彭清主持红五军联席会议指出:“必须坚决解决袁、王问题。”

一个月后,袁、王二人抓了红军的死对头罗克绍,此人有个兵工厂,能造步枪、子弹、手榴弹。袁、王二人为了得到这个兵工厂能为红军所用,对他十分礼遇,等罗克绍答应交出兵工厂后,袁、王二人就把罗克绍给放了。

朱昌偕得知这一情况,没有问明和了解就跑去彭德怀处告状,因为袁王二人手下骁勇强悍,来硬的他们不是对手,只能是让彭德怀出兵。

一天深夜,特委书记朱昌偕和常委王怀连夜赶往彭德怀处,把酣睡中的彭德怀叫醒,说是袁王二人勾结反动派民兵要叛变。

彭德怀听后很吃惊,陈述了袁、王二人不至于叛变的理由,而朱昌偕和王怀以种种“事实”为佐证,言辞肯却,竟然哭泣着陈词。彭德怀指示他们先不抓人,弄清情况再行处置办法,就答应了他们带着红五军四纵队出发了。

朱昌偕和王怀设计诱骗了袁、王二人。1930年2月23日深夜,朱昌偕带十几个警卫人员将袁文才枪杀于睡梦之中,王佐一贯警觉,听到枪声骑马逃跑,哪知浮桥已被拆掉,最终落水被乱枪打死于水中。袁、王的骨干大部被杀。

二人被杀后,当地群众寒了心。袁文才的妻叔、袁部骨干谢角铭与王佐的哥哥王云龙收拢残部,“电省反赤”。从此,苦心经营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彻底丧失。后来,红军部队试图恢复,不但没有凑效,反而遭受严重损失。他二人协助建立了井冈山根据地,二人不在了,井冈山根据地也就从此失去了。

他二人的死也是彭老总一生内疚的事情,毛主席每提一次他内疚一次。当时他们二人是井冈山的大功臣,也算井冈山高级将领。后来朱昌偕发现误会了袁文才和王佐开枪自杀。

全国解放后,江西省委第一书记陈正人给二人平反。1949年10月1日,党中央邀请袁文才和王佐的儿子参加了开国大典,1950年,党和政府追认袁文才、王佐为革命烈士。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特意邀请了袁文才和王佐的妻子到井冈山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