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美援朝】云南宜良县离休干部杨秀珍口述

我是杨秀珍,女,山西省太谷县人,出生于1930年9月,共产党员,军医。1972年,从原昆明军区58医院退出现役,1982年因健康原因离职休息。

1938年,日寇占领了我的家乡。我随长兄杨培森(时任八路军太行第二军分区卫生处处长;解放战争时,任二野三纵七旅卫生处处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铁道医学院书记、院长)到了武乡县的八路军医院,穿上了小军装,做了一名八路小看护员,洗绷带、烧开水、消毒器械,什么都干。当时,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都在这里长期驻扎,我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2019年8月,旧地重访五香八路军总部

1941年,我受长兄委托回到了太谷县,协助父亲杨承统经营“济生药房”(现为太谷县文物保护单位),秘密地为根据地的八路军医院采购药械和运送药械。当时日寇管制很严,父亲经常跑到北平、天津进货采购,我和母亲则冒着生命危险,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化整为零,偷偷地把药戒混在粮食、衣物中运出城外,交给太谷南门外的八路军秘密联络站。

1948年,太谷县解放了。我又正式穿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装,进入了十八兵团司令员徐向前为校长的“晋中公学”(孔祥熙创办的“明贤学校”,现为山西农业大学)学习,还带了五个中学生,包括我的妹妹一起参军。因学习刻苦,团结同学,帮助同学,表现突出,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被评为学习模范。结业后进入了十八兵团在榆次的医训队学习,当时太原战役正如火如荼,我们边学边练,成绩突出,我又被评为学习模范,分配到兵团第二医院四所,任看护班长,荣幸地搭上了华北解放的末班车。

1954年,抗美援朝回到祖国

华北解放纪念章

彭德怀、徐向前元帅指挥的太原战役结束后,我们十八兵团配属给第一野战军,西渡黄河,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西安战役、咸阳阻击战、扶眉战役和秦岭战役。几次战役,我们都是在追击,时值寒冬,我紧背我们看护班的大步枪,还帮战友们背背包。有一天,我们行军了110多里路,宿营的时候,我不顾疲劳,还为全班同志找水烧水,为大家洗漱解除疲劳。因为我们为大西北解放尽了力,我荣立一大功。

西北解放纪念章

西北解放军功章

西南解放纪念章

1949年底,我们十八兵团调归西北军区,贺龙元帅指挥我们进军陕南、川北,配合第二野战军聚歼川、滇、桂国民党胡宗南残军主力,为此,我们又开始了秦岭南下,解放大西南的追歼进军。我们翻山越岭,过广元,扫绵阳,住罗江、广汉,剿匪征粮。在成都战役和雅安战役中,我带领看护班的战友们抢救、看护伤病员,对他们甚是亲人,做了许多工作,得到了伤病员大量表扬信(稿),两次战役,我分别立了两次大功,并在成都人民的欢呼声中,跟随贺龙元帅,扭着秧歌进驻成都。

1949年,秦岭南下前

1950年3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下半年。抗美援朝战争即将开始,我们写申请书,写决心书,写请战书“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随西康军区直属医院调东北军区医管五局,被任命为三十四陆军医院二所护士班长兼女生班长,住黑龙江省密山县。

1952年,黑龙江密山

1950年年底,抗美援朝战争开始了。我们34医院调归志愿军后勤第五分部(志愿军334联队),开始大量收治志愿军伤病员,从第二次战役到第五次战役,我们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我对工作积极负责,努力学习,善于做公休人员的思想工作,对伤病员亲如一家,悉心护理,帮助他们洗衣服,写家书,为伤残病员做细致的思想工作,带领护士班圆满完成各项任务,荣立大功一次,两小功一次,被评为学习模范两次,工作模范两次。

1952年底,我们34医院(志愿军334联队)在新年的钟声中跨过了鸭绿江。一过江,美军飞机就来轰炸我们,我至今还时常梦到轰炸的惊魂场面。一路上,天寒地冻,寒风凛冽,我刻意睡在车厢门口,为同志们挡寒风。每到一个车站,只要可以下车,我都为同志们打开水喝,打热水,洗脸洗脚;遇敌机轰炸,还勇敢地组织大家躲避弹雨。

我们到达朝鲜,正是五次战役后的阵地防御作战阶段。我部的任务就是为了粉碎联合国军东西海岸实施两栖登陆企图,主要工作就是备战。

1953年,朝鲜

抗美援朝立功证书

因为长期超负荷工作,我的身体状况很差,腰椎受伤,还有关节炎。但是,备战工作时,我还得担负繁重的体力劳动,专挑重活干。打柴、扛木料、扛水泥、扛粮食,我都身先士卒。别人扛一袋粮食、一袋水泥,我一次扛两袋,带领两个同志扛几百斤重的木料。挖防空洞的时候,关节痛得不行,就跪着蹲着挖。修建病房时,上级要求我们在两天时间编好一座房子的草脊,我就鼓励大家集思广益,明确分工,展开竞赛;设法解决原料和技术问题,最终一天半就完成了任务。我还带领刮树皮小组,研究技能,总结经验,创造了当时全所的最高纪录,一天一人刮39根树。

我们的备战工作是繁杂琐碎的。在和平里时,有些住房没有门帘,晚上影响防空。我就在附近找草绳、高粱秆,冒着雨编造门帘,感动的其他同志纷纷搭手,赶编出五个门帘。

为了准备伤病员来后的病房,我还带领大家在工作之余,砍树做原料,制造了大量的扁担、汤勺、筷子;用罐头盒做很多油灯,自制了纺车,纺出了灯芯捻子,27把1350根;还制作了400多块伤病员乘车证牌。

朝鲜的冬天真冷。我作为一名党员班长,有责任,有义务要关心爱护自己的战友,所以我视同志真如自己的兄弟姊妹,平常帮大家洗衣服,缝被子,给每个人都做了双防寒袜套。我们白天扛柴火,晚上挖防空洞,业余之外,我每天不顾疲劳,换着花样给大家做饭。有一次做了我家乡太谷的焖面,还没做好,大家闻着香味流口水,吃的欢天喜地,感动着大家在班会上说,“班长太好了,我们要搞好战备工作来报答她”。

1953年,朝鲜(前排右二为杨秀珍)

在朝鲜,我们和朝鲜老乡关系很好。因为战争,这里看不到青壮年男人,全都是老弱儿童,生活都很苦。祖国慰问团慰问的和正常供给我们的毛巾、牙刷、牙膏、肥皂等等,我都省着用,积存一些送给朝鲜老乡。在我的带动下,班里的同志们也向我学习,省下不少送给困难的群众;我们还经常为朝鲜老乡桃水,打扫卫生;朝鲜老乡很感动地感谢和称颂我们。当然,我们也特别注意纪律。我们住的院子里有棵很大的板栗树,板栗熟了,落在地上,有时还会蹦到房里。我们真想吃,但是因为纪律,我们每次都是捡起来,收拢好交给朝鲜老乡。

在繁忙劳累的工作中,我仍然不忘刻苦自觉地学习,从没停顿过。不论政治课、医务课、时事课,我都积极参加,认真讨论,从没缺过课。所以,我各门考试成绩都很突出。同时,对其他同志,我不仅从思想上帮助,鼓励他们进步,还耐心地在学习上帮助大家,特别是班里两位朝鲜女同志,经过我的帮助,进步很大。

由于我在朝鲜期间,带领护士班和女同志们圆满完成了任务,我这些平凡细小的表现受到了战友和领导的肯定,我们班荣立了集体三等功,我荣立了个人三等功,受到334联队党内嘉奖和两次通报表彰,还荣获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授予的军功章,光荣出席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英模大会”。

朝鲜颁发的军功章

抗美援朝纪念章

抗美援朝纪念章

全国人民慰问解放军纪念章

1954年,朝鲜停战了。我们回到了祖国,一所留在了北京,我们来到了云南,四所去了澜沧组建了61医院(我妹妹在四所),我们二、三所在宜良县马街组建了58医院。在昆明,我又荣幸地作为英模代表参加了“昆明军区欢迎志愿军回国大会”。

抗美援朝七十年了,我很怀念当年的峥嵘岁月,我更怀念当年的战友们!

来源:根据杨秀珍本人口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