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投行:移投行:只顾敛财,优胜教育这样一步步走入困局

在10月21日晚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的直播中,许多人隔着屏幕见到了两个世界。

一边是主角陈昊擤着鼻涕、带着哭腔说道:“在过去几年,公司发展太快,规模过大,建的楼房过高,公司的钱都放到了经营上,对于员工离职、罢课感到很痛心,这会让经营更加困难。”另一边,屏幕的即时评论区则充满了“血腥味”,字幕里不断蹦出“退钱!别卖惨了!”“赶紧抓了,判了!”的字眼。

1小时的直播吸引了超过10万观众,把一个教育机构的老板推向了“顶流”的位置。

砸钱没课上,退费难

“老师问我家孩子‘你想听啥?’欸你说,孩子要是知道想听啥,还需要你补课吗?”

钟镇(化名)是北京朝阳区的一名家长,他和妻子2017年在网上了解到了优胜教育,课程网页做得很丰富。他们的孩子上初中,语文、数学等好几门课跟不上,他就和孩子妈妈商量,亏什么不能亏教育,咬咬牙,花七八万元报了一个私教课,钱是一次性付清的。

“这种私教课号称有名师教学,其实就是瞎忽悠。后来上课了才知道,都是些没什么经验的大学生。”

钟镇记得,每上完几堂课,老师和销售就会找到他妻子,说最近有优惠,买得越多越划算。“孩子的妈妈喜欢便宜,就越套越深了。”后来钟镇愈发觉得不对劲,孩子也学不下去,优胜教育的人也越来越少,“有时候我带小孩去上课,一整层楼就她一个学生、一个老师和一个前台阿姨。”

更令钟镇闹心的是,店里的老师还是不断来推销,“就是不停地说这个优惠只持续到哪天,结果每次在他们那里都是最后一天。”钟镇决定退课时,优胜教育找出各种理由不退钱。等他听说“优胜要跑路”的消息时,立即去派出所报了案。

钟镇所在的家长群里,一片哀鸿,这里全是退费无门的家长,有的甚至被欠了40多万。钟镇说:“优胜教育不断和家长灌输‘要涨价了’的说法,连糊弄带诱惑又让家长们充了一大笔钱。”

一名家长曾于10月15日到望京法庭递交诉状,等她进了这个家长群才知道,和她类似情况的人太多了。据此前媒体报道,有家长曾卖掉价值200万元的房子,其中三四十万用来给孩子报优胜教育的补习班。

优胜教育总部已人去楼空,十余个各分校区的家长已组成维权群,派出代表与优胜教育方及朝阳区政府负责人沟通。校区拖欠教师工资数额已达到125万。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家长未退学费已经超过900万元。

现在,部分地方法院已经不收优胜教育的诉讼了,原因是相关诉讼太多,他们只能让大家先到公安机关报案、立案。

工资乱发拖欠无处申

从家长们反映的问题中,也透露出了另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在优胜教育的一些分部,本应承担教学工作的老师也化身推销员。

而对讨薪的老师来说,维权同样举步维艰。早在疫情期间,发工资就时断时续。“有时候一个月发五百元,好的时候一个月能发几次五百元。”当老师表示不满时,负责人便会组织线上会议,表示现在公司的资金出现问题,希望大家能够和公司一起挺过艰难的时刻。

而到了七月份之后,公司再也没有给该地区老师发过工资,个人拖欠的工资累计共两万余元。现场有人力资源保障部的工作人员提出,如果想讨回工资,只能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而九月份的社保,优胜也并未为该校区的老师缴纳。

优胜教育一名刚入职的英语老师表示,在入职后就发现常有家长来“闹”,要求退费。她觉得“不对劲”,在入职一星期后便提出离职,却被领导一直劝留。直到10月17日晚上,她突然被领导通知“明天开始不要来上班了,来了也没有人。”她入职以来的工资应约4000元未发放,她称自己有同事因发不出工资于上个月离职,拖欠的十万元左右的工资至今没有发放。

小华(化名)是“95后”,2018年从北京一所985、211重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天津的优胜教育当了一名生物老师。从应聘过程中,小华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首先,他只参加了笔试就被告知通过,“现在想想,这个程序很潦草,都没有面试,好像没什么门槛,随便就进了。”其次,小华入职后发现同事中很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其中也有三本学校的毕业生,拥有硕博学历的人很少,知识水平参差不齐。

刚入职时,小华的劳动合同上甲方显示的不是优胜教育,而是“天津市华宇先创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2018年11月,他和同事被所在分校的校长要求签一份离职证明,再签一份新合同。“合同上的甲方换成了‘北京宏志胜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他们只告诉我是正常的机构调整。”但至于这家公司和优胜教育有何关联,小华和同事均未被告知。

2019年,小华和同事又被要求签一份离职证明,这次却没有签新的合同。“之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我们就没在意,因为刚毕业,也没啥经验。”

小华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改了缴纳社保的公司,同时,工资卡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动。“原本工资卡是用工商银行的,每一笔流水会显示转账的是谁。有一次,工资卡突然改成了另一家银行,我们查询不到谁给我们打钱。2020年1月份,发工资又变成了微信转账。”

小华用“垂死挣扎”来形容待在优胜教育最后半年的日子。他前后被欠了1万多元,同事最多的被欠了5万元。“我的同事中,有从西部或南方来打工的,每个月租房子住,有的还有房贷,钱一下子就都没了。”

忍无可忍之下,小华于今年8月离职,并申请劳动仲裁。然而就在这时,他恍然大悟,不断换合同给讨薪造成了巨大障碍。

小华说,劳动仲裁之前要先确认仲裁对象,也就是拖欠工资的公司,“但到底是之前签合同的公司,还是交社保的公司,还是其他,光(弄清)这个我就花了好久。确立劳动仲裁对象后,若仲裁对象未出庭,则要公示60天才可进入新流程。这个公司不对,公示60天,再换成其他的,不对,再花60天,来来回回,欠钱的早跑了。”

受理劳动仲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劝他放弃,“你这几万块应该讨不回来了”。经历了种种之后,小华深切体会到“优胜欠工资是早有预谋”。

陈昊,《非你莫属》的敢言boss

被家长和员工追债的陈昊,到底什么来头?

陈昊会选择教育行业,与他的家庭背景有很大关系。陈昊生于1978年,父亲陈传平是中国著名数学家、中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师从数学家华罗庚。母亲唐芳琼于上世纪70年代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是著名科学家、中科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其简历上称,她曾主持数个国家863计划,还有50多项发明专利。

小学时他曾因为一个简单的问题询问老师,被认为是在课堂上没有听讲,回家问父母也被同样认为如此,陈昊因此觉得这并不是快乐学习的方式,也是他后来走上创业做个性化教育的初衷。

陈昊的想法还是不错的,想要通过创办优胜教育,弥补学校教育之外的空白,培养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他也曾说过教育是一个幸福感非常高的行业,并且他创办优胜教育之后,做的每个项目(从一对一个性化教育、到早教、幼儿园等项目)都是盈利的。五六年前,陈昊接受采访时将自己创业的成功归结于经营,他说“(这些年)优胜教育不但没有负债,反而储备了大量现金,主要因为‘我们有很好的经营理念和财务管理制度’”。

但公开资料显示的却并不是如此,优胜教育创办于1999年,那时陈昊才21岁。2006年优胜公司才整合传统家教,开创了个性化教育的连锁模式。创业经历很长一段时期的低迷期。早期公司遭遇资金困难,穷到没钱发工资时,陈昊就抵押自己的房车苦撑。在创业最艰难的时候,他一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阳台的门锁死,怕自己突然想不通,从楼上跳下去。

现在看来,在最近这几年里,陈昊引以为傲的“经营理念和财务管理制度”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如今的危机。

良心+实力,优胜教育这两条经营理念越看越扎心

陈昊的“出圈”源于参加《非你莫属》。作为大型职场招聘、求职节目,《非你莫属》请来的都是诸如周鸿祎、姚劲波这类的大咖企业家,而彼时毫无名气的陈昊在担任节目嘉宾时,也非常敢于发言,指出求职者的问题时一针见血,因此圈了不少粉。

在成名之后,陈昊很善于把自己包装成“良心老板”的角色。他曾表示,自己始终坚持一件事——不管公司赚不赚钱,每年都给员工涨工资。陈昊也不止一次的提及了优胜教育经营的基本理念:良心+实力。但现实却有点讽刺,因为欠了很多家长的费用无法退款、员工的工资也无法发放,再加上用户的投诉,其品牌口碑也会大打折扣,无论是从良心还是实力方面,现在的优胜教育已经背离了原来美好的初衷。

彼时豪言壮语的“霸道总裁”,可能没想到,有一天他却因拖欠工资、拖欠家长学费而陷入争议。

今年10月14日,优胜教育的法定代表人由陈昊更改为其母亲唐芳琼,引发众多质疑和猜测。甚至有人说,陈昊是让母亲为他背锅。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陈昊回应称,此举是“由于担心法定代表人失信,导致无法贷款,才更换成自己的母亲”。

教育咨询并非教育资质

此次优胜教育“爆雷”,教育市场长期存在的一些乱象也浮出水面,最明显的是办学许可和营业执照。为优胜教育受害家长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的律师张云祥指出,陈昊不具备办学资质,他开办培训学校的行为涉嫌非法经营。

2017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营利性的培训公司(营利性民办学校)必须拿到有培训经营范围的“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两证办妥才真正拥有办学资质。无证办学不仅会被会勒令整改关闭,公司创办者也会被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严重的还会被治安管理处罚或追究刑事责任。2018年,全国对无资质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了专项整治活动,发现问题并整改机构达26.9万家。

张云祥律师在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询网站上有找到“优胜教育”所属公司和一些“优胜教育”的相关公司,涉及的经营范围内有教育咨询相关的。在该网站上检索优胜教育前员工提到的“北京宏志胜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其中和教育有关的只有教育咨询。而在天眼查APP上,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崔楠,法律风险达30多项。

如今,家长都想孩子通过课外班争取高分,从而进入竞争激烈的好学校。也正因此,助长了教育市场的乱象。

陈昊曾说过,想通过创办优胜教育,弥补学校教育之外的空白,培养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他也说,教育是个幸福感非常高的行业。讽刺的是,他如今的做法,恰恰成为部分孩子接受合理教育的障碍。

移投行家族办公室:

造成消费者维权难的核心原因,是培训机构的钱已经没了,而这背后又涉及到“预付费”消费的管理问题。当前国内没有并专门针对“预付费”消费的法律条规,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也只有一条非常简单的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

疫情之下,由于营收减少,场地租金压力大,人力成本高,线下教育机构处境艰难。启信宝数据显示,2020年2月1日至6月16日,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注销企业数量为18885家,相当于平均每天近百家线下教培机构注销。

梳理今年培训机构“爆雷”案件发现,离不开预付款模式,即学员先预付学费,再上课。假设公司事先挪用了预收的学费,只要将亏损控制在一定比例之内,仍可通过新收的预收费填补窟窿,然而一旦投资失败,预收学费无法跟上开支,大幅度亏损将拖垮机构。对于经营不良的机构,疫情很可能是压死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疫情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像优胜教育这类,原本架构与运营就存在极大隐患的公司更是可以直接破产,但优胜教育并非没有机会纠正,无非是不在意罢了,全国连锁的大品牌理顺一下架构,申请企业资质等都可以提升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但企业主一心扩张,遇上黑天鹅时间之后只会倒得更快。

除去公司本身的架构调整来提升抗风险能力,企业家个人的资产防护则成为了最后一颗稻草,这些年来倒闭的大企业不在少数,但多数企业主在公司倒闭之后依旧可以维持高水平消费。这就是个人资产隔离保护的作用,此次案例来说,即使优胜教育最终倒闭破产,在陈昊做了个人资产保护的情况下,也无法对其生活造成过多的影响,甚至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持续关注“移投行”微信公众号

每天更新一篇资产保护与传承的专业文章。

移投行家族办公室

移投行家族办公室是由国内首家超联合家族办公室,提供全方位家族及家族企业治理与传承、财富管理及出国服务的专业机构。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城市圈中,布局多个法律和金融团队,建立起一个囊括超高净值人群、企业集团以及金融财团的顶尖资源平台,每年与主流金融机构如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新湖财富、盛德证券、盛宝银行、罗素投资等主流金融财团展开合作交流。

成立至今已发展形成教育培训、财富管理、出国服务等全球开放产品及服务体系,并以海内外融通的资产配置及跨世代财富传承为公司业务之核心领域。

我们旨在提供个性化、一站式的定制化服务及解决方案,持续有效地为客户创造价值和满足客户各种需求,为合作伙伴及客户提供更贴心、更全面的家族办公室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