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造假虽简单,违法成本可不简单!又一造假“窝点”被端!

关注化肥农药助手这里尽是干货!

免费查农药化肥真假、看农资报价、作物病虫害防治,经销商农户必备;实用的植保文章分享平台!投稿/广告合作请加:lihelong139

因为暴利的驱使,农药造假屡见不鲜,制售假农药,不仅坑害了种植户的切身利益,而且还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近日,寿光捣毁一处农药“黑窝点”引起行业的关注,也引发人们对农药造假成本的热议。

接到群众举报后,寿光市农业农村局执法大队立即联合市食药环、圣城街道派出所、圣城街道农安办,火速出击,依法对李某某住所进行了现场检查。在李某某家中,查获80%代森锰锌、80%福锌WP、烯酰吗啉原粉、非法生产的10%多抗霉素可湿性粉剂、无标铝塑袋等物品一宗。

并发现现场有搅拌机、上料机、包装机等设备多台。由此判断,该制售假农药的窝点已运行较长时间,平时以较为隐蔽的方式制作假药,并偷偷地销往周边地区。

经执法部门询问调查,李某某在未办理农药生产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从2018年11月份开始自行采购农药生产设备、多种农药和农药原粉,在自家院房内配制农药,并在蔬菜棚区进行销售。

根据程序要求,寿光市农业农村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当事人李某某处以“没收违法所得、没收违法生产农药所用设备及原材料、罚款5万元”的处罚决定。

思考:什么时候农药造假这么简单了?

根据现场的图片来看:原药+搅拌机+上料机+包装机+一个庭院=一个农药造假窝点。生产假农药的设备是如此的简单,很难将其与一些农药厂家动辄占地数十亩甚至上百亩的生产加工车间联系到一起。

梳理近两年发生的农药造假案件,不难发现,“寿光事件”屡见不鲜。

2017年9月,一起重大农药制假售假案被江苏省徐州市警方侦破,共缴获冒充“先正达”、“拜耳”等国际知名农资品牌的假冒伪劣农药十万余件,涉案金额达百万元。这也是当时自新的《农药管理条例》实行以来,跨地域破获的最大一起农药涉假案。

2018年1月,滑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根据线索在滑县四间房乡大吕庄村查处一处非法经营农药烟熏剂的窝点,当场查获已装箱待售的农药烟熏剂757件和大量农药烟熏剂外包装箱、包装袋等包材,以及数本用来记账的笔记本和大量物流清单。涉案金额百万余元。

而当时对现场的描述是:一个破落的宅院,用砖瓦、木板支起的搅拌罐,随处散落着木屑和包装袋……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摇身一变,成了加工农药的“知名公司”,其生产出的农药烟熏剂品类繁多,被冠名品牌产品后销往全国各地。

2018年6月,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根据举报,联合公安局、农业局、昆阳街道办端掉一农药制假黑窝点。执法人员当场查获并依法扣押假农药3778桶(袋)共计41.11吨;外包装品1300个、标签标识4300份、封口机1台、发电机1台、搅拌机1台以及其他一些物品。

同年6月,河南省郑州市也查获一起农药造假事件。郑州市公安局柳林分局治安大队一中队民警接柳林工商所的报警,在例行检查时有人拒不配合检查妨碍执行公务。民警到场后发现该公司是销售农药的公司,即对该公司库存的样品进行检查,发现该公司的十七种样品冒用他人证件号。最终抓获嫌疑人9名,扣押假冒伪劣农药成品两百件。涉案总价值约两百万。

拓展:造假简单,违法成本可不简单!

除《农药管理条例》及相关法规条例对农药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外,我国法律对制假贩假行为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农药管理条例》第五十二条:未取得农药生产许可证生产农药或者生产假农药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主管部门责令停止生产,没收违法所得、违法生产的产品和用于违法生产的工具、设备、原材料等。违法生产的产品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10倍以上20倍以下罚款,由发证机关吊销农药生产许可证和相应的农药登记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生产假农药、假兽药、假化肥,销售明知是假的或者失去使用效能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或者生产者、销售者以不合格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冒充合格的农药、兽药、化肥、种子,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使生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使生产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来源:农财网农化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