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世界战争史上少有的遭遇战,重创美军王牌骑1师

文/张德彬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了保卫新中国的国家安全,反抗美国侵略,援助朝鲜人民解放战争,于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军发起的一次反击作战。此役,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连续作战12个昼夜,将敌人从鸭绿江边驱逐至清川江以南,粉碎了“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感恩节”前占领整个朝鲜的计划,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称第一次战役为“遭遇与反突击战役”,西方军事学者称之为世界战争史上少有的遭遇战。

“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1950年10月初,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无视中国政府的再三警告,越过“三八线”,于10月10日占领元山,17日占领咸兴,19日占领平壤。麦克阿瑟狂妄叫嚣要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指令其东西两线的部队以最快速度直接向朝中边境推进。与此同时,美国空军还多次侵犯我国领空,轰炸扫射我国东北边境城镇和村庄。在朝鲜面临生存危机,我国安全亦受到严重威胁的关键时刻,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请求,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经过反复研究讨论,最终作出了出兵援朝的战略决策。

早在10月2日,毛泽东就是否出兵参战时提出,既然决定出动军队到朝鲜和美国人作战,就要能解决问题,要准备在朝鲜境内歼灭和驱逐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侵略军。为此,毛泽东考虑首批出动东北边防军12个师入朝,位于北朝鲜的适当地区,和敢于进攻三八线以北的敌人作战,前期以防御作战为主,弄清各方面情况;一边等待苏联武器到达,将我军装备起来,然后配合朝鲜同志举行反攻,歼灭美国侵略军。

◆东北边防军某部进行宣誓,誓死保卫祖国安全。

13日,毛泽东就志愿军入朝作战再次指示,志愿军入朝后第一时期可以专打南朝鲜军,我军对付南朝鲜军是有把握的,可以在元山、平壤线以北大块山区打开朝鲜的根据地。待6个月后收到苏联给我们的炮火及坦克装备,训练完毕后即可攻击美军。

14日,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赴东北召开师以上干部动员大会,分析入朝作战的优劣利弊,提出“根据敌情和地形条件,过去我们在国内所采用的运动战,大踏步地前进和大踏步地后退,不一定适合于朝鲜战场。因为朝鲜地面狭小,敌人暂时还占某些优势,所以要采取阵地战和运动战相配合。”同一天,毛泽东又明确提出设想,在朝鲜的平壤、元山铁路线以北,德川、宁远公路以南地区,构筑两至三道防御阵线,建立纵深防御阵地,如敌来攻,则在阵地前分割歼灭;如敌守在平壤、元山不北进,我也不主动进攻。

19日,志愿军按预定计划向朝鲜境内开进。12时,第13兵团司令部向所属各部下达入朝作战命令,明确了作战方针,命令指出:“战役指导方针是以积极防御,阵地战与运动战相结合,以反击、袭击、伏击来歼灭与消耗敌人有生力量”,命令还分析了部队开进中可能遇到的敌情状况,要求各部队以战斗姿态前进,随时准备在开进中与敌作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联合国军”占领平壤后,随即以机械化部队全速向中朝边境推进。由于敌人前进迅速,已越过了我预定设防的部分地区,志愿军已不可能按计划先敌到达预定地区组织防御。鉴于此时敌人还未发觉志愿军已入朝参战,继续分兵冒进,出现了利于我运动中各个歼敌的难得机会。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根据这一新情况,当机立断,指示志愿军指挥员改取运动中歼敌的作战方针。

23日,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回电中分析了朝鲜战场形势,肯定了彭德怀提出的第一次战役的作战方针,电文指出:“你的方针是稳当的,我们应当从稳当的基点出发,不做办不到的事。”这份电报为志愿军确定了实行运动战的方针,并明确志愿军在朝鲜作战的总方针是:“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此次是歼灭伪军三几个师争取出国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

志愿军过江后,24日中午,第13兵团部与率先入朝的彭德怀在朝鲜北部昌城郡的大榆洞会合。为便于统一指挥入朝部队,抓住战机,迅速部署第一次战役,根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命令,立即改组第13兵团领导机构,成立新的志愿军领导机构。第13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洪学智、韩先楚任志愿军副司令员,解方为参谋长。成立中共志愿军委员会,彭德怀为书记,邓华为副书记。根据毛泽东提出的“现在是争取战机问题,是在几天之内完成战役部署以便几天之后开始作战的问题,而不是先有一个时期部署防御然后再谈攻击的问题”的指示,志愿军首长迅速展开第一次战役的筹划部署。

10月19日至22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我志愿军第38、39、40、42军全部隐蔽进入朝鲜,同时军委又调动第50、第66军作为战役预备队,于10月底入朝。至11月初,入朝的志愿军共有6个军、18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总兵力约30万人,均可投入一线作战。

此时,“联合国军”地面部队23万余人,其中用于“三八线”以北作战的13万多人。另有飞机1100余架,舰艇200多艘,拥有绝对的制空、制海权。其地面部队分东西两线,多路向朝中边境进犯。具体部署是:

西线为美第8集团军,指挥2个军6个师1个旅和1个空降团。其中:美第1军(辖美第24师、英第27旅及南朝鲜第1师)由平壤地区向新义州、朔州、碧潼方向推进;南朝鲜第2军团(辖第6、第7、第8师)由成川、阳德地区向楚山、江界方向推进;美骑兵第1师及空降第187团为第8集团军预备队,位于平壤、肃川地区。东线为美第10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第1军团,有4个师。其中美第10军(辖美第7师、陆战第1师)由咸兴、利原地区向江界及惠山镇方向推进,南朝鲜第1军团(辖首都师、第3师)沿东海岸铁路线向图们江边推进。

◆第42军某部在黄草岭。

根据战场情势变化,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审时度势,于10月21日指示志愿军首长放弃原定防御作战计划,改取运动中歼敌方针。在战役部署上指出:我军第一仗如果不准备打东线的南朝鲜首都师和第3师,则以第42军的一个师位于长津地区阻敌即可,第42军的主力放在孟山以南地区,以便切断元山、平壤间的铁路线,钳制元山、平壤两地之敌,使之不能北援,便于我集中3个主力军各个歼灭南朝鲜第6、第7、第8等3个师。毛泽东还特别强调:“此次是歼灭伪军三几个师争取出国第一个胜仗,开始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会。”

志愿军首长随即调整作战部署:西线集中第40、第39、第38军(附第42军第125师)在温井、云山、熙川以北地区,分别歼灭南朝鲜军第6、第1、第8师,第66军主力立即入朝,向铁山方向前进,准备阻击英军第27旅;以第42军主力在东线黄草岭、赴战岭及其以南地区阻击美第10军及南朝鲜第1军团,保障西线主力的翼侧安全。

25日,“联合国军”在西线继续以师或团为单位分兵冒进,先后进至博川、龙山洞、云山、温井、熙川一线。为捕捉战机,彭德怀决心以军或师分途歼灭冒进之敌。26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表示赞同,并指出:第一个战役需确定以歼灭南朝鲜军第1、第6、第8师为目标,分为几个大小战斗完成,然后再打美、英军。

两水洞首歼南朝鲜军一个营,揭开抗美援朝战争序幕

10月25日,进入朝鲜的志愿军前卫部队在敌进我进中与敌遭遇,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根据歼敌部署,第40军的任务是进至温井、北镇地区集结待命,准备包围消灭南朝鲜第6师于温井以北、以西地区。第40军决定以第118师占领温井至北镇公路以北高地,以伏击手段截歼北犯的敌人;以第120师一部迅速在云山以北组织防御,坚决阻击云山出犯之敌,师主力向温井方向机动;以第119师向云山方向机动,相机投入战斗。

◆1950年10月25日,敌一个加强营和一个炮兵中队被全歼,从而打响了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仗。这一天即被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战纪念日。

25日8时30分左右,第120师某部在云山以北与进犯的南朝鲜第1师先头部队遭遇,打响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枪。敌在坦克及密集炮火支援下,向志愿军阵地展开轮番攻击。第120师官兵依托仓促构筑的野战工事,顽强抗击,坚守阵地两天三夜,使云山之敌未能北进一步,有力保障了第40军主力在温井方向的作战。

10时许,第118师于温井西北两水洞地区与南朝鲜第6师一部预期遭遇,随即发起突击,打响抗美援朝战争首场歼灭战。第118师在渡过鸭绿江后,于24日进到北镇地区。从北镇至温井约10多公里,两水洞位于北镇至温井公路的3、4公里处。这段公路沿线东侧是连绵起伏的山林,西侧是20多米宽1米多深的九龙江,中间是宽约千米的河川谷地。公路两侧分布有成片的水稻田。两水洞以东的谷地比较开阔,进至两水洞一带则逐渐变成隘路。公路东侧的山上草深林密,利于部队设伏。

第118师在开进途中电台静默,与军部无法联络。到达北镇后恰巧碰见率先入朝正为身边无兵可用而发愁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附近的大榆洞,彭总亲自给师首长交待作战任务:现在敌人到处乱窜,情况很紧急,你师赶快到温井以北占领有利地形,布置一个口袋,埋伏起来,大胆把敌人放进来,猛打猛冲,杀一杀敌人的气焰,掩护我军主力集结展开。

根据彭总指示和当时情况,第118师首长判断敌已占温井,可能继续向北推进,遂令各部抢占温井西北至北镇一线高地做好战斗准备。师长邓岳亲自部署:“354团占领沿途制高点,镇守温井至北镇公路和九龙江北侧阵地。既要把敌人放进来,又要把‘口子’死死卡住,封住里面的敌人,并抗击增援之敌。第353团进至两水洞西北地区,第352团进至北镇附近占领阵地,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第40军一部在温井西北两水洞追歼南朝鲜军。

9时许,南朝鲜第6师第2团第3营及1个炮兵中队,乘车由温井向北镇疾进。第118师第354团为切断该敌退路,迅速占领温井西北高地。10时许,南朝鲜军第3营尖兵连及炮兵中队进到两水洞第118师指挥所附近,遭师侦察连阻击,部分车辆被毁,堵塞了其后续分队前进的道路。第354团乘机发起冲击,将南朝鲜军后续分队2个步兵连分割成数段,经1小时激战,予以全歼。14时30分,第118师令第353团第1、第3营出击,配合第354团第3营将进至两水洞、仓洞的敌尖兵连和炮兵中队歼灭。南朝鲜军第2团主力为解救被围的第3营,以1个营的兵力,反复冲击第354团第2营扼守的高地,均被击退。战斗至15时30分结束。 两水洞战斗,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在开进中与敌遭遇,采取“拦头、截尾、斩腰”战法,全歼南朝鲜军第6师第2团第3营和1个炮兵中队,歼敌484人,俘美军顾问1人,缴获各种枪163支、火炮12门、汽车38辆,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的首场预期遭遇战和成功歼灭战。当夜,第118师与第120师一起,乘胜攻占温井,由此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10月28日,毛泽东致电志愿军首长:“庆祝你们的初战胜利。”

“从战役上说,38军的动作太慢了”

遵照志愿军总部命令,第38军作为志愿军的预备队,受命迅速进至熙川地区,配合第39、第40军作战。10月22日开始,第38军陆续从辑安过江。大部队过江后,夜行昼宿,露宿山林。因道路拥挤,敌机炸扰,部队行动缓慢。为尽快到达指定位置,军长梁兴初命令前卫第113师轻装,火速往江界、熙川进军。

10月24日,南朝鲜第6、第8、第1师已进占熙川、宁远、宁边及龙山地区;英第27旅、美第24师也已由新安州地区渡过清川江,分别向定州、泰川前进。志愿军入朝部队已不可能抢在敌人之前到达预定地区。至27日,第38军先头第113师进至前川地区。当晚,军部在通过江界之前,接到“志司”通报,令第38军配合第42军第125师,迅速集结于熙川以北,准备歼灭南朝鲜第8师于熙川及其以北地区。29日拂晓前完成攻击准备。

根据志愿军总部的部署,第38军首长决心打好出国第一仗,打出38军在国内战争时期的“铁军”威风。军首长经慎重研究决定:28日对熙川之敌发起进攻。由第113师担任主攻,112师迂回到熙川以东,切断敌退路,114师作为预备队。

27日下午,行进中的第112师从北撤的朝鲜人民军处打听熙川的敌军情况,据介绍,熙川地区有美军黑人部队和南朝鲜军1个团,大约1千多人。这一情报与“志司”通报的熙川只有南朝鲜军1个营的情况差距很大。第112师首长不敢怠慢,迅速将这一情况向军部作了报告,引起军首长的高度重视。由于军部对熙川敌人情况也不摸底,到底是南朝鲜军,还是美军?是1个营,还是1个团?一时无法弄清。军部最后决定,无论面对的是南朝鲜军,还是美军,宁可把它当成美军一个团来打,这样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一些。

◆志愿军第38军一部向熙川方向开进。

此时,第38军只有112师先头团逼近熙川,其余攻击部队尚未到达。军部迅速将新情况报告给“志司”,并建议推迟攻击熙川的时间,待第112、第113师部队全部进至指定位置,再发起进攻。28日8时,志愿军总部电示第38军:“现在熙川可能有一个团或没有敌人。据云美军两个黑人连队,根本无此消息”,令第38军“迅速占领熙川后,大胆迅速向球场、天水洞、石仓洞攻击前进,战机良好不可错过”。

28日,第113师前卫338团进至熙川附近,与敌发生交火。337团于熙川西北也与敌遭遇,毙伤俘敌17名。第113师指挥所在熙川以北10多公里的地方,正研究如何攻打熙川,为摸清敌情,已派侦察分队进入熙川探听情况。担负断敌退路的第112师,于29日拂晓进抵熙川附近。当日17时,向熙川之敌发起攻击。除334团在肃清熙川外围的战斗中,抓获100多名俘虏,到熙川城里并未发现美军“黑人团”。经俘虏交待,敌主力已于4时南逃,从而失去了歼敌良机。

第38军进到熙川城内,发现敌人匆忙逃跑,连指挥机关的电话线也没来得及撤走。由此推断,熙川敌人的逃跑,是因为第40军先前在温井重创了南朝鲜军,引起了熙川之敌的恐慌,而仓惶撤逃;更主要的是由于第38军对敌情掌握不够,过于慎重,失去了战机。

熙川之敌逃跑后,第38军即尾敌追击。“志司”也令38军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向敌侧后实施迂回,配合第39、第40军歼灭潜至温井、云山地区之敌,以打开战局,造成继续歼敌的有利态势。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在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一次党委扩大会议上,严肃批评第38军:“某些重要干部对敌估计过高,不敢大胆地截断敌退路,致深入袋形之敌又被全部逃脱;对分散冒进、立足未稳小股之敌的攻击,采取了对强大敌军固守阵地之攻击部署,致延误时机。从战役上说,38军的动作太慢了。”

“王牌对王牌”,志愿军在云山重创美军骑兵第1师

南朝鲜第6师于温井、古场洞地区遭到歼灭性打击后,南朝鲜第1师进至云山以北亦受阻,并于10月29日被志愿军第39军从东北、西北、西南三面包围。31日,美军骑兵第1师(陆军王牌机械化部队)从平壤来援进至龙山洞、云山地区。南朝鲜第1师,除留1个团于云山,主力向宁边及其东北地区转移,以保障其右翼安全。

11月1日,第39军集中了8个步兵团和2个炮兵团、1个高射炮兵团向云山发起进攻。军首长决心以正面突击与侧后攻击相结合,首先攻占云山,尔后向龙山洞方向发展进攻。具体部署是:第116师从正面沿三滩川两侧山地实施主攻,一部往上九洞方向发展进攻;左翼第117师首先攻占三巨里,尔后协同第116师围攻云山,同时以1个团插至上九洞断敌退路;右翼第115师主力向诸仁上洞、栖凤洞方向进攻,从云山南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该师第344团于泰川以北阻击美第24师北援,保障军主力的侧后安全。计划当日19时30分发起进攻,因15时发现云山以北敌人有后撤迹象,遂在炮兵火力支援下提前开始进攻行动。

第116师于16时发起攻击。右翼为第347团,第一梯队2个营突破前沿后,1个营直插龙浦洞,歼南朝鲜军第12团1个多连;另1个营插至云山西北角,遭到阻击。该营利用有利地形隐蔽接敌,勇猛冲击,将守军击溃。在追击中,1个连于西街十字路口,向在坦克引导下东撤的10余辆满载美军的汽车发起冲击,以冲锋枪、手榴弹将其大量杀伤。第二梯队1个营加入战斗后,向云山发展进攻,将云山东北角守军全歼。

◆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中,志愿军在云山俘虏美军士兵。

左翼为第348团,第一梯队2个营突破前沿后,攻占了262.8高地、间洞和朝阳洞等要点;1个营于2日3时进至云山南2公里公路交叉口处,发现敌坦克、步兵掩护1个榴弹炮兵营南撤。该营前卫连立即占领公路两侧要点予以拦击,打退其3次冲击,并乘势发起反冲击,毙伤俘敌100余人,缴获坦克4辆、榴弹炮9门、汽车30余辆,后又攻占云山东南机场,缴获飞机4架。第二梯队1个营于朝阳洞加入战斗,向云山南攻击。该营1个排在云山街区与撤退的300余名美军遭遇,展开激战,与由西向东追击的第347团一部共同将其大部歼灭。营主力于2日3时在云山东南5公里处切断公路,阻击分队毙敌60余人,缴获榴弹炮8门,汽车12辆。主力继续向东南追击前进。

师第二梯队第346团,从第一梯队两个团之间进入战斗。该团1个连于11月1日22时直插云山,攻占南朝鲜军化学迫击炮阵地,拦截满载美军的汽车10余辆,毙敌70余人,有力地配合了师主力作战。

第117师于1日17时30分从东、东南、北三面向三巨里南朝鲜军第15团发起进攻,21时攻占三巨里。师主力随即协同第116师348团歼灭朝阳洞地区之敌,尔后向云山进攻。该师第351团由三巨里向上九洞方向发展进攻。

第115师第345团于1日17时30分发起进攻,主力攻占324.2高地,歼灭美军1个排,随后向云山攻击前进;该团1个营沿龙兴江右岸向诸仁桥迂回,将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直属队及第3营740余人包围压缩在诸仁桥以北开阔地。2日至3日,美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多次突围,均被我击退。3日晚,第345团调整部署后,以1个营由南向北实施主攻,2个连由西面和北面助攻,将被围之敌全歼。担任阻援任务的第343团于1日10时30分由明堂洞出发,进至龙城洞至龙头洞之间公路附近高地,与从博川方向来援的美军骑兵第1师第5团展开两昼夜激烈战斗,击退其10余次进攻,将其阻于龙头洞以南地区。

云山战斗,是志愿军与美军在朝鲜战场的首度交手,第39军以劣势装备歼灭了美国最精锐的陆军骑兵第1师第8团大部和南朝鲜军第1师第12团一部,击溃美军骑兵第5团和南朝鲜军第15团,共毙伤俘敌2040余人,其中美军184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对提高我军士气、摸索与美军作战经验、初步稳定朝鲜战局起到了重要作用。

初战告捷,适时收兵

在第39军发起云山战斗的同时,11月1日晚,第40军主力于云山以东及球场西北地区,向宁边方向突击。2日,在上九洞、古城洞、墨时洞一线被南朝鲜第1师主力所阻,未能达成包围宁边之敌的任务。第38军主力由新兴洞、苏民洞地区向球场攻击前进,18时占球场,守敌南朝鲜第8师两个团渡江西逃。第38军随即夹清川江向院里攻击前进,至2日18时占领院里地区,威胁了敌人翼侧。第66军主力于11月1日进至龟城以西,阻击与钳制美第24师。第50军第150师于11月1日夜由安东渡江,准备阻击进至南市洞的英第27旅。

“联合国军”遭到我军连续突击,侧后亦受到严重威胁,深恐价川、新安州等交通枢纽被我控制,后路被我切断,对其不利,从11月3日开始,在大量飞机、火炮和坦克掩护下实施全线撤退,并以南朝鲜第1师在宁边东北,美第2师、南朝鲜第7师及第6师残部在价川、军隅里地区掩护,迟滞我军进攻。

◆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示意图。

志愿军首长有鉴于此,为发展战役胜利,遂于11月3日电令各军:立即采取一切办法,迅速抓住敌人,不让敌人逃脱。并着重指出:只要抓住与分割了敌人就能胜利。同时,电令第38军迅速向军隅里、安州、新安州攻击前进,切断敌人由新安州通往肃川后方的联系。随后,我西线各军转入追歼逃敌的作战。4日,第39军主力在上杨五里歼英军第27旅1个榴弹炮兵营;第40军在龙渊洞歼美军1个加强连;第38军攻占军隅里东北龙登里、飞虎山等地后受阻,配属该军作战的第42军第125师占领德川,第50军前出至铁山、古军营洞地区,第66军逼退美军第24师。

至此,西线敌军除以一部兵力扼守清川江北岸滩头阵地阻我进攻外,其主力已全部撤至清川江以南,并在新安州至价川一线占领了沿江有利阵地。志愿军首长鉴于我军歼敌机会已失,且粮弹供应已发生困难,同时,考虑到此役歼敌不多,我军实力尚未完全暴露,敌人很可能在稍事调整后再次发动进攻,为保持主动,“志司”乃适时令各军于11月5日停止进攻,结束西线作战。

在西线作战取得胜利的同时,在东线黄草岭地区担负阻击任务的第42军在朝鲜人民军一部的协同下,与美军和南朝鲜军队连续作战10余个昼夜,粉碎了敌迂回江界的企图,有力地配合了西线作战。于11月7日向北后撤,第一次战役至此结束。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志愿军共歼敌1.5万余人。作战规模虽不大,却极大提高了我入朝部队的作战信心,收获了对美军作战的经验。彭德怀一针见血地总结说:“敌人离开了飞机大炮,攻不能攻,守不能守,只要我们充分利用夜间,实行大胆的穿插作战,是可以歼灭敌人的。”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