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浪抗美援朝老兵万效桂和牛昌华先进事迹

难以忘却的“鸭绿江”

——庄浪抗美援朝老兵战斗记忆

平凉日报全媒体记者 胥富春 文/图/视频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入朝后的第一次战役,以光荣的胜利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帷幕。1951年党中央决定将10月25日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这场战争,全国各地总计有240万人先后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平凉也有很多人加入其中,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据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负责人介绍,当初平凉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人数目前已无法准确统计,2020年初,居住在平凉的抗美援朝老兵尚有170人,而就这大半年时间,又有5人离世。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记者找到了几位抗美援朝老兵或其亲属,聆听了他们讲述的英雄往事。

万效桂

上甘岭有他的足迹

万效桂,男,汉族,出生于1933年4月24日,庄浪县万泉镇圪寺村二社人,中共党员。1947年十月被国民党抓壮丁当了兵。1949年闰七月,酒泉解放,他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八师22团1营机枪连,任重机枪手。1951年农历二月初二,万效桂所部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归属第四野战军42军125师373团1营2连,他先后从步兵战士到副班长、班长,后任重机枪手。

入朝以后至1953年,五大战役他参加了四个,从朝鲜新义州一直打到韩国汉城,后撤回到“三八”线,他所在部队重点防守五指山、小金山。电影《上甘岭》中,有战士从坑道出来到另一个沟背水的剧情。万效桂说,这项工作他就干过。

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担任重机枪手。由于战场伤亡很重,一次战争过后开会再见面,只知道哪个战友还在、哪个已经不在了。说起这些,万效桂有些哽咽。一个个和他并肩战斗、生龙活虎、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倒在了异国他乡,想起来怎么能不令人难受。和他一块入朝的连队战友,去时一百八十多人,一同回国的只有二十多个。

在朝期间,除了打仗,做得最多的就是修工事。刚开始他们装备较差,小米加步枪,后来用苏联支援的武器,战斗力增强多了。一挺重机枪配三名战士——射手、副射手、装填手各一名,万效桂是射手。

朝鲜战争结束后,他所在部队回国在广东省惠汉县驻防,所属团部一边进行军事训练,一边修建营房。1956年,万效桂退伍回家。

解甲归田,他和所有普通农民一样,默默无闻地从事农业生产,改土、治河、修路,庄浪县百万亩梯田也有他的一份付出。多年来,他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他的子女都是农民。

今年87岁高龄万效桂,听力有所下降,但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非常乐观,唱起当年的军歌和朝鲜民歌,他仍然十分带劲: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拖拉机——拖拉机——”……唱了几句朝鲜民歌,他解释说,这个“拖拉机”不是咱们耕地的机器,而是指苦苣菜。

牛昌华

入朝时的连队

回国时没见到一人

牛昌华,生于1934年3月,1952年8月入党,庄浪县南湖镇北关村人。12岁父亲过世,上完小学后在家务农。1949年7月,听说解放军解放西安了,他萌发了当兵念头,想方设法往西安赶。走到咸阳后,碰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的一位连队司务长在买菜,他帮忙把菜背回部队。这位司务长是河北人,给牛昌华管了一顿大肉混炖和馒头。在他的请求下,司务长引荐他当兵。去警卫连,连长不要,嫌他年纪太小,跟不上部队行动节奏。到侦察连,连长还是嫌他小。

两次被拒,并没有让牛昌华灰心丧气,他没有远离部队,而是一直在附近寻找机会。当时63军188师师长有两名警卫员,其中一个在战争中受伤住院,有人推荐他去接替。师长见他后也觉得他有些小,问他会打枪吗?他说会打。其实他只在上学的时候见过民兵在学校操场训练,并没有摸过枪。他拿起一把枪试了一下,结果打准一个树枝。师长看他机灵,枪法也可以,就接收他当了内勤警卫员。此后他随部队先后参加解放兰州、银川战役。1950年,他们部队在陕西进行大生产和大练兵。

1951年,牛昌华作为第二批志愿军一员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在侦察连,他的主要任务是在两军结合部抓“舌头”,即抓俘虏,以便了解敌情。他先后参加第二、三、四、五次战役。在铁原阻击战中,全团2600多人阻击敌军十多天,最终仅剩266人,受到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元帅的接见。

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战士们最多一次背7天的干粮,渴了吃雪,饿了吃干面和压缩饼干,困了树枝铺在雪上睡。参加铁原阻击战时,一米深的战壕被炸平了,他们只能在弹坑隐蔽。枪林弹雨,加上快速行军,战士们的衣服经常残缺不全。

1952年,牛昌华在一次战争中负伤,因医疗条件有限,只能简单处理。1956年,牛昌华因伤口复发回国在哈尔滨医院做手术治疗,康复后在哈尔滨学习三个月。之后转业到甘肃省公安厅,但他要求回原籍工作。回到庄浪县,牛昌华被分配到县文化馆上班,之后还到多个乡镇政府工作,后来他又被调到社办企业办公室。当时流行大办乡镇企业,县上办了地毯厂、瓷砖厂、毛笔厂等七八个厂子。由他负责创办刺绣厂,他从陕西请来技术人员指导,生产被套、床单、门帘和儿童服装等产品。任厂长两年后,牛昌华离休。

牛昌华自述曾荣立三等功两次,但军功章都丢失了,现在无据可查。战争状态下,因为随时在减员,营长可以口头任命连长,连长可以口头任命排长,他就是排长牺牲后被这样任命为排长的。后来,他所在的连队战友一个都没有再见到过。他说,能活着回来,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