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三星会长李健熙去世:青瓦台势力更迭,财阀家族风雨飘摇

作者:张睿

编辑: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据韩媒10月25日报道,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享年78岁。自此,带领三星集团走向辉煌的第二代企业家李健熙落下帷幕。

作为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三子,李健熙能替代大哥李孟熙成为三星集团的第二代接班人,与其开拓创新能力极其在半导体领域的成绩息息相关。1974年12月,时任三星旗下电视台东洋电视台董事的李健熙收购美国kamco投资的韩国半导体(三星半导体部门的前身),这为三星电子从一个山寨电器制造商转变成全球智能手机、电视及存储芯片巨头奠定了基础。

1987年11月,李秉喆去世,当年12月1日,李健熙就任三星集团新会长,并开启了三星“二次创业时代”。“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1993年李健熙在提出“新经营宣言”时表示。

二次创业后,李健熙将三星集团的业务从贸易、食品、纤维、保险、家电、零部件、半导体、机械、化学等领域延伸至石油、汽车、医疗等产业,使三星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罗所有行业的“综合性财阀”,渗透到韩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路透社曾这样描述三星集团在韩国的地位:三星会长李健熙一“咳嗽”,整个韩国都会“感冒”。有数据统计,三星集团旗下至少有62家子公司,其中,三星电子、三星人寿、三星物都产跻身2019年《财富》世界top500。

转折点发生在2014年5月10日。当天李健熙因为心脏病被紧急送往三星医疗中心接受了支架置入手术,并一直在医院的专属区域接受治疗,李健熙独子李在镕成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但这个阶段,由于卷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李在镕一直“官司缠身”,三星一直处于管理权交付给第三代接班人的敏感时期。

李健熙去世后,三星“帝国”的权利将如何分配?实际控制人李在镕能否顺利成为三星集团第三任会长?在李在镕已经承诺“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的背景下,韩国财阀“子承父业”状态还能延续多久?

子女“权利”分配

从财富传承看,三星集团算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三星第一代创始人李秉喆于1987 年 11 月 19 日逝世后,其三子李健熙全面接管集团。李健熙去世后,外界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于李健熙的三个孩子的权利会如何分配和更迭?长子李在镕能否顺利成为三星集团第三任会长?

图为三星家族的关键人物,制图:财看见

李健熙有三女一子,长子李在镕、长女李富真、二女儿李叙显、小女儿李尹馨,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四人除小女儿李尹馨外,都在三星集团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有自己的“势力范围”。

据公开资料显示,李在镕是三星电子副会长,并持有三星物产16.5%股份,是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富真是三星旗下新罗酒店社长及三星物产度假村建设部门经营战略部门社长;李叙显是三星集团主要控股公司爱宝乐园服装事业部社长;李尹馨是李健熙最小的孩子,热衷于赛车和极限运动。有数据透露,截至2003年,李尹馨拥有1.91亿美元的三星股份。2005年11月,李尹馨在其位于曼哈顿一处公寓内自缢身亡,此时她的个人财富超过了1.57亿美元。

虽然李在镕、李富真、李叙显在三星集团都身处“要职”,但从他们所处分公司的职位及各个分公司的营收占比就可以看出,李在镕一直被当成三星集团接班人来培养。

三星电子一直都是三星集团的根基和命脉,占了三星集团所有营收的70%-80%。据2019年《财富》世界top500数据显示,三星电子2019年营收2215亿美元,三星人寿营收293亿美元、三星物产营收283亿美元。为了培养李在镕成为李健熙的接班人,李在镕一毕业就被安排进入三星电子历练。

1991年,从哈佛大学商学院博士班肄业的李在镕加入三星集团。10年后(2001年),李在镕就成为三星电子常务助理,后任经营企划组常务;2009年12月,李在镕升任三星电子副社长兼客户总监;2010年11月升任社长;2012年12月出任副会长。2016年10月李在镕进入理事会正式掌握公司决策权。

除在三星电子担任要职外,李在镕还是三星集团另外一个核心资产三星物产的大股东。有数据显示,李在镕拥有三星物产16.5%股份,李富真和李叙显各持有5.5%的股份。

从李富真在三星集团的履历可以看出,李富真的“势力范围”主要在新罗酒店。2001年至2010年,李富真分别担任过新罗酒店的企划部部长、常务、社长等职务。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李富真执掌新罗酒店后,把酒店的销售额从当时的4304亿韩元提升至2015年的3.25万亿韩元,增幅超过650%。

从1979年创办至今,新罗酒店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现在它不仅是张东健、权相佑等韩国知名影星首选的婚礼圣殿,还是国首脑和政要到访首尔时入住的首选。

从其创办的初衷看,新罗酒店已经成为三星与青瓦台关系变迁的一个注脚。1979年,青瓦台内迎宾馆建成,旧的国宾馆不再被政府使用,李秉喆便向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正熙收购含国宾馆在内的整座山头,并在旁开设了新罗酒店。

除执掌新罗酒店外,李富真还担任三星物产度假村建设部门经营战略部门社长。

但与其业务能力相比,李富真为世人所熟知的还是其2016年的“天价离婚案”。2016年6月,李富真前夫任佑宰上诉,提出了69亿元人民币的财产分割诉求。

相比起大姐李富真,李健熙的二女儿李叙显更为低调。有资料记载,李叙显一直对时尚兴趣浓厚,早年毕业于美国纽约帕森设计学院,2002年进入三星集团下属的第一毛织公司,负责时装及奢侈品业务。随后数年,三星的时尚业务在李叙显的推动下得以拓展,她也一路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

2015年7月17,三星物产(三星Moolsan1951年成立)和第一毛织(1954年成立)通过了两家公司的合并方案,李叙显持有合并后“三星物产”5.5%的股份。

李在镕接班之路一波三折

从李健熙三位健在子女在三星集团的职位看,如果不出意外,已经是三星电子副会长的李在镕就会成为李健熙的接班人。但现实中,李在镕的接班之路并不顺利,先后经历两次危机和牢狱之灾。

2008年7月16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李在镕因为协助李健熙转移资产同样被牵扯进去。2008年8月22日,李健熙迫于压力,辞去了三星会长一职。为了规避风险,李在镕前往三星的海外办事处暂避风头。直到2009年李健熙获得了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特赦后,李在镕才于2009年年底回归三星集团。

李在镕的第二次危机发生在2016年。

2016年11月2日,韩国检方表示,调查发现三星集团2015年向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主角崔顺实和其女儿郑某在德国成立的“Widec体育”公司汇款280万欧元(约合2090万元人民币),检方对此展开调查并将传唤三星方面有关人员。据报道,2017年1月16日,韩国“总统亲信门”独立检察组针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向法院提请逮捕令,指控李在镕涉嫌介入三星向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

2017年8月25日下午,韩国法院对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在镕获刑5年。对于指控,李在镕称自己是迫于朴槿惠的要求而不得已行贿,"总统托付的事没办法拒绝,才在财团花了钱"。2018年2月5日,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6个月后,三星抛出了未来三年将新增投资18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亿元)的新方案,并将录用4万名新员工,成为韩国单一企业集团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计划。

虽然被当庭释放,但二审李在镕仍然被判处有罪。2019年8月,韩国最高法院推翻了此前的裁决,下令复审李在镕行贿案,这也为2020年5月26日李在镕被要求以被控告人身份非公开到案接受审讯埋下了伏笔。

2020年6月4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以涉嫌违反《资本市场法》和上市公司外部审计相关法律为由,向法院提请批捕李在镕及两名三星前高管(前三星未来战略室室长崔志成、战略组组长金钟重)。检方认为,2015年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违规合并,以及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为抬高市场估值而财务造假等一系列操作都在为李在镕从父亲李健熙手中接掌三星集团创造有利条件。

5天后的6月9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检方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批捕申请,决定不予批捕。虽然李在镕再次躲过了被批捕的命运,但这次躲过是有代价的。

就在前一个月,李在镕公开表示 “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

“子承父业”还能延续多久?

2020年5月6日,李在镕在首尔市内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一切都是他的错,承认围绕自己和公司引发的众多争议归根结底是由接班问题引起的,并表示“不会把经营权交给子女,这种想法由来已久”。

“不会把经营权交给子女”对于将家族经营视为理所当然的韩国财阀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而从李在镕2017年被关押期间三星电子的业绩来看,“潜在继承人”的负面新闻也并未对公司的发展产生太大的影响。

据三星电子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当季度,三星电子营收达66万亿韩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12万亿韩元,同比增长73%。

集团业绩之外,韩国财阀权利能否“世袭”背后更是韩国政府和三星集团等几大财阀的较量和分合缠斗。

三星集团这三代“掌舵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镕虽然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他们人生的起伏都和青瓦台“势力”的更迭密切相关。

三星创始人李秉喆靠“上交财产”换回了自身平安,李健熙靠捐赠和“助力”国家大型项目,获得多次特赦;李在镕也因为“政府现在需要三星”,刑期从5年更改为2年零6个月,缓刑4年。

1961年5月16日,韩国陆军少将朴正熙以政变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权,得手后以非法敛财罪监禁了11名企业家。有资料记载,准备从日本回国的李秉喆在上飞机前给朴正熙的军政府写了封信,大意是"没有经济的稳定,就无法消除贫困。如果能解决国民的贫困问题,我愿意献出全部财产。"

据山崎胜彦著作《创业之神: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传》中记载,落地后,李秉喆被软禁在明洞大都会酒店。第二天,朴正熙亲自到酒店见他,第一句话就是"让你受委屈了",在李秉喆的坚持下,扣押的企业家悉数被放,但27家企业被追加了378亿韩元的税款,其中的27%由三星承担,李秉喆还把旗下的三家银行上交给了国家。

显然,将家族旗下部分财产上交国家为李秉喆及三星的“平安着落”的提供了经济保障。1987年,李秉喆去世后,接任三星集团会长之职的李健熙又将这种“政府关系”筹码用到了极致,三星的兴衰从此和青瓦台的关系更进一步。

1995年12月5日,韩国检察机关对韩国前总统卢泰愚进行起诉,指控他在1988年2月至1993年2月任总统期间建立了约6亿美元秘密政治资金,从30多家企业接受了约3.7亿美元的贿赂,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就在行贿名单之内。

1996年,李健熙因行贿被判2年缓刑。1997年总统大选前,李健熙赞助李会昌高达一千万美元政治献金。也是在这一年,李健熙的“刑期”被豁免。

在三星公司的发展进程中,90年代的三星商业版图已经覆盖了贸易、食品、纤维、保险、家电、零部件、半导体、机械、化学等各个领域。随着三星商业版图的扩张,法律边界在三星掌权人身上越发模糊。

2007年,前三星秘书室法务组长金勇澈曝光了李健熙治下三星的多项违法行为,包括挪用巨额公款行贿、子公司内线交易和偷税漏税,他的检举促使大量民间团体向韩国检察厅发起控告,检方设立了特别检查组发起调查。2008年7月16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2008年8月22日,李健熙宣布辞职,并就集团经济丑闻对韩国国民带来的困扰道歉。2009年8月14日,李健熙被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另处罚金1亿美元。

这次李健熙同样得到了特赦,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李健熙获得了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特赦,名义是“以助力韩国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此时的三星集团已经在6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 429个网点,拥有员工23万人,业务涉及电子、金融、机械化学、贸易服务等众多领域,三星集团在韩国经济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而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分析的1996年~2015年20年间福布斯亿万富豪名单显示,资产超过10亿(约合1.2万亿韩元)的富豪中,从继承者的比例来看,2014年韩国为74.1%。这一数值是世界平均水平 (30.4%)的两倍多。对此,有媒体评论“韩国年轻人以前认为熬夜读书就能实现理想,但在毕业后发现没有家世就无法实现阶级跨越,只有进入三星这样的大财阀才能安稳地度过一生”。

三星的崛起、发展、权利更迭、富可敌国,将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从商理念”与政治不可近也不可远"演绎的淋淋尽致,作为三星集团第三代接班人,李在镕依然不能从政府和财阀“相爱相杀”的窠臼中走出。但随着三星等财阀的体量的“无限度”扩大,清除财阀积弊就成了一些韩国政要竞选总统的承诺之一。

"如果我当选,财阀改革的重点将放在三星",作为前总统卢武铉的生死挚友,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竞选时曾公开表态。想短时间内撼动韩国财阀制度的根基显然不是一件易事。但5月6日李在镕的一句 “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已经把韩国财阀体系打开了一条“破冰”的缝隙。

不过,对于三星家族及李健熙的子女来说,当下最棘手的问题还不是集团“权利”能否“世袭”,而是李健熙的遗产该如何分配及巨额的遗产税该怎么交。

在2020年韩国富豪榜中,李健熙以173亿美元的财富居韩国“财阀”之首。按照韩国法律规定,政府将对超过250万美元的遗产征收50%的税率,这就意味着,李健熙的子女要继承遗产就要缴纳仅百亿美元的遗产税。曾有业内人士判断:“为了支付高额的遗产税,李健熙的受益人很可能需要出售他的部分遗产来支付遗产税,这会摊薄他们持有的三星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