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重重又必须胜的脱贫攻坚战打得如何了

2020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也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确保到2020年现有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称“时间十分紧迫、任务相当繁重”,需“采取超常规举措,拿出过硬办法,举全党全社会之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那么,从2016年开始的“十三五”期间,为了打赢这场最艰苦的硬仗,我们拿出了怎样的超常规举措和过硬办法呢?

根据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2020年全国5575万人要脱贫摘帽,和全国人民一起同步迈入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这是党中央的庄严承诺,数字是明确的,任务是刚性的,可以说,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硬仗。

2015年底,中央召开扶贫开发工作会,对脱贫攻坚作出全面部署。脱贫标准非常清晰,人均纯收入要超过国家的扶贫标准,在2020年大约是4000元,同时要实现“两不愁、三保障”。“十三五”脱贫攻坚任务明确,目标清晰,可是难度也摆在面前:一方面,这5000多万贫困人口都是经历了前几轮扶贫,始终没有脱贫的人口,本身脱贫难度大;另一方面,当时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的放缓也是无法忽视的因素。

中国社科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吴国宝最近几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速度比前十年降低了三个点,三个点意味着经济增长对减贫的带动作用明显在减弱,这种情况毫无疑问会增大脱贫攻坚的难度。

面对这场困难重重又必须打胜的战役,我国提出了脱贫攻坚的基本方略——核心内容是做到“六个精准”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

金米村地处秦岭腹地,产业发展一波三折。最初当地跟风种植牡丹、魔芋等,但都以失败告终。“十三五”的头一年,2016年脱贫攻坚战打响后,金米村作为首批重点帮扶村,县里派驻了扶贫工作队和第一书记,还是搞产业,这回选准了木耳产业。可是因为有失败的经历,村民刚开始并不买账,有的贫困户还阻拦家人去种棚。

看到群众有顾虑,当地想了不少办法:第一、实行“借棚还耳”、“借袋还耳”的新机制——大棚和菌包全都免费出借,到收成时,贫困户还上干木耳即可,解决了大伙儿的资金难题;第二、推行“一对一”科技帮扶机制,如何打孔、挂袋、采耳,啥时候该浇水、该通风,都有技术员面对面培训。

柞水小木耳不仅让金米村的贫困户脱了贫,还做出了大产业,为了让更多的贫困户尽快脱贫,我国在脱贫路径上实施“五个一批”: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同时还加大了包括财政、金融、土地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强化组织保障,强化党对脱贫攻坚的全面领导,实行“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体制机制,中西部22省区市党政主要领导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在这一系列政策保障下,2016年这一年,贫困人口从5575万减少到4335万人,减少了1240万。然而,一座更险要的大山耸立在脱贫攻坚的路上,那就是深度贫困。

中国社科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吴国宝随着脱贫攻坚的推进,发现一部分地区,贫困人口比较集中,贫困程度比较深,这部分地区尽管地方区域占的比例不是太大,但是贫困人口占的比例很高,贫困发生率都在18%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将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青海、四川等四省涉藏州县、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和云南怒江州等“三区三州”列为深度贫困地区,组织制定“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实施方案,将新增的资金、项目、政策向“三区三州”倾斜。这些地区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社会文明程度较低,生态环境脆弱,脱贫任务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是让他们尽快脱贫的一个办法。

在云南省怒江州村子建在陡坡上的场景随处可见,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挪穷窝、断穷根是怒江州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现实选择。可是有些村民却因为各种担心不愿搬迁。

为了做通群众工作,当地选派了1000余名熟悉民族语言、有驻村工作经历、善于做群众工作的精兵强将,组成“背包工作队”,深入易地扶贫搬迁任务未完成的村组,点对点攻坚、逐村逐户攻克,手把手帮助贫困群众“搬出大山、迁入新居”。

在“背包工作队”的努力下,占全州总人口近五分之一的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已全部“搬出大山,迁入新居”。说服搬迁难,要让他们安心住下来更难。怒江兰坪县移民搬迁的安置点,从外观看和一般的小区没有区别,仔细看会发现在外立面上还贴着象、牛、兔等醒目的图案,这可不是为好看用的。因为一些年纪较大的贫困户根本不识字,为了让他们不走错楼门,当地特意用他们好辨识的图案来区分。

村民搬进城以后,孩子就在安置区的学校上学,老人看病不用再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安置点附近开办了扶贫车间。为了加强沟通,一些从大山里搬出来的村民还走上了管理岗位。

通过艰苦、细致的努力,“三区三州”贫困人口从2017年底的305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43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4.6%下降到2%。与此同时,截止到2019年底,全国95%以上的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全国只剩下551万人没有脱贫。

就在“十三五”期间脱贫攻坚任务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候,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大家的节奏。农产品销售受阻、外出务工的步伐也受到了影响。为了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各级政府组织外出务工和就业,截至8月底,全国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达到2898万人,已经超过去年外出务工规模。通过开展消费扶贫行动,截至8月底,扶贫产品销售金额近1300亿元。越接近最后的胜利,越要巩固住成果,根据国务院扶贫办统计,全国脱贫不稳定户有200万人,边缘易致贫户有300万人。在防止返贫、增收致富的路上,消费扶贫大有可为。

山西隰县竹干村地处吕梁山深处,温差大、光照足、无霜期长,是梨果的优生区域,“玉露香梨”是知名的原产地品牌。可是,过去由于山大沟深、交通不便,众多农户守着优良的果品却卖不出好的价格,2017年年底以前,这里还属于贫困村。2016年开始,当地县委、政府通过调研,确定通过电商深化产业带动当地农户增收。

为了从产业链源头解决农产品标准化、品牌化、电商化以及信任难、流通难、销售难等问题,全县还建立了190个农村电商服务站,直接与贫困人口实现对口帮扶。

为了保证今年脱贫攻坚任务顺利完成,我国实施挂牌督战的办法,有挂牌督战任务的7个省区都制定了实施方案,52个县和1113个村都制定了作战方案,目前,各地正按照任务清单做最后的冲刺。

2020年只剩下了最后两个月,脱贫攻坚也到了决战决胜的冲刺阶段,需要我们善始善终、善作善成。翻越贫困这座大山,解决绝对贫困问题还是第一步,接下来,乡村振兴,共同富裕,也有很多硬骨头要啃。在脱贫攻坚中我们积累了一些致富好经验,找到了一些适合当地情况的产业增长点,用好这些成果和经验,把它们同乡村振兴政策有效衔接起来,也会让乡村振兴的道路走得更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