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惨败送掉一个营,旅长备受指责,因优柔寡断而酿成的失误

1947年6月,晋冀鲁豫野战军已经发展到了42万人,在国民党军全面进攻下,保持了强有力的韧性,但长久作战以来,对我解放区的百姓生存影响较大,更为关键的是,1947年3月国民党军已经由全面进攻转入重点进攻,因此上级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必须转移到外线作战。

6月10日晋冀鲁豫野战军抽调1、2、3、6纵共计12万人挺进大别山。羊山集一战打掉了敌整编66师师部以及两个旅。而在整个鲁西南战役中,晋冀鲁豫野战军以12个旅歼灭刘汝明、王敬久两个兵团4个整编师9个半旅,完成了度过黄河最伟大的一场战役,但这一战也只是挺进大别山的第一步,更加艰难的还在后面。

鲁西南战役失利以后,为了对我挺进大别山的部队进行追击歼灭,国民党军调集了第九、十、十一3个整编师集结于河南漯河地区,并以最精锐的整编十一师为主,意图挡住我军战略进攻,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只有1纵在漯河地区活动,在听说敌人3个整编师合围后,随即调整战略部署,采取避敌锋芒的战术,以一个旅作为纵队主力,为主力争取修整时间。

而抽调的这个旅也不一般,是隶属于1纵下属最精锐的20旅,旅长吴忠。土地革命时期,吴忠就参加了红军,经历过爬雪山、过草地,抗战时期曾率部进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作战,屡建功勋,上级能任命吴忠担任20旅旅长,可见对其也是十分信任。当时20旅下辖3个团,其中62团之前被抽调,因此20旅就仅剩下了2个团的兵力。

要知道当时20旅面对的是敌人两个整编师,其中还有一支是号称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十一师,其难度可想而知,因此1纵司令员杨勇在出发前就告诫吴忠,这一战并不是为了歼灭敌人,而是和敌人兜圈子,要将部队全部都分散开,以游击的方式,将敌人精锐牢牢地拖住。

吴忠不是一般的战将,抗战时期就曾独自带领游击队,于运动战之中歼灭敌人是吴忠的看家本领,因此这一次独立作战可以说是手到擒来。况且20旅在之前作战中,就多次取胜,部队士气高昂,就连吴忠也认为,这次任务应该可以完成。

但也正是这高昂的士气导致了后来惨烈的结局,20旅在与主力分兵之后,就接下来的战略战术上却产生了分歧,由于当地有不少的土匪顽军对百姓的生存产生很大影响,加上20旅在之前作战中,部队士气旺盛,因此经过商议,一致决定先清剿当地的土匪以后,再执行掩护主力部队的转移任务。

对这个意见吴忠是持赞成态度的,但部队其他几个主要的负责人却不赞同,理由也很简单,敌人整编十一师是国民党军之中精锐部队,这次到来必然有着充足的准备,一旦察觉我军薄弱环节,必然会大举追击,由于部队之中产生分歧,导致了20旅整体战略执行被人为延后的一天,直至第二天也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

不仅如此,20旅后来投入剿匪作战中,由于土匪狡猾,20旅追击了几天也没有追上,结果是胡琏察觉到我军动向以后,立刻率领整编十一师开进包信集,并于20旅58团3营接触,虽然挡住了整编十一师的猛烈进攻,但在突围汇总,58团1营付出了很大代价,全营阵亡高达400多人,旅长吴忠在战后备受指责,实际上在明知道敌精锐整编十一师的情况下,就该迅速转移,但由于20旅整体士气旺盛,以至于因剿匪而耽搁了撤退时间,造成部队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