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影像|200斤女孩在乡下被嘲笑,进城做大码模特快乐谋生

从一个200斤被嘲笑的乡下女孩,到现在每天有几万观众的女主播,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芒和乐趣,也学会了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01

我叫芊芊,今年24岁,一个来自广东惠州的客家女生,体重200斤。我从小就胖,说没自卑过那肯定是假的。那时候在我们乡下,如果一个人走在路上,长得漂亮和长得胖都会被路边的摩托佬盯着看,偶尔还能听到口哨声。相信不少女生都对男生弹内衣带有心理阴影,我作为身材特别的妹子,常常成为被捉弄的对象。有一次忍无可忍,我拿水杯泼了他。

这么“暴力”的行为我年轻时才会做,如今的我内心毒舌,但嘴上有修养。

早上11点,我到公司开始一天的直播工作。

直播前统计销量数据

直播间经常有观众问我为什么不减肥?我说,你们不要用减肥来绑架我,不减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实际上,去年我有尝试运动减到160斤,因此接到了模特硬照的拍摄邀约,后来反弹,减肥计划也就不了了之。每天陪我直播的小助理只有90多斤,她每天节食,我也不会劝她停下。每个人想法不同,活在当下,开心就好。

我通常5分钟搞定化妆,但接下来要直播8小时。

从自卑到自信的转变,要从高中准备艺考说起。尽管是为了高考多一条路径,但我真心喜欢多才多艺的自己。有了资格参与学校各项活动,有了登台的机会,就开始有人认可。记得面试时考官问起我的身材,我回答:长得胖难道就不能活得好吗?

我最终考上了广州一所大专学习服装设计,和这段经历似乎无关,但艺考时学到的技能在大学里找到了施展的空间。那是我最怀念的时光,也让我明白:我只有足够优秀,才能引起他人注意。

直播前,我在做准备工作

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服装旗舰店做店铺轮播,每天只需直播3个小时,带货多少与我无关,月薪固定5000左右。工作一年多后,我看到身边同学的收入开始增长,直播也越来越热闹,萌生出跳槽做达人号的想法。

2019年12月,我辞了职,不巧疫情来了,将近4个月只能宅在家里。直到4月1日,我的直播间首秀终于开场。那天,只有200多名观众,比普通新主播的第一天成绩还要差。

当时我跟自己说,一个月做不好就走。

02

方便直播时换衣服,我只穿了简单的打底衫。

其实生活中大家都是普通人,身材不可能跟模特一样标准。我们大码女孩尤其难买衣服,有的粉丝说从来不敢走进服装店。而网上买衣服难度更大,网图都是“照骗”,如果我穿上身给粉丝做个示范,便能帮到大家。

我在直播中,每天需要试穿80套以上的衣服。

直播卖衣服离不开“显瘦”。虽然“胖”已成事实,但阻挡不了我们前凸后翘。我在不鼓励大家减肥的基础上,穿搭强调曲线,希望粉丝们跟我一样自信起来。

不论哪一行,人缘都很重要。作为主播,人缘好的关键是做好前期沟通和售后服务。直播了一个月后,我的粉丝涨到5000,公司运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往后的半年里,粉丝量稳定增长至4万以上,可以说是很幸运了。我认为观看量是个玄学,与我当天的颜值无关,再加上疫情要求大家戴口罩,我已经很少化妆了,靠着合作方留下的样本衣,一个夏天就这样过去了。

我的销售业绩稳居全公司第一,公司定的10月的销售目标是18万。

上妆5分钟,直播8小时,我在经期也维持这个强度。许多主播直到开播前半小时才到岗,我却提前两个半小时,比助理来得还早。复盘数据、给粉丝登记抽奖礼品、选款、拍摄新款服装小视频……这些都是直播前要做的。直播开始后,除了男朋友和爸妈的消息,别的消息我一概不回。这8个小时里,公司要求主播不能离开超过10分钟。我观察过,在我上厕所的5分钟里,观看量就涨了200个,你说我怎么敢休息?可是我讲话这么频繁,每天至少要喝4000毫升水,这也太矛盾了。

直播间隙,我穿上外套,迅速地回复消息。

我们公司的另外两名主播曾经都是大码女装直播的观众,她们当时还是自卑的女孩。

橙子是广州长大的河南妹子,也接近200斤。她在做上一份工作——幼师的时候,经常被小朋友说胖,虽然童言无忌,她仍感到受伤。

橙子在直播中,她是一名00后。

身高173厘米的苏苏内心经历更曲折,她来自潮汕,一个出了名的重男轻女的地方。在老家,别人会当着她妈妈的面说:“你女儿怎么这么肥!”酵素酶、代餐奶昔、瘦脸针,都是苏苏曾经踩过的坑。某次帮哥哥打理网店的机会,刷到大码女装直播,她很惊讶,原来胖也可以自信满满。后来这家直播公司招人,她便开始了珠三角直播之旅。

苏苏在直播中

公司4名大码模特的合影

03

其他主播都住在公司对面,可我为了迁就男友,住在城北的城中村,单程通勤就要花1个半小时。

下班后在公交车上,经过8个小时的直播,我累到只想睡觉。

我在城中村的住处

有的人会从健康角度质疑我们维持大码身材,坦白说,我还没有查出任何疾病。同事橙子有高血压,是家族遗传病,她正在为此减肥中。我想,我只会为了生育而减肥吧。至少目前,我对自己的状态感到满意。

我很怕跟男朋友谈到未来,说起这话题就气氛凝重。

也许我会成为大码女装界的李佳琦,也许我会在这个城市创业,但我很难想象如何才能安家置业,也许挣到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吧。

我每周单休周五,与男友的休息时间基本错开,经常独自去超市购买生活物品。

我的工作和生活,实际上很难接触到异性。我和男朋友是在“附近的人”上认识的。他来自东北。

他说,他从没有谈过这么胖的女朋友。

他还说,愿意领我去见的朋友,都不会当面说我胖,否则就不认这个朋友。

他有着常规的身材,应该是我的自信吸引了他。我们虽然没什么共同爱好,但都不是强势的人,懂得互相迁就,比如他会给我做好饭让我带到直播间,毕竟我们上班地点周围的快餐都是30元起送,可选择的很少。

男友平常给我带去公司做的饭

最近网上有句流行语:工作太忙,没空花钱。这不就是我的状态么?这份工作做到我没有朋友。我每周五休息一天,一个主播在休息日只想不说话。社交也没太必要,生活中还需要维持前台的状态让我疲惫。

有一个休息日,我难得心血来潮想去染个头发。虽然我直播不需要特别的造型,但我偶尔也想为粉丝带来些新鲜感。我特意去了一年前去过的店,可恶的是,这次的发型师不停地推销更贵的产品,死活不肯执行我团购的套餐。和他讨论发色周旋半个小时后,我佯装没想好,甩手离开。

我一年才做一次发型,在网上团好了券但最终价格没谈拢,没做成。

我目前的月收入已经稳定在一万元以上。其实我知道直播是青春饭,将来如果做不下去,我也看得挺开,存点钱以后学点技能也不错,就当作一种人生经历。

我在广州过得好,也没想过换地方,反正肯定不会回小镇小村里了。城市里的人都很忙,忙到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自己的小日子,平淡且快乐。所以城里没有闲言闲语,也没有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更不用顾及所谓的情分。

新的一天,我到了公司,又准备开始8个小时的直播。

我觉得这个社会对女人的要求太高了,不论是外貌还是承担的职责。我的多数老粉丝的生活看起来都很滋润,唯独一个女孩让我印象深刻。她在小镇里做着美发师,以前经常莫名其妙问一些问题。“我觉得我很丑”“身边的人总是觉得我胖”,而我发的每一条推广新款式的朋友圈,都少不了她的夸赞。

她和我年龄一样,却总是在自我否定。我告诉她,她需要来城市,一个人生活,慢慢学会不要在意他人眼光,慢慢改变。

直播结束后,我离开公司准备回家。

如果有人问我美不美,我一定会说,我挺好看。美这个东西没有标准,人应该有自知之明,别人夸你,也许只是礼貌。每个人有自己的优点,外表不是我追求的唯一。

现在想想,从乡下地方到广州,一个200斤被嘲笑的女孩,到现在每天有几万人看她直播,谁又能想得到呢?

图文|像素笔记 段卉 编辑|史提芬车 周安 出品|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出品人|杨瑞春 主编|王波 责编|程婕 运营|赵一静

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用光影讲述不同人生际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