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队伍要洗牌?3000名村医解聘,真相令人扎心!

10月26日,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发布消息,近期为全面规范基层医疗机构及村医队伍建设,全州乡村医生队伍整体迎来一次大清洗。

摸底、排查

全面清理不符合设置规划、未承担职责、长期未执业的村卫生室,按照“三个一”(1个行政村设置1个卫生室并配备1名乡村医生)标准,全州3763个行政村共设置公益性村卫生室3833个,核清无医学背景乡村医生2323人、无证乡村医生921人。

大换血

原有乡村医生整体解聘,以具备医学背景(具有中等或高等学校医学专业学历)为前提,动员持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或《执业医师资格证》人员参与社会统一招考,妥善安置处理原有乡村医生,对暂无人应聘的村卫生室采取乡镇卫生院派驻等方式解决,按需配齐有医学背景有证专职乡村医生3787名,乡村医生配备率达98.8%。

提待遇

印发《关于切实落实乡村医生补助资金的通知》,下沉部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任务至村卫生室,由县市财政根据服务内容、数量、质量结合绩效考核结果发放乡村医生补助。

实行“三合一”“二合一”(乡村医生兼职村计生员、村艾防员)兼职兼薪模式确保乡村医生平均待遇由800元/月提高至2000-3000元/月。

严管理

各县(市)均制定了乡村医生管理办法,由乡镇卫生院与乡村医生签订聘用协议,坚持乡村医生待遇结合日常考勤和年度目标考核结果兑现,激发乡村医生的工作积极性,不断提升乡村医生服务水平。

乡村医生队伍建设

要“大换血”了吗?

放眼全国来看,将乡村医生全面清洗,并不是凉山州的个例。

今年年初,山西省某地方县市为推进乡村一体化建设,同样对现有在岗乡村医生来了一次大洗牌:

2020年1月,国家发改委消息透露,山西宁武县按照县乡医疗一体化思路,改革乡村医生服务模式和激励机制,让421名村医全部下岗

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采取闭卷笔试、考核赋分、年老村医提前退养等方法,公开择优选聘230名乡村医生,特别是新录用具有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人员28人。

除此之外,今年湖南省在《做好“方便群众就近就医 提升基层卫生服务水平”重点民生实事实施方案》中,同样对要求在今年11月15日前,“市州要督促县市区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摸清辖区内乡村医生人员基本情况。”

在摸排的同时,湖南省明确加大政策宣传,详细了解辖区内在岗乡村医生已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种类意向、已实施紧密型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等情况。

目前,随着全国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的构建,乡村一体化正在稳步推进覆盖,并且大多地区已明文要求,“乡村医生要择优加入乡村一体化内”。

虽然目前这种“换血”仍存在于局部地区,但是乡村医生的“正规化”与“优胜劣汰”却来得比想象中快。

进入今年以来,乡村医生末位淘汰、岗位到龄淘汰比往年更为强调。以云南省为例,在最新出台的全省统一解决乡村医生养老方案中明确表态,地方乡村医生的到龄淘汰率将直接与省财政拨付的解决村医养老保障财政资金挂钩。

纵然有些杞人忧天,小编还是要提醒各位乡村医生: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有“证”时代早已到来,乡村医生证,是最基本的入场门票,执业助理以上资质,是待遇发展最有力的通行证。

乡村一体化,于村医而言不仅仅是身份上的认可和养老的保障,同样也是一场毫不留情的筛选。目前,村医普遍存在的学历不高,医学技能老化等问题,令人担忧和扎心。

为应对未来新形势,多学习知识,提高医学技能,拥有过硬的职业能力和证书,已经是基层医生发展的必然选择。

乡村医生们,做好准备了吗?

来源:基层院长之家

声明: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不代表微医全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