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探访贵州安顺“新农人”:4年“拼”出黔货出山新通路 网红八月瓜卖成“致富瓜”

▲八月瓜(韦卫团队供图)

数据分析是电商运营的重要手段,每天杨波、韦卫、罗瑶(左至右)三位合伙人都会在办公室里集中分析网络销售数据。

生鲜水果的品质,是韦卫团队特别关注的。水果上市、发货前,他们会使用测糖仪测量水果糖分。

蜂糖李、樱桃在内的贵州农特产是韦卫团队主打的拳头产品,也是促进当地脱贫攻坚的重要手段,图为“整装待发”的待发货包裹。

“八月瓜,九月炸,十月掏来诓娃娃……”这是在贵州广泛流传的一句顺口溜,而其中的“八月瓜”,正是近年来红得发紫的一款“网红水果”。

在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有三名返乡创业的年轻人,将这款网红水果卖成了拼多多平台上的爆款,他们的店铺也成为单品销量名列前茅的“热店”。今年“双十一”,记者探访奋斗在一线的贵州“新农人”,解密他们开拓黔货出山新通路的创业历程。

1989年出生的韦卫,在玩具厂里打过工,也尝试过自己开实体店卖水果、生鲜。在“试水”电商的过程中,韦卫与同乡罗瑶一拍即合,2017年开始在拼多多“乘风破浪”。2018年,拥有丰富采购经验的的杨波加入,补齐了这个创业小团队最后一块“拼图”。

2019年,公司网络销售额达到900万元;2020年七八月份,八月瓜销量达到13万单、60多万斤,销量较去年翻番;网店有效带动贵州当地小黄姜、紫薯、青脆李、蜂糖李、八月瓜等优质农特产品“出山”,带动百余户种植户增收。

未来,他们将目光瞄准全国其他产地的优质农特产品,力争实现“买全国、卖全国”。

八月瓜 让小店“火了”

记者探访时发现,这个公司专门辟出了一间五六平米的屋子,作为产品影棚和直播间。罗瑶负责产品拍照、推广、运营,在罗瑶的宿舍里,涉及网店运营的书籍堆满了房间。韦卫更擅长分析市场,发掘潜力产品。每天,韦卫都要在办公室待到凌晨,等到平台汇总出前一天的各项数据进行分析。近两年的“爆款”八月瓜,就是他熬夜发现的产品。仅2020年七八月份,他们已经卖出八月瓜13万单、60多万斤。

韦卫说,八月瓜这款“网红水果”,很多人尝的就是个新鲜感,也有人尝的是“乡愁”和“儿时的味道”。2018年夏天起,八月瓜开始畅销,带动他们的拼多多店铺单量蒸蒸日上。

31岁的韦卫,高中毕业后远赴沿海的福建、浙江等地打工,到新疆摘过棉花。他从最初的玩具流水线工人逐渐成长为工厂管理者,也到义乌周边电商氛围浓厚的地方“开过眼界”。几年前他回到家乡结婚生子,摆过生鲜摊档,眼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人用起了拼多多,就琢磨着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铺。

韦卫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市场敏锐度;学过平面设计的罗瑶在店铺运营、美工方面有专业优势。2017年,同为安顺市西秀区龙宫镇人的韦卫和罗瑶联手在拼多多开店,取名“果契”。一开始,将镇宁县及周边盛产的小黄姜作为主打产品。原因很简单,小黄姜量大、质优、性价比高,特别符合拼多多用户的消费“口味”,一天要卖四五百单,让两个创业“菜鸟”兴奋不已。

2017年年初,还不满2岁的拼多多正处于迅速成长的时期,对中小商家而言,只要商品足够好,性价比足够高,就不愁卖。拼多多一直坚持“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双向输出模式,打造农产品生产和终端销售之间的“超短链”,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农产品上行平台。那时的镇宁小黄姜,自然也赶上了这波红利。韦卫和罗瑶慢慢意识到,自家的店跟随平台的发展,也在慢慢“火了”。

带动近200户农民增收致富

年初卖折耳根,3月卖镇宁樱桃,4、5月卖安顺青脆李、蜂糖李,6月卖高峰葡萄,7、8月卖八月瓜……韦卫始终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要有产品意识,产品好才是王道。”

2018年,具有丰富市场采购经验的杨波加入团队,成为韦卫和罗瑶的合伙人。他们选定产品后,杨波负责带领团队全省跑,蹲点基地监督采摘、发货,做好品控。今年,杨波更是脚不沾地,将农产品收购源头放大到全国,通过“果契”各家店铺出售,形成“买全国、卖全国”的格局。

2019年,团队销售额达到了900万元。今年,他们在拼多多开的店铺增加到了五家,预计销售额要比去年翻一倍。这两年,韦卫和罗瑶成为了安顺电商界的知名人物,不仅得到政府表彰,农户也给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车一开到村里去,村民就笑呵呵迎接我们,喊着‘老板来收货咯’。”韦卫说,从2017年至今,他们已经带动了近200户村民增收致富,很多村民还受到他们影响,用起了拼多多买“城里货”。

“我们选品很谨慎,所以很多商品都是销售额10万+的爆款。”韦卫说,爆款就怕缺货,这些年,他们走出了安顺,将全省好的、量充足的农产品放上了网店。目前,“果契”网店矩阵的粉丝数已超过了5万人。有相当一部分粉丝都成了回头客,一些熟客的收货地址,他们甚至能够背下来。

以8月瓜为例,今年,韦卫的店铺每天的销售量达到了每天4000件,本地产品已经无法满足市场,他们在全国多个省份找到了八月瓜优质生产基地,才满足了市场的供应。

“我们自己就是农民,也懂种植。今年,我们还自己流转了土地建设基地,自己种产品,以谋求更大的发展。”韦卫说,这种发展方向才是最理想的农产品供应链玩家,才是真正打通了由菜地到餐桌的“最后一公里”,不仅他们能保证供应、节约成本、提升竞争力,也能给消费者带来最大的实惠。

贵州“新农人” 迎来新机遇

其实早在2012年,罗瑶就曾接触过电商。但开店不久就遇到了问题:货物烂在运输途中、断货,让刚开业不久的店铺“关门大吉”。2013年初到2016年末,罗瑶开始“闭关”学习,其间还入职了一家小型电商公司。

2016年,韦卫与老乡罗瑶结识,两人一拍即合准备合伙开网店,他们咨询过当时的一些电商平台,门槛费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保证金要5万,预售金要5万,技术服务年费要3万……”韦卫说,大平台昂贵的“入场券”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只能选择运营成本更低的拼多多。

这一次,罗瑶吸取了教训,事先联系了可靠的快递,做了多次物流测试,将产品运输问题彻底解决。不仅自己家的东西全卖光,他还将周边乡镇滞销的农产品也进行了统一收购,帮助乡亲们解决了销路问题。

2019年,韦卫的公司从安顺市西秀区迁往镇宁电商产业园,成立了贵州迅弘农产品开发销售有限公司。随着公司名气越来越大,贵州省各地的农产品企业、电商玩家慕名而来“取经”、谈合作。

“农产品电商的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不吝啬把经验传播给别人。”罗瑶说,通过他们走访考察,贵州农村电商的发展持续向好,和他们有一样梦想的“新农人”很多,而且很多已经有了更前卫的发展思路。

农业产业革命和产业结构升级,在供给侧给了网络消费者更多、更好的选择;农村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物流网络的加快建设,进一步压缩了快递物流的成本;而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新电商平台的蓬勃发展,更是让众多热爱生活、认真生活的人们有了更便捷、更实惠、更有乐趣的网购渠道。

作为中国最大农产品上行平台,拼多多持续探索扶贫创新模式:2018年创立“多多大学”,持续展开线上、线下电商课程培训,已带动全国超过10万名新农人返乡创业,直连农业生产者超1200万人。包括云南雪莲果、广西百香果、新疆小红杏、大凉山软籽石榴在内的网红水果持续从拼多多平台脱颖而出,边远地区“小水果”变成“大产业”正成为常态。在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上,拼多多作为互联网企业代表,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奖“组织创新奖”。

今年“农民丰收节”期间,拼多多宣布开启新一轮10万新农人培育计划。拼多多方面表示,在新一轮新农人培育计划中,将不断完善人才引入机制和本土培育机制,强化乡村的人才支撑。一批受教育程度较高,熟悉互联网,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农人,将继续得到平台大力扶持,引入全国各地的农产区,通过大规模农产品上行,带动农村发展。而像韦卫、罗瑶、杨波这样的贵州新农人,也迎来新的机遇,他们将农村电商当成自己的事业,不断成就自己,同时更好带动黔货出山。(记者 李强 文/图)

来源:贵阳晚报

编辑:吴明建

审核:罗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