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战注意!别只盯着他俩谁赢,两院中的选票缠斗更重要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李司坤 杨升】尽管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入主白宫的机会正在攀升,然而,即使他能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可能也将面对至少两年的艰难执政时光:因为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大多数的可能性正在急剧减少。经过美国大选的第二天观战,5日,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或将迎来1980年之后第一次新当选总统即面临“府会分治”的局面,这意味着新总统在重要人事任命和核心争议政策的推动上都将面临巨大掣肘,也标志着驴象两党的政治分裂已达到新高度。

11月3日,美国除举行总统选举外,参众两院也要进行改选。尽管不如总统大选那样高潮迭起、吸引眼球,但此次国会选举对美国政治而言也至关重要:不仅因为它对华盛顿内部权力平衡的直接和传统影响,更因为在驴象两党分歧日益激化的今天,两院的格局很可能会在接下来数年内影响美国的政治与社会走向。

截至美国时间5日凌晨,共和党已拿下参议院48个席位,距离简单多数51席还有3席,媒体评论认为,这“急剧缩小了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多数的可能性”。而在众议院,民主党目前拥有204个议席,距离简单多数218席还有14席,但普遍认为,民主党大概率还将保持对众议院的控制。这意味着华盛顿或将迎来“白宫-蓝;参院-红;众院-蓝”的政治格局。

“这将意味着即使民主党赢得总统宝座,也将面临一个异常艰难的开局”,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所长倪峰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总统拟任命的15个内阁部长及其各自的常务副部长都需要参院的批准,在一些负责争议议题的官员任命上,共和党很可能设置障碍,迟迟不予通过。尤其当总统选举结果也面临诉讼争议时,这一不确定性更加急速上升。

倪峰分析认为,民主党改变特朗普四年任内政策的意愿十分强烈,尤其在税收、医改、移民和气候变化等领域。他预计,如拜登当选,其就职后第一个推动的重要政策变化很可能在医改领域,以回报选战期间对选民的承诺。此外,税收改革也很可能在短期内被提上议程。虽然推动美国国内议程的主要权力在众议院,但参议院的话语权仍然不可小觑。他猜测,税收和医改两个议程将在参议院率先受到来自共和党的强大阻力。

民主党是否有可能通过斡旋,说服几名温和共和党参议员改变立场,以推动自身的重要议程?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拜登和哈里斯在参议院有经历与人脉,可适当增加灵活度和双方的交换妥协空间,然而,当下美国的党派纷争已经成为美国政治极化的重要部分,“只看党派,不分对错”,个人私交与斡旋游说已难以解决。

事实上,这种“只看党派”的对立已然在美国的国会中明确显现:2个月前,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特朗普和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可以在争议中非常顺畅、快速提名并确认一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而民主党参议员和该党控制的众议院很难从中阻拦。

“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这几年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其他事情都可搁置,但核准法官这类影响可达几十年的大事必须快,这使得特朗普任内提名的法官出奇得多”,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这样对《环球时报》称,“所以,哪怕是罗姆尼这样的共和党温和派也不会在重要议程上倒戈,‘府会分治’将大大削弱民主党的行动力。”

在众议院拿下多数是否能对民主党走出这一困局有所助益?恐怕也未必容易。倪峰认为,且不说此次民主党在众议院也遭到共和党强烈反击并失去一些议席,依照目前的局面,即使拜登拿下白宫,民主党也是“惨胜”,而非预期中的“压倒性胜利”。这证明特朗普所代表的力量依然非常强大。在这种局面下,民主党也必须重新思考对特朗普时代政策调整的力度,料在各个领域调整的空间都不会太大。

“蓝-红-蓝”的华盛顿权力制衡对美国的对华政策会有何影响?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对华强硬已成为当下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议题,无论谁控制参众两院,中美关系都无法改变向下的趋势。

袁征指出,在过去几年中,涉疆、涉港等许多反华议案均在参众两院高票通过,这足够说明问题,两党在对华强硬程度上也无太多分别。“但鉴于中美关系已经极其糟糕,在某些领域做些微改善,对于拜登来说还是很容易的事。未来,中美有望在公共卫生、气候和军控领域恢复一定合作空间。”

“中美关系无非是从‘自由落体式下坠’,变成‘缓缓下坠’”,倪峰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形容称,由于特朗普政治遗产的影响和美国公众对华印象的转变,拜登对华政策的调整空间已非常狭窄,“但是,哪怕只是降低一些‘下坠’速度,对两国来说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