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享誉国际的鼠王邱满囤,一次灭鼠200万只,却因专家打假身败名裂

邱满囤,这是一个土里土气却曾经蜚声国际灭鼠行业的名字。年轻读者中听过他的或许不多,但只要是经历过上世纪八十年代鼠患的人,就必然清晰地记得被邱满囤老鼠药支配的恐惧。我们来看一下那时的媒体报道:能将50米以内的鼠类引出;要杀公的杀公的,要杀母的杀母的;把药放在树上,能让老鼠自己爬树……

邱满囤的老鼠药效果极好,灭鼠都不论“只”而论“吨”了:1989年广西南宁,他组织灭鼠35万只,总重达82.6吨;同年在安徽,他用药10吨几乎把亳州的老鼠灭绝;2005年青海湖农场,一次性灭鼠200多万只。多次实验的巨大成功,使邱满囤名扬天下,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他因此被称为“鼠王”。

紧接着,邱满囤更加辉煌的成就接踵而来。他顺势成立邱氏灭鼠研究所,建立起全国最大的邱氏鼠药厂,然后开始向科技成果投诚,并顺利获得“振兴河北经济奖”、“河北优秀新产品一等奖”、“中国消费者信得过产品”、“全国新科技成果奖”等含金量很高的荣誉。声而优则仕,借着这些荣耀,邱满囤也相应步入仕途。

尔后,随着大量媒体的争相报道,美、日、德、法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开始关注到这位“鼠王”,不仅高薪邀请邱满囤前去指导灭鼠工作,更表示愿意与他签订合作协议。电视台更为他量身打造纪录片,自此,邱满囤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一伙灭鼠专家已经将枪口对准了邱满囤的老鼠药。

囤,可解释为:储存、积存粮食货物,而“满囤”之意则是家中积满了粮食,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寓意。然而事与愿违,邱满囤从小贫苦,连学都没上过,别说粮食满囤,整天就光顾着跟老鼠抢粮食了。生活没有得到改善,老婆也离开了。可最终,他依靠着自己摸索出来的土办法,成功研制出了“邱氏鼠药”,一跃翻身。

或许5位灭鼠专家认为,没有文化的邱满囤怎么能比他们这些精英还厉害呢?或许他的老鼠药根本就是吹嘘出来的假东西,他的灭鼠方法就是“伪科学”。1992年,5连专家联名发表《呼吁新闻媒介要科学宣传灭鼠》的文章,对邱满囤的灭鼠药进行批判,理由有二:一是邱氏鼠药没有引诱力,引不来老鼠;二是邱氏鼠药的配方中使用了违禁药品氟乙酰胺。

专家称,对从各处收集到的11种邱氏鼠药化验分析,均发现了剧毒药物氟乙酰胺,而且根据他们20个小时的不停歇观察,这些药根本就没有吸引力,老鼠一口也没吃。但邱满囤表示,自己并不在场,而11种鼠药的来源也很可疑,所以不予认可。而且,对从邱氏鼠药厂直接购得的药进行化验,并未发现氟乙酰胺。

由此,专家、邱满囤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服谁,最终闹到了法庭,这一事件被称为“邱满囤名誉诉讼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双方相约现场进行灭鼠试验。试验场所起先设置在老鼠泛滥的养殖场,但后来换成了铁道旁,最终的结果是:三小时灭鼠4只,鼠药有吸引力,而从死亡老鼠体内未检测出氟乙酰胺。

1993年,法院判处邱满囤胜诉,学术界和舆论界一片哗然:灭鼠专家竟然输给农民,愚昧胜利了,科学败诉了!5位专家旋即提起上诉,200多位委员随后响应,14位高级院士也呼吁维护科学尊严。邱满囤的初胜,让当时的科技界兴起了一场维护科学的大讨论。最终,在各方压力下,法院再审改判邱满囤败诉。

可是到头来,专家都未找到邱氏鼠药含有氟乙酰胺的证据。至于这压力来自何方,大家可自去了解,小解不好说。值得注意的是,这场争辩也从“土”与“洋”之争演变成了“科学”与“伪科学”之争,或许这就是邱满囤失败的原因。同年,有关部门开始查处邱氏鼠药,曾经风光无限的邱满囤也随之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