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天才破解世界性难题,23岁成985正教授,丘成桐:运气好而已

提到“教授”一词,想必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们。教授这一职称在学术界象征着极高的知识水平,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是有着十足名望的真正学者。而就在如今的我国,有这样一位数学天才,他破解了世界级难题,23岁就被聘为985院校正教授。但对此,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只是说,这都是他运气好罢了。

刘路出生于1989年,祖籍大连。他的父亲是国企后勤部门的主管,母亲则是一名出色的工程师。如此出色的家庭环境让他从小就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且表现出了对理工科尤其是数学高度的兴趣。

刘路自己曾说,他并不认为父母遗传给了他多么聪明出色的数学基因,反而是在专注力上给了他天赋。初中高中的时候他并没有展现出过人的成绩,但是在身边人都疲于考试的时候,他却已经开始研究起数论了。这种远超过当时同龄人数学理解能力的搞技术学学科让刘路学得津津有味,而其他人对此就宛如看天书一般。

2008年,刘路用出色的成绩敲开了中南大学的大门。他良好的数学底子让他在解题的时候展现出和别人不一样的思路,更快更准确。在日常生活里,他会经常去图书馆抱回来一大堆英文数学书回来研究。在其他人都去放松玩耍休息的时候,刘路依然在学着他的数学书,仿佛这就是他的放松方式一样。

大二的时候,刘路把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到了数理逻辑之上。对一门数学基础学科如此痴迷的学生自然引起了导师们的注意,中南大学也对此进行了点对点的指导,这让他的信心和知识都在飞速增长。直到他看到了一则名为“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时候,一直蓄锐的刘路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锋芒。

这是一则在1930年由英国数学家弗兰克·普伦普顿·拉姆齐命名的组合数学定理。上世纪90年代,英国数学家西塔潘为证明此问题提出了猜想,但始终没能成功解决问题,这在数学界里都是一个一直没能得到解答的世界级难题。刘路对此也十分感兴趣,从他接触的第一天起就用自己的思路进行了猜想。

最终,在2010年,刘路以“刘嘉忆”为名在世界级数理逻辑杂志《符号逻辑杂志》上投稿发布了自己对西塔潘猜想的证明,并得到了中南大学的官方确认。这一消息象征着一大世界级难题被解决了,整个数学界立刻轰动。芝加哥大学数学系教授邓尼斯·汉斯杰弗德对他的论文进行了反复考究,最终折服于这个年轻人的智慧,并在2011年9月16日邀请他参加了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

2012年,中南大学为刘路颁发了100万元的奖金,同年3月20日,中南大学校长宣布聘用23岁的他作为正教授级研究员,这样代表着刘路成为了中国史上最年轻的教授。但对于他的这份成就,美籍华裔数学家丘成桐先生表示,这只是一个在数学界十分冷门的猜想,它的证明并不能起到多少作用,这纯属是刘路的运气。

固然刘路的研究方向却是小众,但丘成桐先生的评价也过于片面。每一位获得成就的人都付出了无尽的努力与汗水,天赋仅仅是那最微小的一丝推动力。而如果真的有运气这一说的话,那也仅仅是千万分之一的帮助罢了。刘路的成果理应得到肯定,这是一位对数学真心热爱的孩子凭借自己的本事达到的高度,他的教授头衔也是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