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兵为下,攻心为上。对越反击战之后,越南边民提出:把我们划归中国管辖

历史是时代的见证,真理的火炬,记忆的生命。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看历史吧!

1979年我军进行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之后,中越边境处于紧张的军事对峙状态,边防斗争形势仍然很严峻。广西靖西县与越南高平省重庆、茶灵、河广3个县的17个社接壤,边境线长152.5公里。在其纵深10公里以内,共有越方各种武装人员9000多人,群众约30000人。根据上级的指示,靖西县在配合边防部队予以敌人军事上的沉重打击的同时,组织各个部门,动员边境人民,利用双方老百姓往来密切,很多人是亲戚朋友关系的有利条件,对越方开展了全面的政治攻势,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每逢传统节日,我方边境的“友联户”便邀请越方人员吃饭聊天,让他们在家宴中看到我方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事实。比如每年五月初五端午节,“友联户”赵福胜家就请几个越南过来买货的群众吃饭,餐桌上摆着炖猪脚、肉馅油豆腐、白切鸡、红烧肉等八、九个菜。越南界园社边民覃木伟边吃边说:“这样的好饭菜,别说我们老百姓,就是县长也难吃上,你们生活的确好。”红国社的覃文香怀疑这是出于宣传目的对他们进行的特殊照顾,席间借故出去看了另外几家,看到家家吃的都是大鱼大肉。他归坐后,叹气说:“唉, 我们生活简直没法和中国比,还是中国的政策好啊!”

越南边民文化生活贫乏,长年累月看不到电影,听不到歌声。靖西县就抓住他们盼望娱乐的心理,组织文艺团体到贸易点为越方群众演出,还放电影、录像和办图片展览等,这些形式很受越方群众欢迎。1986年中秋节,县文工团到弄意贸易点演出,越南观众极为高兴,在一阵阵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中,文工团只好延长表演时间。过来赶街的太原师范学院学生阮氏美得知这是县文工团的演出后,感叹道:“我在太原都看不到这么高水平的演出,可见中国人的文化生活比我们越南丰富多彩得多。

邀请越方群众前来参观边境村屯生产,集镇建设,物资交流和商品贸易情况。当他们看到昔日的茅房、木屋已经变成了一栋栋各式各样的小楼房时,一些人赞叹不已,连连说:“了不起,了不起!”当他们看到商店里面琳琅满目的商品,圩镇上长长的猪肉摊,以及丰富繁多的农副产品时,想到自己那边物资奇缺,价格昂贵的境况,个个摇头叹气,深感寒酸,自愧不如。当他们看到我方边民中的买富裕户了汽车时,更是惊讶不已,瞪大了眼睛,他们说:“我们一个社还买不起一辆汽车,中国农民家庭都买上了,越南什么时候才赶上中国啊!”

靖西县通过各种形式,开展广泛的、多层次的、群众性的对越宣传工作,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缓和了边境紧张局势,加深了两国边民的友好情感。从1980年到1986年,我方共有1500多户边民,帮助越南群众12400多人次,共赠送粮食12万多斤,炊具520多件,衣物鞋袜5400多件,有14个农村卫生员给3000多越南群众看病治病。其龙村的张英明,几年来一共为越方群众治病729人次。越方边民周美聪患有半身不遂,行走困难,无法劳动,曾被抬到茶灵、高平等地的医院医治,都无济于事。后来张英明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把她的病治好了。越南群众把张英明家当作越南边民的“医务所”,有21个越方姑娘认她做干妈。1986年中秋节,就有19人给她送来21只鸭,有的怕提鸭过来被警察发现,于是就杀了鸭藏在衣服里送过来。

经过长时间的政治攻势,越方边民对我方的好感与日俱增。许多村屯甚至向我方提出:“干脆把我们划归中国管辖,以免再受气了。”越南当局对边民的这种心理惊恐万状,把靠近边界的18个村屯划为危险区,军政人员不敢在这些村屯留宿过夜。

1986年2月27日,越方的武装人员在边境架上机枪,准备向我方群众开枪射击,附近村子里的3名越党党员立即赶去阻止说:“ 你们不能开枪,那太没良心了。我们没有吃,他们给;没有穿,他们送;没有用,他们赠。你们为什么向他们开枪?要打,先打我们好了。”这帮武装人员不敢得罪当地人,只好扛着机枪悻悻撤走。其龙村的3头耕牛被越南警察劫走,并用车拉到茶灵县城,几个屯的越南群众集体前去请愿,要求警察把牛送还,就连县警察局副局长也出面干预,这3头耕牛最终得以完璧归赵。

刀兵为下,攻心为上。事实证明,大力发展经济,切实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是比枪炮更有威力的武器。

历史的魅力首先触发人们对历史的兴趣,继而激励人们有所作为,它的作用始终是至高无上的。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