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看《我和我的家乡》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票房口碑双赢,主要是因为它以“笑中带泪”的形式让观众看到了农村老家的巨大变化,慰藉了观众的“乡愁”,也让观众思考小康社会、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等重大命题。如果从乡村振兴的角度去观察这部由五个故事拼盘而成的集锦式电影,我们能从中看到促进乡村振兴的三种较为成功的文旅融合发展模式。

《天上掉下个UFO》:特色小镇模式

《天上掉下个UFO》里提及的贵州黔南阿福村,走的是科技特色小镇的振兴之路。特色小镇文旅发展模式最重要的就是要打造出一种特色,这种特色可以是科技特色、民族特色、康养特色、艺术特色、美食特色、农耕特色、地域特色、体育特色、军事特色、影视特色、探险特色中的某一种。特色小镇围绕特色做文章,形成相较于其他小镇的“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求异型”竞争优势;通过一系列特色景观、活动、项目、商品等创意、策划和打造,形成突显特色的立体文化系统。人们来到相关特色小镇吃、喝、游、购、娱、住、养、生、息,也通常缘于被这种特色文化系统吸引。《天上掉下个UFO》中的阿福村具有显著的科技特色,涉及到全面立体的不同领域,构成了阿福村的文化旅游基础。

影片中的科技特色小镇,经历过两次巨大变化,每一变化都给阿福村带来巨大的旅游效应或者危机。贵州黔南在中秋之夜惊现神秘UFO,地点就在距离中国天眼仅15公里远的阿福村,这一爆炸性新闻把北京的记者和科学家也惊动了,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天文迷、UFO发烧友前来旅游。殊不知,这是阿福村村长王守正、商人王出奇和乡村发明大王黄大宝一起编织的骗局。骗局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乡村振兴,但骗局终究是骗局,所谓的UFO其实就是直播网红黄大宝的一项新发明。随着不少人怀疑UFO的真假,阿福村文旅发展迎来巨大危机。

这一段故事其实蕴藏着特色小镇打造的一种客观规律,那就是特色一方面需要策划创意和精心打造,另一方面必须依赖区域性的真实文化资源。实际情况是,正像电影中的阿福村一样,我国不少地方为了打造特色小镇不择手段,经常会虚构民俗、编织谎言、讲假故事。这样违背区域文化旅游发展基本规律的做法最后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所谓特色小镇遭遇发展危机。

影片结尾,阿福村的UFO事件真相大白,但文旅发展却由“危机”迎来“转机”。依托真实存在的中国天眼设施,依托在黔南真实存在的UFO传说,阿福村被打造成了真正的科技特色小镇,依然游客如织,发明大王黄大宝的各种土发明依然能够派上大用场,阿福村一派和谐发展的振兴面貌。电影故事情节的两次变化一反一正地表明了特色小镇文旅发展模式的客观规律和深刻道理。

《回乡之路》:特产带动模式

虽然《回乡之路》并没有直接触及文化与旅游融合的发展模式,但其故事中提及的种树绿化、苹果脱贫的发展道路稍作升级就是一种特产带动的文旅融合发展模式。

特产就是地方独特物产,可涉及植物、动物、矿藏、资源等多种领域。特产并非只有物质的一面,还涉及与特产有关的历史传说、民俗风情、仪式节庆、生产工艺等非物质文化的一面。以特产带动乡村旅游发展,就是要让特产在物质和非物质两个层面发挥驱动作用。单纯的通过电商、直播带货等形式销售特产还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市场营销,如果让特产最终驱动了所在地域方方面面的进步尤其是文化旅游业的发展,那才是值得推崇的文旅融合的发展模式。

由此,就短片《回乡之路》所涉及的电影情节以及对应的现实故事而言,以毛乌素沙漠为对应原型的乔树林(邓超饰演)的家乡要获得更好发展,可以选择一种特产带动、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双轮驱动的文旅融合发展道路。不仅要让闫妮饰演的网红闫飞燕参与直播带货卖特色苹果,还应该让她传播与特产有关的治沙故事、致富带头人故事、地方民俗,让特色物产和与物产有关的文化成为驱动地方发展的靓丽名片,让人们不仅通过电商购买苹果,还亲自到现场参与种植和采摘活动,亲身体验和沙漠苹果有关的传奇故事和民俗风情。于是,旅游被特产及相关文化带活,文旅融合的良性发展模式就形成了。

在我国许多地方,在脱贫攻坚或是乡村振兴的发展道路上,许多人都懂得通过电子商务等各种手段进行特色物产的市场营销,特色物产销量的大幅增加的确促进了扶贫事业和乡村振兴,但缺乏将此模式稍作变通后升级而成的特产带动文旅融合发展模式。如果眼光再拓宽一些,行动再大胆一些,策划再创新一些,让特色物产的单一市场营销发展模式升级为特色物产文化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的模式,一定能促进更多乡村更好脱贫,促进更多乡村跨入良性可持续发展的阶段。

《神笔马亮》:田园综合体模式

在《神笔马亮》的故事情节及影像画面中,下乡干部马亮(沈腾饰)在茴香村所开创的乡村振兴模式是一种典型的田园综合体模式。田园综合体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乡村综合发展模式,目的是通过旅游助力农业发展、促进三产融合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电影中的茴香村,一派乡村童话田园风貌,稻田艺术、赏花经济、特产营销、乡村民宿、卡通形象代言、墙壁涂鸦等乡村旅游时尚元素应有尽有,整体呈现出创意农业、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的有机结合,还有文化和旅游的深度融合。

这是一种尤其值得倡导的田园综合体发展模式,它是对传统乡村风貌的提质增效和升级换代,充分尊重了城里人周末节假日短期下乡放松身心的旅游需求。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拥有较多特色和较强竞争力,他能够满足不同年龄段游客的各种体验需求,能够满足观光、康养、运动、探险、农事体验、美食品尝等多个维度的休闲需要。这样一种发展模式还具有较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因为中国人的“乡愁”追根溯源都在农村,城里人到农村放松身心的需求是一贯的、连续的,还是强烈的。

田园综合体的发展模式尤其要注意三个维度的问题。第一,应注意发扬地方特色,避免东西南北中一个样。比如一窝蜂都弄稻田画,稻田画造型也无地方特色;再比如所售卖商品来自天南海北,缺乏地方特色;还有农事体验项目不能突显地域特色,盲目照搬别的乡村旅游项目。第二,应注意项目体验舒适度和强度,避免低层次体验。应着重打造田园综合体中的特色农事体验,让游客真正舒适又具备相当刺激度地体验到各类各种不同项目。第三,应着重打造田园综合体的“乡村性”,避免将一些城市公园的游乐项目简单照搬到乡村。我国有些乡村旅游项目简单移植城市公园的游乐项目,比如过山车、碰碰车、旋转木马、卡丁车、鬼城等,这个显然是不明智的,因为游客来到田园综合体最希望体验到的是乡村特色,不是城里的玩意儿。

责编: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