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赵浩:对跑步的欲望驱使我进步,运动生涯还藏着一个小目标

笔者手记我是在重马赛前一天见到的赵浩,这位身材精瘦、戴着眼镜的跑者上午刚结束赛前的最后一次训练。

“要去家里还是外面找个地方聊?家里有点乱。”

赵浩在重庆住所在一个临近田径场的小区,小阳台朝光一面摆了张书桌。赵浩没有自己的奖牌墙,屋子里更多的反而是各种书籍、运动康复装备,以及跑鞋。

这位大众跑者口中的“大神”、“重庆一哥”,和善、内向、腼腆,聊完后坚持要将我送出小区一直到地铁口。

在重庆这座山水之城,赵浩因跑步被认同,逐渐小有名气,这里也留着他的小目标和梦想。

11月15日10时许,伴着从长江畔逐渐升起的烈日,2020重庆马拉松在南滨路结束冠军争夺,赵浩第二位冲过终点。

2小时27分40秒

赛后赵浩情绪没有很高涨,第一反应是向赛道鞠了一躬,随后走进运动员休息区。

赛后他解释道鞠躬主要是感谢家人赶来的支持,“在终点前几百米的地方发现母亲还有其他家人在叫我,有一点遗憾是这场比赛没有表现出很好一个状态,有点辜负他们。”

重马十年与“重庆一哥”

“重马完了,奖牌好看吗?以后叫我千年老二好了,能当第二也不错啊。”

完赛后到家,赵浩在短视频平台发布内容,并配上上面的文案,看上去他有些失落。

在这场只有4900人规模,全是本土跑者的十周年比赛里,李波与赵浩的对决被冠以的“一哥之争”的意义,他们是重庆仅有的打开220大关的现役跑者,也是这场比赛最具关注度的两位跑者。这不是他与李波第一次同场竞技,不同的是,这是占据镜头焦点最多的一次。在这个特殊的年份,两人都是距离冠军领奖台最近的一次。

赛前一天,赵浩预感天气会比较热,后半程要经历一些挑战。这场比赛,目标肯定是冠军,而且跑了多次这条赛道的赵浩对自己也充满信心。

“每年都这条赛道,熟悉。就闭上眼睛,我就能感觉能把全程(在脑子里)走一遍,哪里有弯,哪里有小坡都知道,就太熟了。”

比赛伊始两人杀出重围的交替领跑也表达了冲冠的决心,与大集团拉开距离后,没有兔子,赵浩和李波展开属于他们的拉锯战。第一个五公里并驾齐驱,第二个五公里李波用时16分20秒,赵浩落后1秒。李波此时开始加速,赵浩被拉开差距但还是在紧咬,从落后8秒到落后2分钟,一直到后半程,赵浩的劣势逐渐加大,左腿肌肉的疲劳感也随之而来。

“情绪和身体都没有调动出来,身体得省着用,后面还有比赛。但观众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意思太慢。”赵浩在赛后回顾当时的心理状态。

在这场备受关注的一哥对决里,赵浩算是败下阵来。

虽然运动员本身从不会对自己冠以所谓“一哥”、“一姐”的称谓,但大众跑步圈还是会用“一哥”这种称呼表达对于某个城市、某个省份顶尖高手的认同。

“重庆一哥”的称呼,大家叫了赵浩三四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重庆本土最优秀的马拉松跑者。赵浩从2012年就开始参加重庆马拉松,期间多次夺得市民组冠军。

2016年北马238,2017年重马235,2018年宜昌221,2019年柏林219…

赵浩连年刷新PB,重庆一哥的名号开始在本地乃至全国叫响。

对于一哥这个称呼,赵浩也有自己的看法。“不管谁是一哥,总会被超越的,成绩肯定会不断提升。所有的一哥都会老去。这是一种认可,也是压力。”

“其实自己不是特别在意,但是有时网络上会有一些人要故意来戳你一下,叫你‘重庆二哥’(李波在厦马表现从成绩上超越了赵浩)。其实我是无所谓的,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觉得大家叫我重庆一哥也好,叫我云眼什么的也好,都无所谓。”

赵浩的跑步哲学:要保持欲望和热爱

高中时期校运会的3000米比赛里,赵浩绝杀体育生夺冠让他在小圈子里受到一些关注和认同,这种同学们的“小崇拜”促使赵浩不断激发对运动的热情。

“当你在一个领域获得人家肯定以后,你肯定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这个领域当中,然后更加的就努力,然后后来慢慢的开始拿一些奖了以后,对自己成绩有一些渴望和追求。”

戴着眼镜的理科生赵浩毕业于重庆理工大学材料学专业,他对自己的高考成绩至今还能脱口而出,差5分就能上重本。

学材料学的赵浩毕业后去了一家体育用品零售商做销售,之后又在赛事公司、体育媒体都有过工作经历。虽然工作几经辗转,但跑步的热情一直没有消退,并且成绩在不断提升。

赵浩坦言,以自己的能力想靠纯奖金生活是很难的,所以其实毕业后一直是一边上班一边跑步的状态。2015年刚开始跑步时,氛围还没有现在好,各大品牌的资本介入不多,成为职业跑者并不容易。因为面临毕业,起初家人是不支持的,随着逐渐拿了一些奖项家人的态度开始转变。

作为毫无专业队经历,也没有体育生的经历的赵浩来说,他的训练哲学是要保持对跑步的欲望。赵浩认为欲望很重要,“有时候跑出去几公里觉得状态不好就不跑了,我不会逼自己,要时刻保持对这项运动的欲望和热爱。”

在边上班边训练的几年间,赵浩一直保持着他所说的这种欲望。“我2016年北马跑出238,其实现在想想还是挺感动的。毕业第一年,上下班就坐公交车,在公交车上睡着了,睡一二十分钟打个盹,下车马上精力满满的都就跑到田径场开始训练了。每天下班6点多跑到7点多,就是这样子在那种状态下训练,跑到了238。”

现在,赵浩算是成为了一名职业跑者,靠着易居马拉松俱乐部以及运动品牌亚瑟士的赞助商合同作为训练收入的保障,也能在比赛中争取到奖金。作为一位“地产企业员工”,其实赵浩之前在易居还承担了一部分内容传播工作,现在工作内容减少,跑步的可支配时间变多,不过他坦言其实还有点不适应。

“其实我还不怎么适应这种情况,时间多了反而感觉自己不好安排,不像以前那样,前几年我就是上班下班,然后自己跑步,时间很规律。现在时间多了反而感觉自己不好掌控了。”

平时在重庆的训练,赵浩会把训练安排在下午,通常在田径场。其中每周有5天一天一练,平均每天20公里,另外两天会安排稍短的距离和力量训练。

赵浩认为自己还有潜力可以挖掘,由于青少年时期没有经历过系统的体育训练,力量基础和顶尖高手比起来会是一个欠缺,现在他在努力弥补短板。日常的日子,赵浩自己定训练计划,自己是运动员也是教练,同时也是自己的营养师、经纪人,一切训练和比赛安排都是自己打理。

进入易居后,赵浩有机会跟随俱乐部随李芷萱的教练李国强指导进行一些集训。冬天和夏天会上丽江进行高原训练,持续周期大概一个月,他认为这对自己的提升很大。

跑者赵浩的B面:性格内向,喜欢看书,心里还藏着小目标

赵浩的房间有个向阳的榻榻米,上面摆着他的瑜伽垫、泡沫轴、筋膜枪,侧面的书柜上最多的不是奖杯和奖牌,而是书。

“我最近在看一些书,比如这本《原则》”,说着赵浩从书桌拿起展示。

“还有一些经济学的书,我想更多的了解关于商业的一些逻辑,然后我们生活一些底层逻辑,一些经济现象,想往商业这一块探索。”

除了跑步和看书,赵浩在运营自己的多个社交平台和短视频平台,时而记录对比赛的思考,时而展示训练,时而撒点心灵鸡汤。

“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就喜欢一个人就呆在一边,不怎么喜欢交流。所以拍短视频其实是刻意的去训练一些自己讲话的能力,因为我们这个年纪听说读写的能力很重要,只有拥有了这些能力,你才能以后有一些自己的发展,听说读写能够把你的知识形成一个体系。”赵浩表示。

“跑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哪场比赛或者哪一刻让你觉得坚持这个事情的对的,是值得的。”

抛出这个问题是笔者以为赵浩的回答会是柏林马拉松,而他给出的答案是2018年宜昌。那年赵浩跑出2小时21分,大幅刷新PB,并且开始往220更近一步。出色的发挥加成绩的回报,那种感觉让他至今还在怀念。

“那一场就是跑到我就是热泪盈眶了,跑得非常好,后半程和前半程成绩差不多。而且那场比赛基本上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跑,我盯着前面100多米有几个专业队的,一直盯着他们在跑,一直在追。最后把他们超越了。那个时候就在想努力跑,是父母的骄傲,是自己的骄傲。然后就跑得特别的酣畅淋漓,那种感觉我至今还在怀念。”

那年宜兴马拉松结束后,赵浩用一篇赛记完整了回顾他的这次满意的发挥。在文章的最后,他写下5句话,并且连着用了三个“太不容易了”。

最后一公里,我一无所有,

最后一公里,我毫无保留,

最后一公里,我不再关心时间,

最后一公里,我倾其所有的爱,

最后一公里,我燃烧着我的热泪,

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对于业余跑者来说,全马220无疑算是非常大的荣耀。在柏林达成这一目标后,赵浩聊天中透露了另一个他心里藏着的小目标。

“我觉得这辈子该满足了,但是对于我来说的话,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希望打破我们重庆市的马拉松纪录,2小时18分51秒。”赵浩说,“我相信这个纪录肯定会破的,就在最近一年,无论是我或者李波。但是这个记录破了以后肯定还会被破,我估计会在一两年之内会被反复的破掉。”

“未来要加油一下,努力赚钱呀,家人在催我结婚”

10月份,1992年出生的赵浩度过了28岁生日。

过去的一年,由于疫情的原因赵浩的训练不算规律,去了几次高原训练也没有及时的比赛来检验成果。

那段时间在重庆几乎没有可以跑步的地方,体育场都是封闭状态。赵浩会到家后面的南山去跑,有时只能选择在江边滨江路跑。对于精英的训练强度来说,其实重庆适合跑步的地方不多,最好地方就是田径场,那段时间高校的场地无法进入让赵浩的训练受了不小影响。

随着国家对疫情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赛事逐步恢复。赵浩抱着半比赛半体验的心态参加了青海高原马拉松,越山向海人车接力赛等赛事。太原马拉松上,赵浩原本的打算就是检验身体情况,跑了30多公里,然后就放掉了。

无锡马拉松算是首场认真冲击成绩的比赛,最终他跑出2小时20分27秒收获第六名,在他看来是比较正常的发挥。西安马拉松,赵浩选择当240的兔子为跑友服务。重庆过后,他还有一场全马,期望冲击一下成绩。

今年是赵浩跑步的第8个年头,近几年他希望还是在成绩上有所突破,未来想往体育商业的方向转型。

“前浪总要被拍在沙滩上的,现在新人势头很猛。跑步8年每年都在PB,今年争取再努力一下,争取每年保持上升的势头。但是最终肯定就比不过那些天赋更好的年轻人,以后肯定会转型,我就会做一些商业方面的探索。”

谈及目标,他说跑步事业的目标是跑到218破重庆纪录,生活上的目标,先找个女朋友吧。

大学毕业后的赵浩由于保持着一边工作一边训练的状态,对训练太专注导致陪伴女友的时间过少,随后两人分开了,现在赵浩一个人在重庆生活。“我比较恋重庆,还是觉得自己的城市好。”

“我家人也在催我结婚,催我找女朋友,30岁以前能不能结婚?”赵浩一只手拿着筋膜枪一边笑,“另外还要加油一下,然后赚更多钱呀。”

“这个可以写出来吗?(女朋友的话题)”

“可以,哈哈…”

“要不,给你搞个在线征婚吧?”

采访、撰文/范弘罡 发自重庆

文中图片来自各赛事组委会及受访者提供

(全文完)

关注腾讯跑步微信公众号

你将第一时间获得各大马拉松参赛名额

和众多大咖与爱好者尽情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