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英雄、女将军你知道是谁吗?

妇好是我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英雄、女将军

妇好本名不姓妇,而是姓好。我国古姓多从女,是母系氏族的余留。先秦时期,我国女性的姓多写在后面,故称妇好。她是商朝君主武丁的妻子。据甲骨文记载,武丁有六十多位妻子,妇好只是其中一位。生活在公元前十二世纪前半叶,武丁重整商王朝时期。

“辛巳卜,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羌。”这是甲骨文中记载的出兵最多的一次战争,这次战争的最高统帅就是妇好。

当时,久经沙场、战功累累的禽、羽等武丁的爱将,都归妇好率领。那一仗打下来,羌人势力被大大削弱,商之西境得以安定。

妇好是我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英雄女将军。古代男尊女卑,女性能当女英雄,不容易。单凭胆识,便是巾帼不让须眉。

在我们民族的文明初期,和其他几个远古文明民族一样,同样遇到了古印欧人的威胁。但是,正是在妇好的率领下,我们成功地战胜了侵略者,把自己的种族和文明保存了下来,成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挺立至今的民族。

根据甲骨文的记载,她当时带了军队,多次出征,屡战屡胜。你想啊,这个女人的思维多厉害。

根据出土的大量甲骨卜辞表明,妇好多次受命征战沙场,为商王朝拓展疆土立下汗马功劳。她还经常受命主持祭天、祭先祖、祭神泉等各类祭典,任占卜之官。

但是,妇好不幸在三十余岁去世。不过,在商朝时期也不能算是早逝,然而,相对于在位五十九年的武丁来讲,确实算是过早的逝去了。武丁十分悲痛,给妇好建筑了独葬的巨大墓穴,而且,有拜祭的隆礼。这在商朝时期是非常少见的。

1976年,在河南安阳小屯西北发现其完整墓葬,在现存的甲骨文献中,她的名字频频出现,仅在安阳殷墟出土的一万余片甲骨中,提及她的就有二百多次。

商朝的武功,以武丁时代最盛,武丁通过一连串战争,将商朝的版图扩大了数倍,为武丁带兵东征西讨的大将,就是他的王后妇好。

甲骨文记载:有一年夏天,北方边境发生战争,双方相持不下,妇好自告奋勇,要求率兵前往,武丁犹豫不决,占卜后,才决定派妇好起兵,结果大胜。此后,武丁让她担任统帅,她东征西讨,打败了周围二十多个方国(独立的小国)。

那时作战,出动的人数都不多,一般也就上千人和大规模械斗差不多。但是,根据记载,妇好攻打羌方的时候,一次带兵就有一万三千多人。也就是说,占都城一半的军队都交给她了。

武丁前后立过三个王后,商王的妻子不但是他的配偶,还是战将和臣僚,妇好是他的原配。不过,武丁有六十多个妻子,妇好只是其中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妇好并不和武丁住在一起,而是经常待在自己的封地里。

她有自己的封地和财产,这种现象,在后来的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在当时这似乎是个普遍的现象。

武丁的妻妾兼女将,除了妇好至少还有好几个,有名字记载的还有一位妇虷,地位仅次于妇好,也曾多次率师远征,同时为武丁管理农业和内政。她被封在井方,也就是今天的河北邢台。

武丁有多爱妇好呢?看陪葬品就知道了:妇好墓虽然墓室不大,但保存完好,随葬品极为丰富,共出土不同质料的随葬品一千九百二十八件,有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骨器、蚌器等,最能体现殷墟文化发展水平的是青铜器和玉器。

青铜器共四百六十八件,以礼器和武器为主。礼器类别较全,有炊器、食器、酒器、水器等。多成对或成组,妇好铭文的鸮尊、盉,古代酒器,用青铜制成,多为圆口,腹部较大,三足或四足,用以温酒或调和酒水的浓淡,盛行于中国商代后期和西周初期,小方鼎各一对,成组的如圆鼎十二件,每组六件;铜斗八件,每组四件;后母辛铭文的有大方鼎,四足觥,各一对;其他铭文的,有成对的方壶、方尊、圆斝等,且多配有十觚、十爵。

有铭文的铜礼器一百九十件,其中,铸“妇好”铭文的共一百零九件,占有铭文铜器的半数以上,且多大型重器和造型新颖别致的器物。如鸮尊,圈足觥造型美观,花纹繁缛。三联甗(古代蒸煮用的炊具,上下两层,中间有箅子,陶制或青铜制)、偶方彝,可说是首次问世。

三联甗,是灶形器与甑配套使用,它可以同时蒸出三大甑相同或不同的食品,又可移动位置,使用方便,是炊具的创新。汽柱甑,形器实为汽锅,在昆明用汽锅蒸鸡,是一道美食,同样的炊器在三千多年前已出现,足以说明殷人对食品也是刻意求精的。

墓内的铜器群不仅是精美的艺术品,而且,是商王朝礼制的体现。“妇好”铭文的铜器,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礼器群。“后母辛”铭文的铜礼器,应当是子辈为妇好所作的祭器。其他不同铭文的铜礼器大多是酒器,大型酒器配十觚、十爵。大概是贵族或方国奉献给这位赫赫有名的王后的祭器,这些也是研究殷代礼制的重要资料。

武器有戈、钺、镞等,两件铸“妇好”铭文的大铜钺,最令人瞩目,一件纹饰作两虎捕捉人头,虎似小虎,形象生动。相似的图案曾见于“后母戊”大鼎的两耳上。似有震慑作用。

装饰品为数最多,有四百二十多件、大部分为佩带玉饰,少部分为镶嵌玉饰,另有少数为观赏品。玉石人,是研究当时人的发式、头饰、着装等的实物资料。各种动物形玉饰有神话传说的龙、凤,有兽头鸟身的怪鸟兽,而大量的是仿生的各种动物形象,以野兽、家畜和禽鸟类为多,如虎、熊、象、猴、鹿、马、牛、羊、兔、鹅、鹦鹉等,也有鱼、蛙和昆虫类。

玉雕艺人善于抓住不同动物的生态特点和习性,雕琢的动物形象富有生活气息,如一件回首状的小鹿,表现出警觉的神情,而头部歪向一侧的螳螂则显得悠闲自在,生动传神。玉器之外还有绿松石、孔雀石、绿晶雕琢的艺术品和玛瑙珠等,三件象牙杯,有两件成对,造型美观,雕琢精致,堪称国之瑰宝。

在此,还应说一说墓内所出的六千八百多枚海贝,经鉴定,为货贝,一件阿拉伯绶贝(也称阿文绶贝)、二件脉红螺。海贝产生于我国台湾、南海(广东沿海、海南岛、福建厦门东山以南),反映商王朝与我国东海、南海海域有直接间接的联系,是极重要的证据。

妇好的贡献到底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在大约三千年前,地球经历了一次小冰期,全球气温下降,高纬度地区的生活条件急剧恶化。只靠狩猎和采集为生的古印欧人,不得不向南迁徙。其中,讲希腊语的部落,穿过巴尔干半岛,迈锡尼文明,使希腊进入了一个西方学者所谓的黑暗时期,直到大约四百年后的公元前八九世纪,文化才开始恢复。

向两河流域迁徙的亚述人,将美索布达尼亚的数千年文化一扫而空,另外一支向东迁徙的印欧人在中亚附近分开,一支继续向东最终到达中国。

另一支向南进入印度,将创造灿烂文明的印度原住民征服后,制定了种姓制度,入侵者在剽窃了原住民的文化后,被列为最高的种姓;二者文化的真正创造者,印度的原住民,却被列为最低种姓,他们被禁止识字和学习自己创造出的文化。最终,比中国文明起源更早的印度文明,就在这种野蛮的种族隔离制度下逐步衰亡。因为,被禁止学习就意味着政治人才的匮乏,所以,印度历史上基本没有统一的局面,也没有国家和民族认同感。这次迁徙,对文明的破坏,影响到了整个欧亚大陆。

但进入中国的这支印欧人,却被妇好率领的商朝军队彻底地打败了。初具规模的华夏文明在这场急风暴雨中屹立不倒,成为整个人类接下来近三千年文明的灯塔。

从这个意义上说,妇好是我们种族和文明的拯救者,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的传奇女子,伟大的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