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里人为什么都不敢惹陈道明?

在前阵子,李诚儒宣布:不去《演员请就位》了!

原因很简单,不允许“他们”这样玷污影视圈。

话虽狠,但说的都是大实话:

“我一息尚存,我坐在这儿

我就看不下去,我必须要说

我不允许玷污它,不允许胡来”

在李诚儒心里,演戏是神圣的,不容玷污的。

所以,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但凡看到一点对演戏不尊重的行为,他都要怼,但在娱乐圈也有一位是李诚儒不敢惹的,就是演员陈道明。

对陈道明,李诚儒是尊敬且钦佩的。

近日,他在某节目就回忆起当年和陈道明一起合作拍戏的情景。

其中两人有一场对手戏是李诚儒要动手打陈道明的。

作为演员的李诚儒觉得既然是演戏就肯定是假打,但陈道明却反驳说:你既然是一位演员,就应该把戏演好。

怎样才能把戏演好?

“就是把自己全身心融入到这部戏当中,把自己当做戏中的人物,所以说你要把当时那种愤怒的情绪全然表现出来。”

听完此话后的李诚儒也是被陈道明的职业精神给深深感动了,在陈道明的强烈要求之下,用力地掌掴了陈道明。

结果,这条反响很好,也正是因为这次的真打,让李诚儒至今都对陈道明非常敬佩。

在他看来,陈道明不光是演技精湛,身上更是具备了演员所具备的重要品质,那就是敬业。

是的,在陈道明眼里,演戏你就得必须百分百的投入。

曾经在拍摄《康熙王朝》时,有个配角一直不入戏,陈道明很生气,一把将皇帝帽子扔了,说:“你这什么态度,我们这么认真,你干嘛呢?”

当时这个配角还反驳说:“你是主角,这个戏火了,你能火, 我们卖力气不是白卖吗 ?”

当时陈道明就说:

“你这样连个配角你都不配

你为什么永远当不了主角

就是因为你舍不得出一身力气

谁在当爷之前都得当孙子

我就当了十几年的孙子”

他说这话,一点都不假,陈道明可不是一上来就是腕儿的。

在正式拍戏前 ,他曾跑了整整七年龙套。

那七年他演遍了土匪、特务、八路,就是没有一句台词,甚至没露过脸,那是他人生最暗淡的时光。

直到1978年,陈道明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这一考,命运出现了转机。

他不仅演技有了质的飞跃,还凭借着中央电视台筹拍电视剧《末代皇帝》中青年溥仪一角一炮而红。

那是他第一次演主角,在33岁之际,他一举夺得了“金鹰奖”和“飞天奖”的“双料视帝”。

这两个奖,在当时分量可是相当足。

后来,有人找他演《围城》,他一听怂了,不敢接这部戏。

因为他读过《围城》,认为这是一部深刻的戏,方鸿渐更是一个复杂的人物。而他,目前还驾驭不了。

但导演铁了心只认他,坚决不考虑其他人选并放话:

“目前不行?那我就等你,你什么时候行,我们就什么时候拍!”

一来二去,陈道明就被这股执拗劲给折服了。

为了演好方鸿渐,他大夏天在家里不开空调,穿着长衫,戴着眼镜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就为了找方鸿渐的感觉。

妻子杜宪回家一开门,吓一跳,看丈夫后背都已经湿透了,嘴里还念叨着台词呢,她上前去扒他的长衫,谁知陈道明脱口而出:啊,苏小姐。

陈道明早已“走火入魔”……

不仅如此,他还疯狂苦练上海普通话,甚至两个月减肥25斤,以一副摇头晃脑,油嘴滑舌的形象,演起了玩世不恭的“男一号”方鸿渐。

这活生生的模样,可不就是方鸿渐嘛。

就连钱老本人都写信告诉他:“你让我看到了一个活的方鸿渐。”

这部剧,让35岁的陈道明再获“飞天奖视帝”,一时间他成了内地最火的男演员。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感叹戏剧的伟大,陈道明因《围城》结识了钱钟书老先生,并三次拜访钱老。

也正是这段奇妙的缘分,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他坦言在钱老家里,能闻得到书香,那时他感觉:

“在文化的面前,学问面前,我觉得自己那点名气连屁都不是!”

他感觉钱老像一面镜子,镜子中的自己,像一个小人得志,得意忘形的俗物,他为此自惭形秽,懊悔不已。

不久后,他便做了一个人生决定:放弃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闭关修炼心性。

享受独处带给自己的快乐,远离世间的纷扰,在家弹琴,画画,练习书法,看书。

是的,当你知道的太少,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读书。

陈道明的哥哥陈道凯说在天津老家时,陈道明从不看电视,

“他北京的家中连有线电视都没装,书房里的床堆满了书,自己就睡在一堆书中。”

就连季羡林都说,陈道明看的书,多到他可以胜任北大教授。

不要说看书无用,它在潜移默化中都会影响着你,就像日后陈道明在演戏过程中,对待每一个人物他都有自己新的理解。

在拍摄电影《我的1919》中,他就把一个历史人物演出了人情味。

他所饰演的是“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

顾维钧女儿在看过电影后,曾对导演黄健中说:

“没想到电影把她父亲拍得那么像……你这个年纪是不会见过我父亲的,怎么会选一个这么像我父亲的演员呢?”

陈道明也凭借这部电影,在1999年获得金鸡百花奖双影帝。那时的“金鸡百花影帝”,还是足份足量的荣誉。

该片中,他一个人撑起了整部电影。

提到死去的妻子,他蜷起身体,压抑自己的悲伤。

当听到国内发来电报,命令他们在合约上签字时。

他先是眉头微皱,接着一声冷笑,好像对政府的软弱反应,早有预料。

可冷笑完之后呢?

难掩愤怒和无奈,重重叹了口气。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一个反应,陈道明演出了三个层次。

这就是陈道明的功力,他从业33年,只拍了30多部电视剧,19部电影,还比不上一个“敬业”明星3年的作品多。

但是他不算高产的剧作里,塑造的角色却个个深入人心。

他一直都是我们心中德艺双馨的老戏骨,老艺术家。

但被视为国宝级演员的他,却当众说:“演员就是我的一个职业,我就是一个戏子。”

别说这个级别的演员,就是普通的三流演员也不会愿意被人说是戏子。

但是陈道明无所谓,因为他太看得开了,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明可明,非常明。

在喧嚣混沌的名利场,陈道明有他自己的“非常之明”。

不做无为之事,又何以遣有涯之生?

褪去演员的光环,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挑着剧本,搓着麻将, 正直而又轻松的活着。

他和中国多数大爷一样,对外宣称戒烟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热爱麻将事业,只自摸不抓炮,邻居都说他牌品和人品一样好。

人生之通透,莫过于此。

演艺圈是什么地方?是一个可以颠覆人的价值观,让人变得面目全非的地方。

但很庆幸,陈道明出道30多年来,从未受圈子里的风气影响,一直恪守着自己的底线。

在这个欲望泛滥的时代,陈道明却懂得避开喧嚣,只做“有用之事,拍值得的角色。”

真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像他那样认真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无奈于这个世界,也让这个世界也无奈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