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脸”,一定是娱乐圈原罪吗?

| 星番

新一期《演员请就位2》播出后,一则下期预告让网友炸开了锅,预告中郭敬明怒斥演员孟子义私自改妆,随后,#郭敬明说孟子义网红脸#登上热搜。孟子义就此事回应道:“首先认可郭导说法,自打拍戏以来,伴随在我身上的争议就是网红脸,可孟子义就是这样一张脸,大家的看法我左右不了,我选择接受!”

对此,网友似乎并不买账,“快闭嘴吧”、“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吃哪碗饭的”等相似恶评铺满了孟子义的评论区。当然,这些负面评语并非全因“网红脸”而起,更多的还是聚焦在她曾经因为过度在意外貌而做出的那些出格行为上,这让大众觉得孟子义没有做演员的专业性。

孟子义在意外貌,又多次因外貌备受争议。

有人曾经总结出网红脸特征:皮相美、大眼睛、尖下巴,是标准美人但缺乏质感和辨识度。孟子义就完全符合这些特征。更有网友将她的照片和几位现下网红照片放在一起作对比,发现很难从中一眼辨认出哪位是孟子义。

或许是因为长着一张缺乏辨识度的网红脸,孟子义的戏路并不十分顺遂。

2014年,19岁的她在《武神赵子龙》中饰演林允儿贴身婢女触屏。之后又在多部剧中参演女配,戏份不足,也少有大众记忆点。直到出演爆款古装仙侠剧《陈情令》中的温情,才为她带来少许话题,不过观众也多是集中在对温情的讨论上,而记不住孟子义。

2020年,出道近7年的孟子义才在古装言情励志剧《浮世双娇传》中获得出演主角符玉盏的机会。奈何,这部戏并未给孟子义带来口碑翻转,网友聊起她还是那些关于“脸”的过往。

从备受争议到难演主角,网红脸似乎已经成为孟子义事业发展的阻碍。在娱乐圈孟子义并非孤例,关于网红脸没有高级质感、网红脸演不了大女主的舆论从未消迩,所以,娱乐圈,网红脸是原罪吗?

01

演技被“网”住的网红脸演员

前几日,鞠婧祎新剧《如意芳霏》遭绑架剧情引人热议,#鞠婧祎演被绑架像咬化妆棉#被送上热搜。这不是鞠婧祎第一次因为演技被诟病,虽然出现的每个镜头都很美,但僵硬的肢体语言和表情管理,时常让她的画面像一张张照片拼凑起来的。

被称为“四千年美女”的鞠婧祎,养成系女团出身,颜值是公认的,不少人将其视为“整容模版”。顶着“四千年美女”的称号,近些年鞠婧祎得以成功走出剧场,走上演员之路。

鞠婧祎比孟子义幸运,从2018年开始,就稳定占据女一位置。

不过。从《芸汐传》《漂亮书生》到《如意芳霏》,鞠婧祎的形象都具有极度相似性,角色堆叠在一起非粉丝都难以区分。而且,鞠婧祎出演的作品还具有高度相似性,以甜宠现代戏及古代偶像剧为主,角色也多是性格单一、动作浮夸的“傻白甜”,哪怕是女扮男装,也是浓妆艳抹的娇憨之态,让人难以信服角色。几年演员生涯看下来,鞠婧祎让人记住的还只是“四千年美女”的网红称号,而非任何一张角色脸谱。

和鞠婧祎相似,同样从网络红人转型演员的还有张予曦。

模特出身的张予曦,早前被网友熟知是因为她是某知名富二代的前女友之一,那时有网友时不时会把她的照片和其他几位前女友照片放在一起,让大家找不同。高度网红化的长相,让张予曦在前女友群像中难于被辨认。

有别于一般网红的淘宝进阶之路,张予曦的演员之路似乎异常坚定。

获得瑞丽封面女孩总决赛冠军后,她先后出演了《亲爱的,公主病》《亲爱的王子大人》《无法拥抱的你》等小体量偶像剧。尽管多是主演,但都反响平平。诚如鞠婧祎摆脱不了“四千年美女”的称号一样,张予曦努力多年,归来仍是“前女友”。

直到2020年都市爱情剧《韫色过浓》播出,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张予曦的颓势。

《韫色过浓》中张予曦饰演的苏矜北是个处于上升期的女演员,被誉为“荷尔蒙女神”。讨喜的角色加上尚属过关的演技,让张予曦借助这个角色被一些观众喜爱。虽然《韫色过浓》不算完整意义上的佳作,但是张予曦美艳女明星的人物设定也算本色出演,角色立住之后,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网红脸对她的影响,张予曦的演员之路才算刚刚开始。

相比还没有一个角色能让人信服的鞠婧祎,张予曦已经在布满荆棘的网红脸演员路上,劈开了一条缝。即便她的人气和热度不如鞠婧祎,但是《韫色过浓》的确让张予曦的国民度和大众好感度有所回缓。

鞠婧祎、张予曦都是典型的网红脸,大众辨识度不高让她们的演员认可之路显得艰难。不过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有戏可演且还是女主,她们已经足够幸运。

她俩以及今年已经接到女主戏的孟子义的存在,证明“网红脸”演不了女主是个伪命题,市场并不是完全排斥网红脸,市场只是排斥只在乎外貌,不专注演技的演员。外貌可以辨识度不强,但出挑的角色,可以增强“脸部识别”。

纵观鞠婧祎、张予曦、孟子义三位网红脸演员的作品,会发现她们虽然出演的多是偶像甜宠剧,但这些角色也多是希望呈现出独立、自强的态势。只可惜经过她们的演绎,这些女性角色还是显得略微寡淡、木讷。甜宠女主之路都走不好的话,想成熟出演具有“大女主”风范的角色,只怕更遥遥无期。

02

网红脸非原罪,缺乏辨识度才是

就像藏族男孩丁真的“土狗男孩”标签一夜之间爆红网络,这背后是观众长期被一种网红化、复制化等韩系审美驯化下的突然反抗。经历了2014年后的“流量时代”、2018年的“选秀元年”开启,长期被“量产”的美统治的人们,相比“统一”更愿意向“个性”看齐。

丁真的爆红,反映的是,被甜剧、古偶、选秀“喂饱”的观众,对多元美的追求,体现的是娱乐圈缺少野性男孩,文娱作品中这一款演员脸的缺位。

长相的确影响着演员的戏路发展,但这也并非绝对,想要市场记住你,靠得不是一张美丽的脸庞,而是作为产品,“艺人”样貌这一项在市场中的占位,是艺人作为商品他所呈现的特质。一万个人里只有一个人脱颖而出,虽然残酷,但这就是来自市场的筛选机制,他们必定要拥有被观众记住的能力。摒弃各种外力因素,选角导演们看重的恰恰是艺人这一面的产品特质。

社交网络上诸如“二十年前的港剧美人群像”话题之所以经久不衰的流行,也正是因为这些在大银幕小荧屏活跃的美人们,拥有独特的辨识度,这份辨识度再加上角色气质加分,才能留下经典的荧屏形象。

就像电影里章子怡典型的东方美人脸舒淇的“鲶鱼脸”都是男性观众喜欢的典型性感女人面容、因为《芳华》走红的钟楚曦,也都被誉为长了一张高级脸,能hold住任何造型。

剧集中,禁欲系和“野性系”的脸也因为不同以往的风格而备受青睐。《淑女的品格》在网络上爆红的时候,网友票选出来的陈数、曾黎、袁泉,哪一个不是游走在高级与禁欲脸之间,吸引了一票迷弟迷妹们呢。即便当初《如懿传》的演员海报一经公布,辛芷蕾因为独特的气质长相,让观众一下子就记住了她。

相对于工业制造的皮相美人,骨相美人自身气质,在影视剧作品中更为突出,表演灵动,更容易让观众记住。气质特点突出、有镜头感,哪怕仅仅只是一秒钟,也仍然成就经典。

实际上,只要细心就能发现现在的市场里同一“体系”长相的明星,也能凭借演技和角色成功突围。最直接的是甜宠剧,女演员们的长相同是一挂,沈月、赵露思、邢菲、谭松韵等圆脸女星们,凭借甜宠剧霸屏影视剧,成为剧集市场中的中坚力量。

也就是说,网红脸并非原罪,缺乏辨识度和少有演技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