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初年,岳家军的反攻真能击灭金军吗?完全可以!

宋朝的军队多以主将姓氏称某家,如韩世忠的部队称韩家军,张俊的部队称张家军,李和顺的部队称李家军,而岳家军是大宋朝名将岳飞带领的军队。

岳家军是当时习惯的说法,并非官方名称。南宋时起义军蜂拥而起,有很多都投靠了岳飞,虽然当时的岳飞级别不是最高的,但在民间威望很高,否则就不会直到今天知名度还这么高了。那些归顺岳飞的农民军队就自称为岳家军,这个称呼也得到了广大人民的认可。而且岳飞武功高强,在金兵中的名声如雷贯耳。

北宋徽宗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宋金联军联合灭辽,以童贯、蔡攸为首的宋军被辽国击败,河北官员刘韐在真定府(今河北正定县)招募“敢战士”以防止辽军反攻。岳飞应征入伍,经过选拔,被任命为“敢战士”中的一名分队长。20岁的岳飞自此开始了他的军戎生活。

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金国灭掉辽国之后,便大举南侵攻宋。宋徽宗禅位于长子赵桓,即宋钦宗。第二年改元靖康。东路的金军渡过黄河包围开封,宋钦宗用李纲守卫京城,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求和,向金国供奉了大批金银,并许诺割让太原、河间、中山等三郡。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宋钦宗赵桓反悔割地,两路金军于是攻破太原后会合,再次南下围困开封。赵桓在求和的同时使人送蜡书命康王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征召各路兵马用以勤王。在相州城里,武翼大夫刘浩负责招募军队,收编败退下来的士兵。此时的岳飞牢记母亲的教诲,忍痛别过亲人,投身到抗金前线。

同年冬,康王赵构到达相州。腊月初一,赵构开河北兵马大元帅府,岳飞随同刘浩所部一起划归大元帅府统辖。刘浩被任命为大元帅府前军统制,赵构命他南下进军濬州(今河南浚县西北)、滑州方向以作驰援开封的疑兵,自己则率领元帅府的主力北上大名府。

刘浩的军队到达濬州渡黄河的时候受阻,只得追随元帅府的人马北上。此时,副元帅宗泽也赶到大名,赵构不采纳宗泽的全力营救开封的建议,而与汪伯彦等又继续向东平府(山东东平县西南)转移,只与宗泽一万人马前往援救开封。岳飞跟随刘浩隶属于宗泽,这是岳飞初次成为宗泽的部下。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二月,刘浩的两千兵马进驻广济军定陶县(今山东定陶)柏林镇后,元帅府又命刘浩改为隶属于黄潜善,刘浩的部下岳飞自然从之。四月,金军从已被洗劫一空的汴京城撤出,满载着金帛、珍宝北上,宋徽宗、宋钦宗和皇室成员、机要大臣、百工等三千多人都做了俘虏。北宋就此灭亡,史称“靖康之变”。五月初一日,康王赵构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是为宋高宗,改元建炎。赵构虽然起用了抗战派名臣李纲为左相,但仍旧对投降派黄潜善、汪伯彦等人非常器重。赵构采纳了黄潜善等避战南迁的政策,准备躲避到长安、襄阳、扬州等地。时年25岁的岳飞得知这个消息,不顾自己官卑职低,披肝沥胆,向赵构“上书数千言”,大概的意思就是反对南迁躲避,希望皇帝亲率六军北渡黄河,振作士气,中原才能恢复。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赵构不予采纳,岳飞被革除军职、军籍,逐出军营。

南宋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八月,岳飞渡河北上,奔赴抗金前线——北京大名府,投靠到抗金的招抚使张所麾下。由于岳飞的非凡见识、高超的武艺,张所终于决定破格提拔他,先是“以白身借补修武郎”,继而又升为统领,后又升为统制,隶属于名将王彦部下。然而赵构、黄潜善、汪伯彦等人一心向金人求和,所以有意打压朝中的抗金力量:先是将抗战派的李纲罢相,继而将张所发配岭南。此时,王彦、岳飞一军已被张所派去收复卫州,也因河北西路招抚司的撤销而成为孤军。王彦在卫州新乡县的石门山驻军,被金军包围,王彦谨慎出战,岳飞责备王彦,说王彦胆怯并率领部下擅自出战,攻占新乡县。金军误以为是宋军主力,派重兵与王彦、岳飞决战。王彦、岳飞等被金军重重围困,在突围中溃散了,岳飞与王彦自此不和,岳飞自率所部转战太行山区。

李纲罢相后,东京开封府的留守宗泽就事实上成为抗金的中心人物。宗泽委任王彦为“制置两河军事”,王彦便派人命岳飞所部赴荣河把守关隘。由于岳飞和王彦难以共事,岳飞便决定率部南下东京开封府,再次接受宗泽的领导。宗泽珍惜岳飞的才干,将岳飞留在营中听候差遣。

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冬,金国兵分三路全军出动,在东京开封府所属及其毗邻的州县,宋金两军进行了剧烈的拉锯战。宗泽坐镇东京留守司,虽然四面受敌,但仍从容地调度军队,部署战斗,使得金军无力攻下开封。

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四月以后,天气开始炎热,金军撤退,宗泽准备北伐。于是和王彦以及五马山的首领马扩等人共同制订了北伐的计划。宗泽先后二十多次上奏章陈述恢复大计,但始终没有获得赵构的支持。年近古稀的宗泽再也支持不住,背疽发作,于七月初一含恨离世。宗泽死后,杜充继任东京留守,其人无意北伐,置宗泽生前的计划于不顾,北伐终告夭折。

同年八月,金军再次南侵。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正月,金军先后攻下徐州、淮阳、泗州,进袭扬州。同月,岳飞奉东京留守司的命令从守卫北宋皇陵的驻地西京河南府返回开封。二月初三日,南迁扬州的宋高宗得到金军攻陷天长军(今安徽天长)的消息,惊慌失措,落荒逃至杭州。五月,苗刘兵变被镇压后,高宗移驾建康。同时,杜充借“勤王”之名,行脱离危险之实,准备离开开封,前往建康。六月下旬,岳飞率军刚回到开封,就接到杜充的南撤命令。岳飞苦劝杜充不能离开开封南撤,再打回来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杜充不听,岳飞只得随大军南下。第二年二月,开封城陷落。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秋,金军又兵分多路向南进犯。金国挞懒领军进攻淮南,兀术则领军直接进攻江南,直捣赵构所在的临安(今浙江杭州),只图一举灭亡南宋,占领整个宋朝领土。十一月初,兀术占领长江北岸和县。金军沿长江北岸东进,与李成合攻乌江,离建康不到百里。杜充却深居简出不做准备,岳飞苦劝不听。听到金军渡江的消息后,杜充才派都统制陈淬率岳飞、戚方等将官统兵二万奔赴马家渡,又派王?的一万三千人策应。陈淬率军力战金军,岳飞率领右军和金国汉军万夫长对阵,王?却不战而逃,陈淬战死,宋军皆溃,岳飞苦战无援,率军退到建康东北的钟山。杜充弃守建康,逃往真州,不久投降金国,建康失陷。

马家渡之战后,岳飞决定脱离杜充,独自转战后方。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岳飞在宜兴开始组建岳家军。

经过十年的经营,岳家军屡次击败金军及其傀儡政权的进攻,并屡战屡胜,终于在公元1140年,岳家军开始了最有希望恢复中原的反攻,这就是岳家军的第四次北伐战争。

那么,岳家军的反攻真能击灭金军吗?

一、岳家军的兵力规模

从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岳飞组建岳家军开始,岳家军经历了多次的战争,军队的规模到达了三万多人。

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岳家军扫平洞庭的农民起义,收编了起义军壮丁五、六万人;再加上江南西路安抚司统制祁超、统领高道等部大约八千五百多人;此后朝廷又增拨的统领秋赟所部大约一千五百人;荆湖南路安抚司统制任士安、郝晸、王俊、统领焦元等部大约一万多人;以及张浚都督府左军统制杜湛改任岳飞统辖的黄州武将知州带来的几千蔡州兵。岳家军的规模从三万多人增加到十万人左右的规模。岳家军以后也大体维持十万左右的数量直到岳飞被女真酋长金兀术、哈密蚩和汉奸秦桧所害。

二、岳家军的将领组成

1.原从将领

岳飞从北宋徽宗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投军,到南宋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独立成军,大部分时间是在黄河以北抗金。因此组成岳家军的基础是河北人,岳家军中的一些重要将领,也是同时与岳飞参加抗金斗争的,他们成为岳家军的原从将领。

2.招降将领

南宋初年社会动荡,政局扰攘,溃兵盗匪遍野。朝廷无力控制各支军事武装,并将骄悍难制,各武装集团溃散、火并之事常有发生,分合无定势。岳飞素以治军纪律严明著称,他的军队一直比较稳定,许多溃散武装集团纷纷投靠岳家军,成为岳家军中的招降将领,使其队伍不断壮大。

3.拔隶将领

岳家军兵强将强,成为朝廷的一支王牌劲旅,只要边防军情紧急或内地寇道充斥,必调岳家军应付战事,并拔隶一部分当地军队归岳飞指挥。高宗甚至有时心血来潮,诏令岳飞“中兴之事,朕一以委卿,除张俊、韩世忠不受节制外,其余并受卿节制。”有些将领战事结束仍回归本司,但有相当部分兵将则因之编隶岳家军中,成为岳家军中的拔隶将领,从而也壮大了岳家军。

三、岳飞的治军风格

岳飞是中国古代治军的楷模,“岳家军”成为一时的典范。他虽然没有军事论著传世,但从其军事实践中可以看出岳飞严于治军的主要内容。前人在总结岳飞的治军思想时指出有六个方面:贵精不贵多;谨训习;赏罚公正;号令严明;严肃纪律;同甘苦。这六方面的核心便是以严治军。

由于岳飞严于治军、善于治军,因此“岳家军”战斗力很强,“皆可以一当百”,金人也赞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岳飞在作战中不仅强调要有勇敢的精神,而且更为重视谋略的作用。岳飞注意灵活用兵。宋王朝实行“将从中御”,将帅作战必须依事先准备的阵图行事,不得擅自改变。岳飞认为,阵图有一定的局限,而作战是千变万化的,不能照搬阵图。

四、岳家军的军制

岳家军的十多万大军由12支大军组成:

1.背嵬军,背嵬军是岳家军主力中的主力,是岳飞的亲军。每次战事胶着之时,岳家军必定投入背嵬军打开局面,每仗必胜。所以在战事最激烈的时候,背嵬军往往被用作为突击队或敢死队使用。通常由岳飞直接指挥,但是在不同时期,背嵬军也有专门的统制官,岳飞被冤杀前后,背嵬军统制是傅选。

2.前军,前军统制张宪是岳家军最重要的将领之一。前军副统制王俊,按照秦桧意图诬告岳飞的第一人,便是王俊。

3.右军,右军统制庞荣。

4.中军,中军统制王贵,副统制郝晸。

5.左军,左军统制牛皋。

6.后军,后军统制王经。

7.踏白军,“踏白”在宋语中表示侦察之意。踏白军统制董先。

8.选锋军,选锋军统制李道,副统制胡清。

9.胜捷军,胜捷军统制赵秉渊。

10.破敌军,破敌军统制李山。

11.游奕军,游奕军统制姚政。绍兴十一年,犹武纠继任。

12.水军,岳家军水军被命名为“横江军”。

这十二军共由22名统制、5名统领和252名将官分别率领,其中有正将、副将和准备将各84名,可谓规模庞大。

王贵任中军统制,张宪任前军统制,这二人是岳飞的副手,可以代替岳飞指挥其他统制,主持岳家军全军的事务;徐庆、牛皋和董先三人最为善战,此五人是岳家军的中坚人物。此外,岳家军中还拥有一批文官,如薛弼、朱芾、李若虚、胡闳休、黄纵、于鹏、孙革等。

五、岳飞的四次北伐

岳家军自成立以来,在岳飞的领导下作战十分勇猛,从没有打过败仗,给金军及其傀儡政权以沉痛地打击,其中有代表性的战役就是四次北伐,标志着岳家军从收复失地到进取中原的渐进过程。

1.岳飞的第一次北伐——收复襄阳等六郡

岳飞于绍兴元年至三年(公元1131年-公元1133年)先后平定了游寇李成、张用、曹成和吉州、虔州的叛乱,升任神武后军统制。宋高宗赵构赐御书“精忠岳飞”的锦旗给岳飞,后又将牛皋、董先、李道等所部拨归岳家军,岳家军的兵力得到扩充。

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春,岳飞上《乞复襄阳札子》,提出收复被伪齐政权占领的襄阳六郡的主张,这六郡分别是:襄阳府、郢州、随州、唐州、邓州等地以及信阳军。岳飞上奏曰:“恢复中原,此为基本。”四月十九日,岳家军又重返民族战场,由江州向鄂州(今湖北武昌)挺进。五月五日,岳家军直抵郢州城下。五月六日黎明时,岳家军向郢州发起总攻。战斗异常酷烈,士卒攀登云梯,奋勇攻上城墙,此战杀敌七千多人。郢州收复后,分两路进军。张宪、徐庆分兵东向攻取随州(今湖北随州);岳飞领军直趋襄阳,与伪齐政权的主将李成决战。李成见郢州一日便被攻破,再无勇气据守,仓皇逃遁。五月十七日,岳飞兵不血刃,进入襄阳。五月十八日,牛皋便与张宪、徐庆合力攻下随州城,俘虏了五千伪齐兵。16岁的岳云勇冠三军,第一个冲上城头。

岳飞出师大捷,震动了伪齐政权。刘豫急忙调度兵力,并请来了金兵。李成得到支援,想要夺回襄阳府,率领号称三十万的大军反扑,又遭到大败。金将刘合孛堇领军与李成会合,在邓州附近集结,驻寨掘壕,以遏制岳家军北上。

岳飞派遣王贵等由光化路,张宪等由横林路,前去掩杀。七月十五日,王贵、张宪在离邓州三十多里的地方,与几万敌军接战。岳飞又遣王万、董先率兵出奇突击,敌军大溃。俘虏金将杨德胜等二百多人,夺马二百多匹,衣甲不计其数。只有高仲带领残部逃入邓州,闭门坚守。七月十七日,岳家军攻取邓州城,将士不顾矢石,蚁附而上。一场血战,邓州城终被攻克。斩杀金兵、伪齐兵不可胜算,并活捉了高仲。岳云又是第一个登城的勇士。岳飞随即派遣李道前往唐州,七月二十三日,收复唐州城。王贵和张宪同时在唐州以北三十里,再次击败金国和伪齐联军,以掩护李道收复州城。同日,信阳军也被攻克。

岳飞收复襄阳六郡,是南宋头一次收复大片土地,且又攻取了原先由伪齐控制的唐州和信阳军,是南宋进行局部反攻的一次大胜利。在南宋抗金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岳家军在此控扼了长江上游,东可进援淮西,西可联结川陕,北可图复中原,南可屏蔽湖广,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次北伐不但击破了金国、伪齐的联军,而且所占地区得以长久控制。

2.岳飞的第二次北伐——收复陕西一带的商州全境和虢州部分地区

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初,宰相兼都督诸路军马张浚在镇江府(今江苏镇江)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北伐中原。张浚命令岳飞进军襄阳,作好直捣中原的准备。

二月,岳飞到临安朝见高宗,随后返回鄂州,积极做好进军襄阳的军事部署。

七月,岳家军正式誓师北伐。岳家军兵分两路:一路往东北,由熟悉京西地理的牛皋统领,直奔镇汝军,一战即攻克汝州城,生擒伪齐守将薛亨,紧接着又乘胜攻克颍昌府,为这次北伐建立首功。另一路王贵、郝晸、董先等,向西北方向进军,在攻克卢氏县后,又向西攻取虢略(今河南灵宝),向东攻下伊阳(今河南嵩县),一路缴获粮食十五万石,降众数万。王贵在收复虢州后,又率军向西,攻取上洛县、商洛县、洛南县、丰阳县、上津县等五县,席卷了商州全境;杨再兴大败伪齐张宣赞的人马,收复长水县(今河南洛宁县),直至洛阳西南的福昌。

岳飞收复商州、虢州等地后,终因孤军无援和以粮不济,不得不退师鄂州。

岳飞的第二次北伐长驱伊、洛,是南宋立国以来初次堂堂正正的大规模进攻战,几乎将伪齐的统治区一劈两片,与韩世忠军攻淮阳军不克的战绩相比,也显示了岳家军的战斗力。

3.岳飞的第三次北伐——岳飞进军至蔡州一带收兵

岳飞夺回商州、虢州等地,伪齐刘豫大为震惊。

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九月,刘豫筹集三十万人马,号称七十万,向淮西发动进攻。赵构得报后,认为刘光世、张俊不足以扼守江淮防线,要调岳家军沿江东下。诏书到达鄂州时,岳飞正苦于目疾。但他并未犹豫,立即向九江进发。当赶到九江时,淮西战事已告结束。

完颜宗弼看到岳飞移军东下,中线空虚,有可乘之机,便于十月底、十一月初与伪齐合兵,向襄汉地区发动猛烈进攻。岳飞接到多地告急军情后,当机立断,调集精锐第三次出师北伐。

岳飞出师到达各地之前,部将寇成、王贵、秦祐等已多次打退敌军进攻。岳飞大军开到前线,给守城将士以极大鼓舞,军威更振。商州城转危为安。襄汉战线也因岳飞大军的到来,敌军不战而退。岳飞又准备收复蔡州,因见蔡州城防守严密,势不可攻,于是还师鄂州。

第三次北伐论其规模、声势和战绩,是岳飞四次北伐中最小的。但是,淮西刘光世、张俊和杨沂中三部共同作战,方才打败来犯的伪齐军;而从商州到信阳军,地域更加广阔,岳家军在单独作战的情况下,少数前沿部队仍能击败金国、伪齐联军,由防御转入反攻。相形之下,仍然显示了岳家军的战斗力。然而由于秦桧、秦熺父子对历史的篡改,淮西的战绩被夸大了,岳家军的军功却被抹杀了。

4.岳飞的第四次北伐——大败完颜兀术,取得郾城、顺昌大捷,是最有希望收复中原的一次战役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五月,发动政变掌权的完颜兀术亲统大军,以山东聂儿孛堇和河南李成为左右翼,取道汴京两淮进军;右副元帅完颜撒离喝统帅西路军,从同州(今陕西大荔县)进攻陕西。五月下旬,金军兵临顺昌(今安徽阜阳)城下,顺昌告急。赵构原本不同意岳飞出兵,后恐顺昌有失,便命岳飞发兵救援。岳飞接诏后,立即派张宪、姚政率军东进,援救顺昌。但还没到顺昌的时候,刘锜已经在顺昌之战中大败了金军。

同年六月下旬,当西线的金军受阻,东线顺昌之围已解,局势稍有稳定。赵构命司农少卿李若虚向岳飞传达命令,让岳飞最好班师,不要轻举妄动。此时,岳飞大军已经开到德安(今湖北安陆)。岳飞向李若虚陈述了恢复中原的大计,李若虚素来抗金,他不顾矫诏之罪,主动支持岳飞北伐。

六月、闰六月之间,岳飞挥师北上开始了第四次北伐,张宪的前军攻下蔡州,牛皋的左军在京西路连克鲁山等县城,统领官孙显也在蔡州和淮宁府之间打败金军。张宪、傅选又大败金将韩常,顺利恢复颍昌(今河南许昌)。牛皋、徐庆随后和张宪会师,继而收复了陈州。中军统制王贵的部队也在闰六月底和七月初接连攻下了郑州和西京河南府(今洛阳)。与此同时,韩世忠部将王胜收复海州(今江苏东海县东),张俊部将王德收复亳州。

岳飞联络北方民间抗金武装,实施“连结河朔”的策略已有十年,此次派往河北的李宝、孙彦、梁兴、董荣等义军首领负责在太行山区和河北、河东等路组织当地忠义民兵,在后方配合岳家军作战,北方许多州县的民间抗金力量也纷纷揭竿响应,截至七月初,曹州、怀州、卫州、孟州等地都被攻克。至此,岳飞所部和由他联络的各地忠义民兵,对兀术盘踞的东京已形成南、西南、西、西北、北、东北六面包围。

但此时,朝廷诏命张俊撤出亳州移屯寿春,又下诏驻屯顺昌的刘锜向江南调移。岳飞接连上奏,请求友军支援,但一直未能盼到援军。

完颜宗弼得知驻扎在郾城的岳飞兵马不多,用骑兵一万五千直扑郾城,企图一举消灭岳家军的指挥中枢。

七月初八日,完颜宗弼与龙虎大王完颜突合速、盖天大王完颜赛里等,率领金军在郾城北与岳家军对阵。兀术用“铁浮屠”为主力,正面进攻,左右翼又辅之以“拐子马”,都是金军的精锐部队。岳飞令其子岳云率背嵬军和游奕军骑兵迎战,往来冲杀,并派步兵用麻扎刀、大斧等,上砍敌军,下砍马腿,使“拐子马”失去威力,杀伤了大量金兵。

七月初十,金兵再犯郾城,岳飞在城北的五里店再一次大败金军。此时,兀术又调集了十二万大军屯于临颍县。

七月十三日,杨再兴率兵出巡,在小商桥与金兵相遇,以三百骑兵杀死了金兵二千多人,其中包括一百多名军官,杨再兴与所部全部英勇战死。

七月十四日,张宪率兵再战,金兵只好退出临颍。郾城之战后,金人不甘失败。同日,兀术率十万步兵和三万骑兵进攻颍昌。王贵、岳云分别率领精骑与金军大战于颍昌城西。岳云以八百背嵬骑兵作正面攻击,步兵分左右两翼,以抗金军骑兵。此次战役,岳家军无一人肯回顾,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大败金军,斩杀金军五千多人,俘虏士兵二千多人,将官七十八人,或马匹三千多。

兀术退还开封,接连的失利使他哀叹:“我起自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屡见挫衄!”金军大将韩常也不愿再战,派密使向岳飞请降。岳飞为大河南北频传的捷报所鼓舞,他对部属说:“这次杀金人,直捣黄龙府(今吉林农安),当与诸君痛饮!”因而,岳家军全线进击,包围开封。

七月十八日,张宪与徐庆、李山等诸统制从临颍县率主力往东北方向进发,又击败五千金军,追击十五里。同时,王贵从颍昌府发兵,牛皋也率领左军进军。

完颜兀术以十万大军驻扎在开封西南四十五里的朱仙镇,想要在此负隅顽抗。岳家军北上驻扎在距离朱仙镇四十五里的尉氏县。岳家军前哨的五百背嵬铁骑抵达朱仙镇,双方一次交锋,金军即全军溃败。兀术最后只剩下一条路,放弃开封府,准备渡河向北逃跑。

金国朝廷认识到已经无法用武力征服南宋,便打算与南宋开启和谈,但其中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南宋必须杀死岳飞。宋高宗、秦桧一心要与金国媾和,便一手制造岳飞冤狱,以向金国朝廷示好。

公元1141年末,宋金“绍兴和议”正式告成。

岳飞的第四次北伐虽然夭折,但仍然是岳飞军事成就的顶峰,也是南宋一朝战绩无两的胜利记录。绍兴和议达成以后,宋、金朝之间的战和之争并没有结束,宋金之间仍然时有交战,宋孝宗、宋宁宗时,张浚、韩侂胄曾分别组织隆兴北伐和开禧北伐,但宋军再以没有取得像岳家军北伐那样的战果。

在金朝方面,即使经历了若干世代,对岳飞这个可怕的对手却依然心有余悸。岳飞死后二十年,金国海陵王完颜亮进攻南宋时,曾说:“我们这里都认为岳飞如果没死,大金国早就被灭了。”岳飞死后六十多年,金朝招诱吴曦叛变的诏书中也承认:“岳飞的威名战功,完爆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