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乡间野草,实则“草中钻石”,有人专业种植,一亩地年收5000元

要说端午节的民俗传承,悬挂艾草就是其中一个。有民谚道:“清明插柳,端午插艾。专门记述古代楚地时令风物的古文集《荆楚岁时记》就记载:“端午四民踏百草,采艾以为人,悬之户上,以禳毒气。”可见在1500年前,我国就已有在端午节悬挂艾草的习俗。

不过,艾草的功能和作用可不仅仅只限于此。

艾之美,美在全株

为何古人会如此青睐艾草呢?这主要还是源于艾草的独特特性。

艾草,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叶似蒿,表面深绿色,背面白色有茸毛,植株有浓烈香气。古人发现艾绒易燃,可以引“天火”;艾草燃烧时,散发出的气味非但不太呛人,反而可以驱赶蚊虫、恐吓百兽;而艾灰还具有消炎,解毒散火之功效,所以认为艾草能驱毒避邪。据考证,殷商时期,占卜之术盛行,方法之一就是用艾草烧灼龟甲或牛肩胛骨。

端午节是农历五月初五,时值酷热、潮湿的盛夏,这期间蚊虫肆虐,疾病和瘟疫也比其他季节多。古人认为这时堪称全年各种节日里“最毒”的日子,不但空气、阳光“毒”,就连毒虫也开始出没、孳生。因此,民间在端午节前后会采取多种方法来祛病辟邪,艾草的特性正符合这一需求。于是,端午期间挂艾草于门上,相沿成习,遂成端午风俗。因此,端午节也有了“艾节”的别称。

不仅燃烧有奇效,艾草还可内服外用,具有药食同源特性,有“医草”之称。《诗经·小雅》中的名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中的“苹”即为艾蒿。唐代孟诜《食疗本草》最早介绍了艾叶的食疗方法及作用:“春月采嫩艾做菜食,或和面作馄饨如弹子,吞三五枚,以饭压之,治一切鬼恶气,长服止冷痢。”艾草在古代军事中还被作为寻找水源之用。可入药可食用,还在各方面又发挥着意想不到的作用,艾草被誉为“草中钻石”。

艾草用于治病已有2000多年历史。我国现存的第一部方书《五十二病方》中就记载了艾叶的两种治病方法,即灸法和熏法。历代医书记叙艾草为“止血要药”,可全草入药,有温经、去湿、散寒、消炎、止血、抗过敏等作用。艾叶晒干捣碎得“艾绒”,制艾条供艾灸用,又可作“印泥”的原料。至今,一些地方民间仍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来。”现在,一些药企还利用艾绒等开发了艾灸产品。

在古代,端午节还流行佩戴艾虎(也称荷包),用艾草以及菖蒲、雄黄、檀香等作为香料,用彩色的碎布和五色丝线缝制成小香囊,佩戴在小孩子胸前或挂在腰间,不仅起到装饰作用,而且香气扑鼻,有驱避蚊虫的功效和祈求安康的美好寓意。也有些人将艾草制作枕头填充物,名曰“安睡枕”。

千百年来,伴随着端午节的流传,悬艾叶、戴艾虎、饮艾酒、熏艾烟、食艾糕、洗艾澡等多种用艾习俗的流行,让艾草千年流芳。 “端午时节草萋萋,野艾茸茸淡着衣。”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踏草仍悬艾,包菰更结芦。”从苏轼、杜甫、李白、陆游等历代大家的相关诗词中,我们不仅能感受了端午节文化的力量,也感受到了艾草古往今来与人民生活的息息相关。

从“有害草”到“金香叶”

艾草对气候和土壤的适应性较强,耐寒耐旱,除极干旱与高寒地区外,几乎遍及中国各地。但在过去粮食紧缺的年代,艾草在很多地方被视为有害草,一旦发现即被铲除,乃至到了“斩草除根”的地步。而除草剂等农药的利用,也让野生艾草资源日渐减少。

是金子终究不会埋没的。随着近些年艾草的功能被不断认知和挖掘,除了最常见的入药、制绒外,围绕艾草开发的衍生品也越来越多。现在人们利用艾草的特性,发展制作艾草茶;或将艾晒干粉碎成艾蒿粉,作为畜禽饲料添加剂。在江西宜黄县,一企业形成药物、艾条、灸贴、精油、沐足、美容、养生、保健等18个项目92个品种的产品。在山东淄博,也有企业在日用品、食品、纺织、化妆等领域研发出不同品类,功效各异的系列艾制品。

艾草制品在市场走俏,激发了艾草专业种植,一些地方将艾草作为调整种植结构的主导产业。艾草种植一次,一般可以管3年,3年后才松根。而一年可采摘三四茬,一亩地一茬收800斤,如收四茬差不多能收3000多斤,按照每斤1.5-2元的价格销售,一亩地年产值5000元左右。河南南阳作为全国中药材主产区之一,目前种植艾草24万亩,培育发展1000多家企业从事种植、加工,其艾草产业占有量达全球70%以上。

无妖艳的花争艳,也没有累累硕果取宠,一株不起眼的艾草,却以它的芳香温馨、淡然自持,不仅在中药界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在中华文化和民俗中千年飘香,而且如今正成为种植户致富的“金香叶”。“无意争颜成媚态,芳名自有庶民知”,这无疑是对艾草最贴切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