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态度一天一变,“玩火”的澳大利亚到底想干嘛?

澳大利亚在中澳关系中频频“主动”制造分歧和矛盾,到底图什么呢?

因为一幅谴责澳军在阿富汗暴行的艺术插图,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扬言要中国“道歉”。仅仅隔了一天,他今天却突然“灭火”说,不要进一步放大此事,“澳大利亚的目标是维护国家利益和价值观,同时努力保持与中国的工作关系。”

短短十天之内,莫里森的“对华态度”数次反复。事实上,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媒体、政客,甚至政要屡屡给中澳关系找麻烦,最后却口头“救火”的模式一直在重复。

看起来,“灭火”的人,忘了自己始终是那个“点火”的人。对于一个在政治和军事上从来不存在重大利益冲突,在经济贸易上存在巨大合作潜力的国家——中国,澳大利亚在双边关系中频频“主动”制造分歧和矛盾,到底图什么呢?

变来变去

这不是莫里森第一次改口。但这一次,“打脸”的速度有点惊人。

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境外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发布了一条谴责澳大利亚士兵谋杀阿富汗平民和囚犯的推文,再次呼吁将实施暴行的有关人员绳之以法。同时还配发了一张由中国艺术家创作的艺术插图。图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用刀抵住一名阿富汗儿童的喉咙,还配有文字“不要害怕,我们是来给你们带来和平的”。

赵立坚推文截图。来源:twitter

这条推文,却让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发飙,无端指责中国。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莫里森当天称那幅画“令人反感”,澳方正在联系推特寻求删除该作品。甚至声称“中国政府应该为这一帖子的发布而感到羞愧”。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一些媒体的编辑和驻华记者,也跟着一起阴阳怪气地攻击中国。

比起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士兵真的犯下了战争罪在阿富汗杀人,澳大利亚总理更生气的,居然是有人发帖指出了这个事实。

在昨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反问道:“澳方对我同事的个人推文反应如此强烈,是想说明澳大利亚有军人冷酷地杀害阿富汗无辜平民有理,但有人谴责这种冷酷罪行反而无理了吗?”

正如中方所指出的,澳大利亚一些军人在阿富汗犯下严重罪行,这是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出来的,也得到澳国防部调查报告确认。报告披露的细节令人震惊和毛骨悚然,包括将成年男子和男孩集中起来枪杀或蒙眼割喉;将2名14岁男孩割喉后装入口袋投入河流;要求新兵枪杀战俘以“练手”等。澳方这些残暴罪行受到了国际社会一致的强烈谴责和声讨。

“这就能让莫里森愤怒了?”还是有澳大利亚网民看出了莫里森攻击赵立坚并要求中国道歉中的卑鄙和讽刺之处,“那他应该感受一下那些被澳军谋杀的无辜阿富汗平民的家人的怒火。”

澳大利亚的神逻辑让人看不懂。更让人费解的是,他们对外政策的“几日一变”:

11月20日,莫里森称,澳大利亚不会因为其他国家而改变自己的政策,澳大利亚始终是澳大利亚。

11月23日,强硬的莫里森又“突然”夸中国脱贫成绩全球无人可比。

11月26日,莫里森称澳大利亚想要与中国和谐共处。

11月29日,澳贸易部长伯明翰表示,堪培拉正在积极考虑向WTO状告中国就澳大麦征收关税。

11月30日,莫里森要求中国就谴责澳军在阿富汗暴行的艺术插图“道歉”。

12月1日,莫里森又表示,不要再放大插图事件,“我们工作重点是建立对话”。

近年来,澳大利亚成为一个对华政策反应颇为矛盾的国家。显而易见,澳大利亚现在拥有一个迷失前路的政府,同时拥有一批缺乏自知之明的政治和舆论精英。

看不清前路

如果澳大利亚人继续按照目前的对华政策思维行事,西澳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系教授马克·比森认为,必将愈加难以协调地缘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之间的分歧。

今年5月19日,中国商务部决定对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率为73.6%,反补贴税率为6.9%,征收期限为5年。随后,澳大利亚葡萄酒、牛肉等农产品也被立案调查或禁止进口。

正如不少分析所指出的,中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按国际贸易规则行事,从没有把贸易与双边关系联系起来。中方征收澳大麦关税的原因是倾销和政府补贴。另外澳大利亚出口的木材里有虫子,龙虾里面镉的含量超标,对于这些危害中国生态和食品安全的例子,都有据可查。

市场自然对此也做出反应。近年来,有很多事情提醒澳大利亚人,尽管在地缘政治上对美国亦步亦趋,澳大利亚却在经济上对华存在巨大的合作需求。

一个基本道理是,机会主义和冒险主义并存的策略行不通——澳大利亚不能在执行反华政策的同时,还希望中国商界不对这种恶劣行为产生反感。

事实上,在与中国打交道的这些年里,澳大利亚尝到了不少甜头。

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来源:scmp

中国对能源和矿产资源的需求、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和留学生使澳大利亚成为极少数没有因金融危机陷入衰退的西方国家。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澳大利亚对外贸易顺差主要来源,对华贸易占澳大利亚贸易总量近四分之一,远超美日。中国留学生始终是澳大利亚国际学生中的主力军,人数比位列第二的印度还要高出近一倍,占比达37.3%,去年为澳大利亚的第四大外汇收入来源国际教育收入的380亿澳元“贡献”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可惜,这样的甜头并没有让澳大利亚政府和精英,看清前路的真正方向。

不适应和不自信

对澳大利亚来说,一个避不开的老问题是:究竟该怎么与中国相处?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来源:BBC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成至对深海区表示,澳大利亚执政者在对华问题上表现出的怪异心态和矛盾言行,反映了其对亚太格局新变化的不适应和对澳大利亚发展前景的不自信。

不适应的是,中国国际地位不断上升、地区影响力日益扩大。身处亚太地区,却秉持着西方国家的认同。放不下西方优越感的澳大利亚决策者,对中国影响力上升表现了很大的抵触情绪。紧随反华势力的节奏做出许多危害中澳关系的事来,而且还认为错都在中方。

不自信,则源自两方面:

一是一贯信奉的西方优越论这些年在中国发展经验面前受到了挑战。中澳关系的恶化,也越来越激起澳大利亚社会的不满,使莫里森政府面临调整对华政策的压力。

二是澳大利亚开始意识到,美国这个靠山有点儿靠不住了,由此生出了严重的焦虑感。近几年来,美国在外交上的作派以及本次美国大选映射的美国内部的撕裂,都增加了澳大利亚决策者对能否依靠美国保护自身利益的疑虑。

在一些西方势力炮制的“遏华”这部大戏里,澳大利亚扮演的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但付出的代价却并不小。

“如果与中国的关系继续恶化,澳大利亚将变得更穷、更不安全。”本月中旬,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在澳全国记者协会发出这样的警告。他说,澳大利亚需要做个决断,中国到底是战略竞争对手还是战略合作伙伴。

地处亚太的澳大利亚充当大国对抗的马前卒不会有前途。王成至认为,如果执政者能够变换思路,把澳大利亚塑造为东西方之间的交流之桥、包容之桥与和解之桥,才有机会在变化中的地区格局里,把路越走越宽,而不是越走越窄。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深海星

编辑 王若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