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地名中大量的大陆元素,体现了两岸人民的亲缘关系

由祖国大陆迁往台湾的移民都很珍视自己与祖国大陆的亲缘关系,特别注重地缘和血缘关系的延续和推展,这也是当今台湾姓氏众多的原因。历史上迁往台湾的移民中,有些人因种种原因而再也没有回过故乡。这些人背井离乡,历尽艰险,飘洋过海来到台湾定居下来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故土和亲人的思念日益加深。

为了使后代牢牢记住自己的祖根所在,他们往往以自己的姓氏或籍贯所在的府、州、县名来为新居的冠名,现在台湾很多地方都保留着这类地名。如台北市松山区有永春里,台北县林口乡有漳州寮,台中市有永定厝,台中县乌日乡有龙溪村、龙井乡有福州厝,宜兰县冬山乡有南兴村,南投县竹山镇有泉州寮,云林县台西乡有海澄厝、东势乡有同安村、褒忠乡有潮厝村、元长乡有龙岩村等。

其他如高雄县田寮乡的南安村、仁武乡的漳浦寮、大寮乡的潮州寮、台南县白河镇的诏安里、玉凤里的海丰厝、嘉义市新东区的云霄厝、嘉义县禺路乡的江西村、彰化市漳西区的大埔,以及屏东县的潮厝村、花莲县的客人城、基隆市的兴化坑、新竹市的金门厝、桃源县的平镇乡、广兴里等等、也会发现它与祖国大陆的关系。

在台湾各地,用移民籍贯冠名的街、路也随处可见。仅台北市就有泉州街、福州街、厦门街、漳州街、同安街、晋江街、惠安街、永春街、永安街、长泰街、汀洲路、明溪街、平和街、浦城街、金门街、头北街等。用县以下的祖地冠名的地方更是举不胜举。如高雄的凤山街、旗山庄等名,是移自泉州;台北市的圆山,来自龙溪的圆山。澎湖湖西乡的东石村、彰化县鹿港镇的东石坑,移自晋江县。

不仅地名如此,像山川等名称也是这样。在台湾,仅虎头山就有数十座,其中最高的在台湾东部的莲花县万荣乡马远村,山高1745米,颇为雄伟壮观,经过台湾东海岸的船只很远就可以看到它。其他虎头山虽不太高,却都壮丽秀美,虎虎有生气。许多虎头山边和附近的百姓都说,台湾的虎头山多半是以厦门虎头山的名字来命名的。厦门虎头山位于厦门港和鹭江道之间,山不很高,但名气不小,是这一带海上航船的指航目标,也使厦门显得更加秀丽。

除上述以外,在台湾各地用姓氏命名的村庄也很多,这种习惯几乎与大陆各地毫无二致。由于我国历来就有同姓聚族而居的习俗,用该姓冠名村庄十分自然,另外以某位重要人物的姓氏进行命名也时有所见。台湾用姓氏命名的村庄就大多是后一种情况。他们通常是以最初到达某地开基祖的姓氏来命名新居的,这尤其体现了两岸人民的亲缘关系。如台北市有林厝、陈厝、黄厝、洪厝、颜厝、施厝、李厝街、朱厝巷、杜广街,台南县有刘厝、张眉、蔡厝巷、宋屋、苏澳、钱屠坑、谢厝察、胡厝察、许厝港、何眉庄、江厝店,台中县有杨厝、吴厝等,都是以姓氏冠名的。

台南县六甲乡还有三姓寮,系陈、黄、吴三姓移民所建。其他如叶厝、廖厝、罗厝、曾厝、高厝、彭厝、卢厝、游眉、涂厝、巫厝、邱厝仔、孔厝寮、郑子寮、邹厝仓、程香厝、郭岑寮、温厝角、石屠坑、柯厝坑、詹厝园、赖厝廓、吕厝庄等等,也都是以移民姓氏冠名的村庄。这些都明确无误地反映出台湾与祖国大陆人民之间的亲缘关系,确系一脉相传、血浓于水、同祖同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