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圈银行账户被冻结调查

借助层层的地下交易链条,一笔笔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的巨额资金经由地下钱庄通过“对敲”流到境外,犯罪分子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完成了资金的“洗白”。

最近一段时间,义乌外贸圈有很多厂家收到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通知。一位在义乌从事小商品外贸的商家告诉新金融记者,半个多月前,他发现自己的账户被异地冻结。“当时我想要取走一位越南客户打过来的近6万元的货款,但发现账户被冻结。我打电话去问,说是经公安局侦查,这笔钱涉嫌电信诈骗。”该商家说,最近一段时间,外贸圈里账户被冻结的不是少数。

批量冻结

“朋友圈里隔三岔五的就有人说收到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通知。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银行卡被冻结,只知道我们周围从事外贸的这些商户很多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一位从事拖鞋外贸生意的商户直言,早在几年前,就听说圈里人的账户被异地冻结,但像这样大面积账户被冻结是从去年开始的,主要对象是从事外贸生意的商户和公司,有的不止一张卡被冻结,有的还不止冻结过一次,有部分商户账户内涉案金额已被报警地法院强制划走。究其原因,多是因为涉及电信诈骗和网赌。

据前述小商品外贸商家说,目前他们了解到上百家商户账户被冻结,绝大多数都是从事外贸生意的商家或公司。他们私下曾对被冻结的账户金额做过不完全统计,涉案金额惊人。截至目前,义乌官方并没有公布任何相关数字。

有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今年之所以会出现大面积“冻卡潮”,和国家今年集中严打网络赌博、电信诈骗、杀猪盘、网络色情、传销资金盘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关。由于网络犯罪不受地域限制,所以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一位被多次“冻卡”的外贸商户表示:“以直接汇款账户为源头开始查,大概会追溯到第四级左右,有的会冻结到六级以内账户,也就是说,从一支‘问题’资金分流出去所涉及的关联账户都有被冻结的风险。”

记者注意到,此次涉及“冻卡”的大多是外贸商家和公司。一位外贸圈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其实被冻结的资金大多是正常的应收货款,但由于过了‘中间人’的手,境外不太干净的钱可能会流入境内。”

买单出口

据了解,义乌很多家庭式作坊从事外贸生意,在账户管理方面不是太正规,一些公私账户没有完全分开。更为重要的是,很多外贸商户因无进出口权或无进项发票、工厂无法提供发票等原因,只能选择“买单出口”。而且,商户无法要求客户所有的货款都走合规合法汇款方式,合法收汇在这个圈子里是一直存在的问题。

买单出口是指企业直接或者通过物流公司委托不正规的进出口公司办理通关手续,企业与进出口公司之间没有任何的代理或者买卖关系。所谓“买单”通常是指购买进出口公司的外汇核销单。工厂没有进出口权,对一些货物金额较小的产品去购买人家已经注销掉的核销单。值得注意的是,在买单出口中,真正出口的主体和收款的主体大都是不一致的,只能依靠地下钱庄,或者第三方回流国内,外贸企业也无法判断地下钱庄或者第三方机构给自己国内银行账户转入的资金,背后是否涉及其他非法交易的问题。

一位香水外贸商告诉新金融记者,此前他们曾通过买单出口走货。他们公司之前在香港汇丰有自己的账户,客户的货款都是打到香港的账户。后来通过一个中间人找到了一个换汇公司,由香水工厂的香港汇丰账户转账该公司离岸账户,换汇公司通过私账转到香水外贸老板的个人人民币账户。这样做了几年,直到2019年7月份突然发现香港账户被关停了,经查是之前的一笔通过换汇公司换汇的5万美金货款出了问题。

在外贸圈,通过地下钱庄实现资金流动的不在少数。采访中,几位外贸商户表示,海外客户考虑到成本、便利性,以及部分海外国家外汇管制和受制裁等种种原因,他们之间的货款结算一直都是依靠中间人完成的。

“客户把货款打到地下钱庄的外币账户,然后地下钱庄用国内人民币账户把货款给到我们。一般我们都有一个中间人,每次走账都是通过中间人完成的。”一位外贸商户表示,在这一进一出的资金流转中,部分涉案赃款可能会流入外贸商户的账户内。事实上,外贸商户也大多知道通过地下钱庄走账可能会带来的风险,但他们站在商家的角度无法规定客户用何种方式付款,也不会特意鉴别货款的合法性。

然而资金到了外贸商户这,通常被用于购买原材料、支付商铺租金或人工费用等经营支出,这样一来,不法资金就会流向下游公司,以至于警方在追查一笔资金时,会冻结了五六级关联卡,从而造成外贸产业链因流动资金被冻结而陷入困境。

疯狂“对敲”

“对敲”是外贸圈不少商户心照不宣的结款方式。地下钱庄在国内外同时设立人民币和外币账户,客户境内人民币账户转移资金给地下钱庄,客户境外账户按实时汇率兑换等额外币资产,通过地下钱庄联系境外合伙人,按照比例收取佣金,按约定时间平账。反之,当国外账户收到外币后,用国内人民币账户给客户支付人民币。资金在境内外实行单向循环,表面上境内没有资金流出,也没有境外资金流入,交易通过“对敲”在特定时间段通过对账实现两地资金平衡。

“大多数地下钱庄都有‘对敲’业务,主要服务对象就是外贸商户。”一位做民间资金生意的圈内人给新金融记者举例称:国内A企业要给国外客户打入100万美元,他不想走正规渠道换汇的话,就通过地下钱庄把相对应的人民币(约700万元)打到地下钱庄的国内账号,地下钱庄在美国的账户就会直接把100万美元打给A企业国外客户的账户内;同时,有一家美国企业B要向国内企业买700万人民币的货物,他们也通过这家地下钱庄,B在美国把700万人民币对应的美元(大概是100万美元)转账给地下钱庄的美国账户,地下钱庄国内的工作人员把对应的人民币(大概700万人民币)打给B需要支付的国内企业。这样,美元和人民币在境内外实行单向循环,没有发生物理流动,以对账的形式来实现“两地平衡”。

据了解,大多数“对敲”是通过“隐形的中间人”完成的。“两边的客户一般不太会也没渠道直接与地下钱庄建立直接联系,通常会通过某个朋友介绍的中间人或委托熟悉此类业务的人统一收取外汇后与地下钱庄交易,换取更有利的牌价或者时间成本减少换汇中的损失。这些中间人比较神秘,他们类似中介赚取佣金。”一位民间换汇人士说。

“中间人”过桥

据圈内人介绍,之前在一些城市繁华的商业街,从事外汇买卖的人很多,他们大多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他们手里有些美元等外币,有一些需要用人民币换外币,又嫌到银行兑换麻烦的客户会找到他们兑换。他们换的价格和银行相差无几,有时会高出一点儿。当碰到“大单”的时候,他们手里的外币就不够用了。这时候,他们会找到他们的“上家”,确定对方有足够可兑换的外币时,“中间人”才会在这边下单。基本操作是:客户在境内将人民币打给中间人,中间人再将钱打给上家,上家再通过外币账户将外币打到客户的外币账户上。“前些年,中间人的佣金是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近几年又涨了。”前述民间换汇人士直言,一般中间人手里有不少银行账户用于来回转账,有时候是借用亲戚朋友的,有时候是租用或买来他人身份证办理的。

中间人的“上家”有时候是一个外币储有大户,有时候是地下钱庄,有的表面上是一个不显眼的小卖部,暗地里的实际生意却是兑换外币。“整条产业链已经相当成熟,各环节分工非常明确,有负责提供公民信息的,有负责出租、出售人头户(四件套、八件套等)的,有负责出售手机号码、微信号码、QQ号码的,还有专门开辟洗钱通道的。” 前述民间换汇人士说。

需要注意的是,“对敲”需要两边给付的钱基本平衡,但有时候,账是对不上的。这时,地下钱庄之间就会相互拆借对账,以保证收支平衡。而这种“拆借”在地下资金圈子里非常常见,被称为“分单”,类似和别的地下钱庄“拼单”。

除此之外,“虚假贸易”也是地下钱庄“对敲”平账的一个重要渠道。“几年前,有的地下钱庄在境内设立一个投资公司,资金以境外注资的名义进入,还有的地下钱庄找一家贸易公司虚报过关品名,海关并不是所有物品都开箱检验,通过虚假报关手续,以货款的名义进行正常的银行购汇。”一位外汇圈人士说。

就这样,借助层层的地下交易链条,一笔笔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的巨额资金经由地下钱庄通过“对敲”流到境外,犯罪分子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完成了资金的“洗白”。

组建援助中心

地下钱庄已经成为公安部门积极打击的对象。据了解,今年前三季度,国家外汇管理局配合公安机关破获地下钱庄案件近60起,罚没金额超3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外贸公司银行账户和涉案资金有流水关联而被冻结,导致无法正常生产、经营和生活。还有商家因银行卡被冻结而导致车贷、房贷、生活消费等无法支付而陷入个人财务危机。

外贸商户为了规避风险,一个个奇葩的账户管理方式横空出世。比如,货款一到就马上转付出去,账户里不留余款;或者一年换一个卡,大额流水存进来马上取出现金再转存他卡等。但尴尬的是,这种账户“异常操作”的行为正好是监管部门排查的问题账户的特征,更容易被追查。

为了解决“冻卡”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义乌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官方微博“义乌发布”发布了一则消息,2020年11月10日,义乌成立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下称“援助中心”)。援助中心主要负责梳理登记账户冻结信息、宣传引导市场主体规范外贸货款收付行为、为市场主体解冻提供咨询服务、协助向异地公安机关沟通等工作。

业内人士认为,义乌成立援助中心是官方层面为解决义乌外贸商户和外贸公司的银行账户被牵涉电信诈骗、导致账户被异地公安冻结而走出的第一步,是维护义乌正常的市场运行和商户利益的必要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