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末年宋徽宗时期,到南宋的很多起义,竟已与“明教”有关

明教,我们最为熟知的,便是金庸先生小说里的,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那个明教,甚至因此认为,建立明朝的就是明教

实际上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只能说明朝的建立,有明教的基础。而且,明教可不止活跃在元末明初这个时间

早在宋徽宗时期,以及南宋建立起来之后的很多起义,便已经有了明教的身影。他兴起于方腊起义,终结在陈三枪起义

这两次起义,一个是宋朝规模最大的起义,一个是坚持时间最久的起义,先来看看他们和明教的关系

方腊起义正是宋徽宗时期,宋徽宗建中靖国不过片刻,便转换了念头,不仅内政混乱,宋徽宗其人,更是安于享乐

为了便于享乐,宋徽宗搞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崇宁四年,在苏州设立的应奉局,专领花石纲

为了博得宋徽宗的欢心,他手下那些人就跟疯了一样,无论什么家庭,只要有一石一木可供清玩,就派健卒闯入家中,指为御前之物。不仅不给钱,还毁屋破墙

花石纲之役,让两浙等地的百姓苦不堪言,将他们都逼上了绝路,就连一些中小地主,都濒临破产

方腊此人,正是睦州青溪县的漆园主,也是被压榨的对象。花石纲之役,宋徽宗是交给朱勔在办

宣和二年(1120年)十月,方腊杀牛酹酒,在漆园誓师起义。两浙地区的群众受剥削已久,就如一堆干柴,一经点燃,变成燎原之势

不过数日,起义军就从最开始的几千人,发展到十万之众,可见百姓对朝廷的统治,已经愤怒到极点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起义军就控制了睦州、歙州、杭州、婺州、衢州、处州等六州五十二县

宋徽宗大为震惊,也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下罪己诏的同时,也派出了童贯镇压。据统计,童贯在镇压过程中残杀的起义将士和平民不下二百万,可见方腊起义的规模之大

方腊登高一呼,两浙响应者云集,除了花石纲之役对百姓造成的苦难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方腊是以摩尼教组织和发动民众的

摩尼教虽然不是佛教,然而其中也有着极强的佛教色彩。唐武宗打压佛教,摩尼教也只能转入地下

摩尼教宣称的是:“佛是大乘,我法乃上之乘”,入宋前后的时间,摩尼教改称“明教”

宋真宗和宋徽宗两位帝王,都是道教的狂热分子,宋真宗时期修《道藏》,便已经将《明使摩尼教》编修入藏,明教有了合法地位,徽宗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社会越是安定有序,异端邪说便越是没有出路,可当异端邪说不胫而走的时候,说明当时的社会秩序已经出现了问题

苦难的底层百姓,只能靠宗教异端来抚平创痛。徽宗后期的社会便是如此状态,方腊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以明教来收拾人心的

当然,不排除方腊自己本身就是明教的信徒,知道明教深得人心,抓住了这次机会

另一起陈三枪起义,是在南宋理宗时发生的江西农民起义。南宋中后期,朝廷偏安一隅,政治上腐败,经济上也加重了对人民的剥削,仅杂税一项即达正赋9倍

与此同时,大官僚地主更加放兼并土地,使所谓“官仓田”已占全国垦田的一半。被剥夺掉土地的农民,大量地沦为被迫忍受超经济剥削的佃户,另一部分则依靠贩卖茶盐为生

在这种情况下,各种民间暴动、起义四起,全国大小有二百多起。其中时间最久的便是陈三枪起义

绍定元年 (公元1228年),虔州农民陈三枪与张魔王以宗教为掩护,聚众起义。义军皆截发刺字。以松梓山为根据地,于江西、福建、广东诸路交界处建军寨六十多处

各地农民纷起响应,屡败官军,拒绝官府招安。至端平元年 (公元1234年), 遭南宋派来的大军镇压,激战于兴宁,失败告终。前后坚持斗争达七年之久。

可以看出,这些起义,都是以宗教为掩护的,这所谓的宗教,便摩尼教,也就是明教。此时的明教也是最正统的

此后,几经发展,到朱元璋起义时间,所加入的红巾军,也与明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红巾军已经不是纯粹的明教了

红巾军最开始的首领就是一位白莲教的传教者,宣教之时,又是与明教、弥勒教、道教互相掺杂,算是一个混合品

皇帝的不作为甚至是昏庸,给底层百姓带来的苦难,是难以言说的,当生活无望的时候,要么就此放弃,要么就此反抗

而宗教的出现,便是给了底层群众希望,活下去甚至是反抗的希望,这也是历来起义军,总喜欢打着宗教旗帜的原因

从方腊起义和陈三枪起义甚至是后来朱元璋的起义都可以看出,登高一呼,便应者云集,苦难的百姓,找到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许多皇帝得知民众起义后,只是一味的打压,而不是励精图治,还政治以清明,还百姓以安居。以致各种起义经久不息,甚至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