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1979年作战最著名的公案,主要责任到底在谁?

对越反击战:1979年作战最著名的公案,主要责任在谁?

1979年,越南在世界上公然挑衅我国,不仅在陆地上派出武装部队打伤我国边界居民,在海上也侵占我国的岛屿。我国向来主张用和平的外交方式解决问题,但是越南嚣张气焰越来越盛,我国遂下令发起了对越反击战。

我国从东西两线同时进攻,短短一个月以内就打下了谅山,谅山是越南最重要的一个防御重地,谅山被攻打下来以后,打下河内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我军主动撤退回国了。在撤退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在对越反击中最著名的公案。

担负歼灭沙巴地区越军第316a师的我军第149师,其下属2营作为前卫营于3月1日凌晨在4号桥受到了越军伏击,受到了很大的伤亡。这次事件在军中迅速的传开,很多人在讨论这次遭受较大伤亡的责任问题。

有一种看法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同,117团在传递情报时,错吧3号桥当做了4号桥传递给了446团,446团根据情报进行作战任务时,在4号桥遭到了越军的伏击。其实我们仔细看作战时间表的话,就会发现这种看法是把时间上的先后关系等同于逻辑上的因果关系。

据后来调查,当时117团确实在情报中把3号桥当成了4号桥,但是情报中的错误被师一级指挥部及时发现了。但是师团指挥员没有组织实地侦察,主动了解情况不够,导致部队误入敌人阵地。那天天黑并且下大雨,2营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还是以行军队形开进,并且没有组织侦察警戒。加上天黑下大雨怕掉队,部队间距太小,在遭到越军伏击时,完全陷入了被动。缺乏警戒,伤亡大的原因还是自身警惕性不高。

轻敌自古以来是兵家大忌,有很多惨痛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这种教训总是在上上下下都认为是优势在我的大部队行动中最容易发生,在伸手不见五指,大雨滂沱的夜晚,越过兄弟部队的前沿阵地向敌人纵深机动,当事人竟然连最基本的侦察都没有做到。

夺占桥头,所有军人都知道这个任务有多么艰险,乘敌不备是最好的条件,而此刻,敌人经济完全明白我军的兵锋所指!这件事主要问题还是出在2营长身上,为了急于到达指定位置,忽视了这次任务的危险性,这件事可能是指挥官事急从权,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警惕性不够,对有可能来的敌军埋伏估计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