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如焕与凌右文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何定居上海

[清]凌如焕字琢成,号榆山,上海人。康熙五十四年(一七一五)进士,入翰林,官至兵部左侍郎。性孝友,工草书,诗古文词著作甚富。《海上墨林》. 凌如焕到苏州观音寺游览时,名句有“水抱青山山抱花,花光深初有人家”的生动描绘。

据《皇朝经世文编》 卷一百二十工政二十六海塘

凌如焕字榆山江苏上海人康熙癸巳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有榆山文集

又谕、据凌如焕奏、伊父年逾八十。病患未克痊愈。更兼两目昏盲。举动需人扶掖。实有不能远离之势。恳请将兵部侍郎开缺另补。等语。凌如焕准其在籍侍奉伊父。其兵部侍郎员缺。著汪由敦调补。礼部侍郎员缺。著赵国麟补授。

凌如焕自己上奏朝廷要回乡,因为伊父病重,他自己上奏朝廷都称呼伊父,凌右文就一定是他养父了。而且凌如焕,自从凌 右文病逝后,并没有回沙溪,而是定居上海,因为他要继承凌右文的家业,凌右文在上海华亭现今的松江经商。如果不是养子,绝对不会这样继承。

兵部左侍郎凌如焕奏请给假归养。得旨。凌如焕著给假数月。省视伊父。如伊父身体已健。仍来京供职。若尚须在家侍奉调养。再具摺奏闻。兵部侍郎。且不必开缺。

据《清实录乾隆朝实录》 卷之一百三十九卷

凌如焕儿子 凌应兰 上海松江府人

雍正十三年乙夘科进士【共一百四人】

明孝宗弘治初年(1488),碜溪人凌秋成,“明经教授,以文行称”,他的儿子凌贵和,“克承家学,为时闻人”。明中叶以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凌贵和儿子凌世琛为明嘉靖年间人,从他这一代开始,以经商致富。

《休宁名族志》称:凌世琛“有令德,隐于商,寓于浙”,后入浙江籍。他惯于乐善好施,“素性忍让,与物无忤,贫者济之,弱者扶之,虽不屑屑于利,而业隆隆日盛矣。”

他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凌云鹏(字万里,号图南),明隆庆元年(1567)领浙江乡荐为举人,授江西临江府推官,转京兆府推官,仕至刑部员外郎,很有学问,尤精于《易》学,著有《三送诗文集》《五经纂要》《修身格言》,是碜溪历史上所出著名学者;次子凌云凤,“克承父业,勇于经商”。

晒袍坦 凌氏经商江浙、姑苏一带为多,有的定居浙江,有的寄籍姑苏、上海。清乾隆年间碜溪人凌如焕,就是一个在经商上海的叔父凌右文养育下,最终扬名显亲的学者型官员。

凌如焕(1681—1748),字琢成,号榆山,父母早逝,在叔父凌右文和叔母汪氏养育下长大。凌右文经商华亭(今上海松江区)一带,生意做的得心应手,便寄籍华亭,他一心抚养孤侄凌如焕成才。康熙五十四年(1715),凌如焕考中进士,初授翰林院庶吉士,后担任湖北学政,主修过秭归县的屈子祠。

乾隆元年(1736),担任兵部右侍郎,不久转左,地位显赫,与同乡溪口人汪由敦(1692—1758)同为乾隆重臣。凌如焕一直牢记叔父叔母的养育之恩,叔父病重和去世期间,他都告假侍奉。乾隆六年(1742)三月,乾隆有御批:“凌如焕著给假数月,省事伊父,如伊父身体已健,仍来京供职。若尚须在家侍奉调养,再具折奏闻”,乾隆七年,凌右文病逝,乾隆帝感动于凌如焕的孝行,特地赐金厚葬其叔父。

坟墓坐落碜溪村以西海拔300多米的山腰上。据传,当时的建墓材料均由外地运来,前后耗时一年多,有三层拜台,高低落差10余米,占地200多平方米,规模较大。墓前的拜台、享堂和高大的墓牌,均为一色黟县青,雕刻精美、

凌如焕依例守孝三年后,年过花甲,不再为官,其时恰逢上海县创办申江书院,上海知县慕名聘凌如焕为首任山长,以培养人才。这申江书院就是今天上海敬业中学的前身。凌如焕忠孝友爱,工诗,善绘事,尤工草书,曾游苏州观音寺,留下“水抱青山山抱花,花光深处有人家”的名句。著有《楚游集》《读史集》《黄海纪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