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笠的脱口秀,有了男的跳脚才完整

今年8月杨笠在《脱口秀大会》说了一句“那么普通那么自信”,在发出爆笑的那一刻,我们也没想到后续作用竟然这么大!

杨笠轻轻一句话,逼疯了各路迷之自信的人,跳脚代表:储殷。(跳脚回顾)

上周末杨笠参加《脱口秀反跨年》,总结了一下自己今年的遭遇,直接回应了一下:“我是这个世界最可恶的老巫婆,感觉他人生中所有的苦难都是由于我说了一句,你看起来这么普通却这么自信。”

后面杨笠继续吐槽了一下男人,这句“男人还有底线呢”当晚就上了热搜。

说实话,我第一次听到这句“男人还有底线”,觉得意思不大,单看整个表演来说,这个梗没有很多的层次和逻辑关系。

但是经过这几天,我终于懂了,杨笠演的是一种全新的互联网时代的脱口秀,沉浸式互动式全方位立体化感受。这种脱口秀的要义在于,杨笠只完成一半的表演,另一半由跳脚的“部分”男网友完成。

如果你刚听完杨笠的段子觉得不好笑,没关系,很快,一旦那“部分”男网友来了,你就知道,笠姐说的都是至理名言。

杨笠周末表演上热搜后,最先是池子冒出头,拒绝承认杨笠说的是脱口秀。

这什么话,您又是哪位,这就能定义谁是脱口秀谁不是了?

且不说性别观点问题,脱口秀就是需要冒犯啊?你池子开雪姨王琳玩笑的时候怎么就可以,杨笠开男人玩笑就不可以?

所以池子这个言论一出,根本没几个人支持他,都追问他以前无节操吐槽的时候怎么算。

脱口秀本来就应该是多元的,再说好笑就是硬道理!

面对大家这么多的质疑之后,池子突然来一句:我的自我认知是一个女性。为了躲避被骂,紧急宣布跨性别了!!

池子可以指点江山,那我们也来点评下咯,我觉得池子的脱口秀最大的问题是,不好笑。池子底下的评论都比他本人的发言要精彩好笑得多。

池子现在是她子,是雌子。

池子紧急跨性别的依据,有了。

没多久大家又发现了同在《脱口秀大会的》张博洋也发言了:慢慢的,只谈性别,不论正义。(请注意张博洋其实是比池子早发言的,惨的是池子都被骂完了他才被发现。不红就是不行嗷。)

他是这么指点江山的:“只谈性别,不论正义。”

请问过去这些互联网上屡见不鲜的,不断强化女性刻板印象的吐槽,就是“正义”的化身吗?

评论笠问他怎么不去参加节目,他说是因为不喜欢。不知道是不是在借梗杨笠那个“为什么不上清华是因为不喜欢”的段子。

因为大家反驳太过精彩,张博洋短暂关闭微博了。

但怎么都被骂,他又恢复了微博继续出来开麦,说之前隐藏微博是因为转发里有令人作呕的发言,有人用“黑××女侠”这种羞辱性话语来评价杨笠。

但是张博洋此举进一步引发了争议,你马赛克的地方基本相当于划重点了???到底在干嘛???

“男人没有底线”这个平平无奇的段子,就这样在跳脚男同行们的衬托下变得深刻了起来。

而对杨笠的段子原地发疯的的又岂止是个别男性同行。自从杨笠表演之后,整个微博随便一搜都是“普通自信男人”胡言乱语现场。

“帮杨笠说话就是洗地。”

——我还以为“洗地”只能用在帮罪犯开脱这种情况里。杨笠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吗?杨笠只是吐槽了男人,而新闻里的那些谋杀妻子、家庭暴力、性侵、对女性泼硫酸的人,可是“事出有因”“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啊!

又有人说,杨笠的段子跟郭德纲的伦理梗一样,一竿子打死一群人。

郭德纲,当着安吉的面耍伦理梗,欺负女人欺负小孩不敢跟他甩脸子。

而杨笠在上一季《脱口秀大会》里讲恐婚这个题目时已经提到:女生要分手,男生不同意,男生就把女生推下楼。

郭德纲的段子欺负弱者,杨笠的段子为弱者发声,这能一样吗?

但不是每个男性都这么狭隘,知名脱口秀演员黄西就称赞了杨笠的表演,称她的脱口秀是今年最值得看的。

从价值观角度肯定杨笠调侃强势男性是有积极作用的,让男性不要对号入座。

黄西开口有用吗?没有,有些人就是要对号入座,暗示女性“被掼得太久了”。

希望男性也能承担绝大部分家务和生育,求学招聘都被打压,再来讲讲女性是不是“惯得太久”。

(△小品《重返母系社会的男人们》假设了男女性别调转的情况,题外话:这个小品创意很好但标题有些误导性,摩梭族的母系社会并不压迫男人。)

最不可思议的是,气急败坏的男网友直接选择了“举报”,说杨笠的段子涉“性别歧视”。

家暴谋杀发生的时候说“情有可原”,性侵发生的时候说“仙人跳”,职场性骚扰发生时说“女人自愿”、招聘不平等时说“女人确实不适合工作”……而杨笠只是调侃了几句笑话,这就涉性别歧视了?

男脱口秀演员讲了多少老婆爱买东西的段子,这是不是性别歧视?

网络上无休无止的性别刻板印象段子、荡妇羞辱段子,男性为什么都听得很开心呢?王思聪多次公然使用“黑××”这种侮辱女性的词汇,男性为什么都在捧他臭脚?

举报者还把男网友举报杨笠段子和女网友反对凌辱女性宣扬纳粹的JM漫画划等号了。我只想提醒他们,画JM漫画的都被抓了,要判刑的。

这些男人是什么人?见仁,见智。

如果第一次听杨笠这个“见仁见智”段子只是觉得大喘气和谐音梗骂人没有技术含量的话,现在是不是觉得,世纪金句?

杨笠的段子对于当下的性别议题真是有独特意义,尤其是通过杨笠段子的反馈观察男权。

换个角度看,这些“普通自信”的男性,真的很可怜,既没有文化,也没有反思能力,更没有基本素养,在他们疯狂给杨笠扣帽子的时候只会一再使用对女性的侮辱词汇,只能反映出确实有这么多男性不懂得男女平等的基本道理。

杨笠的脱口秀的文本水准是非常高的,她对性别议题有深入学习和了解,也充分观察和思考社会,才会有每句话都是金句,每句话都能引发强烈轰动的效果。

“普通自信”的论据之一:男生成绩差也自信,女生成绩好也不自信。这就是一个深刻的观察。

《乘风破浪的姐姐》里姐姐们努力又焦虑,《追光吧哥哥》里中年男人油腻又自信,不正是同样一件事吗?男女受到的性别规训和暗示是不同的,女性不断被打压挑刺总觉得自己不够好,男性从小就被鼓励,只因为他们是男的。

杨笠说脱口秀男演员长得不怎么样从来不考虑整容,这就是我国男艺人现状,多丑都自信,多胖都不减肥。

这句话说完,场外程璐说王建国低头了,那意思被扎心了。不是,程璐你自己难道不是颜值不高队伍中的人吗?(对程璐没意见,就是感叹他们确实自信,羡慕。)

“普通自信”之后还有一段,杨笠说男生的自我认知都是:世界的主角、世界的中心、每一句话都是至理名言,都为这个世界指明发展方向。

上文所有跳脚男,都是这个姿态,他们是这个段子鲜活的注解。

而男性爱指点江山这种现象,英文世界早就有专有词汇来形容:mansplain、mansplainer、mansplainy。

mansplainer是2012年的《纽约时报》年度热词,八年过去了我们才等到杨笠段子在中文世界广为流传。杨笠的段子不是在煽动什么对立,是女性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已经来得很晚很晚了。

生活里时时刻都能看到这样的男性说教,《信条》上映后这条微博足够说明问题了:散场时每个男朋友都在给女朋友讲解。

杨笠“普通自信”段子走红后,自信男人的观后感:以后跟女生聊天不能讲道理、不能输出理论。他们真的就觉得自己的理论水平很好,世界需要他们。

“男人的自信是为了人类繁衍。”

而前几天的“脱口秀反跨年”上,我第一感受最深的是这句:既不能说男人是垃圾、更不能说男人是好人、还不能说你是普通人。

这句非常耐人寻味。很多男性并不以做“好人”为荣,“坏男人等于受欢迎、成功”“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等等想法深入人心,家庭教育里男孩的淘气冒犯被无限纵容,他们天然被鼓励去打破规则,而成年后很多男性以没有道德感为荣。成功要不择手段,得到女人亦然。他们根本不认为尊重女性意志存在,因为坏男人是对的。

把“垃圾”“好人”“普通人”三个形容男人都接受不了连起来看,则完全就是波伏娃那句话:“最平庸的男性面对女人也自以为是半神。”

“普通”并不是什么恶劣的词汇,但仅仅是“普通”已经足够部分男人发癫。因为他们在女人面前就是自诩高人一等,不想diss他们,只是拉平,都不被允许。

杨笠还有一句话很有意思:有女孩发私信告诉她,觉得男人好垃圾,还是想跟男人谈恋爱,她觉得找到了知己。

——对,这就是我们直女的苦恼,如果可以,我们也想跟漂亮的小姐姐结婚,可是性取向是天生的!

这么好玩的笑话,对男人重大利好的笑话,他们为什么看不见,还着急说杨笠以偏概全呢?

男性对杨笠段子最大的攻击就是:一竿子打了所有男性。那我想问,在你们调侃女司机、拜金女的时候,你们加限制词了吗?更不用说男性经常无差别荡妇羞辱女性了。

这种羞辱和轻视都不加限制词,女性只是吐槽现实里存在的男性情况,凭什么每句话都要加冗长定语。难道大家都要像上微博一样说话“仅代表我自己”“没有说××不好的意思”“杠我就是你对”,这还怎么说脱口秀?

杨笠非常温和,她已经给自己的段子找补了:我的段子有共鸣,是不是可能有些男性存在这样的问题。

还得怎么照顾你们情绪啊?看不见吗?

非要说科学说统计说也有好男人存在。来我们看看:中国男性日常家务时间48分钟,女性投入155分钟。中国每7.4秒就有1位女性被家暴。

如果吐槽男的就是大逆不道,请现在就去举报曹雪芹,他身为一个男性早就写下扫射金句:“女儿是水做的骨肉, 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哦不好意,忘了,这些跳脚的男性也不认几个字儿。

而杨笠所追求的是什么?可惜,偏执的男性看不懂。

她说得已经非常清楚了——请你把我当个人。

如果男性和女性能彼此都把对方当个人,那就是“自由”。

如果说真的存在“性别对立”,制造对立的首先是性别歧视和性别剥削。

当男性面对有独立想法的女性无所适从时,这是女性已经迈到了现代社会,男性还处在封建社会。

每一桩真实新闻的发生,都在提醒我们,杨笠说得太温和了,那根本不是“攻击”。

真正的攻击是对无辜的女性泼硫酸;真正令人不齿的言论是公然宣扬这种恐怖犯罪,还说一切都是女性的错。

杨笠只是创作了脱口秀,而气急败坏的人开始人身威胁了。

杨笠的段子确实和“性别歧视”有关,她的是男性停止歧视女性。

因为这样的价值观对社会有意义,走红理所应当。谁能在幽默里加入洞察和思考,谁就能引发强烈反响。冒犯霸凌者比冒犯弱者更需要勇气和智慧。

金斯伯格在引用过废奴主义者和男女平权倡议者萨拉·格里姆克(Sarah Grimke)的话,到今天仍然适用:“我不求女性能获得什么额外的好处,我所求的仅是,让男人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拿开。”

2020快要过去了,总结一下今年我的感想。

如果说原来被说“偏激”“赚流量”“煽动”时还有一些被攻击到的感觉的话,现在再也不会了。因为你无论多么温和,只要你的诉求和他们相悖,那就是“偏激”。被欺负的姿势也不对,都叫“偏激”。

连男性犯罪,都被归结为是女性的错。还有什么不“偏激”?

甲霸凌了乙,甲有什么理由指责乙偏激?

我们所要的,不过是平等、安全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