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美纽斯:从自然观照中获得教育思想

夸美纽斯(1592-1670),17世纪捷克教育家,一生致力于民族独立、消除宗教压迫以及教育改革事业。各类著作265种,主要有《大教学论》《母育学校》等。

——————————————————————

研究教育学的发展,我们就不得不谈教育学之父——夸美纽斯。他命途多舛,12岁成为孤儿。成年后,国家历经战争摧残,人民饱受瘟疫横行,亲人相继染疫丧生。为了不让自己经历的苦难在儿童身上重演,夸美纽斯的研究对象更关注于成年人周围的儿童世界,主张进行适应于自然法则的儿童教育研究。

在夸美纽斯的眼里,自然就是一部研究儿童成长最好的教材,我们应在自然万物生长规律的观照中探寻教育的法则和规律。他认为,自然界存在着普遍的规律,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的教育活动也应当遵循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即“秩序”。所以他说:“我通过再三的思考,把一切都归之于坚定不移的自然规律和标准时,才写出了《大教学论》。”因此,阅读这部教育著作时我们发现,夸美纽斯通过与自然界现象的类比揭示出教育规律,并将这些规律用来改造教育和学校。贯穿整个《大教学论》的一个基本思想就是教育要适应自然,即所谓“自然适应性原理”。所谓教育适应自然,就是指教育必须遵循自然界的普遍规律。为了将这个道理浅显易懂地表达出来,夸美纽斯借助自然界适应性事例进行说明。例如:鸟儿选择春天繁殖,园丁选择春天播种等,以它们或他们的活动都选择合适的时机为例来说明教育要遵循自然秩序,并且人的教育就应当从“人生的青春”即儿童时期开始。

什么样的教育是适合儿童的教育?夸美纽斯提出:一是实施“只有受过恰当教育之后,人才能成为一个人”的德育。他认为德育比智育重要。为此,他精选了古希腊智者传下的道德术语——“智慧、勇敢、节制、公正”,把这4种基本品德作为德育的主要内容,在实践中进行贯彻和执行。为达到这一目标,他提出的方法有:尽早进行正面教育;在行动中养成行为习惯;发挥榜样的力量;进行教诲与规则培养;帮助儿童学会择友;用严肃纪律进行匡扶……这些思想来源于对自然的观照,他说“正如田地愈肥沃,蒺藜便愈茂盛一样。对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如果不去撒下智慧与德行的种子,它便会充满幻异的观念;一个活泼的心理如果没有正经的事情可做,它便会被无益的、稀奇的和有害的思想所困扰,会自己毁掉自己”。

二是广泛实施“把一切事物教给一切人类”、人人均应受教育的学校教学。在《大教学论》中,夸美纽斯提出直观性、循序渐进、系统性、自觉性、主动性、因材施教和启发式等原则。他强调直观教学法,要求教育符合生长规律,注重多样性及激发内动力,满足差异化发展需要。在他看来,源于观察自然得到的直观性教学是一切知识的起点,是一切教学的基础。由此,他强调教育者要利用感官去施教,反对引经据典、咬文嚼字、单纯的文字教学。

对于教学,夸美纽斯遵从儿童的年龄认知特点,要求由简到繁,从感觉(看、听、尝、触)训练到信仰培养,形成梯度层次,循序渐进。为此他采用了“活的字母”教学尝试。这是夸美纽斯适应于自然原理的教育实践的伟大发明,对儿童初步识字教学起到了巨大作用,为后来的拼音识字教学法的演变奠定了基础。

夸美纽斯的班级授课制系统理论同样遵从于适应自然性法则。他以太阳的“光亮和温暖给予万物”而“不单独对付任何单个事物、动物或树木”为依据,论证了班级授课制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甚至对儿童教育的作息和考试时间,他也做了努力和探索:每日上课时间为4小时,每学习1小时后休息半小时。每年有4次较长的休假日,每次休息8日。关于考试制度,他提出学时考查、学日考查、学周考查、学季考试、学年考试等。这些匠心独运的安排是夸美纽斯观照自然万物生长的结果进行的有益探索,符合儿童学习的认知发展规律,至今都有启示意义。

三是提出“我们的学生不是为学校学习,而是为生活学习”的教育口号。夸美纽斯受到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思想的熏陶,聚焦于儿童的教育,强调对人的教育,并从自然观照中获得教育思想。

对于不同时期的教育活动,夸美纽斯同样按照适应自然原理进行思考。他把人从出生到成年分为4个时期,主张按照年龄分期设立相应的学校:婴儿期(1-6岁)即学前教育,在家庭中设立母育学校,培养婴儿的外感官,即身体和四肢;儿童期(6-12岁)即初等教育,在村落中设立国语学校,培养儿童的内感官、想象力、记忆力;少年期(12-18岁)即中等教育,在城市中设立拉丁语学校,培养少年的理解力和判断力;青年期(18-24岁)即高等教育,在每个王国或每省应当设立大学,培养青年的协调性和意志力。在他看来,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就是一个人完整的教育历程。

纵观夸美纽斯教育实践的历史,除“教育要适应自然”的教育思想外,他在《大教学论》中还高度评价教育对社会的作用,认为“国家的改良在于青年得到合适的教导”。他希望通过教育改革社会道德普遍堕落的现象,从而“减少黑暗与倾轧”,得到“光明与和平”。同时,他还高度肯定了教育对人发展的作用,认为“假如要形成一个人,就必须由教育去形成”。

体会这些教育的观点,审视今天的教育,我们发现夸美纽斯教育思想至今仍熠熠生辉,正如法国教育学家孔佩雷所说,夸美纽斯“以惊人的创见把近代逻辑学上的原理应用到教育学上来了”。

(作者单位系四川省成都市第十八中学校)

《中国教师报》2020年12月30日第13版

作者:谢江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