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党岭山时,掰开一只露在雪外的拳头一看,20多年后开国中将写下此情景

党岭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是大雪山脉的北段,主峰海拔5470米。山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风暴雪崩不断。当地曾流传:“爬上党岭山,如近鬼门关;若无大圣胆,难以再生还。”特别是在冬末春初季节,要翻越它更是难上加难。

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南下受挫后,西进甘孜,途中就必须翻越党岭山。在2月中下旬时,红四方面军撤离川康边的天泉、芦山、宝兴地区,开始向西康省北部的道孚、炉霍、甘孜进军。然而,在通往道孚的路上,就横亘着一座万年积雪的党岭山,号称是一座神山。

尽管当时的红军指战员,在翻越党岭山时,都是身穿单衣,脚着草鞋,一个个饿得肚皮紧贴脊梁,迈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气力,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并且有许多冻僵了的战士的遗体,被埋在雪地里。但是,指战员们并没有被吓倒,而是勇敢地踏上了征服神山的征程。心中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始终激励着红军一路向前,走向胜利。

时隔20多年后的1959年,曾任红四方面军兵站部部长,后成开国中将,官至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吴先恩将军。在他的回忆录《党岭山上》,曾描述了这惊人的一幕,看了后,无不让人动容落泪,感人肺腑!

吴老将军在文中这样写道:“雪还在成团的落着,篝火只剩下几颗火星在闪烁。度过了漫长的黑夜,掩埋了同志的尸体,我们又踏上了征途。

当走到前天前卫营宿营的山崖下时,发现了许多被冻僵了战士的遗体被埋在雪地里。我们发现了露在雪外的一只胳膊,他的拳头紧握着,跑上去掰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党证和一块白洋。党证上写着:刘志海的名字,中共正式党员,1933年3月入党。

我取过党证和白洋,默默的低下了头:志海同志,你的党证和最后一次党费,一定替你转交给党,安息,同志!

张政委站在悬崖峭壁的边缘上,检查从面前走过的每一副担架。队伍不停地前进,张政委仍旧顶着寒风站在高地上。他一边咳嗽,一边喊话。每吐一个字,都要用尽全身气力:同志们,努力,前进,前进!

忽然,他的沙哑的声音中断了,身子一歪,倒在了雪地里。警卫员吃惊地叫着:政委,政委,醒一醒!张政委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人们,又看看行进的队伍,吃力地站了起来,勉强笑了笑说:你们走吧,我,我,不行了,同志们,全国人民在盼望我们。他转身把脸紧紧贴在警卫员的脸上,而后又扑在我的身上,紧紧地和我握了一下手,无力地倒了下去。

我们扒开积雪,含着泪,掩埋了张政委。把他留下的那块怀表上紧了发条,迎着北风,踏着战友们没走完的路,继续向山上走去。尽管山顶上更为艰难,但是广大红军指战员,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慨,和团结互助的友爱精神,最终胜利的征服了神山——党岭山。”

这正如长征组歌中的《过雪山草地》所唱:“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这就是长征精神,是我们中华儿女的宝贵精神财富。它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为国家的富强,为人民的幸福,奋斗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