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授权】张绍祖:天津抗战遗址的挖掘、保护与利用(二)

作者按: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抗战遗址挖掘、保护与利用成了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多年来,伴随着天津城市建设发展,农村城镇化建设加速,由于文物保护意识不到位,抗战遗址消逝了不少。2014年9月,习近平对一份反映辽宁阜新“万人坑”遗址遭破坏的报告作出批示指出,国家确立的抗战纪念设施和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是激发爱国热情、凝聚人民力量、培育民族精神的重要场所,应当受到严格保护。天津抗战遗址知多少?挖掘、保护与利用如何?本文就天津抗战遗址的挖掘、保护与利用谈谈自己的想法。

笔者多年致力于天津辛亥革命遗址、五四运动遗址的保护与利用,中国网络电视台有《张绍祖:为保护天津辛亥革命遗址奔走的老人》的报道,2019年1月22.29日《中国文物报》刊登拙文《天津五四运动革命遗址亟待保护》。笔者同时对天津抗战遗址一直也非常关注。

一、抗战遗址尚可挖掘

(二)复原抗战遗址李氏水铺

2017年笔者曾参与了杨柳青民俗文化馆筹设。同年底柳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举办“天津地下手枪队成立75周年暨七分队李震元队长百年诞辰纪念会”,笔者做了讲座。转年12月8日,笔者应邀来到杨柳青,参加杨柳青民俗文化发展建设专家座谈会,于是想到如何把杨柳青民俗文化建设与当地红色旅游资源融合一起,通过喜闻乐见的形式,传播杨柳青民俗文化,对广大游客,特别是青少年游客进行“润物细无声”的爱祖国、爱家乡的教育。

1.抗战时期的天津地下手枪队

图5.1960年侯太和(前坐者)与 天津师范学院中文系部分师生合影

1942年日伪“五一”扫荡后,冀中军区领导决定分散游击,到敌人后方开辟工作。晋察冀中央分局秘书长刘仁派侯太和进津,与谷立中联系,组建一支地下手枪队,并委任他为总负责人,他的直接领导先后是高万德、储国恩,而他直接领导的骨干为谷立中、李长泰、尚双凯、耿长林、邢树旺、李震元等人。谷立中为大队长,尚双凯为副大队长。地下手枪队的主要任务是打通天津通往根据地的交通要道。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化整为零,在市内与出入津郊的各个关口建立联络站,每个联络站为一个小分队。共设立了11个联络站,分别设在独流下圈、杨柳青、咸水沽、郑庄子、中山路、南市、估衣街、南开、下瓦房等地,成为一把插进敌人心脏的尖刀。

说起侯太和,其个子不高,但很魁梧,原为任丘县的小学教师,做过地敌工,在胜芳开一家太和商店,搜集情报,并借机为根据地采买药品等奇缺物资。在执行任务时,他总是身挎两把缴来的盒子手枪,练就一手好枪法。日伪军只要听到“侯太和”三个字,都会吓得一哆嗦。而老百姓喜爱侯太和,敌伪军搜捕他时,老百姓与敌人斗智,掩护侯太和。侯太和后任冀中军区敌工部科长,负责搜集任丘、文安、雄县的敌伪军情报。侯太和进津后,胆大机智,部下个个身手不凡。在城市打“游击”,与在农村、山区不同,没有青纱帐的掩护,也没有山峦可以周旋。在天津的任何地方,只要发现敌人目标,往往手枪队突然出现在敌人身后,弹无虚发,鬼子、汉奸谈侯色变,提心吊胆,侯太和成了天津的传奇人物。

2.李震元与地下手枪队七分队

图6.李震元老人与孙辈合影

天津地下手枪队杨柳青东碾坨嘴村小分队,也被称为天津地下手枪队第七分联络站,初期邢树旺任队(站)长,后由李震元为负责人,任队(站)长。他们以开“李氏水铺”为掩护,作为联络点,经常护送党的干部到冀中根据地,经常组织地下手枪队队员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是津西地区一支精悍的地下武装力量。“李记水铺”始建于1838年,李震元家四代人经营水铺,原址位于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东碾坨嘴村东兴街玉生胡同 2 号。“李记水铺”遗址是抗日战 争时期我党开展对日伪政权进行斗争的重要历史见证。

对“李氏水铺”红色遗址,1957年在天津县第五区在东碾坨嘴村联社焦家胡同礼堂内,举办“关于模范人物和革命精神传统教育”图片展览,其中展出了抗日战争时期天津地下手枪队及第七分队队长李震元以经营的水铺为掩护开展对敌斗争的事迹。2007年8月10日《天津日报》以《津城地下手枪队》为题,对李震元及“李记水铺”事迹进行了报导;2015年8月27日《天津日报》笔者以《天津地下手枪队》为题发表文章中也提到了李震元与水铺遗址。2017年10月27日 《今晚报》第16版 副刊 讲述以《侯太和与天津地下手枪队》为题也提到了李震元与水铺遗址,另外,和平、河西政协的文史刊物也相继登载有关天津手枪队的文章,都记载了李震元与李氏水铺抗战遗址。由此看来,李震元与李氏水铺抗战遗址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3抗战遗址李记老水铺之价值

图7.在杨柳青东碾坨嘴联络站(水铺)抗战遗址党旗前宣誓

2017年12月30日天津市柳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李家胜先生提出关于恢复重建“李记老水铺”遗址的申请。这个建议很好,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如果能够恢复重建,将成为杨柳青红色旅游之一景。

笔者的建议是在杨柳青民俗文化馆,从民俗的角度复原李氏老水铺。天津早年城里是从北门外的南运河与东门外的海河“水口”取水,杨柳青人肯定是在南运河取水了。过去水铺有大小之分。大一点的水铺,卖生水与开水,水车分为人拉水车与牲畜(一般是毛驴)拉的水车,每到一家,将生水从木桶放出,挑到住家,倒入水缸,一挑二三分钱,所以天津有句歇后语“挑水的见大河——都是钱了”;小一点的只卖开水。无论大小水铺,开水都是用大灶煮水,灶上放上二三口一米多的大铁锅烧开水,一口锅用于烧开水,另外的几口锅预热。大锅上盖着锅盖,有铁的也有木头的,后面的一半总是盖着的,前面的一半,可以掀开,用来舀水。幽默的天津人创作了一句俏皮话“水铺的锅盖——两拿着”。

在民俗文化馆复原东碾坨村“李记老水铺”,可以宣传水文化,让人们了解早年杨柳青人吃水、供水的历史。这就是水铺的文化价值。在民俗文化馆复原东碾坨村“李记老水铺”,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是通过李震元与李记水铺的故事,宣传杨柳青人民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日本帝国主义英勇斗争的革命精神。复原抗战遗址李记老水铺,既符合杨柳青民俗文化馆的宗旨,又发挥了当地红色旅游资源的作用,而且达到了高度的融合与统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一点力量,做一点好事,何乐而不为呢!【注2】

参考文献:

1.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地图集》 天津分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2年1月版。

2.天津市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员会、中共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天津市档案局、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教育处、天津博物馆、天津市图书馆编著《天津人民抗日斗争图鉴》,天津古籍出版社2005年8月版。

注释:

2.罗春荣《侯太和与地下手枪队》,2017年10月27日《今晚报》16版副刊讲述。

作者简介

张绍祖,1941年出生,祖籍山西平定,1950年初随全家来到天津。从事教育工作50年,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天津市河西区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天津地方史研究,重点研究教育史、电影史、名人故居等。在《天津日报》《今晚报》《中老年时报》《天津教育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上千篇。著有《津门校史百汇》,合著有《天津德式风情区漫游》、《旧天津法租界的故事》,主编有《中国天津电影史话》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