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团长阵亡、副师长重伤,被伏击的团指挥所如何突围?

每当看到外国那些战争、暴乱的消息,都很庆幸自己出生在和平的中国,相距我们最近的对越反击战,已经过去了42年,即便是两山轮战也有了32年。

我们能有今天的日子,当然不能忘记那些先辈们的付出,在对越反击战中有很多值得我们铭记的人物和事迹,比如说打得最艰苦的121师361团。

121师隶属于41军,是东线的作战部队,主要进攻高平方向。

高平是越南北部重镇,山林茂密、环境复杂,这些天然的屏障给我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2月17日开始南下,第一天的作战还算顺利,夺取了多个越军阵地,并控制了莫隆通往通农的简易公路。

但是到了18号的晚上遇到了极大的麻烦,121师后勤部队因不熟悉路况而走错方向,调整后在魁剥山谷遇到了越南特工的伏击,损失非常惨重,伤亡官兵、医护人员、民工共计396名,且辎重全都丢失,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121师3个团没饭吃、没医药品用。

士兵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饿着肚子,窘迫时甚至要靠吃树叶充饥,每天都有重伤员因为得不到及时救助而牺牲。

情况困难,越军是不会因此而停止骚扰的,所以我军官兵依然是每天都在作战。

在这样的环境下,361团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沿那吕、北朗、波润之线挺近安乐地区,配合123师围歼敌346师师部”

接到命令时361团团部周围只有2营,1营在扣屯执行任务,3营则在809高地东侧,当时无法联系得上,考虑到军情紧要,团部就带着2营先行出发,边走边与其他两个营联络。

2月21日凌晨,团部及2营行至吕村附近遭遇到了越军一个加强连的伏击,2营就冲在前面将敌人打退,但是山林之中升起了大雾,视线严重受阻无法辨别方向,2营便慢慢与团部拉开距离。

到了一个岔路口,2营往波润方向而去,团部则是走往栋替方向,两部越来越远。走到一片开阔地带后,361团团长时光银感觉不对劲,便下令原地休息,同时让电台联络走散的部队。

当时已经连续急行军十多个小时,大家都非常疲惫,听到休息的命令连忙坐下,有的人干脆还直接躺着了,基本上都没布置警戒人员。

恰好附近有条河,官兵们分批过去洗脸整理仪容,只有一名通讯员在洗脸时察觉到了异常,他恍惚看到对岸有人影闪动,回去后连忙向团指挥报告,但是没有引起重视,包括时光银都认为只是附近的村民。

因为看到士兵们困乏的样子,有的干部竟然组织大家唱歌,这如果是在国内拉练,那肯定能很好的鼓舞士气,但这是在战场,而且是在安静的山林中,就显得非常刺耳,也暴露了位置。

团部在这里停留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浓雾散去,才开始收拢部队前进,大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栋替东北侧平江西岸的一片开阔地,右前方不远有一条竹木吊桥,指挥员拿出作战地图,发现过桥后往东大约600米就是通往安乐的公路,到了公路再去联络其他部队要方便很多。

河对岸有一片茂盛的甘蔗地,当时也疑心会遭遇埋伏,所以4名战士自告奋勇冲上吊桥探查,还没等他们站稳,对岸果然就响起了枪声,两人避之不及被打落水中,另外两人迅速地退了回来。

敌人的火力非常猛烈,措不及防之下我军不少战士中弹,团长时光银在情急之下还出声让众人隐蔽。

等到越军枪声稍歇,一名指挥员大喊:快退,不少战士闻令起身欲跑,但这是越军的策略而已,等我军起身后,又射来密集的子弹,时光银见到这种场面心如刀绞,就想站起来组织还击,然而却不幸被击中,当场牺牲。

时光银是整个对越反击中我军唯一牺牲的团长,年仅44岁,除了他以外,刘粤凤副主任、政治处书记姜国忠、通信股号长等11位干部一同牺牲,来团里加强指挥的121师副师长彭富信也多处中弹,负了重伤。

部队没了指挥,王仕诚副政委连忙让身边的通讯员用电台求援,但慌乱之下方位都报错了。1营与3营还是没法联系,2营所在不远,听到枪声又接收到了信息,连忙开始行动,但因为摸不清具体的位置,所以迟迟未到。

只有2营的陈本富教导员带着4连1排从其他路径赶到了,然而一个排在没有重武器的情况下还是没办法在空旷地带压制对方。

正当1排准备行动的时候,幸运降临了,北方飞来了密集的炮弹,很多都打在了对岸越军的阵地上,救了361团团部。这阵炮火的来源就是123师,361团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配合进攻346师师部。

21日,123师367团、369团在进攻304高地受挫,因为361团没能按时赶到,123师又重新做了部署,调集了炮兵部队向越军的304高地、315高地及河安县周围实施了炮击,火力非常充足,一个小时内倾泻了250吨炮弹,而对岸的越军阵地也是炮击的目标之一。

1排借着这个机会连忙将团部活着的人救了出来,团长时光银等人的遗体也被背了出来。

这阵炮火是真的很及时,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战争真的很可怕,那些牺牲的人都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