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川普倒计时:这两天他在海湖庄园很不开心

转载请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

违者必究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在川普总统的海湖庄园(Mar-a-Lago)度假村举办的光彩夺目的跨年庆祝活动,在前几年曾是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社交季的亮点之一。有史泰龙和伍迪·艾伦这样的大腕加入派对人群。总统与花1000美元进场的宾客合影留念。客人们吃着鱼子酱,大喝香槟。

但今年,川普总统甚至没有参加。他原计划参加,但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于12月31日上午离开这个度假小镇返回华府。

31日晚上8点,海湖庄园周围的街道很安静。总统每次来都会出现的几十名警察离开了。封锁该镇主要道路的路障消失了。在西棕榈滩欢呼的川普支持者不见了。

由于疫情高企,棕榈滩郡12月15日以来的新冠阳性率达到10.38%,这个郡已经实施宵禁,限制了跨年的庆祝活动。海湖庄园的官员拒绝就晚会的出席人数、菜单和娱乐活动置评。但当一轮满月照在度假村上空时,客人们开着豪车从前门和后门穿过。男人们穿着燕尾服,女人们穿着礼服,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几乎没有客人戴口罩。

没有人知道川普提前离开,甚至连跨年派对都不参加的原因,但许多海湖庄园和白宫的工作人员知道,这个假期川普虽然坚持在疫情中打着高尔夫,但他的心情糟透了。

他非常不满意太太对海湖庄园的装修,要求立刻拆掉一些装饰;他似乎刚明白过来1月6日国会山的认证程序基本上是礼仪性的,但继续与儿子和心腹讨论推翻大选结果的可能性;他一度阻止了美国人急需的财政援助,站到了大多数民主党人的一边,希望立法者将援助增加到2000美元;他也继续对一些重大事态发展保持沉默,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圣诞节爆炸事件;通常健谈的川普还一直避免与记者接触,甚至禁止他们参加他在圣诞节向美军发表的讲话。

作为主人家,突然抛下海湖庄园付了钱的客人们兀自离去,是川普最新的任性之举。这里的元旦派对是川普家族的年度传统,据《赫芬顿邮报》报道,前几年派对的票价约为1000美元。海湖的一名会员周二告诉CNN,他们听说至少已订出了500张门票;而据《棕榈滩邮报》报道,2017年约有800人参加了派对。川普本人出席派对,原本是门票卖得这么贵的原因之一。

川普和白宫都没有给出他提前离开度假村的原因。有些分析人士猜测这可能与一些共和党议员在呼吁反对1月6日的选举团计票结果有关;也有些推测他是担心伊朗可能会在未来几天对美国无人机袭击进行报复,一年前美国在突袭中杀死了伊朗最高将领卡塞姆·索莱马尼(Qasem Soleimani),川普在2020年1月3日下令袭击索莱马尼时就在海湖庄园。

不开心

12月23日傍晚,川普在妻子梅拉尼娅的陪同下抵达自己的海湖庄园。虽然是度圣诞假期,但他始终处在愤怒中。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前往棕榈滩之前,他对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在1月6日认证程序中的作用表示了兴趣;作为参议院主席,彭斯会在选举团认证中主持会议。川普已经输掉了几十起选举官司,上诉被最高法院驳回,他认为1月6日是他推翻选举结果的最佳机会。

消息人士称,川普在休假前就此事与副总统进行了沟通,并对彭斯为什么不能推翻1月6日的选举结果感到“困惑”。彭斯和白宫助手试图向他解释,这个程序主要是礼仪性的,而彭斯的角色更多的是一种形式,他不能单方面拒绝选举人票。但川普可能还是没能完全理解这个程序的意义,在飞行途中,川普转发了他的一名支持者呼吁彭斯拒绝批准1月6日的选举团计票结果的推文。川普最近还对他的一些身边人说,彭斯在他任期结束时没有为他争取足够多的支持。

据多个消息来源称,一到海湖庄园,他的情绪就很低落。据包括CNN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川普不喜欢庄园里他的私人住所的装修风格,而这当中很多工程都是由梅拉尼娅亲自操持的。

在总统大选结束后不久,就传来了海湖庄园正在翻修的消息,BBC还拍到了工程中挖出的污水孔。整个装修进行了几周,目的是让他私人住所约3000平方英尺的空间感觉更大,为川普1月20日后离开白宫的新生活做准备。

但梅拉尼娅的翻修并不符合他的审美。海湖庄园的消息人士指出,川普对俱乐部的一些管理人员发表了“大声的、单方面的谈话”,要求立刻拆除一些由白色大理石和大量深色木材组成的装饰。

这已经不是总统第一次与妻子的个人品味发生冲突了。另一位熟悉总统的消息人士向CNN透露,川普在感恩节假期看到第一夫人的另一个项目——戴维营的一些装饰更新时,也不太兴奋。

如果说他以总统身份在佛罗里达州最后一次逗留的开场白有点不愉快,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也好不了多少,据俱乐部的消息人士透露,川普显得“喜怒无常”,他不像平时那样与俱乐部成员和白宫高级工作人员交谈,除了打高尔夫球,大多数时候他与自己的核心圈子闭门不出,也不怎么跟太太一起吃饭。

他被一群基本上支持他推翻竞选的人包围,包括他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儿子小唐纳德·川普和埃里克·川普,以及小唐纳德的女友金伯利·吉尔福尔(Kimberly Guilfoyle)。

12月26日星期天,川普没有和第一夫人一起外出就餐,而是和两个儿子以及吉尔福尔在一桌吃饭,据一位目击者说,不到一周前被总统赦免的长期亲信之一罗杰·斯通(Roger Stone)戴着“川普2020”的口罩进入俱乐部,出现在川普的桌前。

川普最频繁的活动是在早上打高尔夫球,这是今年数百万美国人为了应对疫情而放弃的娱乐活动。他通常是在去附近的川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Club)的路上发表愤怒的推文。

在他离开华盛顿之前,川普反对签署新一轮大规模新冠疫情救助方案。当国会山于12月21日终于就向大多数人支付600美元的方案达成一致时,据熟悉总统日程的消息人士透露,川普原本打算在平安夜签署这项法案,但在最后一刻决定不签,声称他心目中的理想救济款额应该是2000美元——这是大多数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寻求的金额。

直至12月27日,在去他的高尔夫俱乐部吃饭的路上,川普终于签署了协议。他为期一周的延误导致一些美国人将失去一周的额外失业救济金。但即使签了协议,他也并不满意,12月29日,在前往高尔夫球场的路上,总统在推特上批评了他的共和党同僚,似乎直指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共和党领导层只想走阻力最小的道路,”川普在推特上说。“我们的领导人(当

然不是我!)很可悲。”

这也不是川普批评的唯一一位共和党人。在休假期间,川普几乎每天都在推特上抨击乔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布莱恩·肯普(Brian Kemp)和其他州选举官员,因为他在该州输给了拜登。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佛罗里达期间,川普曾多次向国会议员和其他助手提出1月6日的日期。他游说参议员们,看他们是否会与众议院保守派一道反对选举结果。

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周三成为第一个表示反对的参议员,这将推迟——但不会改变——选举团计票的结果。共和党的反对也不会阻止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

对于媒体,川普也没有好脸色,自从输掉大选后,他一直避免与记者接触,甚至禁止他们参加他在圣诞节向美军发表的讲话,而这是白宫通常开放给新闻报道的活动类型。

在假期,川普对重大事态发展保持沉默——就好像他已经不是这个国家的总统一样,这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圣诞节爆炸事件,加州和科罗拉多州发现了一种新的、显然更具传染性的新冠病毒变种,以及当选众议员卢克·莱特洛(Luke Letlow)因患新冠并发症而去世。

不欢迎

川普的总统任期即将结束,他虽然是地地道道的纽约人,但与纽约这座城市互相不喜欢,人们纷纷猜测,无论他接下来做什么——开一家有线新闻网络,成为一名政治评论员,策划2024年的总统竞选——他都会在海湖庄园做这些事。

这些年来,他最爱的去处便是海湖庄园,目前正在做的翻修看来便是为了他后总统生涯的新住所,但在他想要搬去的佛罗里达精英社区,一些新邻居正在努力把他赶出去。

海湖庄园附近的一群居民要求该镇官员阻止川普在卸任后永久移居那里。他们援引了他在近30年前达成的一项协议,该协议禁止他在这处房产上定居。这封信由他的隔壁邻居南希·S.德莫斯(Nancy S DeMoss)的律师向棕榈滩市发出,信中称海湖庄园是一个社交俱乐部,任何人都不能住在这里。该市应该通知川普,他不能把海湖庄园用作自己的住所。

根据律师信的主张,川普于1986年买下了这处庞大的海滨庄园,到了90年代初,他的财务状况每况愈下,而维护海湖庄园的成本每年达数百万美元,川普因此一度想将这个历史悠久的度假村分割成多个住宅用地——这个企图令棕榈滩居民感到震惊,市议会拒绝了他的计划,而川普当然起诉了他们。

双方在1993年达成协议,川普获准将其改建为私人俱乐部,但前提是它不再作为私人住宅使用。宾客一年只能留宿三周,每次不得超过七天。在协议敲定之前,川普的一名律师在一次公开会议上向市议会保证,川普本人不会住在海湖庄园。

然而,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川普在担任总统期间至少30次前往海湖庄园,在那里待了至少130天,把这里变成了他的“冬季白宫”。没有公开迹象表明该市曾对这种做法提出反对。川普似乎还公开藐视该协议,他在海湖庄园的网站上表示,他在那里有私人住所。

2019年,川普夫妇正式将海湖庄园作为自己的“合法住所”进行了投票登记,并在佛罗里达州3月的总统初选、8月的其他初选以及11月的大选中投票。这也引发了他投票合法性的疑问:如果按协议海湖庄园不能作为任何人的住所,那么川普夫妇似乎就不能在选民登记时使用这个地址。

棕榈滩郡选举主管温迪·萨托里·林克此前告诉《赫芬顿邮报》,她的职责不是监督川普与棕榈滩的协议,而是确保川普使用了一个有效的地址,所以只要海湖庄园的地址确实存在就行。

棕榈滩是美国最高档和最昂贵的地区之一,是美国许多亿万富翁的第二家园,每逢冬季,他们便如候鸟般迁徙到这里,享受温暖的气候和冬季繁荣的社交生活。

由于总统出行有特定的安全规格,他每来一次就要关闭一次周边道路,基本上周边居民会碰到45分钟的交通堵塞。白宫工作人员和特勤局人员在场,也让邻居们感到十分不便。西棕榈滩的一位居民对《迈阿密先驱报》说,她经常带着家人乘小船外出。川普到访时,“我们不能开车经过他的房子。我们必须保持一定的速度航行,也不能途经某些水域,”她说,并补充说,在水面上拿着机关枪的巡逻人员“吓坏了我的孩子”。

川普还在官邸设置了一个直升机停机坪,这是棕榈滩唯一允许的停机坪,只允许作为总统处理公务。川普离任后,该停机坪将拆除,但作为前总统,他仍可终身使用特勤局人员。

棕榈滩市的市长长柯克·布劳因(Kirk Blouin)表示,官员们在确定川普打算住在这处房产的“事实”之前不会处理此事。布劳因在给《迈阿密先驱报》的一份声明中说:“本市不知道总统在这方面的意图,也没有证据支持这种说法。一旦我们知道川普总统确实打算住在海湖庄园,将会妥善处理这件事。”

这不是川普第一次面临与地方当局的斗争。

2006年,川普在海湖庄园安装了一面长7.6米、宽15.2米的巨大美国国旗,这是对当地限制国旗大小的法令的藐视。市政府试图每天罚他1250美元。川普提起了诉讼,双方最终就此事达成了协议。

1995年、2010年和2015年,川普曾试图起诉棕榈滩县的国际机场产生的空中交通噪音。(出于安全原因,这些飞机在他担任总统期间改变了航向,但在他卸任后,飞越海湖庄园上空的航班可以恢复。)

川普或许可以通过另找一处房产居住来避免这场争斗。他在海湖庄园附近拥有三处房产:南大洋大道1125号,南大洋大道1094号,以及伍德布里奇路124号。根据他2020年的财务披露,川普从这三处房产中获得租金收入。有邻居说,如果川普真要住在海湖庄园,同时规避1993年的协议规定,其实非常好解决,因为南大洋大道这两处宅子的后院都直接通到了海湖庄园,只要将改成将其中一处登记为他们的正式地址就可以,当然,这意味着要损失每月6.9万美元的房租收入。

如果真是如此,周边居民将继续处理这位前邻居和他的支持者时常带来的交通、安全和噪音方面的问题。

棕榈滩的一位居民告诉CNN:“四年来,这里就像马戏团一样,我们已经受够了。”

纽约华人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