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其他国家都采用“公制”,而美国却不采用的真正原因

如果你在美国长大,你可能学过美国的度量衡系统(USCS)。USCS的术语,如英寸、英尺、磅和英里,都来自于英国体系,其应用和使用历史悠久。任何对公制的采用,都可能会使测量变得混乱,给你的校园生活增加不熟悉的词汇和尴尬的单位转换。

虽然美国人继续使用USCS,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改用公制。公制,或称国际单位制(SI),在18世纪晚期被引入法国,包括7个基本的测量单位,其中最常见的包括米和公斤。根据其支持者的说法,国际标准化组织比其他体系更具实用性和通用性,使其成为全球范围内度量衡的首选体系。

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美国仍然是少数几个不使用公制作为主要计量法的国家之一呢?美国人不使用公制的原因很复杂,既有政治、经济方面的考虑,也有民族自豪感。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SI在美国的影响。最终是否会实现公制还有待观察,但以下是迄今为止,美国不使用公制的主要原因。

公制对早期的美国人来说太新太法国化,甚至对喜欢法国的托马斯·杰斐逊来说也是如此

早在18世纪70年代,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就表示,美国需要建立基于十进制的货币体系,这是他对统一度量衡体系重要性的总体信念的一部分。杰斐逊开发了一种十进制的测量系统,呼应了1585年佛兰德斯的西蒙·斯特文(Simon Stevin)和1668年英国人约翰·威尔金斯(John Wilkins)的努力。

18世纪80年代,当杰斐逊在法国时,他与政治家兼牧师查尔斯·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erigord)就这种标准化的系统进行了长谈,还与他交换了意见。法国主教塔列朗(Talleyrand),是1790年法国议会采用标准化计量体系的幕后推手。

对法国人来说,基本的度量——或者米(来自希腊单词“metron”,意思是测量)——被设定为从赤道到北极的子午线长度的千万分之一。

杰斐逊并不反对使用类似的系统,但主张继续使用秒摆——一种在两秒内来回摆动的杆子——来确定一米的长度。杰斐逊还对似乎只适用于法国的制度提出了异议。

乔治·华盛顿提出了一个标准的美国度量衡体系,但国会没有贯彻实施

1790年,乔治·华盛顿总统告诉国会:“统一美国的货币、度量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而且,应当得到适当的重视。”

作为对华盛顿讲话的回应,代表们试图就这一议题建立一个委员会,但这项任务最终落到了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手中。杰斐逊积极研究解决方案,并于1790年夏天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包括两项可能的计划,但立法机构都没有审议这两项计划。

1790年12月,华盛顿在给国会的一份声明中再次强调统一度量衡的重要性,促使参议院考虑杰斐逊的报告。同样,没有任何进展。1791年10月,华盛顿提醒国会:“统一国家的度量衡是宪法提交给你们的重要目标之一……”

关于建立统一体系的辩论和讨论一直持续到1796年中期,当时一个指定的委员会试图解决如何采取适当措施的问题。它推荐,“美国的总统……使用这些有足够数学技能的人”来执行杰弗逊的计划,用秒摆来确定一米的长度。然而,在多次阅读该报告后,任何建立官方体系的行动,都再次被推迟。

英国海盗阻止一位法国植物学家,到美国推广公制单位

约瑟夫·董贝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医生和博物学家,18世纪70年代在巴黎皇家花园工作。作为1777年与西班牙同事一起远征的一部分,董贝访问了秘鲁,熟悉了一些可以带回欧洲的植物。

1788年回到法国以后,董贝开始和托马斯·杰斐逊通信。这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反映了如果董贝到北美去访问,他们将得到的共同利益,董贝要求在那里种植“两到三年”,同时给杰斐逊带来新确定的度量标准的原型。

1794年4月,董贝登上了一艘即将前往北美的船,但是他始终没有到达他的目的地。一场风暴使这艘船转向了加勒比海,随后英国私掠船对其进行了袭击。董贝被俘虏并被囚禁在蒙特塞拉特小岛上,不久就在那里死去了。而董贝的两件度量模型被海盗们卖掉,因此从来没有送到等待着的杰斐逊那里。

这两件物品后来都被法国驻美国部长约瑟夫·福切特(Joseph Fauchet)购得,并在1795年转交给当时的国务卿埃德蒙·伦道夫(Edmund Randolph)。历史学家安德罗·林克莱特(Andro Linklater)在《衡量美国》(Measuring America)一书中说,福切特和伦道夫“都没有意识到这两种标准的重要性”。而米和公斤的原型从来没有向国会展示过。

在工业革命期间,美国企业曾表示,转制成本太高

尽管美国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在1821年承认法国的体系有其优点,但在亚当斯看来,美国的普遍情绪是:

这一制度在法国权力范围之外的最终普及,必须等到它长期和实际享有的好处的实例,超过其他国家的意见,从而推动历史车轮的方向。

结果,一再要求统一的呼声从未实现。美国的制造商根据英国的先例,为自己的工厂配备机器和设备,但它们往往因州而异,导致了广泛的差异性和不一致性。1832年,政府正式采用了类似于英国使用的测量标准,具体来说就是码、加仑和蒲式耳,朝着一致性的方向迈出了温和的一步。

到19世纪末,这些美国习惯的单位,在美国的实践和流程中变得根深蒂固,以至于主要的工业家们认为改用公制会花费太多,不方便,而且不现实。即使在1866年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使公制度量衡的使用合法化之后,反对公制的游说团体仍然很强大。直到1921年,保存和完善(盎格鲁-撒克逊)度量衡国际研究所对经济后果进行了分析:

(1)……每个工匠的成本至少2.50美元,最高可达32.60美元(对于工具制造者);(2)每个家庭更换常用测量工具的费用为290至1075美元,该国有2 800万户家庭,最低费用为8 120万美元;(3)该法案会摧毁农民长期建立起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如每蒲式耳或每磅的价格),迫使农民使用两种系统的混合;(4)铁路将不得不改变所有的货运和客运关税,这将导致巨大的开支和混乱;(5)如果研究所对31家企业所做的调查(每家企业的平均成本为715,489美元)有任何暗示的话,单是制造业企业的成本就将是天文数字。

在19世纪,新国家的政府急于采用与西欧一致的标准

在美国努力寻求统一的同时,世界各地的一些国家热情地接受了公制单位。众所周知,米制伴随着非殖民化在世界范围内发生。

在法国之后最早采用公制的20个国家中,有11个位于拉丁美洲。1848年,智利采用公制,1865年完全采用公制。其他一些国家,如墨西哥、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也在19世纪50年代采用了公制。

西欧国家开始采用公制,葡萄牙、比利时和荷兰是最早采用公制的国家。再往东,到1874年,罗马尼亚、奥地利、塞尔维亚和匈牙利都开始使用米制标准。

通过改用公制,各个国家发现自己与政治对手和潜在经济伙伴达成了共识。作为开拓财政机会的一种手段,采用米制标准往往会牺牲大众的意见。

1875年,美国签署了米制条约,为国际贸易建立了公制体系

美国在19世纪发展的是一种混合的度量衡体系。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对公制的抵制仍然很强烈,但政府使制造商等使用传统单位或公制标准来计量成为合法。随着1866年米制法案的通过,联邦政府给各州颁布了一套关于长度、质量和容量的米制标准。

9年后,美国成为签署《米制条约》(Treaty of the meter)的17个国家之一,该协议建立了一个名为国际度量局(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eights and Measures)的常设机构。总部设在法国的国际计量局(Bureau International des Poids et Mesures,简称BIPM)的任务,是评估世界各地的度量标准、原型和仪器。

该协议被美国参议院批准,并于1878年在美国生效。该文件于1921年修订,当时有44个国家同意参加。

在20世纪初,美国科学家推动公制单位的转换,但公众希望美国带头,而不是跟风

科学家和医学专业人士尤其强烈地呼吁改变。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梅尔维尔·杜威(Melvil Dewey)和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等人,在国会支持采用米制度,证明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1906年,贝尔指出了不采用公制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并向国会提出了它为什么对劳动力、科学调查、贸易和商业有利的论据。

新成立的美国国家标准局(1901年成立),塞缪尔·w·斯垂顿支持使用公制,并代表工程公司、批发零售商、和学术专业协会聚集在国会,在1921年推动标准化。

尽管支持统一的渠道多种多样,但政客们无法否认公众的观点,即美国应该继续走在变革的前沿,而不是单纯采用国外昂贵的体系。

国会直到1975年才通过公制转换法案,该法案呼吁(但没有强制)在美国使用公制

由杰拉尔德·福特总统签署的1975年公制换算法“指定公制度量衡,作为美国贸易和商业的首选度量衡。”尽管该法案规定1992年为联邦机构“在采购、拨款和其他与商业有关的活动中使用公制度量衡的日期”,但它也允许“在非商业活动中继续使用传统的度量衡系统”。

该法案使公制在美国合法使用生效,同时成立了美国公制委员会。委员会的任务是宣传、鼓励和促进人们了解和使用公制,但没有强制权力。

许多企业确实改变了这一观念,推出了教育节目,公共电视甚至推出了向美国人介绍公制单位的专题节目。然而,使用公制仍然是完全自愿的。

美国在货币,电子产品、苏打水和葡萄酒,以及科学和医学领域使用公制单位

在17世纪,十进制被认为是任何类似公制系统的基本方面之一。随着18世纪晚期十进制货币的建立,美国开始使用公制计量单位。

公制作为科学和医学的国际标准,允许研究人员和从业者以准确和可互相理解的方式交换信息。美国医学协会于1878年采用了公制单位,美国制药协会、美国化学学会以及其他类似组织在20世纪初也采用了公制单位。

上世纪70年代,当美国试图引入公制计量体系时,饮料行业是首批加入的行业之一。最后随着全球营销和消费主义的增长,公制得到了更多的普及。

同样反对公制的英国,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转变立场,进入其他欧洲市场

英国从一开始就反对公制,并在19世纪早期拒绝采用十进制货币。除了对十进制的抵制,英国人还反对参与国际上标准化度量衡的努力。当科学家们提倡这一改变时,英国代表目睹了17个国家在1875年签署了米制条约。英国是出席会议的三个没有签署协议的国家之一,另外还有希腊和荷兰。

当1821年米制条约修订时,英国同意加入。随着大英帝国的扩张,既使用了专有的帝国制度(1824年采用),也使用了公制标准,1897年公制标准只允许在英国进行零售贸易。

直到1965年,英国才正式采用公制。为了跟上欧洲同行的步伐,英国官员宣布了他们的愿望:“英国工业在更广阔的领域中,每个部门都应该采用公制单位,直到公制单位能够及时成为英国作为一个整体的主要度量衡系统。”

1971年,英国引进了新的十进制货币。1973年,英国加入了欧盟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的行列,同意在这一过程中使用公制。渐渐地,从体育运动到邮资再到消费品的包装,一切都开始发生变化。然而,这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变化。2004年,英国度量协会(UK Metric Association)发布了一份报告,描述了这个不一致且不完整的过程,题为《非常英国化的混乱》(a Very British Mess)。

美国工会担心,这一指标的改变,将导致更多的海外工作机会

在反对采用公制的争论中,有一种观点认为,这种改变需要对现有的美国劳动力进行太多的再培训。工会表达了他们的担忧,认为制造商和类似企业不会花时间和资源,对美国本土的工人进行再培训,而是会将工作岗位转移到国外。而再培训工人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也有利于规模较大的企业,从而创造出一个更加“集中”的经济——从本质上促进垄断的增长。

工会还担心工人们将无法学习公制单位,最终让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去其他地方招聘员工。例如,1974年,国际电力工人兄弟会(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Electric Workers)向国会报告称,单位转换可能导致“数十万人失业”。这对“老年人、弱势群体和技能较低的工人……要么面临非常有限的机会,要么被“完全”挤出劳动力市场。”

1988年的联邦立法,将公制单位指定为贸易的首选系统,但并没有强制私营企业使用公制单位

1982年美国公制委员会(United States Metric Board)解散后,人们仍然担心美国企业是否在国际舞台上仍具有竞争力。1988年,国会重新审议了1975年的公制换算法(Metric Conversion Act),并通过综合贸易竞争力法(Trade Competitiveness Act)对其进行了修订。

新的立法超越了之前的主张,即公制是“美国贸易和商业首选的度量衡体系”,现在正推动着大小企业改用公制单位和标准。

根据该法案,“美国在国际市场交易时,经常处于竞争劣势,因为它的非标准计量系统,有时当它无法交付以公制计量的货物时,就会被排除在外。”结果,联邦政府在其“采购、拨款和其他与商业有关的活动”中采用了公制计量,促进了公制在美国和美国公司在海外市场的使用。

现在,美国企业使用公制单位更有利,也更容易,但私营实体仍是自愿的。

1982年,美国公制委员会(Metric Board)因效率不高而解散

美国公制计量委员会成立7年后,罗纳德·里根总统停止了对该委员会的资助,并将其关闭。尽管推广使用公制单位的努力遍及各个经济部门和教育论坛,但198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公制单位的自愿转换和委员会的中立政策,让美国人民感到困惑——不管他们是支持还是反对。”

其他报告的调查结果表明,在发生转换的情况下没有重大的财政、法律或技术困难。因此,该报告敦促继续评估有选择的项目,以提高人们对公制计量体系的认识和理解,甚至建议各州探索通过“统一公制换算立法”。

在这一决定之后,美国使用公制单位的努力大幅减少。

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没有采用公制:美国、缅甸和利比里亚

目前,全球只有三个独立国家仍然反对采用公制:美国、利比里亚和缅甸。

美国使用公制,尽管缺乏规律性和一致性,但尚未在任何层面强制使用。1893年门登霍尔令的引入,使从美国USCS换算单位变得更加容易。

利比里亚和缅甸继续使用自己的制度,尽管前者承认有必要进行改革。2018年,利比里亚的商业和工业部长威尔逊Tarpeh断言,“政府将继续致力于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员国,采取公制加强贸易和工业化、保护消费者和环境的健康和安全。”

在缅甸,政府曾于2011年和2013年,就改用公制进行过讨论。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