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轻步兵!主力营奔袭印军精锐,打出1比8的战损比

战争年代,人民军队的主体长期以来就是轻步兵。在残酷的战争中,我军锻炼出了一套顶级的轻步兵战术,其中尤以善于穿插迂回、近战夜战而闻名。

这套战术不仅在新中国成立前的历次战争中有精彩的发挥,在随后的抗美援朝战争和对印自卫反击战中,也有广泛的应用,并屡屡打出经典战例来。

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中,我军自第一阶段作战获胜后,印军不甘心失败,不断增兵前线意欲再度较量。我军遂组织第二阶段作战,力求“打狠、打疼”印军,其中东线作战的重点之一是西山口——邦迪拉地区作战。

印军在西山口一线为其主力第62旅及炮兵一部,共计3300余人;在略马东、德让宗一带为第65旅的2个营约1500余人;在邦迪拉附近为第48旅主力约2200人;在新德让有印军第4师战术司令部等约1000人;另有印军第67旅的约1800人为机动部队。

刘伯承元帅将印军的部署概括为“铜头、锡尾、背紧、腹松”。而根据地形及敌军部署特点,我军的战术简单总结为“打头、截尾、斩腰、击背、剖腹”,其中担负穿插、断尾任务的部队是第11师主力。

自11月10日晚开始,11师部队连续穿插奔袭一周时间,在人均负重60到80斤的情况下,翻越海拔4000到5000米山岭12座。在印军认为无法通行大部队的险峻小路上,11师部队长途行军250公里,连打6仗,插入到了敌后的咽喉位置,完成了战役合围任务。

随后11师部队以33团向邦迪拉攻击前进,并占领此处,而33团继续向南进攻,其中分出2营沿着小路前进,直插比里山口,以配合团主力作战,而我们本文所讲述的便是2营在继续穿插作战中的查库战斗。

2营沿小路继续进发后,于11月19日晚在比里山口附近俘虏一名尼泊尔籍的印军厨师,通过审俘供称:在比里山口东南6公里的查库有印军一处兵站。

2营根据战场形势分析,在查库极有可能不仅仅是兵站,还有从前线溃退下的印军或增援的印军一部,因此2营决定趁夜突击前进,干掉查库之敌。

久经战阵或训练有素的部队,不仅仅有着积极的求战精神,同时对战场形势的判断也是非常准确的。而在当晚的查库兵站,的确有一支印军部队在宿营。

印军全线告急后,前线的部队在溃败,而后续的部队则在增援,整个战线上乱成了一锅粥。

11月19日,印军第67旅第8廓尔喀联队第6营主力进至新川准备增援邦迪拉时,传来了前方的查谟 克什米尔联队第3营已被击败的消息。因此这支部队亦夺路南逃,其中一部当晚就宿营在了查库兵站,准备次日天明后继续南逃。

印军廓尔喀联队的兵员大多来自于尼泊尔,素来以作战勇猛,战斗力强而著称,还敢于打白刃战,是印军中的精锐部队。不过当印军的精锐与我军打了照面,倒真是巧了,因为我军打得就是精锐。

按照一般的作战估计,印军认为我军的推进速度没有那么快,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解放军的轻步兵即便是在崇山峻岭中都能迅速穿插,地形阻挡不了这支军队的步伐,黑夜同样不能。

印军认为,我军的追击只能沿公路进行,最快也要到20日中午才能到查库,故而他们将30挺机枪、6门81毫米迫击炮和3门榴弹炮都部署在了东北高地,朝鹰巢山方向布防,而对西北比里山口方向布防较为松弛。

而穿山越岭的2营,恰恰就是从比里山口方向而来的。

自15日在则拉山口与印军接触以来,33团2营作为前卫营已经在崇山峻岭中又穿插了整整4天时间,在这4天时间中部队又打了大小5仗。

当时每名战士除了携带自身武器弹药外,还要携带7天的口粮,平均每名步兵负重达60斤,机炮兵负重则达到了80斤。在地形极为复杂的区域负重穿插,边强行军、边战斗,是对人身体和意志极限的严峻考验。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2营部队在攻击前进途中仅在拉洪吃了一顿热食,累计休息时间不到10小时,更多的情况下是以炒面充饥、冷水解渴,战士们已非常疲劳。

但任务一来,所有干部战士的精神又再度一振,誓将印军打到底再说。

经过简单动员后,2营以5连、营部、4连、机炮连、6连的顺序在20日凌晨开始,向查库进发,5连副连长胡朝勤带精干战士9人为尖刀班,开路前进。

从比里山口到查库的直线距离只有6公里,但是这里并没有公路,只有在山林中的小路。说是小路,其实也只不过是勉强通行而已,而且实际的行军路程远不止是6公里。

这种地形条件下,暗夜行军的速度很难快得起来。部队从20日凌晨1时出发,行进了4个多小时,尖刀班才在5时10分接近查库,并与印军哨兵接触。

查库位于一道山梁的鞍部,由东北向西南倾斜,两旁坡陡谷深,有房屋十余幢。因为是兵站的原因,此处有大量印军汽车聚集,除汽车外,还有坦克等重武器。

尖刀班进抵查库附近后发现印军一名哨兵,原本想将其活捉,但这名哨兵警觉性很高,在我尖兵距其数米时欲举枪对我射击,我尖兵先敌开火将其击毙。此处警戒哨的其他印军蜂拥而出,但被我尖刀班全部击毙。

枪声响起后,印军在东北高地的火炮及机枪火力点开始盲目射击,其他印军宿营士兵迅速上车,急欲逃窜。

当时我军只有5连抵达,5连连长任玉宽带1排从西南向东北进攻,5连副连长胡朝勤带2排和火力排由南向北进攻,3排长救援坠崖战士未及跟上,因此以7班长带2个班直插查库以南堵截印军退路。

7班长率部从右侧插进入,给印军来个中心开花。战士们以冲锋枪、手榴弹朝印军猛打,将其部署冲乱。随后,10多名战士抢占公路左侧山头,将印军车队前方的汽车打坏。

由于道路狭窄,前面的车辆损坏后,后面几十辆印军汽车就全被堵住了。5连主力此时又占领了右侧山头,印军南逃之路被堵住。

5连连长任玉宽带1排消灭了印军3处火力点后,又带队向公路冲击,因冲得太快突然遭遇两名印军,任连长用手枪击毙1名印军,在打第二名印军时,刺刀已经刺入了胸膛。在最后时刻,任连长扣动扳机将这名印军击毙,但自己也壮烈牺牲了。

连长牺牲后,1排在指导员成林带领下跨过公路,向东北侧印军炮兵及机枪阵地进攻。5连2排、火力排在副连长胡朝勤带领下也向北侧山坡发起冲击。

5连将印军打乱并卡住其南逃通路后,营部指挥随后的4连以1个排切断北侧的印军逃路,连主力则打进查库。

4连3排在副连长肖世荣带领下占领了停车场,切断了印军北逃公路,同时还向印军一处炮兵阵地发起进攻。连火箭筒班班长曹怀文在火力掩护下连续发射5枚火箭弹,摧毁了5个火力点,趁印军混乱之际,3排占领了印军这处炮兵阵地。

4连主力打进查库后,遭遇印军宿营区附近100余名步兵,印军想将4连压下去。但4连连长冯元庆指挥各排横扫印军,反将印军给压了下去。4连攻上高地时,5连连续消灭17个火力点后也攻了上来。

此时印军的2辆坦克开始射击,5连火箭筒班大部伤亡,60炮班班长陈显学扛起火箭筒进至距敌30米处,连发2弹击毁第1辆坦克,第2辆坦克的印军弃车而逃。

战斗进行到7时基本结束,用时1小时50分钟。其中主要参战的是4连和5连,随后到达的6连为预备队,没有直接参战。

在这场战斗中,33团2营主力击毙印军157人、俘虏64人,共计歼敌221人。由于这里是印军兵站所在地,战斗发起时还恰逢印军援军驻扎,因此有大量辎重物资。

据统计,战斗中击毁印军坦克1辆、汽车7辆,缴获坦克1辆、汽车76辆,各种炮14门、机枪35挺、其他枪支193支、枪弹炮弹36000余发,除武器弹药外,还缴获大量辎重物资。

在这场战斗中,我2营也付出了一定代价,有3名连排长和9名战士牺牲,1名排长和14名战士负伤,一共伤亡27人,我军与敌战损比约为1比8。

当然了,这只是伤亡人数的对比,实际上我军统计的印军损失中除了击毙就是被俘,都是绝对性损失。如果仅统计绝对性损失的话,战损比则要达到1比十几了。

查库之战是一次典型的近战、夜战歼敌战例,是我军长途负重奔袭部队,对敌固有兵站,及附属重装备之敌的一次突然打击,战斗结果是我以相对小的代价歼灭了大股敌人,并缴获了大量重装备。

战斗结束后,此战被总参编成典型战例,印发全军学习。同时查库也是我军在反击战中前进最远之点,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

如今我军部队的机械化、信息化水平得到进一步增强,以往依靠两条腿的突击,如今已经可以通过直升机机降、步战车/突击车快速突击。同时新单兵作战系统也在不断普及,夜战能力得到进一步加强,在未来战争中必将以更小的代价打出更大的战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