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低进高出25年,英超也有一家黑店

喜鹊军团精打细算,并将骨干球员高点变现的能力,始终是英超一绝。

谁是英超最勤俭持家的存在?尽管最近两个赛季投资不少,但即便中立球迷,都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一票投给纽卡斯尔。从1990年代前期重返顶级联赛至今,一度创下英超转会费纪录的“喜鹊”固然也曾阔过,但更多时候是精打细算,球队将骨干球员高点变现的能力,始终是英超一绝。25年来,上至安迪·科尔,下至阿约塞·佩雷兹,多位低进高出的纽卡宿将,几乎可以组成一支球队,在成就球员鲤鱼跃龙门同时,阿什利的账本也早已盆满钵满。

纽卡擅长让前锋淬火镀金,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英超初年,安迪·科尔从布里斯托尔城以270万欧元加盟身处次级联赛的“喜鹊”,马上便以接二连三的进球回馈东家,并在93-94赛季荣膺英超金靴,然而,1995年冬窗,在纽卡场均可进0.81球的科尔,却以960万欧元的价格,被卖到了曼联,数额看似不大,但在当时,却创下了英超转会身价新纪录。凯文·基冈固然不爽,却也无法拒绝这一诱人的开价,当然,也正是在科尔的转会费催化下,先后引进阿斯普里拉和阿兰·希勒的纽卡,完成了锋线的升级换代,球员得到梦寐以求的冠军,前东家收获现金流,这波不亏!

当然,科尔的快速变现,在纽卡锋将低买高卖的历史中只能算是开创先河,真正登峰造极者,当属安迪·卡罗尔:出身纽卡梯队的高中锋,升入一队前三个赛季默默无闻,待到纽卡屈尊英冠的2009-10赛季才大发神威,而当次年重返英超交出半程19场11球的成绩单后,刚售出托雷斯、亟待补上一位真9号的利物浦,4100万欧元的成交价不可谓诚意不足,但在安菲尔德水土不服的英超新科本土前锋身价保持者,58场比赛只打进令人牙酸的11球,其中联赛不过6球,最终成了利物浦近10年最大的沉没成本。然而在西汉姆蹉跎多年后,2019年夏,恢复自由身的卡罗尔,又和母队再续前缘,一进一出纽卡1分转会费没花,净赚4100万欧!

当然,卡罗尔式的打劫交易,毕竟可遇不可求,但纽卡过手的前锋身价上浮,且总能找到适销对路的买主,却是常规操作:2018年和2019年夏,纽卡相继出售了当家前锋米特洛维奇和阿约泽·佩雷兹,前者2015年顶着希望之星名头从安德莱赫特加盟时,花掉了悭吝的阿什利1850万欧元,但纵然暴脾气的塞尔维亚人一度黄牌比进球多,转手“农场主”富勒姆还是净赚了620万欧元。而在西乙特内里费打出名堂的佩雷兹,更是纽卡点石成金的妙手:转投英超时,西班牙人是身价区区200万欧的无名小卒,可待到莱斯特前来提货时,在贝尼特斯手下一路成为英超最出色9号半之一的佩雷兹,身价高达3340万欧元。

当然,纽卡并不只擅长前锋来料加工,部分直供豪门的冠军拼图,也让纽卡在业内享受声誉,这点利物浦和热刺都有发言权:维纳尔杜姆仅在圣詹姆斯公园待了一年,就以出色的后插上破门被克洛普相中“参军”,虽然荷兰人加盟时身价不菲(2000万欧元),但一年后加价750万欧转手的快钱,显然是阿什利最喜欢的套路。而穆萨·西索科更是货真价实的打劫交易:2013年冬窗,纽卡为合同仅剩半年的西索科支出了不到200万欧元转会费,而加盟心切的法国人甚至没要1先令的签字费,然而待到2016欧洲杯上法国中场大放异彩,求贤若渴的热刺,足足支出了3500万欧元之多。

当然,身为“黑店”,以次充好也是纽卡起码的“职业素养”:这点在伍德盖特转会皇马上体现得最为明显,2003年从利兹加盟后,身价1350万欧元的“木头门”丝毫没有受母队降级阴影影响,成为球队防线新闸,而难得一见走英伦路线的皇马,沿袭贝克汉姆交易思路,从纽卡加价480万欧将其挖来,但谁也没料到,膝盖伤势突然爆发的伍德盖特,成了玻璃人代名词,代表皇马首战更是送上乌龙+红牌的天坑演出。两个赛季下来,只为皇马出场14次的伍德盖特,每次登场成本约130万欧,着实“坑爹”。

一旦摆上货架的本队球员不配合交易咋办?纽卡的拖字诀和罚字诀业内闻名:典型代表便是2011年加盟球队的法国核心卡巴耶,为里尔效力8年后,卡巴耶以500万欧元身价驾临圣詹姆斯公园,接过前队长诺兰的4号战袍的法国人迅速展露核心风范,举重若轻的调度和神出鬼没的任意球,都曾令纽卡具备了和联赛争冠集团掰手腕的资本,然而双方的蜜月仅维持了2个赛季,待到2013年夏,引来各路豪门关注的卡巴耶,选择了“不转会,就罢训”的极端态度,而代价则是一个月的薪水被罚没。而坚持2000万才放人的喜鹊军团,在拒绝了阿森纳多次报价后,冬窗纽卡几经运作,让巴黎圣日耳曼掏出了2500万欧,足足是其加盟时身价的5倍之多。然而,褪下黑白战袍的卡巴耶也就此没了灵气,仅仅一年半后就和当年闹得不可开交的前上司帕杜在水晶宫聚首,也算山水有相逢。

25年间,细数纽卡斯尔联低进高出的回本策略。

安迪·科尔

伍德盖特

米尔纳

安迪·卡罗尔

卡巴耶

维纳尔杜姆

穆萨·西索科

米特洛维奇

阿约泽·佩雷兹

文|杨健

编辑|DBSQ